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589-590

porsmm
本文:2022-06-24T17:08:07
五百八十九、“流浪地球”計劃
作者:柳岸花又明
事情處理完畢,原來吵鬧的客廳也逐漸安靜下來,陳漢升揉了揉受傷的肩膀,心裡嘀咕真是晦氣,啥好處沒撈到,還白白挨了一棍。
  “黃姨,我們也走了啊。”
  陳漢升只和黃小霞打個招呼,生氣的不想搭理羅海平和羅璿。
  這對父女就沒有靠譜的,一個大過年的把情婦帶回前妻家裡,一個腦袋裡缺根弦,偏執到性命都不要了。
  陳漢升搖搖頭,不和羅璿戀愛絕對是正確的。
  至於去年聖誕節的親親摟摟抱抱,哎喲,大家都這麼忙,誰還記得那麼遙遠的事情啊?
  “漢升,明天我專門去你家道謝。”
  黃小霞走過來說道。
  “千萬別。”
  陳漢升馬上拒絕了:“我媽要是知道這件事,她能囉嗦我一年時間,這就是一件小事,圓滿解決就行了。”
  “噢~”
  黃小霞瞅著已經在門口的女兒:“那就讓羅璿送到樓下吧。”
  “我本來就是要送的!”
  羅璿皺著眉頭說道。
  大人們有時候就是這樣,明明小孩都打算做XXX事情了,結果父母偏要這樣說一句,搞得人情都是他們的一樣。
  黃小霞又看了一眼羅海平,羅總馬上知趣的跟著走下樓,他留下來是打算和陳漢升聊兩句的。
  這個小夥子,處理事情那叫一個順溜,不拖泥帶水也不矯情擺架子,一個甜棗一個大棒的手段非常熟練,羅海平非常看好陳漢升的潛力。
  另外看著女兒羅璿的樣子,又是這麼的喜歡,羅海平想趁著這個機會,挖一挖蕭宏偉的牆角。
  公安局副局長的女兒又怎麼樣,沒結婚一樣大把機會的嘛。
  “小陳,家住在哪裡啊?”
  羅海平遞給陳漢升一根煙,當然也沒忘記王梓博。
  “城南的興業小區。”
  陳漢升大大咧咧的說道。
  “哦~”
  羅海平點點頭,興業小區在港城市區只能算中等,這說明陳漢升家庭條件比較一般,這樣“挖牆腳的”可能性更高。
  “大學畢業後,打算做點什麼?”
  羅海平又問道。
  “做生意吧。”
  陳漢升也沒藏著掖著,說話之間已經來到樓下。
  羅海平聽了,夜色中的眉梢有點喜意,現在很多大學生畢業就想進國企和進單位,“做生意”反而是第三種選擇。
  尤其陳漢升這樣的,家庭有點小關係,一般大學沒畢業父母就開始找關係鋪路了,畢業後進個鎮上的勞動所或者財政所當個臨時工,過兩年轉正,然後慢悠悠的混個正科左右退休。
  一輩子大錢沒有,但是溫飽不缺。
  要是陳漢升選擇“從政”這條路,羅海平還真比不上蕭局長,不過陳漢升想做生意,那就麻煩蕭局長往後稍稍吧。
  “做生意好啊。”
  羅海平拍拍陳漢升肩膀說道:“今晚我送你們回家吧,路上聊聊羅叔叔做生意的一些小故事。”
  陳漢升正和王梓博互相擋著冷風點煙,含混的說道:“不用了,我們自己回去。”
  “客氣什麼啊。”
  羅海平走進一輛銀灰色奔馳裡:“你和羅璿這麼多年的同學了,一會用大奔送你們。”
  陳漢升瞅了瞅:“羅叔,你先把大奔開出來吧。”
  “呵呵,好嘞。”
  羅海平笑了笑,年輕小夥子就沒有不喜歡車的,一開始陳漢升還在客氣,看到奔馳以後,態度馬上就變化了。
  “真要當羅璿男朋友了,買輛新奔馳送他又如何!”
  羅海平心裡想著,慢慢從兩輛車夾縫中退到路邊。
  現在港城這邊的小區都是不帶地下停車庫的,十八線蘇北小城市,小轎車本來就不多,空間也不緊張,大家都是隨意在小區裡找個位置靠邊放著。
  羅海平退的時候還是蠻小心的,奔馳左邊是寶馬,不過這是前妻黃小霞的,右邊不知道為啥停了輛LANDROVER。
  羅海平認識這車,也不知道哪個土老帽,居然連純進口的路虎都開起來了。
  “上車吧。”
  羅海平閃了閃車燈。
  陳漢升點點頭,熄滅煙頭走過來,不過羅海平等了半天,發現他沒上自己的車,居然直接沖著那輛LANDROVER過去了。
  “哎,哎,哎,那車······”
  羅海平伸出頭剛想說什麼,就看見陳漢升“喀嚓”一聲拉開路虎的車門,話音戛然而止。
  “羅叔,你要說啥玩意?”
  陳漢升還一臉納悶的扭頭。
  羅海平愣了愣:“哦,我說那車挺大的啊。”
  “我也覺得,停車時有點礙事。”
  陳漢升沖著揮揮手,一腳油門踩下,路虎壓著“嗡嗡”的低音炮緩慢的駛出小區。
  羅海平至少在車裡坐了半分鐘,這才喊住要上樓的羅璿:“陳漢升已經有車啦。”
  “是啊。”
  羅璿一點不奇怪:“這都是他第二輛車了。”
  “那他家條件,其實應該挺不錯的吧。”
  羅海平以為是自己分析有誤,興業小區裡也不乏有錢人。
  “沒有。”
  羅璿上樓前,又給老羅來了溫柔的一擊:“陳師兄大一就創業了,白手起家據說賺了幾百萬呢。”
  ······
  陳漢升出了禦景花園,先把王梓博送回家,順便提醒道:“後天回學校啊,你早點在家準備著,到時還有小魚兒和謝婉秋她們。”
  “知道了,我啥時遲到過。”
  王梓博剛要下車,又被陳漢升叫住了:“把你殺豬用的工具帶走啊。”
  “操!”
  王梓博沒辦法,只能一手拿著水果刀,一手拿著那根鋼筋,看上去還真有點像豬肉攤上磨刀的師傅。
  陳漢升到家後剛過了10點,沒有超過規定的時間,老陳和梁太后還坐在客廳裡看電視呢。
  “回來了。”
  陳漢升不敢讓親媽發現自己左臂受傷了,只是隨意打了聲招呼,用身體遮掩著走回臥室。
  突然,梁美娟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一直低著頭,又在外面做了什麼虧心事啊?”
  “我優秀大學生,從不做虧心事的。”
  陳漢升心想果然是親媽啊,有點反常她立刻就能察覺到。
  梁太后不相信:“哼,沒做虧心事,為啥不敢看我?”
  “哪有。”
  陳漢升嘻嘻哈哈的說道:“我主要怕看多了,總是忍不住想說出讚美我媽漂亮的話。”
  “去去去,油嘴滑舌的兔崽子。”
  梁美娟自己也笑了。
  這個兒子啊,有時候氣的真想綁起來打個三天三夜,有時候又覺得他特別會說話,也難怪蕭容魚這樣的女孩,都把這狗東西當個寶。
  不同于陳漢升這邊的糊弄過去,羅璿回家後,看見母親黃小霞一個人坐在沙發上。
  “媽,陳師兄回去了。”
  羅璿說道。
  “嗯。”
  黃小霞點點頭。
  母女倆平時交流不多,當然這也並不奇怪,很多大學生和父母關係就是這樣。
  羅璿這就準備洗澡上床了,她自己也有兩個小秘密,那就是每當“洗澡時”和“睡覺前”這兩個階段,她都能可以肆無忌憚的幻想和陳師兄談一場戀愛,還有那些交往中的那些故事。
  所以,羅璿每次洗澡時間特別長。
  “你先等等,我有個事要和你說,而且這不是徵求意見,你必須要遵守的。”
  黃小霞突然說道。
  羅璿有些奇怪:“什麼事?”
  “你大二以後,我準備送你出國。”
  黃小霞乾脆的說道:“我打算做的化妝品生意也在國外,正好可以跟著照顧你。”
  “我不去!”
  羅璿更乾脆的拒絕了:“你自己去國外做生意吧,我不需要別人照顧的。”
  “不行!”
  黃小霞冷冷的說道:“今晚陳漢升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你和他之間是沒可能的,我不能看著你越陷越深。”
  “我也很喜歡漢升,可我和你爸的婚姻就是例子,媽媽絕對不能讓你走上這條路。”
  黃小霞走過來,認真的對羅璿說道:“我知道你性子倔,但是你要不同意,我就死給你看。”
  “總之媽媽早就不想活了,如果連閨女都不聽話,那正好一了百了。”
  ······
  第二天是元宵節,陳漢升在家吃了餃子湯圓,正月十六的早上,他就把蕭容魚、王梓博、還有一干蹭車的同學拉回建鄴。
  羅璿都是母親接送的,她不屬￿這個小圈子,融不進來的。
  現在財大裡的人影越來越多,基本上所有學生都返校了,陳漢升回到宿舍以後,還沒來得及和室友吹吹牛逼,羅璿的電話就打來了。
  “師兄。”
  羅璿嗓子沙啞:“我大三可能要出國了,我媽逼著我離開······過了今年六月,我連偷看你的機會都沒有了。”
  沒說兩句,羅璿就在電話裡失聲痛哭。
  “你先別哭啊,現在出國也沒啥啊,買了機票隨便飛的。”
  陳漢升沒搞清楚狀況:“阿姨打算讓你去哪兒啊?”
  “不知道。”
  羅璿抽泣的說道:“可能是韓國,可能是意大利,可能是美國,可能是法國······”
  “我靠,這麼多目標?”
  陳漢升撓了撓腦袋:“你這哪裡是出國啊,分明是流浪地球嘛。”


五百九十、大學生活真好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漢升在羅璿斷斷續續的敘述裡,大概也明白了怎麼回事。
  黃小霞覺得女兒羅璿這樣癡纏是沒有結果的,所以想送她出國,一是從生意方面考慮的,二是希望羅璿換個環境,能夠逐漸忘掉陳漢升。
  這是當母親的基本操作,畢竟誰都不希望女兒陷入一個沒有未來的泥淖中。
  就是方式有些狠,黃小霞居然以死相逼,果然是一脈相承的偏執性格。
  “那就去唄。”
  陳漢升沒有覺得距離是問題,他還認真分析了一番:“黃姨要做化妝品生意,如果規模小那就去韓國,隨便找個牌子代理一下,以後考慮走電商路線;如果想發展奢侈品,那就得去歐美,不過這個成本就很大了,沒幾千萬拿不下來的。”
  不過,羅璿壓根沒考慮這個問題,她關心的是其他方面:“地理位置上,韓國和建鄴更近吧。”
  “位置不重要啊,有句古詩怎麼形容的。”
  陳漢升歪頭想了想:“明月幾時月,把酒問青天?······不對,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也不對,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操,也不對!”
  陳漢升多久沒背古詩了,他沖著宿舍裡吼道:“形容距離遠,但是能看到同一個月亮的詩句叫啥來著?”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金洋明一臉鄙視:“陳哥,你還是大學生呢,名言名句都背不上來。”
  陳漢升現在沒空搭理金洋明,轉頭又和羅璿說道:“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首詩句你應該知道的吧,好好感悟一下其中的深層次含義,爭取像我一樣當個文化人······”
  好不容易應付了羅璿,陳漢升也是歎一口氣。
  有些人吧,在身邊的時候沒啥感覺,直到她要離開一段時間了,這才覺得很不舍。
  “男人就是賤,其中我最賤。”
  陳漢升心裡嘀咕一聲,從陽臺走回宿舍,室友都帶著家鄉土特產擺放在桌上,陳漢升挨個嘗了點,又隨意閒聊起了寒假的八卦。
  其實基本內容都差不多,第一是抱怨在家太無聊,第二就是吐槽同學聚會某個男生太能裝逼,第三呢,那就是談起以前的女同學。
  “大學環境太能改變一個人了!”
  楊世超拍著大腿說道:“有個女生高中就坐我前排,那時我覺得她又醜又土,壓根都沒看上,結果年後的同學聚會上,她化著妝,燙著直發,塗著指甲油,整個人氣質都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在,變成人家看不上我了,而且沒有感情基礎,想去要QQ號碼我都不好意思。”
  老楊懊惱的說道。
  這種共性話題立刻引起了多人參與,就連陳漢升也不例外,寒假聚會時他也發現了這種情況。
  就這樣吹了一會,602宿舍打算去義烏小商品城的大排檔聚一聚,再上會網或者通個宵,這也算是開學的基本流程了。
  結果,五個人包括老戴都準備好了,只有金洋明還在鏡子前仔細的噴著啫喱水。
  大家都有些受不了,怎麼一個年過來,金洋明突然對外表重視起來了。
  上身穿著一件嶄新的白色羽絨服,裡面搭配黑色V領馬甲,馬甲下面還襯著白色的襯衫,看著不像去網吧通宵,好像去參加什麼重要活動。
  “小金。”
  陳漢升嗤笑一聲:“你把自己整的像塊粵利粵餅乾,到底要做啥啊?”
  “什麼叫粵利粵,那叫奧利奧餅乾,挺高端的零食。”
  金洋明把最後一根頭髮抹上去,這才走出宿舍說道:“你們不懂,寒假前一個女生向我強行表白了,雖然我已經明確拒絕,可惜沒有奏效,她居然還往我懷裡塞了一把錢,大概想用錢收買我。”
  說到這裡,金洋明瞅了陳漢升一眼:“這女孩在財大裡挺出名的,那時我才明白,前兩年沒女孩追我,會不會都陷入一個誤區?”
  “什麼誤區?”
  郭少強問道,他也是一條孤獨的單身狗。
  “就是一個男生很優秀,所以女生們都覺得他肯定有女朋友了,擇偶時根本不會考慮;偏偏像李圳南這樣平凡的男生,女生都覺得他不可能有對象,所以都願意試著相處一下。”
  金洋明振振有詞的說道。
  “靠!”
  李圳南很不滿:“你吹牛逼就吹牛逼,別把我拽上啊。”
  陳漢升不知道放假前,聶小雨給金洋明塞了5000塊買手機的錢,導致金洋明誤會後一直膨脹到現在。
  不過這個理論倒是很正確,那些看上去沒對象的,一般都有個談了很久的戀人;看上去應該有對象的,往往都是單身狗。
  “女生是誰啊?”
  陳漢升好奇的打聽:“學校裡很出名的女生,我應該全部認識的。”
  財大裡最漂亮的、最有錢的、最有權的、emmmm······還有最風騷的,幾乎都和陳漢升有點關係。
  “不能說。”
  金洋明搖搖頭,語氣深沉的說道:“我不想影響女孩的聲譽了,現在這樣打扮,只想讓她覺得沒有選錯人。”
  “厲害!”
  陳漢升豎起大拇指讚歎一聲:“我要是女生,我也喜歡小金這樣的,吊錢沒有,還喜歡裝逼,關鍵思路還賊他媽清晰。”
  ······
  義烏小商品城的大排檔特別熱鬧,路上都是三五成群的大學生,看來都是開學後過來聚餐的。
  602的幾個人在一家湘菜館裡解決了晚飯,接著跑去“一網打盡”網吧,爆滿沒位置,隔壁的“烽火三月”網吧,依然是爆滿沒位置,馬路對面的“青春風揚”網吧,依然沒位置······
  最後,陳漢升他們一路走一路吹牛,居然徒步走到了東山鎮,這才找到一家可以六連坐的網吧包廂。
  可見男人想玩遊戲的時候,這種決心幾乎能比擬“忽悠女朋友去賓館”了。
  不過上機以後,又是金洋明在耽誤時間。
  其他人都是直接戴上耳機,進入遊戲等著3V3對戰,金洋明大概是不想弄髒衣服,他掏出紙巾先擦耳機,再擦鍵盤,最後連凳子都擦了一遍。
  十分鐘以後,小金才抬起頭說道:“保持風度啊,大家久等了。”
  “滋······”
  陳漢升用力碾碎煙蒂:“說真的,今晚的遊戲輸贏,對我來講已經不重要了。”
  楊世超也默默點頭,這一晚602都通宵了,金洋明當然是最苦逼的,他也不懂為什麼對面的人都在針對自己,關鍵隊友也不報點,他幾乎是開局就死的狀態。
  第二天早上8點多,602幾個人醒過來,頂著油乎乎的頭髮,匆匆忙忙的打車趕回學校。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堂課,老師必然點名從,就連陳漢升都不想在這種時候挑戰任課老師的威嚴。
  來到教室以後,男生們幾乎都惺忪著眼睛,看來昨晚不是打牌就是上網,大部分女生狀態也不太好,估摸著一個寒假沒見,宿舍裡也是關燈聊了很久。
  602幾個人坐下來以後,陳漢升伏低身子跑到沈幼楚旁邊:“早餐買了吧。”
  “嗯······”
  沈幼楚抬起頭看了一下。
  雖然沒上課,不過老師正在調整PPT課件,陳漢升膽子也太大了。
  沈幼楚嘟著小臉,悄悄拎過來一袋早餐,陳漢升瞅了瞅差點沒笑出聲,袋子裡估計有二十個包子。
  “你也太實誠了吧。”
  陳漢升咧嘴笑道,他給沈幼楚發信息,讓她給自己和室友帶早餐過來。
  這個憨寶寶不知道其他男生食量,只能根據陳漢升平時的習慣,直接乘以6來購買的。
  可以想像,沈幼楚站在食堂窗口,小聲說要“二十個包子”的畫面了。
  她一定是握緊小拳頭,滿臉通紅,買完早餐低著頭就走的。
  “切,就知道上網,身上一股煙味。”
  胡林語在旁邊嫌棄的說道。
  “關你鳥事!”
  陳漢升翻翻白眼,他剛退幾步突然想起什麼,轉身又把胡林語桌上的課本搶走了,惹得小胡同學在身後氣的嚷嚷又沒辦法。
  點名以後,陳漢升吃完早餐就趴在桌上睡覺了,直到下課鈴聲“叮鈴鈴”的響起,他才懵懵懂懂的醒過來。
  一抬頭,前面的同學趴到了一大片,靠著走廊的窗戶開著縫,已經轉暖的冬風吹著長長的窗簾微微晃動,偶爾照射進來幾縷陽光,刺的眼睛生疼,卻也帶來了陣陣暖意。
  大學生活,真好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