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浪婦教師楊雪

jiouguai
本文:2022-07-14T22:28:17
楊雪是一所中學的語文老師,今年35歲。她的丈夫張賓是軍人,是海南的一個小島上的駐島官兵。由於丈夫經年駐扎在海島,一年也很少能回來幾次,為了能經常和他團聚,楊雪帶著他們8 歲大的兒子,來到了廣州。楊雪原來所在的學校把楊雪安排在了廣州的一所中學,繼續教書。她的兒子也把學籍一起轉到了她所在的中學的附屬小學。

  由於學校教師的宿舍不能和家屬住在一起,楊雪沒有辦法,只能到外面去找房子住。幾經波折,還好在離學校不遠的地方找到了一所房子,價錢也合適,條件也不錯,只是唯一的缺點就是要和一個58歲的老光棍合租,權衡了好長時間,楊雪還是決定把房子租了下來。畢竟身上的錢也不允許她能獨立的租一套比較好的房子。

  搬家那天,和她合租的老頭幫她忙前忙后,楊雪也很是感激,並且暗自慶幸能找到這麼好的一個人做鄰居。但誰知道,她的淫蕩生活卻自此而起。

  一切都安定下來以后,楊雪給丈夫打了個電話,告訴他不用擔心,有時間會去看他。張賓由於長期在部隊,都不能經常操楊雪的騷逼,妻子一來電話,定是要借機調笑一下,楊雪也是好長時間沒有做愛,給丈夫這麼一搞也是水流不斷。

  掛了電話,楊雪不禁心里難過起來,是啊,35歲的她正是對性十分渴望的時候,這麼長時間獨守空房,她那里能忍受的住。

  楊雪脫下沾滿了騷水的白色絲蕾內褲,嘆了口氣,扔到了洗手間的桶里,準備沖涼休息,“明天還要上課呢,第一天上課可不能遲到了。”她想。

  兒子張寶被安排到了學校住宿,只有星期天的時候才能回家,楊雪也少了很多的負擔,在新的學校的生活也挺愉快,楊雪心里也很高興,日子也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去,什麼也都相安無事。

  楊雪的租的房子是兩室一廳的房子,在最頂樓,采光條件也相當不錯,出了家門再上一層就是樓頂,樓頂也很寬阔,是個涼衣服的好地方很多人也都喜歡把大的衣物拿到頂樓來晾。家里也有個不大不小的陽台,小來大去的衣服,比如她的奶罩啊,內褲啊,絲襪什麼的,她就直接晾在陽台上。

  這些暫且不說。

  和楊雪住在一起的老頭叫羅漢,今年58,老光棍一根,沒什麼本事也沒什麼錢,整天和一群三五不著調的老流氓混在一起,這幾天,家里突然住進了這麼個風韵芳顏的少婦,這個老色鬼心里也不知道有多高興,一個淫褻的念頭正在他的頭腦里慢慢形成了。

  自從那天在廁所里發現楊雪的未洗的內褲,內衣和絲襪以后,他就經常的用她的這些貼身的衣服打飛機,經常幻想著能真的結結實實的操一下這個誘人的少婦。

  羅漢一邊把楊雪的內褲套到自己的鷄吧上摩擦,一邊拿起她的奶罩在鼻子邊上聞著,好象真的聞到了楊雪的奶子一樣,那香噴噴的味道讓他著迷,“這個楊雪看樣子也是個騷貨,每次都能看到她的內褲上都有斑斑的淫水的痕跡,一定是晚上想人操她了,就自己搞自己,”羅漢想:“再說了,穿這麼性感暴露的內褲的女人也一定不是什麼貞潔列女。”

  搓了好長時間,羅漢終於把他的濃濃的精液噴到了楊雪的內褲上,突然一個有趣的念頭在他的頭腦里一閃而過。

  “嘿嘿……這次有你好看了……”

  羅漢到厨房把楊雪做飯買的一桶油拿了過來,把他剛剛噴在內褲上的白色的精液全數的灌到了那桶油里面,“嘿嘿。讓你嘗嘗老子的精液的味道香不香。”

  下午六點,楊雪從學校回來了。

  羅漢忙給她開了門,“小楊回來了?”

  “恩,羅叔你怎麼在家啊。”楊雪今天穿的是一套的黑色的職業裝,膝蓋以上5 公分的短裙,配上肉色的閃亮的絲襪和黑色的高跟鞋。上身是白色的短袖襯衣,一對又漲又鼓的大奶子好象要跳出來一樣,她彎腰脫鞋子的時候,羅漢能從領口處看到她的潔白,深深的乳溝。

  羅漢的大鷄吧一下子就硬了起來,還好反映的快,羅漢趕忙進了厨房。

  “小楊啊,吃飯了沒有?”

  “還沒呢,剛下課回來了,自己做點吃的就行了。”楊雪說。

  “你們當教師的還真是辛苦啊。我反正也快做好了,一會你就和我一起吃吧。”

  羅漢殷勤的說道。

  “那怎麼好意思呢,羅叔,哪能麻煩你呢。”楊雪不好意思了。

  “沒關係,什麼麻煩不麻煩的,都是鄰居嗎,你休息一下,馬上就可以吃了。”

  “那就麻煩你了啊羅叔。我先沖個涼。”楊雪說完回了自己的房間,換了衣服,去了洗手間。

  羅漢一看時機到了,馬上就把他的又漲又紅的大鷄吧掏了出來,對著兩個荷包蛋的一個打起飛機來,想象著使勁的操著楊雪的不短流水的騷比,把楊雪操的哭爹喊娘,不一會時間又是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到了那個荷包蛋的蛋清上。

  羅漢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把所有做好的飯都擺到了餐廳的桌子上。

  楊雪沖完涼以后,換了一身休閒的衣服,來到餐桌坐下,開始吃飯。

  “羅叔,這全是你做的啊?”楊雪挺驚訝。

  “是啊,不過你先嘗嘗好不好吃,我的手藝也不怎麼樣。”羅漢沒動筷子。

  眼睛看著那個荷包蛋,“你吃吃看,先吃著個荷包蛋,給我點意見。”

  “好啊,”楊雪吃了一口,羅漢看著她,剛好把他射在蛋清上的精液吃了一半。

  “怎麼樣?”羅漢問。“恩,挺香的,和我以前吃的味道有點不一樣,有點腥腥的。”

  “是啊,我只把鷄蛋煎到6 成熟,蛋清可能會有點腥味。”嘴上這麼說,心里想:“能不腥嗎?里面有老子的精液,不腥才怪了。”

  “也挺好吃的,”楊雪高興道,“羅叔,你也吃啊。”

  看著楊雪把塗有自己大量精液的荷包蛋吃的精光,特別是精液抹到她嘴上后,她再用舌頭舔一下,全部吃掉的樣子,羅漢的鷄吧不禁又有點硬硬的了。

  吃完飯,各自無事,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了。

  又是一夜春夢,第二天早上起來,楊雪的內褲被淫水打濕了,干了以后硬棒棒的很是難受,也不能再穿這天內褲去學校啊。幸好陽台上還有洗好的內褲,楊雪看見客廳里沒有人,就匆匆的把陽台上干了的內衣褲全都收了回來。這條黑色的丁字褲是楊雪最喜歡的,連老公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偷偷買回來的。這條內褲幾乎只有三跟繩,穿上以后,中間的那條帶子能緊緊的勒進自己的粉嫩的小穴里,還能摩擦到陰蒂,每次穿都有點癢癢的,好舒服。

  楊雪穿上了這條丁字褲,又找了一條淡黑色的連褲襪,穿上了新買的一套套裙,有穿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對著鏡子照了照,挺滿意的,然后就去了學校。

  楊雪剛走,羅漢就偷偷摸摸的從自己的房間走了出來,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嘿嘿,今天有你好看的,我保證不到中午你一定要給我回來,讓老子好好的操操你的騷穴。”

  楊雪家離學校很近,很快就到了學校,第一節課就是她的課。但是當課上到一半的時候,楊雪慢慢感到,一陣陣的酥麻的感覺從小穴傳上來,一直傳到她的大腦,一種莫名的興奮開始左右她的意識。

  她只感到兩腿之間的小洞不斷的向外冒著淫水,兩腿開始發軟,讓她在上課的時候都忍不住要叫出聲來。

  她還不知道,她現在的臉紅的就像猴子的屁股一樣,說話也開始發顫,“同學們……這道題……恩……對不起……同學們……稍等一下……”楊雪幾乎站不住了。只能后退到講台,扶著講桌。

  “老師你不舒服嗎?”班長林藍關心的問楊雪。

  “恩……沒事……老師有點不太舒服……林藍你先帶大家讀讀課本……恩……老師要回去休息一下……”

  在全班同學诧異的眼光下,楊雪匆匆的逃離了教室。

  有幾個男生暧昧的相互看了看,好象明白了點什麼,會意的笑了。這幾個男生一個叫王偉,一個叫吳亮,還有一個叫小四,一個叫郭子,他們平時都是班里學習的倒數幾名,正而八經的東西不知道,關于操比的事情怎麼能瞒過他們的眼睛。看著美麗女老師夾緊屁股往外跑的樣子,他們的鷄吧都硬生生的站了起來,能操操老師該多好啊。

  楊雪到了辦公室,別的老師都去上課了,正好教導主任李民在,楊雪吞吞吐吐的向李民請了個假就要回家。

  “哎~~等等,楊老師,你沒關係吧?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啊?”李民關心的問道。

  “哦……不用了……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不會耽誤明天的課程的……”

  楊雪費力的說。

  “要不我是送你去醫院吧……”李民就要把她拉出去……“不用了……李主任……我沒關係……”楊雪說話都上氣不接下氣了,本來腿就軟,被李民一拉雙手正好壓在了李民的鷄吧上。一雙大奶子也壓到了李民的胸口。

  楊雪的奶子十分有彈性,再加上香噴噴的身體一靠,李民的鷄吧也是一硬,被楊雪抓個正著。

  楊雪“嘤”的一聲,趕快松了手,“對不起,李主任……我要趕快回去了……”但她此時心里去真的想這根又長又粗的大鷄吧能狠狠的操她一頓。

  李民也就勢一松手,放開了楊雪,楊雪也一溜煙的跑回了家。

  李民看著楊雪的背影,色咪咪的笑了笑,因為他看到楊雪的裙子,在屁股的位置,小小的濕了一塊,他知道了……一定是有人給你下了春藥了……楊雪匆匆的回了家,回到自己的房間,急忙把絲襪裙子脫了下來,一看自己的內褲上已經是淫水泛濫,再也顧不得什麼害羞,把自己的兩根指頭插進了已經開始腫脹的小穴。一邊抽插,一邊撫摩著自己的又白又嫩的大奶子。但是自己用指頭搞了很長時間,也沒能壓下自己的欲火。

  “現在要是有根又熱又粗的大鷄吧能來操幾下能有多好啊……”楊雪心里想。

  “對了……也不知道厨房里還有沒有黃瓜茄子之類的東西,或許能比手好一點……”

  楊雪趕緊套上了裙子,穿上衣服,來到了厨房。“還好有昨天沒吃完的黃瓜……”楊雪趕緊拿了黃瓜要回自己的房間。就在這時,羅漢打開了門,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

  “小楊啊……你不是還要上課麼?怎麼回來了?你餓了啊……我有面包啊……吃黃瓜怎麼能點饑呢?”羅漢色咪咪的看著楊雪。

  楊雪頓時很尷尬,“哦……我有點不舒服……所以回來了……想吃點水果……”

  一邊說一邊要回房間。

  “你不舒服啊……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啊……”

  “哦……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是嗎?那好吧……”

  楊雪看見有機會走,就趕緊回了卧室。

  匆匆的又脫了所有的衣服,迫不及待的用避孕套套住了黃瓜,插進了自己的小穴。

  可是自己又是操了好長時間,小穴里的難忍的癢還是沒有止住。

  “小楊啊……沒有用的……再粗的黃瓜也不如我老羅的大鷄吧好用啊……”羅漢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淫笑的看著一絲不掛,正在奮力用黃瓜操自己騷穴的楊雪。

  “你怎麼……”楊雪一驚,黃瓜從手里掉了下來。一眼看到也沒穿衣服的羅漢,挺著個又紅又粗的大鷄吧,不知所措。

  羅漢從地上揀起了黃瓜,拿下了安全套,自顧自的吃了起來,“沒想到你的騷水還真不少啊……想不想我的大鷄吧操操你啊……”楊雪此時也是羞的滿臉通紅,心里想說讓他滾出去,可是嘴里卻不知道怎麼了,說:“要……”

  “你要什麼啊……”

  “要你的大鷄吧……”楊雪下體的瘙癢再也讓她忍受不了,“快點吧,過來操我……我的下面好癢啊……再不操我就要死了……”

  “可是……要我操的話我也會操死你的……”

  “我寧可讓你操死我啊……快點吧……你個死東西……”楊雪站了起來,用手握住羅漢的大鷄吧一把把他拉了過來……就要往自己的逼里面塞……“要我操你不要緊,不過今天操了,以后我說要什麼時候操就什麼時候操,我說怎麼操就怎麼操。行不行……”

  “行啊……你快點吧……我都癢死了……以后隨便你操就是了……”

  羅漢一聽,哈哈一笑,馬上提槍上馬,一下子把鷄吧操進了楊雪的穴里。

  “哦……好痛快啊……舒服死了……你快動啊,快插啊……你個老不死的……還要我教你怎麼操穴啊……”

  “當然不用你教了,操你之前,我要和你商量個事……”

  “你先操幾下再說嘛……一邊操一邊說……快點啊……”

  “從今天開始你就要認我做干爹,你做我干女兒……”

  “你個老不死的還想老牛吃嫩草啊……行了……我認了就是了……你趕快操吧”

  “那你先叫一聲啊……”

  “好了好了,干爹,快用你的大鷄吧,操干女兒的小騷逼吧……人家都癢死了……”

  “好好好……干女兒真乖,讓干爹今天好好的操操你……”

  說完,羅漢就死命的在楊雪的小穴里抽插起來……其實,羅漢給楊雪的內褲上下的藥名字叫合和散,這種藥由紅的和藍的兩部分,他給楊雪下的紅藥,自己的鷄吧上抹的是藍藥,只有用藍藥才能抵抗紅藥的藥性,所以,之前楊雪用黃瓜或是手指自己搞是一點作用也沒有的。

  羅漢得意的操著楊雪,享受著這成熟女人的肉體,一邊操著水淋淋的穴,一邊拍打著楊雪的大白屁股。

  楊雪也是叫羅漢操的搖頭晃腦,不知所謂了,嘴里親干爹,好丈夫的亂叫一通。下面也是極力的配合著羅漢的抽插。

  兩個人就這樣在床上大戰了五百回合,羅漢終於忍不住了,把滾燙的精液灌進了楊雪的已經被干外翻的小穴里面,才算交槍投降。

  羅漢躺在床上,得意的看著被自己操的渾身是汗,直翻白眼的楊雪:“怎麼樣,干女兒,好老婆,干爹操的怎麼樣啊?”

  楊雪已經是體力透支,那里還有心情和他說笑?用手拍了一下羅漢的已經縮水了的鷄吧,拋了個眉眼給他,自顧自的睡著了。

  楊雪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起來才發現,自己的嘴里,小穴里,還有奶子上都是干了以后的精液,她心里也很纳悶:這個老東西自己怎麼能射這麼多的精液出來?

  她用床單包了一下身體,想去衛生間沖一下身上的污秽。打開門一到客廳,楊雪嚇了一跳。

  有三個老頭子正在一絲不掛的談笑,其中一個是自己剛認的干爹羅漢,羅漢的胯下還趴著一個三是多歲的少婦。羅漢正在用他的大鷄吧狠狠的操著。其他的兩個老頭,一個把自己的鷄吧塞到少婦的口中,要她給自己口交,另一個正在用鷄吧操少婦的屁眼。

  眾人看到楊雪出來竟沒有停下,還在繼續的談笑操穴。

  楊雪突然間明白了為什麼自己身上會有如此的精液,一定是在自己熟睡的時候,又不知道被這三個老東西干了多少次,她更是為自己都沒能醒過來而驚訝。

  那個少婦也是被操的正歡,嘴里還唧唧歪歪的叫著“好老公,好公公……操死媳婦了……”

  “小雪你醒了啊……”羅漢從那少婦的小穴里抽出了大鷄吧,向楊雪走了過來。

  他的空位也就立刻被另一個老漢接替了過來。

  楊雪看著羅漢的憤怒挺立的大鷄吧,騷穴里不禁又有一股淫水流了出來……“恩……剛起來……你們這是干什麼啊……輪 奸啊……他們都是誰啊?”楊雪不知道怎麼了,看到這樣的場景竟然也不知道害羞,反而和他們打起渾來。

  “哈哈……輪 奸?你知不知道你剛剛睡著的時候,給我們三個也輪 奸了好幾次了???”羅漢大笑。

  “我還能不知道?看看我這一身的精液,滿嘴都是,屁眼里也有,我就知道你自己也沒這麼多的東西……說,他們是誰啊?”

  “他們都是我的幾個老哥們……認識很長時間了……閒下一起玩玩……”

  “一起玩玩?我怕是一起操操穴吧?”楊雪打了羅漢的鷄吧一下,大鷄吧晃了一晃,直晃的楊雪的心里癢癢的……“哈哈……算是吧……操著阿敏屁眼的那個是她的公公,也是我老哥們,叫柳大洪,操阿敏的穴的那個叫老張頭,你應該認識啊……嘿嘿……不是你們學校看門的老頭?”

  “那個女的叫王敏,是老柳的兒媳婦,今天下午和老柳一起來這里玩,我們三個正好都在,就操操她……王敏的兒子就在你教的班上學啊,叫柳小四……”

  聽著羅漢在給楊雪介绍他們,他們也都向這里看了過來,說到誰的時候,就和她點頭示意。王敏和她打招呼的時候,正在被兩個老東西操著,嘴里光顧著浪叫了。

  楊雪看了看老張頭,果然是學校的看門的老大爺。老張頭也一邊操著王敏,一邊色咪咪的看著自己。

  “要不要起來來操操啊?”羅漢向楊雪發出了邀請。

  “得了吧,我睡覺的時候你們不都操過了嗎?還操~~我要去洗澡了。”楊雪走進了衛生間。

  羅漢無奈,只能繼續加入了操王敏的行列。

  第二章

  楊雪與干爹羅漢過上淫亂生活的3個月以后……星期天,楊雪一個人在家,干爹羅漢又不知道和他的那一夥子老色友去誰家集體操比去了。本來羅漢是力邀楊雪和他一起去的,但由於上午老公張賓的的電話,卻讓這次操比之行少了楊雪的参加。

  楊雪和張賓已經5 個月沒見了,本來部隊有3 個月一次的回家探親,但由於張賓的科研報告還沒做完,不得以,只能取消了探親計劃。楊雪倒是沒什麼,整天也少不了人操她,但張賓卻是受盡了寂寞的折磨。好不容易報告做完,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楊雪。

  “老婆。我報告做完了,不過正好趕上了和我的戰友一起休假,你也知道,我們島只有5 個人,一下走2 個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回不去了,你能不能抽時間來一趟啊,我好想你啊……”張賓在電話里含情脈脈的說。

  “這樣啊,我看看吧,不知道能不能請下假來,你也知道,我們現在也正在準備他們考試了。”楊雪說。

  “那好,我明天再給你電話,要是能請下來的話就請三天吧,我一定好好伺候伺候你。”張賓色色的說。

  “你呀,就是忘不了操比這點破事,好吧,我明天告訴你。”楊雪嗔笑道。

  掛了電話,楊雪心里也總不是滋味。自己整天和一群老東西徹夜的淫亂操屄,卻是忽略了遠在部隊的,深愛自己的老公。“算了,反正已經是這樣了,我一定請三天假去看你就是了,讓你好好的操操我,也算是對你的補償。”楊雪心里想。

  請假出乎意料的順利,學校剛剛調來了個新的老師,正好可以帶帶楊雪的課。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