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62-663

porsmm
本文:2022-07-15T05:34:34
六百六十二、果殼老闆是個無賴
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真沒想重生啊正文卷662、果殼老闆是個無賴“陳哥,我們電腦都已經刪了。”
  金洋明一邊把這些片子放進回收站,並且清空掉,一邊振振有詞的反駁道:“為了大家的身體著想,602宿舍從今晚開始,不能存在這些肮髒的東西了。”
  “滾滾滾。”
  陳漢升不耐煩的說道:“你都刪多少次了,大一被商妍妍放鴿子那晚就刪過,被你那個神秘‘小高’甩了也刪過,每年看到期末考試成績的第一時間,你也是立刻刪E盤。”
  “我就納悶了!”
  陳漢升看著自己電腦突然空出來的20G硬盤空間,心痛的說道:“真就把什麼錯都歸咎到這些日本小姐姐身上了唄。”
  “陳哥,以前就不談了好吧,這次我是下了很大決心的。”
  金洋明發著誓言說道:“明天正好週一,我不準備逃課了。”
  “你哪次能堅持超過兩天的。”
  陳漢升拿出撲克牌說道:“咱們好幾天沒打升級了,今晚搞兩把?”
  “不打,不打。”
  楊世超和郭少強都拒絕了:“老戴說的很有道理,其實每次上網回來,我們心裡也覺得空蕩蕩的,大學只剩一年多的時間,明天開始真要努力一下。”
  “呵呵~”
  陳漢升對這些心態最瞭解,輕鬆一句話就擊潰了傻吊室友們的堅持:“你們是明天才努力啊,今晚打兩把也不影響。”
  楊世超神情一怔,好像也對啊。
  “來吧來吧,今晚再打最後兩圈,明天你們開始好好學習,我繼續在黑暗深淵裡墮落。”
  陳漢升椅子擺好,大聲吆喝道:“快點快點,以後沒機會了。”
  “那行吧,說好最好一晚啊。”
  楊世超和郭少強勉強答應了,金洋明猶豫了一下,他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以前刪掉這些片子之前,自己總是要最後快樂一把,並且心裡在暗暗發誓,這真的是最後一把了。
  結果沒兩天,心裡就開始懊悔,並且重新打開迅雷和vagaa。
  “快點啊,小金。”
  陳漢升招招手:“三缺一呢。”
  金洋明歎一口氣,最後還是走過來:“陳哥,我以後要是考不上研究生,就是你的原因。”
  “隨意。”
  陳漢升無所謂的說道:“我再教你個經典句式,都他媽的賴陳漢升!”
  打牌的時間總是歡樂的,第二天中午陳漢升起床以後,發現又只有李圳南和戴振友去上課了,其他三個人都在呼呼大睡。
  “老楊,少強,小金。”
  陳漢升“叮叮叮”的敲著床沿,挨個詢問:“你們不是說今天去上課的嗎?”
  “呼嚕嚕,呼嚕嚕,呼嚕嚕······”
  三人睡得真沉。
  “真幾把能裝死。”
  陳漢升洗漱完畢,“呯”的一聲關起門離開以後,金洋明才睜開眼睛,盯著宿舍天花板沉默半響:“老楊,少強,別裝了,我知道你們都醒了。”
  “小金。”
  郭少強悶悶的說道:“要不要咱們把努力的時間推遲到明天吧,今天下午再去上半天網。”
  “我同意!”
  楊世超馬上說道。
  “算了吧,小心又被四哥打臉。”
  金洋明直接從床上爬起來,打開百度搜索“如何恢復回收站清空的資料”,很快就下載一個軟件開始找回昨晚刪掉的片子了。
  動作熟練的讓人心疼。
  ······
  陳漢升在食堂吃完飯,下午來到仙甯校區以後,就在文瀾路的梧桐樹下看見三個熟悉的人影。
  蕭容魚穿著淡粉色的蝴蝶印花T恤,下半身穿著9分牛仔褲,露出一點腳踝,腳上踩著一雙白色的平跟小皮鞋。
  既有甜美的活潑,也有一些小成熟,她本身就是衣服架子,也知道如何搭配衣服,妥妥的都市麗人和東大校花。
  擦身而過的男生都不敢多看,只用餘光偷偷的打量。
  邊詩詩也是休閒的空氣褲加短袖襯衫,本來她沒那麼吸引人注意的,不過因為是蕭容魚的好朋友,東大的BBS上經常有人發帖詢問“蕭校花身邊的女生是誰,其實也挺漂亮的啊。”
  五月初的太陽已經很熾熱了,兩個女孩打著一把太陽傘,旁邊沒有打傘的就是王梓博了,好在他本身就有些黑屬
  王梓博的表情不太自然,死死的按住腰圍不讓扭動。
  他和邊詩詩眼下有種“戀人未滿”的感覺,相處起來反而比之前更尷尬了,現在就缺少那麼一個契機。
  不過,誰都不知道這個契機何時到來,也許在明天,也許在明年。
  “兩位美女去哪裡啊,我送一下能加個QQ不?”
  陳漢升停在路邊,搖下車窗嬉皮笑臉的說道。
  “小陳,你這語句挺熟練的嘛。”
  小魚兒用指甲擰了一下陳漢升胳膊,很自然的坐到副駕駛上。
  邊詩詩上車後,王梓博正要爬上去,陳漢升故意說道:“這位黑不溜秋的男同志有點面生啊,我邀請你了嗎?”
  “媽的,又逗老子!”
  王梓博心裡罵了一句,要是沒邊詩詩,他肯定是罵出聲的。
  “快點開車,快點開車。”
  邊詩詩拍了拍駕駛座後背:“我們等的都熱死了。”
  “哎呦誒~”
  陳漢升誇張的驚呼一聲,側頭和蕭容魚說道:“看到沒,詩詩同學已經在保護王梓博了,”
  “是啊······好酸哦,好酸哦。”
  小魚兒一邊笑,一邊把昨天邊詩詩說過的話,原原本本還了回去。
  邊詩詩雖然不好意思,不過她身上有著湘妹子的潑辣勁,還伸手前面撓著小魚兒:“看你酸不酸,看你酸不酸······”
  王梓博覺得這樣的畫面很有意思,咧嘴傻笑的正開心,沒想到正好被邊詩詩看到了。
  “哼!”
  邊詩詩瞪了他一眼。
  王梓博馬上收斂笑容,老老實實的坐直身體。
  從東大去國貿中心律所的路上,基本都是陳漢升、蕭容魚和邊詩詩在閒聊,王梓博也插不上嘴,偶爾還能聽到車載廣播關於“果殼電子”的評論。
  “果殼MP4是一款現象級的電子產品,我們研究發現,它之所以有這樣的成績,主要是跳出傳統思維,忽略實體渠道商,通過超高的性價比和網絡宣傳,在年輕群體裡掀起軒然大波······電商時代即將來臨了。
  “陳漢升,現在果殼MP4超級火爆啊。”
  邊詩詩好奇的問道:“我以為你每天很多事要做呢。”
  “前陣子是比較忙,不過現在稍微好一點了。”
  陳漢升解釋道:“因為屬於我的任務完成了,下面就是管理層的了,老闆可以少做事,但是一定要會用人······”
  這個距離很短,十幾分鐘就到國貿樓下了,蕭容魚和邊詩詩正要下車,陳漢升擺擺手說道:“把高雯和栗娜喊下來,我帶她們去果殼裡轉轉。”
  “嗯?”
  蕭容魚歪著頭問道:“小陳,你要和她們說清楚了嗎?”
  “本來我是無所謂的,不過高師姐老是拿這件事煩你。”
  陳漢升握了握小魚兒的手腕:“我也心疼嘛,索性就坦白了。”
  “哎呦,好酸哦~好酸哦。”
  邊詩詩笑著拿出小靈通,給高雯和栗娜打個電話。
  十五分鐘以後高雯和栗娜才下來,因為律所還有客人,不過高雯聽說是去解決新世紀和果殼之間“糾紛”的,她馬上就把這件事的優先度排在最前面。
  “咱們要怎麼解決呀?”
  高雯上車後問道,就這麼幾個人去果殼,小心門都不讓進。
  “我和果殼老闆約好了。”
  陳漢升一臉正經的說道:“到時讓他出面解釋。”
  “啊?”
  高雯非常驚訝:“那個無賴終於肯露面了?”


六百六十三、這個世界真詭異
作者:柳岸花又明
  高雯說完這句“無賴”以後,突然感覺車裡的氛圍凝滯了一下。
  因為大家都不說話了,只有音樂電臺在放著周傑倫的《七裡香》:雨下整夜,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怎麼了?”
  高雯左右看了看:“你們不能因為果殼現在生意好了,就不罵這個老闆了啊,詩詩當初你罵得最厲害吧。”
  “啊?我沒有!”
  邊詩詩突然不好意思的捂住臉。
  她之前不知道陳漢升身份,覺得這個撕毀律師函的公司真是太過分了,每次開會都要狠狠抨擊兩句。
  即使後來知道陳漢升是果殼老闆,邊詩詩也經常在蕭容魚面前調侃,總之當事人又聽不到。
  現在好了,直接被高雯無情的拆穿了。
  “我覺得這個老闆就是無賴呢。”
  蕭容魚開口了,因為這裡她最有資格,小魚兒拍了拍陳漢升大腿:“小陳,你說是不?”
  “沒錯!”
  陳漢升笑眯眯的點點頭:“我們絕對不能因為金錢折腰,必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堅持‘果殼老闆就是無賴’這個鐵一樣的定律。”
  “倒也沒那麼誇張。”
  高雯覺得這幾個年輕人怪怪的,她從包裡掏出一個果殼MP4說道:“其實果殼MP4還是不錯的,價格適中,外殼也比較絢麗,質量還算過得去,早上搭公交過來的時候,聽聽新概念英語很方便。”
  “高師姐倒是公平公正。”
  陳漢升由衷的說道。
  “不用誇我,我們從事法律行業,肯定要堅持一些東西的。”
  高雯神色有些嚴肅:“所以我才覺得擱置新世紀和果殼這個糾紛不太好,不管怎麼樣總要有個結果的。”
  “放心,今天肯定有結果的。”
  陳漢升一邊開車,一邊肯定的說道。
  “漢升這次能約到果殼老闆,功勞不小。”
  高雯讚賞的說道:“新世紀的洪總給了律所二十萬,我們也會像上次那樣,給你一定的傭金······”
  話都沒說完,高雯發現空氣又凝滯了。
  陳漢升一臉閒適,手指跟著音樂節奏敲擊著方向盤。
  蕭容魚抿著梨渦,低頭調節車內空調溫度。
  至於王梓博和邊詩詩,兩人都看向窗戶外面,似乎外面熱辣辣的太陽很有意思。
  “怎麼回事,我說錯話了嗎?”
  高雯看了看栗娜,用眼神詢問。
  栗娜搖搖頭,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就這樣安靜了好一會,路虎經過新世紀電子廠的時候,高雯瞅了瞅問道:“漢升,你們新世紀的洪總怎麼樣了?”
  高雯到現在還以為陳漢升是新世紀的兼職大學生。
  “老洪啊。”
  陳漢升撇撇嘴,惋惜的說道:“他已經涼了。”
  “什麼?”
  高雯和栗娜大吃一驚,高雯還睜圓眼睛問道:“洪總身體看起來挺好的啊,怎麼說走就走了,他有點胖,難道是因為腦血栓?”
  陳漢升:······
  現在還蒙在鼓裡的,只有這兩個大姐了。
  陳漢升都不知道怎麼解釋,隨便吧,誤會就誤會了。
  ······
  來到果殼電子廠門口,保安並不認識陳漢升這輛路虎,還要打給上面進行彙報。
  程序到現在都是正常的,高雯還暗中調節一下傷心的情緒,
雖然洪總走了,但是容升律所一定會盡力完成他的遺願。
  不過,等到一群人來到行政樓門口的時候,高雯眼裡的世界突然詭異起來。
  因為是孔靜親自出來迎接,看著名片上的職務,孔靜是果殼的總經理,這應該屬於企業高層了吧。
  果殼的規格很高啊,不過奇怪的是,孔經理好像對蕭容魚特別的客氣和友好,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這是第一件詭異事情的話,很快第二件也來了。
  二次元少女聶小雨突然出現,她還有說有笑的和蕭容魚打招呼。
  高雯雖然不認識孔靜,不過聶小雨是認識的啊。
  聶小雨沒有和其他人說話,只是調皮的看了一眼陳漢升。
  “漢升,聶小雨以前是你的助手吧。”
  高雯壓低聲音問道:“怎麼現在又是果殼老闆的秘書了?”
  “我也不知道呢。”
  陳漢升皺著眉頭:“等我見到果殼的老闆,一定好好的質問,為什麼搶我家可愛的小秘書!”
  “你千萬別衝動。”
  高雯認真的安撫道:“這是在別人的地盤,打架會肯定吃虧的,我們要智取這個果殼老闆。”
  其實高雯也有點緊張的,她還打開筆記本翻了翻新世紀和果殼競爭的來龍去脈,仿佛進考場前的最後一次複習。
  來到新世紀老闆的辦公室以後,孔靜笑著說道:“這間辦公室已經裝修完成很久了,現在還是第一次使用。”
  大家走進去以後,發現這裡的陳設非常豪華,真皮的沙發、紅木的辦公桌、華麗的檯燈,電腦和打印機等辦公設備也是一應俱全。
  採光度通透飽和,應該是這棟行政樓裡最好的一間,後面還有可以休息的臥室,基本就和電視上看到的那些董事長辦公室差不多。
  只是辦公桌上非常乾淨,僅僅放著筆筒和相框,的確是很久沒有辦公的樣子,
  高雯一邊打量,一邊等著果殼老闆出現。
  “其實呢,我不太喜歡這種裝修風格,就像我對錢沒什麼興趣一樣。”
  第三件詭異的事情出現了,一直站在旁邊的陳漢升突然說話了。
  “不過沒辦法,靜姐說這樣的辦公室大氣開闊,如果有客人過來談生意,不至於太丟形象。”
  在高雯的注視下,陳漢升走到老闆椅旁邊,“咯吱”一聲坐了下來,笑呵呵的看著高雯說道:“剛剛高師姐說要智取我,你打算怎麼智取呀?”
  “不是,陳漢升你做錯了,現在不能胡鬧!”
  高雯有些著急,那是果殼老闆的座位吧。
  “沒胡鬧啊,我就是果殼的老闆。”
  陳漢升翹著二郎腿:“也是你口中的那個無賴。”
  “啥?”
  高雯剛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可是周圍這些人,不管是孔靜和聶小雨,還是蕭容魚和邊詩詩,她們一點都不吃驚。
  陳漢升=果殼的老闆?
  高雯一個幌神,手裡的筆記本“嘩啦”一下掉在地上了,她都來不及彎腰去撿起來,直愣愣的看著陳漢升。
  這根本不對等啊。
  陳漢升在她心裡,現在是一個破產後遊手好閒,混在女朋友律所的一個大學生啊。
  雖然他很聰明,雖然他很有能力,雖然他曾經成功過,可是他現在就是有吃軟飯的嫌疑啊。
  自己還曾經三番五次的好心提醒,容升律所影響力越來越強大了,小魚兒知名度也越來越高,漢升你一定要有緊迫感啊。
  現在好了,他突然給自己整出一個果殼電子廠的老闆。
  果殼老闆就不用多說了吧,除了無賴這個屬性以外,剩下的那就是有錢、有錢、有錢······
  “???”
  現在,高雯腦袋裡都是這個問號。
  “叮鈴鈴~”
  突然,一陣手機的鈴聲打破了這陣詭異的氣氛,陳漢升掏出來看了看,居然是洪仕勇的。
  “陳總,現在應該叫你陳總了吧。”
  洪仕勇笑聲裡有些感慨:“新世紀的相關手續已經轉讓差不多了,以後它就完全屬￿鄭觀媞,我也準備離開建鄴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再碰面,走前想和你見一見,想和果殼的老闆見一見。”
  “沒問題,我出去。”
  陳漢升馬上答應,這個要求不過分,畢竟鬥了這麼久的老對手了。
  “我有點事情,很快回來。”
  陳漢升從老闆椅上站起來說道:“洪仕勇聯繫我,他說臨走前想見我最後一面。”
  臥槽,第四件詭異的事情出現了。
  “栗娜,你趕快掐我一下。”
  高雯呐呐的對好友說道:“我感覺自己應該是午覺沒睡醒,否則世界怎麼突然亂七八糟的。”
  “小雯,我也覺得是啊。”
  栗娜都快哭了。
  陳漢升,到底是不是果殼的老闆?
  洪總,他到底死了沒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