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女警官誘餌行動(上)

冰心
本文:2022-07-15T07:21:43
初秋的九月,萬里無雲的晴朗天空是如此的湛藍,純淨得讓人總覺得少一點什麼似的,在湛藍的天空下是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茂密森林。

這裡是號稱「千年古都」的歷史名城X市南郊的一個著名旅遊景區。

由於不是旅遊旺季,現在來這裡旅遊的人非常少。

森林裡的動物似乎也商量好似的全不見了蹤影,除了風吹動樹葉的聲音外,密林裡聽不到任何其它的聲音。

已經是傍晚,原本已經稀少的遊客現在也都回去了,很快這片森林又將迎來又一個死寂的夜晚。

這時,一對青年男女從密林中走來。

男的約二十八九歲,一米八左右的個頭,面容英俊,穿一身淺色的休閒服;女的二十六七歲,一米七左右的高挑個,相貌極美,穿一身黑色的連衣長裙,剪裁合體的裙子將她豐滿勻稱的身段完全凸現出來。

這兩個人雖然穿著並非十分華麗,但從他們的言行舉止上就可以看出都是富家出身。

雖然只是初秋,但密林的地上仍然落著厚厚的樹葉,人踩上去發出一種舒適的「沙沙」聲,更顯得這片林海的深邃寂靜。

這兩人就這樣手挽手悠閒地踩著落葉,時不時低聲說幾句,從他們親密的樣子可以看出不是新婚夫婦,就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他們並沒有發現在不遠的地方,三個身背重重的行囊的男人正注視著這裡。

這三個男人都是三四十歲年紀,居中的是個瘦高個,站在他一側的是一個一米八五左右的粗壯漢子,在另一側的男人則是中等身材,長著一副鷹鉤鼻。

「就他們兩個,幹嗎?」粗壯男人道,似乎有些急不可耐。

「是啊,我們三個對付他們倆個有什麼可怕的。」鷹鉤鼻子道。

「再看看。」瘦高個似乎是三個人的頭,他有些猶豫不定。

「還看什麼,再等一會他們就走了。」粗壯男人著急道︰「看那娘們,可是個真正的上等貨色呀!」

「好吧!」瘦高個下了決心︰「你們倆對付那個男的,我去對付那個娘們。沒什麼問題吧?」

「沒問題,就這麼辦!」

三個男人將行囊放在地上,從行囊裡找出一條繩子,快步向仍在密林中悠閒談天的那對男女走去。

快到他們身邊時,那兩個人已經發現了他們,停住腳步向他們望來。

三個人來到這對青年身邊,很自然地將他倆圍在當中。

男青年立刻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敵意,問道︰「有什麼事嗎?」

在這麼近的距離裡觀察被他們圍在當中的女青年,三個男人不禁一陣興奮,這個即將到手的獵物確實是一個絕色美女。

「小子,這女人是你的嗎?」粗壯男人道。

「你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們只不過看中了這個娘們,想把她弄回去好好玩玩。」

「你說什麼?」男青年憤怒的眼中似乎要噴出火來。

「我再說一遍,我要把這娘們帶回去,扒光了衣服跪在我面前任我姦淫,聽清楚了嗎,小白臉?」

「混蛋!」

「什麼?你不想活了嗎?」粗壯男人道︰「你最好乖乖地聽話,要不然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你們想怎麼樣?」男青年用身體護住他的女伴道。

女青年靜靜地站在那裡,她能感覺到男人正毫無掩飾的在她高高的胸前打轉的目光,她知道這三個男人不知道已經用目光將她扒光了多少次了,但她始終沒有出聲,只是雙手插到裙子兩邊的兜裡,冷冷地看著圍過來的三個男人。

三個男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目光,粗壯男人和鷹鉤鼻子從身上掏出刀子,緊張的氣氛似乎令空氣都凝固了。

瘦高個一直盯著女青年,但當他第一次與她冷冷射過來的目光一接觸,不禁感到一陣寒意。

「他媽的,看你那個傲勁,一會落到我手上,看我怎麼收拾你。」他在心裡罵了一聲,叫道︰「動手!」

立刻,三個男人向圍在中間的這對青年男女撲了過去,眼看著就要撲到他們身上時,突然這對青年迅捷地側身份別從兩個方向閃了出去,三個男人笨拙地撞到一起。

「什麼?」

男人們還沒有明白過來,他們定了定神,找準目標又分別向那對青年撲了過去。

「臭婊子,看我怎麼收拾你!」瘦高個一邊罵一邊向女青年撲去。

女青年只是輕輕一側身,他就又撲空了。

這一次他沒有機會了,只覺得腳下一拌,頭上遭到重重的一擊,他便倒了下去。另一邊,男青年也輕易地將兩個男人放倒在地。

粗壯漢子還沒有醒悟,罵罵咧咧地爬起來準備再撲上去時。「乒!」的一聲槍響,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

「不許動!」女青年手中穩穩地端著一把小巧的手槍喝道。

瘦高個的男人趴在她身邊不遠的地上不醒人事。

「啊,什麼?」粗壯男人叫了起來。

「我們是警察,你們這伙罪犯終於落網了。」女青年威風凜凜地道。

「你們……是……警察?!」男人的舌頭打起了轉。

「不錯,我們是專門來執行『誘餌行動』的警察。前一段時間的連續失蹤案是你們幹的吧,我們特意制定的這個『誘餌行動』就是為了把你們引出來,這一次你們就等著上法庭接受審判吧!」女刑警道。

「不!我們不是……」粗壯男人癱倒在地上。

「石飛,你身上帶了手銬沒有?」女刑警牢牢控制住局面後,問她的男搭檔道。

「沒有,我以為今天……」

沒等叫石飛的男刑警說完,女刑警就從身上掏出一副手銬扔給他︰「接著,先把那身邊的那兩個傢伙銬在一起。」

把手銬接住,石飛笑道︰「真有你的,這時候身上還帶著槍和手銬。」

看到女刑警冷冰冰的臉上沒有一絲笑意,石飛感到十分沒趣,悻悻地轉過身來,將一口惡氣全出到癱倒在地的兩個男人身上。

「把手伸出來,你們這兩個混蛋!」石飛殺氣騰騰地道。

看到男人都失神地坐在地上,他不禁心頭火起,來到粗壯男人的身邊彎下腰抓住他的左手,很熟練地將手銬銬在男人手腕上。

冰涼的手銬似乎把男人飛散的魂魄又銬了回來,粗壯男人突然殺豬一般嚎啕大哭起來,他一下抱住石飛的腿。

「饒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這樣了。」粗壯男人嚎哭道。

在一邊的鷹鉤鼻子好像也受到感洩似的,湊過來抱住石飛的另一條腿,哀求道︰「是啊,饒了我們吧,我們這是第一次。」

「胡說!前一陣的那幾起失蹤案難道你們忘了嗎?」石飛厲聲道。

「石警官,那不是我們幹的啊!」鷹鉤鼻子搖晃著石飛的腿叫道。

「不管是不是,你們都得跟我們回去接受法庭的審判。」石飛用力掰開鷹鉤鼻子緊抱住他腿的手。

「不要啊!我們再也不敢了,你們就放我們一馬吧!」粗壯男人用力搖晃石飛的另一條腿大叫道。

石飛身體晃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

他站穩身體,不由得抬頭看了看端著槍站在一邊的女刑警,當看到她臉上流露出的一絲不耐和嘲弄的表情,石飛心中頓時無名火起。他沖跪在地上抱著他腿哀求的兩個男人大聲喝道︰「混蛋,你們兩個快點給我停下來!」

「石飛,你就不能快一點嗎?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一邊的女刑警冷冷地道。

石飛低下頭用力抓住鷹鉤鼻子的右手正要把手銬銬上去,跪在地上的粗壯漢子突然大叫一聲站了起來,起身時正好一頭撞在石飛的臉上,同時他抱著石飛的一條腿的雙手用力向上抬,石飛再也站不穩了。

「你們想幹什麼!」在驚叫聲中他仰面倒在地上。

突發的事件令女刑警本已完全放鬆的心理猛然間重新緊張起來,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幾步,用槍指著在地上糾纏在一起的三個男人叫道︰「快住手,不然我要開槍了!」

由於女刑警向前走了幾步,本來在她身邊的瘦高個現在已經完全處於她的身後。

就在女刑警威脅要開槍的時候,原本一動不動趴在地上似乎不醒人事的瘦高個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多年的職業訓練使得女刑警立刻發覺到身後的異樣,她迅速轉過身來。說時遲那時快,剛剛身體爬起一半的瘦高個看到女刑警已經察覺到他的行動,正要轉身用槍指住他的一瞬間,大叫一聲︰「拼了!」同時低頭用身體向女刑警撞了過去。

剛轉過身來的女刑警還沒來得及把槍口指住瘦高個,就看到他一頭撞過來的身影,再想躲閃已經晚了,男人一頭撞在她柔軟的小腹上。

「哎呀!」這突如其來的撞擊令女刑警身體猛地向後一仰,端著槍的雙手也揚向空中。

她踉踉蹌蹌地向後退了幾步,最後一屁股坐到地上,手中握著的槍也掉在她的身前。

雙方再次展開全面的交手。

瘦高個一擊成功,將女刑警撞倒在地,他做夢一般從地上爬起來。

女刑警正捂著肚子坐在地上,她那把銀光閃閃的小手槍則掉在她身前不遠的地方,在她的旁邊那個叫石飛的男刑警正被瘦高個的兩個同夥壓在地上搏鬥。

控制局勢的關鍵就是掉在地上的手槍,誰能先撿起槍誰就能獲得勝利,女刑警和瘦高個都盯著這支小巧的女式手槍。

女刑警想站起來,只要她能站起來就沒有人能從她的眼前將這把手槍搶走,然而被撞得岔了氣的她現在連呼吸一下都不行,根本沒有辦法移動身子,只有眼睜睜地看著瘦高個一個箭步跳過來把槍撿到手上。

「乒!」的一聲槍響,所有人的動作又都停了下來。

「不許動!」

聽到一個男人得意忘形的聲音,石飛的心沉了下去。

他扭頭一看,瘦高個的男人手中握著原本在女刑警手上的槍,站在她的身前幾步遠的地方。

「你如果再敢反抗,我就一槍打死她。」瘦高個叫道。

放棄了抵抗的石飛,頭上被粗壯男人重重地打了幾下昏死過去。

局勢在一瞬間發生了逆轉,罪犯們控制了一切。

女刑警慢慢站了起來,她的呼吸恢復了正常,剛才被憋得通紅的臉上仍然殘餘著未曾散去的紅暈,看來那一下撞得確實不輕。

「不要亂動,要不然就一槍打死你!」

瘦高個又向後退了幾步,這兩個警察太厲害了,他害怕女刑警會突然發動反擊。

「你們是不是那些失蹤案的罪犯?」

「沒錯,那些失蹤案就是我們幹的,失蹤的那幾個女人現在都成了我們的性交奴隸,你既然失敗了,就也和她們一樣成了我們的俘虜。」

「剛才真該一槍打死你呀!」女刑警恨恨道。

「怎麼,後悔了?」

「是啊!」

「臭娘們,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粗壯男人先用事先準備好的繩子將男刑警雙手牢牢捆在身後,接著又解他的皮帶,用皮帶將男刑警雙腳也綁好確信他不可能再反抗之後,走到女刑警身邊,把手伸進她黑色長裙的兜裡,找到手銬的鑰匙。

「你現在是我們的俘虜,把手背到後面去。」

看到女刑警沒有動,將左手上手銬解開的粗壯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右邊胳膊擰到身後,將手銬銬在女刑警的手腕上,又如法炮製地將她的左手一起銬在背後。

男人轉到女刑警的身前,用手下流地托起她美麗的下巴,仔細端詳著這位漂亮的女俘虜。

「長得可真標緻啊!真想不到警察裡也有這樣上等的貨色。」

女刑警屈辱地將臉扭到一邊。

「他媽的!還敢耍性格!」粗壯男人一把抓住女刑警胸前的衣襟,對著她的臉左右開弓就是幾耳光。

「渾蛋!既然落到我們手裡,就不能像原來那樣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我要你給我們當奴隸,明白嗎,女刑警!」

女刑警緊緊咬著嘴唇,被打得失去血色的臉微微顫抖著。

「現在來做一下身體檢查。」

粗壯男人說著伸出一雙粗大的手扣到女刑警劇烈起伏的高聳胸膛上,他隔著衣服揉了揉女刑警豐滿的乳房。

隨後又拿出一條繩子先在她乳房上下各纏幾道,又用剩下的繩子將她的雙臂牢牢地捆了幾圈。

「你的乳房非常棒。」

粗壯男人得意洋洋地看著自己的傑作,被繩子緊緊勒住的乳房更顯得凸出,由於裙子的面料非常薄,裡面的胸罩也是一樣,因此緊貼在衣服上的乳房那優美的形狀清楚地展現男人面前,甚至連乳頭也清晰可見。

「原來你是喜歡用繩子捆綁的女人,只是綁一下奶頭就硬了。」粗壯男人毫不費力地找到女刑警的乳頭,輕輕捏了捏。

「不,我不是……」女刑警的臉漲得通紅,剛要解釋幾句,男人突然用力地捏了一下她有點發硬的乳頭。

「啊!」乳頭上突然傳來的刺痛令她不禁輕叫一聲。

「這麼好的身體可以供我們盡情玩弄,美女刑警,你以後永遠都是我們的性交奴隸了,明白嗎?」

「明白了。」女刑警小聲道。兩位刑警被罪犯們帶走了。

此時天已經逐漸黑了下來,但罪犯們顯然對這裡非常熟悉,一直向密林深處走去。

雙手被銬在身後的女刑警默默地跟著男人走著,她現在心中充滿悔恨,自己當時太大意了。然而現在後悔已經沒有用了,手槍落到了罪犯們手中,她的雙手則被銬在身後。

這一次的「誘餌行動」算是徹底失敗了。

大約走了二十分鐘,他們來到一個巨大的灌木叢前面停了下來。

從外表看,這個灌木叢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然而瘦高個男人在灌木叢下面某個地方按了一下,立刻灌木叢一邊的地面裂開一條縫,一個黑黑的洞口出現在眾人面前。

男人們從行囊中找出手電點亮,原來這個洞口是一條階梯向下的地道。

他們押著兩個刑警走下了地道,最後下來的瘦高個又在地道裡的某處按動機關,重新將洞口封死。隨後,他又按了一個開關,立刻整個地道變得燈火通明。

這道階梯非常陡,一行人一路向下大約走了二、三百米,算起來已經在地下三、四十米的深處了,這時通道開始變得平坦寬敞起來。

又向前走了幾十米,一道石門擋住了去路。走在前面的粗壯男人扳動一邊的機關,石門緩緩打開,前面豁然出現一間很大的房間。

「歡迎進入我們的地下宮殿。」瘦高個得意道。

眾人陸續走進房間後,瘦高個將通道的燈關掉,最後關上石門,他們來到了一個完全封閉的地下世界裡。這間大房間似乎只是個門廊,男人們只是將行囊放在地上,就押著兩個刑警繼續向裡走去。

又進了一道門,兩個刑警終於見到了地下宮殿的真正面貌︰一個極其巨大的房間,四周的牆壁都有各種精緻的裝飾,在燈光的照射下發射出妖異的光芒,在大廳正中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檯子,上面擺放著三張極其豪華的椅子,在高台上和四周都舖著厚厚的地毯。

在大廳周圍還有幾道石門,顯然這個地下宮殿還遠不止這一點。

「我們回來了!」粗壯男人高聲道。

很快,從宮殿深處出來幾個女人,她們一路小跑過來,伴隨著小跑是「嘩嘩」的鐵鏈聲。

女人們來到高台邊上,一齊跪了下來。

「主人們回來了。」女人們同聲道。

她們一共是四個人。

女刑警對眼前的情形異常震驚,這是她做夢也想不到的場面,現在就活生生在她面前上演。

她依稀能夠認出這四個人裡有失蹤的三個女人,都長得很漂亮,另外一個雖然不認識但也是相貌姣好的美女。

「很好,今天我們又帶回來一個女人跟你們做伴。」瘦高個道。

「主人們辛苦了。」女人們道,她們紛紛向女刑警這邊看來。

女刑警心裡此時感到一陣悲哀,她不知道如果這四個女人知道她是來營救她們的警察,現在卻和她們一樣成了罪犯們的階下之囚心裡會作何感想。

「好,你們先去準備一些可口的酒菜,我們等一會要舉行性宴!」

「是,主人。」女人們一個個退了下去。

罪犯們將兩個刑警帶到一個小一點的房間,在這個房間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刑具和性器。他們先把男刑警十字形綁在一個鐵十字架上,又將女刑警綁到一邊的石柱上。

「好了,你們先在這裡想一想將來的命運吧。」瘦高個道。

粗壯男人來到女刑警身邊,從一邊隨手拉過來一個黑色的鋼製狗頸圈套到她的脖頸上。

「美女刑警,我去休息一下,馬上就會回來的。」他小聲道。

「一會我會讓你好好嘗嘗我的肉棒的威力,你會欲仙欲死的。」說完他大笑著走了出去。

房間裡只剩下兩個被俘的刑警。

「真想不到竟然會有這樣的地方。」經過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後,叫石飛的男刑警首先開口道。

「是啊!」女刑警隨口道。

「剛才見到的那四個女人裡有失蹤的劉芸、江暉、周麗麗,另外一個女人不知道是誰?」石飛道。

「不知道。」女刑警搖搖頭道︰「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對於我們來說任務已經結束了,我們現在和她們一樣成了這伙罪犯的俘虜。」

「是啊,我們也成了俘虜。」石飛喃喃道。

兩人又都沉默了。

停了一會,女刑警問道︰「你的頭怎麼樣?」

「沒什麼。」石飛苦笑道︰「不知道一會他們會怎麼對付我們。」

「警察落到罪犯手中,生還是不可想像的,我已經做好死的思想準備了。」

「他們真的敢殺警察嗎?」

「在這些罪犯眼裡,根本沒有『法律』這兩個字,他們是一夥專門玩弄女人的暴徒。那些女人被他們綁架到這裡一定遭到了他們的輪流姦淫,最後成了他們的性交奴隸,而原來和她們在一起的男人,幾乎可以肯定被他們綁架到這裡殺掉了。」「那你……」石飛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是的,很可能……不!百份之百他們把我抓回來是要我當他們的性交奴隸的,遭到他們的姦淫凌辱是沒有辦法的事。」女刑警道。

「真的會那樣嗎?」石飛自言自語道。

他抬起頭,仔細看了看他那被綁在石柱上的漂亮的女搭檔。一身黑色長裙的女刑警被罪犯們用白色尼龍帶捆綁著,雙臂背在身後被繩子捆得結結實實;繩索在她的乳房上下各綁了幾道,將豐滿的乳房勒得更加突出;腰上和腿上纏的幾道繩子將她緊緊綁到石柱上;而她雪白的脖頸上則赫然套著一個黑色鋼製狗頸圈,頸圈上鐵鏈的另一端上一直連到綁著女警官的石柱最上端;在她周圍則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刑具、性器。

一個平時只能在色情圖片或色情電影中看到的場面,現在卻活生生出現在石飛面前,女主角竟然是平日高傲冷艷的女刑警,而且她身上黑色的長裙和白色的繩索、黑色的狗頸圈和雪白的肌膚造成的強烈視覺反差,使這一場景更顯得分外淫蕩,石飛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開始有些異動,他腦海裡模模糊糊地出現了女刑警一絲不掛被罪犯們壓在身下輪姦的樣子。

女刑警沒有再說什麼,此時她感到極度的恥辱︰她實際上是Z國警察總署最精銳的特別搜查科的特別搜查官,所謂特別搜查科,就是專門負責最危險、最困難的案件偵破工作的部門,裡面的成員都是從全國最優秀的警察裡面精挑細選出來的,而她則是特別搜查科中最優秀的特別搜查官。

她一直是Z國警察總署的驕傲,總是被派去對付那些最高級的罪犯。

對於這一次的連續失蹤案,一個不算太大的案子本來根本不需要特別搜查科插手,但X市警署的署長曾經是Z國警察總署特別搜查科科長的上司,他出面相請,她的科長也無法拒絕。

這一次她是被X市警署當成救世主請到這裡來破案的,結果卻成了罪犯的俘虜。那三個傢伙一看就知道是屬於社會最底層的垃圾,沒有什麼頭腦的傢伙,但就是這三個烏合之眾,她不但沒能將他們捉拿歸案,自己反而被他們抓到這個地下宮殿裡,成了他們的性交奴隸。

這種奇恥大辱是心高氣傲的女警官無法接受的。

「那你準備什麼辦?」石飛又一次打破沉默。

「沒有什麼辦法。」女警官搖搖頭道︰「現在只有忍耐,就算是遭到他們的姦淫也只有忍耐。一定要活下去,只有這樣才能有機會逃脫。」

「你真的準備……」

「是的!」好像是要激勵自己一下,女警官用力點了點頭,「我已經下了決心了。」

「那真是委屈你了。」

石飛現在的心情他自己也無法捉摸︰他們倆都是Z國警察總署特別搜查科派來執行這次誘餌行動的,兩人裝扮成新婚夫婦住在同一間房已經有十來天了。對於這位警察總署的第一美女,石飛和其他同事一樣已經心儀多時了,這一次對他來說算得上是天賜良機。但他這位冷艷的女搭檔一如往常地拒他於千里之外,每日面對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卻無從下手的感覺更令他茶飯不思。

「不知道誰能和警察總署裡的第一美女做愛?那一定是一個絕對出類拔萃的人。」

這個想法不知在石飛心裡打了多少次轉了,然而當他終於見到這位美麗的女警官準備向男人敞開自己的禁地時,才發現並非如此,將把陰莖插入到女警官體內的男人竟是一夥專門玩弄女人的罪犯,他們只是把這位一向高傲冷漠的女警官抓起來綁在地下宮殿裡,並沒有使用暴力,甚至連一恐嚇的話都還沒說,而女警官就已經屈服,決定任由他們姦淫凌辱。

這種巨大的反差令石飛的思維一時混亂起來。

酒菜已經擺放好,三個男人洗過澡換了舒適的衣服坐在寬大的沙發裡,四個腳上栓著鐐銬的半裸美女跪在他們身邊服待著,一場性的狂歡就要開始了。

「劉芸,去把新來的女奴隸帶到這裡來。」坐在中間的瘦高個男人命令道。

「是,主人。」一個女人答道。

這個叫劉芸的女人起身來到女刑警面前,先將栓在女刑警頸上狗頸圈去掉,然後解開綁在女刑警腰間和腿上的繩子。

「主人要你過去。」劉芸低聲道︰「請跟我來。」

女刑警默默地跟著劉芸來到三個男人面前,她的雙手仍然被銬在身後,緊緊勒住她雙乳的繩子也還沒有被解開。

「把她身上的繩子和手銬解開。」瘦高個男人道。

「高龍,把這娘們的綁繩鬆開,不怕她反抗嗎?」右邊的粗壯男人有點緊張地道。

「怕什麼,我們身上有槍,難道還怕一個赤手空拳的娘們嗎?」叫高龍的瘦高個得意洋洋地拍拍腰間道。

「我看田忠說的不錯,還是保險點好,這娘們可是警察呀。」左邊的鷹鉤鼻子道。

「好吧,李金貴,那你就去拿一副腳鐐給她弄上吧。」高龍道。

叫李金貴的鷹鉤鼻子起身出去,一會拖進來一副鐐銬,手裡還拿著一個類似於套筒扳手的東西。他走到女刑警身邊蹲下,很快將鐐銬套在她的左腳踝上,隨後用那個套筒扳手似的工具將鐐銬上緊。

冰冷的鐐銬銬在女刑警的腳踝上,她的心也隨之涼了下來︰原來罪犯們雖然只是將她的左腳銬住,但由於這是一種特製的鐐銬,不是用鎖而是用粗大的螺栓上緊的,螺栓的兩頭都深深地埋在鐐銬的鋼環裡,沒有特殊的工具是不可能將它打開的。

女警官知道罪犯們一定會用鐐銬之類的東西限制她的行動的,但她對自己的開鎖技術很有信心,原來還抱著找機會將鐐銬打開以脫身的希望,現在看來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李金貴將鐐銬上完後,站起身將女刑警的綁繩和銬住她雙手的手銬松開,順便捏了捏她富有彈性的屁股,然後重新坐回到沙發里。

雙手獲得自由之後,女刑警慢慢活動了兩下胳膊。

她在心里飛快地估計了一下形勢,盡管她對自己的徒手搏擊技能充滿自信,如果都是空手她完全可以將這三個男人一塊制服,但現在她腳上有鐐銬,罪犯們身上則有槍,她知道自己無法對抗他們。

知道她是什麼人嗎?高龍指著女警官道。

不知道,主人。四個女奴隸几乎異口同聲道。

這個娘們可不是一般人,她和那個男的都是警視廳專門派來追捕我們的刑警。他們差一點就得逞了,不過最後還是被我們抓住了。

高龍得意忘形地說著:我們看這娘們長得不錯,是一塊做性交奴隸的料,就把她帶回來,以後她就和你們一樣了。

是,主人。奴隸們同聲道。

女刑警,先來個自我介紹吧。叫田忠的粗壯男人道,他的眼睛死死盯著女刑警高聳的雙乳。

我是Z國警察總署派來的特別搜查官,叫﹍﹍女警官低聲道。

什麼?警察總署的特別搜查官?!沒等女警官說完,李金貴就迫不及待地叫道:是不是從那個特別搜查科出來的?

是。女警官道。

真想不到啊!田忠也興奮起來:原來我們竟然把Z國最優秀的警察弄來做性交奴隸,這樣的娘們玩得才夠勁。

喂,女警官。你雖然是Z國最優秀的警察,但既然被我們抓到這里來,就得按照我們的規矩行事,如果你不聽話馬上就會知道反抗的下場,知道嗎?

明白了。女警官小聲道,她知道罪犯們對她的拷問才剛剛開始。

那你是准備跟我們合作呢,還是反抗我們?

我已經想好了,要想活下去就只有一條路,我會聽從你們的命令的。

很好,你明白就好。我可不喜歡干渾身是傷的女人。

我們這里的規矩很簡單:在這個地下宮殿里我們是國王,其他的人都要完全服從我們的命令。地下宮殿里所有的女人都是我們的性交奴隸,奴隸見到我們要先跪下給我們請安,然後就是服侍我們,供我們玩樂。記住了嗎?

記住了。

我們是你的主人,和主人說話要先跪下來,不管和主人說什麼都不能忘了叫‘主人’,否則就得受到懲罰。

嗯。

明白了嗎?

明白了。

那為什麼還不跪下來回答?

是,主﹍﹍主人。女警官緊咬著牙關,用顫抖的聲音從牙縫里擠出了這几個字,她慢慢地跪到地上。一想到自己即將受到的凌辱,她就有一種要發瘋的感覺。

不錯,學得挺快,不愧是Z國警察總署的特別搜查官。看著不久前冷艷高傲的女警官轉眼間變成了自己的性交奴隸,跪在地上隨時供自己任意玩弄,三個罪犯都無比興奮。

開始吧。田忠已經按捺不住了。

不要著急嘛,對於這麼優秀的美女刑警,我們也得有點情調才對。高龍道。

女警官,知道你現在的身份嗎?他繼續拷問道。

知道,主人。

你知道什麼,說出來。

我現在是﹍﹍是﹍﹍

是什麼?

我現在是主人們的奴隸。

是什麼奴隸?

是﹍﹍是性交奴隸,主人。面對男人惡毒的追問,女警官的心理防線在一點點崩潰。

性交奴隸是干什麼的,你知道嗎?

知道,主人。

知道就說出來讓我們聽聽。

是供主人們隨時奸淫用的,主人。

眼淚終於流了下來,這是剝奪自尊的拷問。

不錯,現在主人們心情很好,先給我們表演一段脫衣舞吧。

回答主人,我﹍﹍我不會﹍﹍

他媽的,脫衣舞有什麼會不會的?站起來,我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等把衣服脫光了就學會了。

是,主人。女警官知道凌辱就要開始了。江暉,去放一段刺激點的音樂。

是,主人。

叫江暉的女人起身來到房間一角的音響前,立刻整個地下宮殿響起了鼓點强勁、催人淫欲的音樂。

開始吧,美女刑警,先隨著音樂扭几下熱熱身。記住!要不停地用手撫摸自己的身体。

是,主人。

美麗干練的女警官在淫蕩的音樂聲中,在一群罪犯的面前開始緩緩地扭動她誘人的身体,雙手放在自己的纖腰上慢慢地來回移動著。

不錯,繼續下去。動作再大一點,手不要總在腰上摸來摸去,要上下都摸到。

一想到自己竟然不知羞恥的在罪犯面前跳起脫衣舞,女警官就感到無比的羞愧。再看到男人們那噴射出欲火的眼睛,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打轉,她只有閉上雙眼。

在男人的命令聲中,女警官一點一點上演了她平生第一場脫衣舞:原本盤在頭上的烏黑秀發被解開披散著,已經扭動了一陣的腰身逐漸靈活起來,在音樂的節拍聲中不再顯得那麼僵硬,乳房、大腿、屁股等性感地帶也已一一撫摸過來。

慢慢把裙子脫掉。

女警官一邊繼續扭動著身体,一邊動手脫著裙子。

她首先解開束腰的裙帶,然後開始慢慢地、從上到下解開黑色連衣長裙的扣子,隨著長裙的扣子一個一個被解開。女警官被乳罩托得高高的乳房以及雙乳間那道令人迷亂的乳溝在半開的衣襟里若隱若現,然後平坦的小腹、修長的雙腿也依次暴露在眾人面前。

最後一個扣子也解開了,女警官深深吸了口氣,用顫抖的雙手拉住胸前已經半開的衣襟慢慢向兩邊分開。

停!

當女警官緊閉著雙眼將身上的長裙完全拉開,正准備把雙手背到身後將裙子完全脫下時,猛地聽到男人的命令。

她下意識地停下手上的動作,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三個男人。當她看到三個男人臉上那淫邪的笑容時,突然明白了他們的意圖。

此時的她雙臂向外分開,全身呈一個十字架狀,由於唯一起遮掩作用的連衣裙已被她向兩邊徹底拉開,她那美艷成熟的身体除了剩下几件小的可憐的緊身內衣之外,整個身体的正面几乎完全暴露在三個罪犯眼前,而被她完全拉開的黑色長裙反而成了一個絕佳的背景,映襯得她潔白的胴体更顯嬌美。

看著美艷絕倫的女警官又羞又氣的樣子,罪犯們發出淫穢的笑聲。

跳脫衣舞身体要不停地扭動,知道嗎?就保持現在的樣子繼續扭!

﹍﹍羞憤欲死的女警官已經說不出話來,她開始後悔自己當初順從罪犯以使自己能活下去的決定。

但事到如今,她已沒有退路,只有咬緊牙關繼續忍辱負重了。按照罪犯們的命令,她保持著這樣尷尬的姿勢重新開始隨著淫蕩的音樂扭動起來。

現在美艷的女警官身上,只剩下几件黑色的內衣,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然而她也知道那些東西,與其說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說起撩人淫欲的催情作用。

黑色真絲吊頸乳罩的兩片三角形遮羞布,只能剛好將女警官那豐滿挺拔的乳房,下面一半罩住,剩下上面一半優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連兩個乳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著乳罩清楚地看出形狀。

黑色網眼狀的吊襪帶(不知道這東東倒底應該叫什麼,反正就是圍在腰上用來吊長統襪用的:-))圍在女警官不停扭動著的纖腰上,筆直修長的大腿上是黑色半透明長統絲襪,腳上是一雙暗紅色皮鞋。

而最令人勃然大動的是她的黑色緊身內褲,形狀類似於相扑手的行頭,只是一條窄的不能再窄的細布條夾在她的雙腿之間,吊著這根布條的是兩根細細的繩子,在身体兩側左右各打了一個結,才剛好掛在她柔美的腰肢上。

他媽的,警察竟然會穿這樣的內衣。田忠用力將一大口口水咽下去道。

喂,美女刑警,你一定是很想被男人干吧!不然,怎麼會穿這麼淫蕩的內衣?李金貴嘶啞著聲音道。

﹍﹍女警官還沒有低頭看自己的身体,但不用看她也能想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是多麼性感,對於罪犯們的拷問她無法回答,只有羞愧地把臉轉向一邊。

嘿嘿嘿﹍﹍說不定這是警察總署特別搜查科女搜查官的統一裝束呢。高龍道。

隨之而來的是三個男人的一陣狂笑。

美女刑警,到我們身邊來,讓我們好好看看Z國最優秀的警察是怎麼像妓女一樣在她要捉拿的罪犯面前大跳脫衣舞的。

聽到這個命令,女警官心中一陣狂喜,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要能和罪犯們接近,她就有機會一舉制服那個叫高龍的家伙,從他身上把槍搶過來就可以輕易地將三個罪犯全部制服。

她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開始慢慢地向罪犯們身邊走去。

站住!李金貴道,他似乎猛然間想到了什麼。

女警官的心跳似乎在這一剎那間停止了。

怎麼了,阿貴?田忠不耐煩道。

我覺得這樣太危險了,這娘們到底也是一個警察呀,而且是從警察總署來的特別搜查官,讓她這樣靠近我們會不會有問題?李金貴道。

高龍和田忠似乎也清醒了一些,他們對視了一下,不約而同地點點頭:不錯,這樣確實太危險了。

高龍道:這個臭娘們一定就是這麼打算的,先表現得無比順從,等機會一到立刻就會反扑,是不是啊,警察總署來的特別搜查官?

女警官的心里一片冰涼,看來這場劫難似乎是命中注定的。

她搖搖頭,死心道:主人,我會一直服從你們的。

把裙子脫下來。

黑色長裙無聲地滑落在地上。

女警官一抬頭便看到三雙充滿淫欲的眼睛似乎要用目光將她身上僅存的几塊遮羞布扒光,她不由自主地想用手掩用自己的身体。

田忠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一下從沙發里站起來,從牆壁上掛著的刑具里找了一副皮制手銬來到女警官身邊。

把手背到身後去,臭婊子!

女警官放棄了反抗的念頭,默默地將雙手背過去,任由罪犯將她的雙手緊緊銬了起來。

好了,現在可以盡情地玩弄你了,美女刑警。男人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現在繼續跳你的脫衣舞吧!

雙手被銬在身後,全身上下只剩几件撩人淫欲的內衣的女警官再次扭動起身体來,在罪犯們的逼迫下她慢慢來到他們身邊,像一件展覽品一樣依次在三個罪犯面前扭動腰肢賣弄色相。

讓我們看看Z國最優秀的美女刑警雙手銬在身後還會不會跳脫衣舞。

高龍對兩個同伴道,隨後命令女警官:娘們,先把你的奶子亮出來吧。

不行,主人。

為什麼?

我沒法解開﹍﹍

胡說,把手翻上去不就行了嗎?

你難道敢反抗我們嗎?

不,主人,我會﹍﹍我會盡力的。

女警官吃力地將被銬在一起的雙手翻上去,摸索著找到胸罩背後的繩結,輕輕向下一拉,原來緊緊繃在乳房上的胸罩立刻松馳下來。由於是吊頸式的胸罩,因此解開背後的繩扣這個胸罩就像栓在繩子上的兩塊破布一樣在女警官的胸前飄來蕩去,而失去了束縛的乳房則隨著她的呼吸微微顫動。

高龍從沙發里坐直身体,伸手握住站在他面前的女警官那豐滿嬌嫩的乳房揉弄起來。

這奶頭真是妙不可言呀。他輕輕捏了捏女警官乳房上嬌艷的乳頭:不知道警察總署來的女特別搜查官的接吻技术如何?

高龍抓住仍垂在女警官胸前的胸罩,用力向下拉,將她拉得低下頭臉面對著他,然後毫不客氣地將嘴湊上去,壓在女警官紅潤的小嘴上吻了起來。

脖頸上受到向下拉的力量,使得女警官不得不彎下腰,這樣就自然而然地將屁股撅了起來,正好對著坐在一邊的田忠,正在饒有興致地看高龍凌辱女警官的田忠立刻目瞪口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