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64-665

porsmm
本文:2022-07-15T17:25:15
六百六十四、陳漢升真實身份帶來的影響
作者:柳岸花又明
  在高雯和栗娜懵逼的眼神中,陳漢升走出辦公室,在果殼電子廠的門口見到了洪仕勇。
  “洪總,你好像年輕了很多啊?”
  陳漢升打量了一會,很是驚訝的說道。
  兩人上次見面就是在鄭姑姑暈倒的醫院裡,那時洪仕勇面色蒼白黯淡,精神也比較頹靡,還經常無意識的鎖著眉頭,看得出情緒上也比較急躁。
  這才過了多久,老洪就好像年輕了5歲,笑容滿面,手上夾著香煙,悠然自在的吞吐著煙霧。
  旁邊還有一輛新世紀電子廠的七座商務車,旁邊是兩個行李箱,還有他的秘書申明亮。
  “陳總真會說話,一下子戳到我的心窩裡了。”
  洪仕勇“哈哈哈”的大笑一聲,說明對現在的狀況很滿意。
  他一邊和陳漢升握手,一邊說道:“說句心裡話,我來了建鄴以後失眠就是常態了,在新世紀和果殼爭鬥的那段時間裡,更是整夜的睡不著,時常擔心輸了怎麼辦?”
  “沒想到啊,最後還是輸了。”
  洪仕勇眺望著隔壁的新世紀,眼神裡還有點懷念:“還輸得一乾二淨。”
  “洪總,不要太放在心上。”
  陳漢升拍了拍洪仕勇的胳膊安慰道:“你輸給我,不冤枉的。”
  洪仕勇臉色變了一下,這句話怪打擊人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陳漢升也意識到了,連忙改口:“我想說啊,你和我鬥,輸了活該。”
  洪仕勇:······
  “他媽的今天怎麼了,話都說不清楚了。”
  陳漢升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再次表達道:“其實我就想表達一個意思,你配贏嗎?”
  洪仕勇:······
  “抱歉啊,再讓我組織一下語言······”
  陳漢升還要掰扯。
  洪仕勇趕緊阻止:“好了好了,我知道陳總的意思了,你也不用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了。”
  “是嗎?”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那咱就不說了,總之洪總要相信,其實我是個厚道人。”
  “······”
  陳漢升真是把“混不吝”的精髓發揮到極限了,不吃軟也不吃硬,遇到這樣的對手,洪仕勇覺得自己能堅持小半年,全是辛酸淚啊。
  “陳總。”
  洪仕勇認真的說道:“多餘的我就不說了,你的能力和眼光遠遠超過我,我如果評價你以後的成就,那就是丟人現眼,不過我有件事一直很想搞明白,當初調查組為什麼突然解除銷售禁令了?”
  “你想知道啊?”
  陳漢升一攤手:“因為我和調查組的組長謝天心是好朋友啊,所以他就給果殼放行。”
  真實的過程並不光彩,甚至可能會對孫教授和莫二媽造成影響,陳漢升才不會說實話呢。
  “就這?”
  洪仕勇有點不相信,那個謝天心是剛正不阿的性格啊。
  “對,就這。”
  陳漢升點點頭說道:“洪總要是不相信,我都可以給謝天心打個電話。”
  洪仕勇擺擺手:“那就不用了,事情已經過去了。”
  “還好你說不用。”
  陳漢升聳聳肩膀:“不然我還得四處托人詢問謝天心的電話號碼呢。”
  洪仕勇:······
  哪有好朋友不知道對方手機號碼的,陳漢升又在騙人了。
  “陳總,你嘴裡什麼時候能有點實話啊?”
  洪仕勇剛才明明心情不錯的,
現在又開始抑鬱了。
  “實話有啊。”
  陳漢升湊近了說道:“你之前提拔一個叫張衛雨當保安大隊副大隊長,其實那是我的人,他給我提供了很多情報。”
  “······”
  洪仕勇聽完,更加抑鬱了。
  “好了,這見也見了,我一分鐘幾百萬上下,那也就不多留了。”
  陳漢升笑呵呵的說道:“洪總,有緣再見。”
  “陳總,有緣再見!”
  洪仕勇這次扔掉了煙頭,莊重的握手告別。
  等到老洪上車後,陳漢升和申明亮握手時,他突然說道:“申師兄,我要不要和鄭總打個招呼,以她的心胸,留下你並不難。”
  申明亮是洪仕勇的專職秘書,老闆換人了,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不用,謝謝陳師弟,我已經自動離職了。”
  申明亮笑了笑:“我不想跟著洪總去香港,準備重新在建鄴找工作。”
  “可以。”
  陳漢升也不勉強,用一句日常生活中最常見的客套話結尾:“那······有空一起吃飯吧。”
  ······
  送走了洪仕勇,其實也意味著新世紀真正改朝換代的開始。
  現在的新世紀電子廠,雖然看起來岌岌可危,仿佛在破產的邊緣徘徊,實際上從產權到組織框架,從管理層到流水線工人,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鄭觀媞借著這次危機,剔除了那些沒有凝聚力的鬆散群體,再加上本身的技術積累和名聲,只要讓她抓到機會,一波就能輕鬆翻身的。
  再次回到果殼電子的辦公室,陳漢升看見高雯和栗娜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了,大概在其他人的解釋下,終於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
  陳漢升=果殼電子廠的老闆。
  不過,還有另一個疑問。
  “洪總已經離開建鄴了。”
  陳漢升主動解釋道:“他和果殼競爭失敗,只是生意上涼了而已,身體還挺好的,剛才還邀請我去桑拿按摩呢,被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噢······”
  高雯點點頭,她現在看陳漢升的眼神,還是有點沒有回過味的震驚,其他都是滿滿的複雜。
  “那行吧。”
  孔靜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說道:“我還有工作,你們就自己隨意一點哦,小魚兒再見~”
  孔禦姐沖著蕭容魚招了招手,這是單獨表達一種友好,這個落在別人眼裡,又是一種不同尋常的意味。
  這裡的“別人”好像就只有高雯和栗娜,其他的都是“自己人”。
  聶小雨看到孔靜離開,她想起來自己還有工作,也準備告辭離開的時候,陳漢升卻叫住她了:“小雨就別走了嘛,留在這裡熱鬧熱鬧,說不定啥時需要你呢。”
  “啊?”
  小秘書怔了怔,陳部長在自己的地盤,還能需要我做什麼?
  端茶倒水嗎?
  陳部長不是在意這些小事的人啊。
  “那工作······”
  聶小雨指了指自己的辦公室。
  “哎呀,工作遲一天早一天,有什麼區別嘛。”
  陳漢升大大咧咧的說道。
  “好噠~”
  小秘書覺得這樣也可以,還主動表示要當個導遊,帶領大家逛一逛果殼的生產車間和食堂宿舍。
  律所的四朵金花都沒有進過廠房,紛紛點頭同意。
  邊詩詩還取笑道:“小魚兒,你對自家產業都不熟悉,以後怎麼當老闆娘?”
  高雯和栗娜情緒也逐漸穩定下來,同樣跟著大家說說笑笑,看似和以前沒什麼不同。
  只是下樓的時候,本來高雯是走在前面的,不過站在樓梯口的一瞬間,她腳步莫名其妙的遲疑了一下。
  就這麼一瞬間的功夫,毫無察覺的蕭容魚和邊詩詩率先走了下去。
  “哎~”
  高雯幽幽的歎一口氣,在自己的潛意識裡,已經主動給小魚兒讓路了。
  她不是自欺欺人的那種性格,如果不知道陳漢升的身份,根本就不會這樣做的。
  陳漢升的真實身份,再次拔高了小魚兒在高雯心中的地位,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可是又深入腦海的。
  這次是下樓梯的時候讓路,下次如果意見不同出現爭執的時候,會不會也跳出一個念頭。
  這是蕭容魚啊,她男朋友可是陳漢升。
  陳漢升是誰,他是果殼電子廠的老闆。
  那麼,我還要繼續和她爭吵嗎?


六百六十五、夢回那1年的修羅場
作者:柳岸花又明
  於是,高雯懷著一種五味雜陳的心態,在“導遊”聶小雨的帶領下,參觀著果殼電子廠。
  “這裡是員工宿舍,我們廠男工和女工數量差不多,我有時候不回財大,也在這裡睡個單間······”
  聶小雨對廠裡的計劃很熟悉,脆生生的介紹道。
  大家聽得都很仔細,尤其是蕭容魚,她還會主動提出一些問題,比如:
  “單條流水線一天能生產多少台MP4?”
  “食堂每天都有什麼菜?”
  “宿舍是幾人間的?”
  ······
  聶小雨非常耐心的解答,大家都感覺到了這位東大校花對果殼電子的用心。
  “現在已經帶入老闆娘的角色了嗎?”
  高雯默默的想著,不過也沒什麼不妥。
  當陳漢升身份揭曉以後,高雯驀然發現,蕭容魚人生最後一塊“短板”已經補齊了。
  長得漂亮、性格甜美、教授喜歡、家庭背景優渥、男朋友還非常的厲害······
  真不知道還有什麼事,能夠煩擾到她。
  ““聶經理,帶同學過來玩啊。”
  偶爾碰到一兩個車間主任,他們總是客氣的打招呼。
  這些人不認識陳漢升,但是知道聶小雨。
  “昂。”
  聶小雨隨意的應了一聲,沒走幾步她突然想起什麼事,轉頭喊道:“二車間的丁主任~”
  剛剛打招呼的一個中年人馬上小跑著回來:“聶經理,什麼吩咐?”
  “靜姐開會時說過,先滿足蘇寧電器的訂單要求,你記得安排一下。”
  聶小雨一板一眼的叮囑道:“還有,你那個車間有兩個女工人鬧矛盾了,我覺得不能聽之任之,需要妥善的解決······”
  小秘書說話的時候,大家都安靜的等待。
  蕭容魚和邊詩詩非常熟悉聶小雨,當年聶小雨在仙甯大學城忙活火箭101推廣的時候,沒少去東大食堂蹭飯。
  王梓博更不用說了,以前還是聶小雨的下屬。
  孔靜雖然是擴大火箭101規模的核心領導,不過在她加入之前,聶小雨以前可是火箭101的二號人物啊。
  高雯和栗娜就覺得有些彆扭了,她們對聶小雨的印象還是財大的小師妹,性格有些古靈精怪,經常說一些日本動漫裡的口頭禪,完全是一副小女孩的樣子。
  今天看見她這樣和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說話,對方還非常客氣的半彎著腰,這幅畫面和腦海裡的印象非常有割裂感。
  等到聶小雨講完任務,車間主任也離開後,高雯好奇的問道:“小雨在果殼裡具體是什麼職務?”
  “啊?”
  這可把聶小雨難住了,她歪著頭想了想:“我本職工作是陳部長的專職秘書,後來靜姐又讓我兼了兩個經理職務,不過都要讓出來的。”
  高雯明白了,在人手有些稀缺的情況下,“董秘”也會兼任某些部門的負責人。
  “小雨今年才大三吧。”
  栗娜也問了一句。
  “嗯!”
  聶小雨乖巧的點點頭。
  “真厲害,前途不可限量。”
  栗娜扶了扶黑框眼鏡,衷心的說道。
  “那當然了。”
  陳漢升也是蔫壞,他故意說道:“小雨收入裡有一定的利潤分紅,年入幾十萬很輕鬆,已經走在人生巔峰的路上了。”
  高雯和栗娜對視一眼,又有些沉默。
  雖然容升律所的名聲已經打響,
很多慕名而來的企業也委託了訴訟案件,一年下來自己的收入估計也能有十幾萬。
  可聶小雨才大三啊,她學校也只是個二本,簡直是用真實經歷闡述了什麼叫“選擇大於努力”。
  選擇跟隨了陳漢升,人生就像開了掛一樣飛馳。
  ······
  480畝的果殼電子並不是很大,不過每個地方都看完一遍,很快也到下午4點多了,瞅著逐漸偏落的太陽,邊詩詩伸個懶腰說道:“終於逛完了,不過現在還早啊,我們下面去哪裡啊?”
  王梓博覺得這個句式有些耳熟,心裡莫名升起一絲警覺。
  “去哪裡呢?”
  蕭容魚好奇的問道。
  “emmmm······要不要去財大啊,我有點像想去抱抱那只肥貓呢。”
  邊詩詩一臉期盼的說道。
  “果然······”
  王梓博一個激靈,眼神馬上轉移到陳漢升和蕭容魚臉上。
  這生活太刺激了,修羅場隨時都能開起來啊。
  蕭容魚沒有吱聲,眼神看向陳漢升。
  “沒問題啊。”
  陳漢升表情沒有一點波動,還笑眯眯的對聶小雨吩咐道:“小雨也把工作收拾一下,你也跟著過去,說不定啥時需要你呢。”
  聶小雨本來也是嚇得魂飛魄散,她很清楚如果蕭容魚和陳漢升同時去財大,到底會有什麼後果。
  不過陳漢升的這句話,也同樣提醒了小秘書。
  “難道······這就是陳部長留下我的作用嗎?”
  聶小雨突然反應過來,剛才自己要去工作時,陳部長也說了一句“說不定啥時需要你呢。”
  “神仙啊,真就什麼都預料到了?”
  聶小雨嘀咕一聲。
  “怎麼辦,幫還是不幫?”
  小秘書內心掙扎了一下,這應該就是陳部長的暗示了,可是每次這樣遮掩,自己總有“助紂為虐”的負罪感。
  眼看陳漢升已經邁步走向停車場了,聶小雨終於還是咬牙喊道:“陳部長,今晚藍光的黃總過來拜訪。”
  “我是為了幼楚和小魚兒。”
  聶小雨給自己找一個理由,如果再發生修羅場,她們肯定會很傷心吧。
  “呼~”
  陳漢升心裡也松一口氣,混蛋聶小雨,老子腳底都出汗了,你還猶豫個屁啊!
  “什麼,還有這回事?”
  陳漢升開始演起來了,臉上恰到好處的表現一點為難和疑惑。
  “是啊,我忘記和你彙報了。”
  聶小雨雖然幫著遮掩,但是態度一點都不好,冷冷的沒什麼表情。
  “那能推掉嗎,我想陪著他們去財大。”
  陳漢升居然演上癮了。
  “能!可以推掉!今晚根本就沒有應酬!趕快讓沈幼楚和蕭容魚碰面吧!”
  這是聶小雨內心的咆哮,不過她面上還是搖搖頭,表示不能推掉。
  “那就算了吧,漢升不去,我們過去也沒什麼意思。”
  沒想到,這個時候是高雯第一個拒絕了。
  她倒不是要幫陳漢升“解圍”,只是下午發生的事情太過震撼,高雯沒什麼心思去逗貓。
  “是啊。”
  這個時候,王梓博充分顯示了“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他趕緊點點頭:“我晚上也有事情,還是先回去吧。”
  “哼,你能有什麼事情!”
  邊詩詩沖著王梓博翻個白眼,又問著蕭容魚:“小魚兒呢。”
  蕭容魚眼神在陳漢升身上停了幾秒鐘,最後也搖搖頭說道:“小陳不去,那我也不去了吧。”
  “啊?”
  邊詩詩有些失望:“那裡有家奶茶店,奶茶很好喝的。”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王梓博突然有一種衝動,很想打兩下邊詩詩的屁股,真應該好好教育一下。
  “我不喜歡喝那家奶茶!”
  蕭容魚一個轉身出了果殼電子廠。
  陳漢升馬上追了過去,他想牽起小魚兒的手,不過一次、二次、三次······都被甩掉了。
  “怎麼回事啊?”
  邊詩詩眨眨眼睛。
  王梓博尷尬的扭扭屁股,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
  在果殼電子廠門口,陳漢升攔了兩輛出租車,高雯和邊詩詩上了第一輛,蕭容魚、邊詩詩和王梓博上了第二輛。
  王梓博坐在副駕駛,兩個女生坐在後排,蕭容魚並不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窗外,任由暖風吹拂著長髮。
  車廂裡的氣氛有些古怪,除了司機突然見到兩個美女,喋喋不休的吹著牛逼。
  經過義烏小商品城的時候,蕭容魚看著“遇見”奶茶店的廣告牌,突然說道:“詩詩,我從江陵校區轉到仙甯校區,你知道原因嗎?”
  “嗯?”
  邊詩詩愣了愣:“你說更喜歡法律專業啊。”
  “其實不是。”
  蕭容魚把嘴角的頭髮捋到耳朵後面,眯著漂亮的眼睛說道:“因為一個女生······”
  “哎,總覺得離那一天越來越近了。”
  王梓博歎一口氣。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