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外企公司性事多1-2

Reader
本文:2022-06-24T01:50:47
1993年北京的一個春天,劉強經過家裡一個當局長的親戚介紹,進了一

家剛剛成立的生產家電配件的日本企業。

因為是工廠建設期,所以只有劉強和張靜和一個叫中古秀男的日本工廠長。

劉強負責一切外部事務,張靜負責財務、工廠的建設監督等內部事務。事後知道,

張靜是開發區的書記介紹來的。至此,劉強明白日本人是看中了劉強身後的官方

渠道了,而後來事實證明,這在公司裡非常有用。

董事長和經理每個月從深圳分公司過來,檢視工廠的建設進度以及與客戶的

商務談判。這也是劉強最忙的時候。接機,酒店訂房間。陪同檢視工地。說實話,

劉強特別希望他們來北京,特別是董事長。

為什麼希望他們來呢?可不是為了表現自己哦。

因為他們每次來,都會帶著傍尖兒(北京話,意為情人),董事長和總經理

的傍尖兒,那叫一個漂亮氣質。而董事長的帶來的傍尖兒,一直都是日本女孩。

總經理帶著的是中國女孩,雖然漂亮,又是大學生,但劉強非常看不起她:「他

媽的,為了錢,讓日本人操。」

半年的時間,工廠很快就建好了,日本人的效率就是高。於是開始招工,從

管理層到工人。這一切都由劉強操辦,那時候招人都是去招聘會,還不象現在,

只在網上就可以了。

一個週五,劉強同總經理商量著週末招人的事項,「總經理,明天是週末,

我和張靜去招聘會,您還有什麼要安排的嗎?」。

「劉桑,辛苦你們了,讓中谷同你們一起去吧。」總經理的話讓劉強遲疑了

一下。日本公司對加班這種事不是很介意嗎?

(順便帶一句,公司裡所有的日本人講日文都特別好,只有後來接替的渡邊

廠長不會講中文)

當劉強去工廠長的TEAM去傳達總經理的話時,中谷果然不高興了,「明

天是我休息的時間,為什麼要我去?我不去。」

劉強個人認為中谷是個典型的日本男人。我們不是總說:小日本兒嗎,而中

谷的身高只有。4米,還是羅圈腿。不過劉強很喜歡中谷的脾氣,這半年劉強

們倆個關係搞得非常好,他因為年紀大了,從來沒有女人方面的事。

第二天,中谷還是來了招聘會,張靜負責接待應聘人,劉強負責篩選資料,

中谷負責再次篩選,選中的回去交總經理。日本人做事的條理性非常強,劉強自

從進了公司,就象呼吸新鮮空氣一樣,學習著日本人管理公司的方法。

公司終於正式運營生產了,劉強被任命為資材課長,負責原材料的進口和生

產線上的材料供應。課長級別的管理,都是在北京聘用的,線長(生產線上的負

責人)是由南方分公司調來的。於是,劉強同一群來自各地的人生活在一起,白

天各自忙工作,晚上在管理層公寓看電視,打麻將,侃大山,深夜等女工都走了,

還會看看毛片。

南方工廠來的大多是沒有什麼學歷。而深圳東莞這個對外開放的的城市,讓

他們很快就變壞了。

「劉課長,晚上去壓B啊,」老表站在二樓過道上對著忙完工作正回自己房

間的劉強說。老表因為是江西人,所以大家就直接稱呼他老表了。

「你去吧。」劉強瞟了一眼老表。他剛進外企公司,現在一門心思地學習著

外企的管理,而且他接受不了嫖娼這種事。

「高明、高明。」老表一邊喊著,一邊進了高明的房間。

劉強推開門,同屋的營業課長孫滿文正跪在地上,手裡拿著抹布擦地。「劉

課長,咱倆的頭髮又掉了不少。這地上沒別的,都是咱倆的頭髮。」

「是啊,天天忙得,一進辦公室,感覺沒幹什麼事呢,一天過去了。」放了

手裡的日記本,劉強也找了塊布擦著地板。「今天來的叫渡邊的日本人,是怎麼

回事?」

「中谷在日本體檢回不來了,糖尿病很嚴重,渡邊接替工廠長職務。」孫滿

文直起身,有點不好意思地接著說道:「劉課長,明天我女朋友來看我,你能不

能………」

「沒問題,我去隔壁打地鋪。」我爽快的答應了。

「那好,明天我請客,咱們課長級的、把渡邊也叫著。」孫滿文很高興。

第二天晚上,渡邊、劉強、孫滿文和他的女朋友肖茜,還有製造課長李偉、

技術課長王長河。幾個人每人拿瓶啤酒,一邊碰瓶喝著,一邊胡侃著。孫滿文和

肖茜是**人,從小就會說日文,李偉因為被工派日本工作幾年,日文也馬馬虎虎。

這些人因為有孫滿文的女朋友在而顯得有些興奮。

肖茜很漂亮,身體苗條,白淨俏麗,穿著時尚,而且一點不拘謹,屬於特別

放得開的女孩。她一會兒中文,一會日文。大家一邊說著恭喜的話,一邊說笑喝

酒……。

「劉課長,你說這會兒孫滿文是不是在跟女朋友壓B?」老表咂吧著嘴躺在

床上。劉強沒接話,手裡拿著一本日本的JIT管理方法的書看著。

「孫滿文這小子豔福不淺啊,女朋友真漂亮,長髮披肩,鴨蛋臉,那小身材,

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老表看來今晚是睡不著覺了。

很快,劉強就同渡邊熟絡了起來。「劉桑、劉桑。」渡邊在院子裡,一邊揮

著高爾夫球杆一邊叫劉強。「劉桑,」他抓起劉強的手,把球杆塞過去,手腳比

划著。

劉強不會說日文,也各種的比劃。渡邊又是擺弄他的手指,又是微蹲。不時

的挑起大拇指,「SO、SO。」

「劉桑、劉桑。」渡邊一邊叫著一邊右手指著自己的褲襠。「要,要。」他

見劉強沒明白,就使勁的搓著襠,跨還向前一挺一挺的。劉強明白了,他是要找

女人。

「中國地,沒有,沒有。」也不管能不能聽得懂了,劉強一邊揮著手,一邊

用電影裡日本人說中國話的語調回應著。

「你媽的,回日本玩你們日本娘們去。」知道渡邊聽不懂中文,劉強罵了一

句。渡邊很失望,悻悻地又繼續練習揮杆-


一天晚上。劉強很晚才從辦公室裡出來,回到宿舍,見孫滿文還沒睡坐在地

板上,地上兩代花生米,兩瓶白酒。

「孫課長真滋啊,小酒就花生米。」劉強調侃著。

「劉課長,你笑話我,你笑話我。」孫滿文一隻手在頭上揮著,話語含糊不

清。

「滿文,嘛呢?喝了半瓶兒了,」劉強放下手裡的東西也坐在地上。「怎麼

了這是?」滿文遞過一瓶酒,「來,喝。」

滿文真醉了,劉強陪著他小口抿著酒,聽著他前言不搭後語的說著。原來,

滿文的女朋友又來了,但這次不是陪他,而是陪渡邊的。

渡邊讓劉強給找女人被婉拒後,就時不時的纏著滿文給找女人,滿文也拒絕

了多次。最後,渡邊竟然無恥地要滿文的女朋友陪他。開始以為是玩笑,但次數

多了,也就不是玩笑了。渡邊給的條件是陪一夜,給二萬元錢,這在當時相當於

國企普通工人兩年的工資。

滿文同意了,肖茜開始死活不同意,但在男朋友以將來工作好,生活好等理

由的哀求下,不得不同意了。而現在,渡邊正和肖茜在離公司不遠的酒店裡,正

在做著齷齪的事。

「他媽的,渡邊,小日本兒,操我女朋友,哈哈哈。來,喝。」滿文灌了一

大口酒。「等他老婆來了,我操死她。」

「別吹牛了,別說她不來,來了你也沒戲。」劉強也微醉開始說些不著調的

話了。

「劉課長,日本娘們騷著呢,我前兩年做導遊,日本的女孩,小娘們玩過幾

個。」滿文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女朋友和渡邊的事了,語氣有些沾沾自喜。

「你玩的是日本老太太吧」。這時的劉強漸漸的開始厭惡滿文了,不是因為

他玩過日本女人,不是因為他把女朋友送到渡邊的床上。到底因為什麼,劉強說

不上來,就是心裡有種酸溜溜的感覺。

對著馬桶,一邊撒著尿,一邊仰著腦袋的劉強,想象著滿文女朋友那俏麗雪

白身體被渡邊壓在身下,迷人的私處被毫無憐憫的抽插著……,他彷彿聽到了滿

文女朋友哼哼嘰嘰的呻吟聲。劉強抖抖有些漲大的男根,提上褲子回到屋裡。

滿文已經大醉,倒到床上,不時的發出酣聲,嘴裡偶爾嘟囔著女朋友的名字。

一個月後一個晚上,滿文躺在床上,眼神迷茫看著屋頂道:「劉哥,我想辭

職。」劉強心一動,怎麼今天叫劉哥了?

「想好了要辭職?」對於他的辭職,劉強並沒有吃驚。畢竟天天對著一個上

過自己女朋友的日本人,哪個男人也不好受。但滿文突然改口叫「劉哥」,讓劉

強有些驚奇,他知道這裡一定有事。

「劉哥,我對不起我女朋友,我就是一個混蛋。」孫滿文一邊罵自己、罵渡

邊,一邊給我講述著原因。

原來,前兩天,渡邊又讓滿文叫她女朋友來陪他,滿文不同意。渡邊就拿出

一張照片,滿文一看,嚇壞了,是肖茜光著身子躺在床上的照片,渡邊說還有錄

相。滿文崩潰了,但也沒辦法,改革的那個年代,中國人是惹不起外國人的。回

家去質問肖茜,肖茜死活不承認有照像錄相這回事。

這個週末,劉強沒有回家,孫滿文離職走後,宿舍就他一個人住了,總經理

任命了自己從南方帶來的傍尖林小姐做了營業課長。而林小姐是不需要宿舍的。

劉強走出房間,工廠裡冷冷清清的。只有門衛站在門口,目送總經理的車駛

出工廠大門。門衛告訴他,總經理帶著林小姐,渡邊一起去打高爾夫了。劉強心

中暗喜,這幾天,肖茜照片錄相的事一直撩動著他的心,肖茜太美了。

「我回家了啊,」劉強同門衛打了聲招呼走出了工廠,他並沒有回家,而是

繞到工廠的後牆,向上一竄,雙手扒住牆頭,雙臂上引,抬腿跨進牆,來到日本

人住的公寓,這裡是決對不允許中國人進去的,也正是因為這樣,公寓的門都不

上鎖。

這裡劉強很熟悉,從建設裝修,到採辦傢俬佈置傢俱都是他經手的,他輕車

熟路的就進了渡邊的房間。直接奔書櫃,打開個櫃門,裡面都是一些日文的

書籍。打個第二個櫃門,裡面是錄相帶,看封面應該是管理方面的。書櫃裡沒有

要找的東西。劉強又快速移到辦公桌後,拉開幾個抽屜,還是沒有。「他媽的,

這小日本兒把東西藏哪了?」-

劉強的目光移到了床頭櫃。上面的照片把他吸引了過去。

照片是渡邊和一個女人的合影,背景是一片美麗櫻花樹。女人很美,並不象

電影裡演那樣穿著日本和服,而是現代服裝,很時尚。劉強不知不覺得用手撫了

一下照片上女人的臉。放下照片,開啟床頭櫃,在一個盒子裡,上面寫著肖?影。

開啟一看,照片是肖茜的,錄相也應該是了,他把照片和錄相帶裝好,盒子放回

原處,迅速離開了日本人的公寓按原路翻牆走了。

劉強回到家裡,倒了一杯水,坐到沙發上,拿出照片和錄相帶。

照片都是渡邊和肖茜的,有合影,有肖茜單人的,前幾張是肖茜在酒店大堂

的照的,後邊的都是肖茜在床上各種姿勢的裸照和兩個人交媾的照片。劉強一張

張翻看著,當看到一張肖茜露著臉的照片時,他停住了,照片上的肖茜臉頰微紅,

笑得有些痴呆。「操,可惡的渡邊,一定是給肖茜下了藥了。」他放下照片,打

開電視機,錄相機,把錄相帶塞了進去。他感覺心跳加快,呼吸沉重。

錄相中,穿著浴衣的渡邊走進畫面,在窗前的茶几上擺上紅酒和杯子,從包

裡取出一個小瓶,特意在畫面中展示了一下,倒進了一隻杯子裡,他給兩隻杯子

倒上酒。就坐在那裡,哼起了小調。「果然是給下藥了。」劉強心裡恨恨的。不

一會兒,肖茜穿著浴衣進了畫面,兩人嘰哩咕嚕的說著什麼,肖茜坐下,拿起酒

杯,兩隻酒杯碰在一起發出清脆的一聲「呯」。

兩人一邊用日語說著什麼,一邊喝著經酒,沒一會兒,肖茜就臉頰緋紅,不

時地用手給臉扇著風,再後來就時不時的扭動著身體。渡邊站起來,問詢著什麼,

隨後拉起肖茜摟在懷裡。兩個人的浴衣滑落在地上,渡邊全身赤裸,肖茜只穿著

一條小內褲,兩個人記情的摟在一起。

渡邊一手攬著肖茜的細腰,一手揉搓著她的雪白乳房,身子微弓,臉埋在肖

茜的胸脯吸吮著。而此時的肖茜,可能是受到了藥物的作用,頭向上抬,微閉著

雙眼,白花花的身體向後仰著,嘴裡喃喃地輕語著。

這兩人的情形完全就象是亞當與夏娃。

良久,渡邊讓肖茜兩手支撐在窗臺上,弓著上身,從她身後褪下內褲。而肖

茜配合地抬腿將內褲拿下丟在地上,然後兩腿分開。「真美」劉強嚥口唾沫讚歎

了聲。渡邊趴在肖茜背後,兩手揉搓著垂下的豐乳,嘴在她的纖柔粉白的肩膀上

親吻著。

渡邊的手開始向下撫摸,一隻手按住肖茜圓潤的俏臀,一隻手滑到她的股縫

下扣動著。肖茜仰起頭,輕輕的「啊」了一聲。隨然很輕,但聽得劉強心神一蕩,

下身有種酥麻的感覺。「操,怎麼是這種反應。」他揉了揉下身。一瞬間,他苦

笑了一下,在他心中還有一種感覺——酸楚的感覺。

錄相中傳出肖茜不停「嗯、啊。」的輕吟聲。那是女人神經末稍獲得快感才

有的輕吟,這輕吟,讓多少男人臣服在女人的石榴裙下,

也讓多少男人付出慘痛的代價。渡邊就是其中之一。渡邊兩手掐著肖茜的纖

腰,挺著雞巴慢慢插入她的陰道內,開始聳動著屁股抽插起來,而肖茜的兩隻豐

乳隨著抽插,有節奏的上下晃動著。

渡邊抽插了一會兒,說了幾句日文,就見肖茜轉過身來,兩隻胳膊肘搭在在

窗臺上,抬起了左腿,渡邊將她的腿挎在右手臂上,肖茜又抬起右腿,渡邊挎在

了左手臂上。兩個人的陰部剛好對著,雞巴又一次挺進了肖茜陰道,抽插起來。

劉強眼睛都紅了,他看到肖茜閉著眼,櫻口微張。兩腮紅潤,一副非常享受

的樣子。她哪裡知道自己被下了藥,還有一強攝像機偷偷著記錄下了她淫蕩的樣

子。而劉強此時心中憤怒、嫉妒交織在一起。兩手攥成拳頭,彷彿是自己的女朋

友被別人姦汙一樣。「渡邊,你等著,早晚讓你流出中國。」

肖茜漸漸的抬不頭了,可能是藥物的作用越來越強。她被渡抱到床上,嬌軀

如蛇一般扭動著,嘴裡還發出喃喃的輕語,不知道在說著什麼。畫面中,渡邊走

近攝像機。鏡頭晃動了片刻,近距離對床上的肖茜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姿態攝錄

著。然後,攝像機被固定在床尾,渡邊又進入畫面,上床跪在肖茜的身側,分開

她的兩條如削了皮的,蓮藕般白嫩的雙腿。黑黑的陰毛,粉紅微黑的陰唇清晰地

展現在鏡頭裡。渡邊俯下身,用舌頭舔吸起來。肖茜身子扭動著,「啊,啊、啊」

的呻吟聲越來越強。好一會兒,渡邊才趴到肖茜的身上,手握著陰莖,插入了迷

人的縫隙中,大幅度地抽插起來。

錄相的後邊內容,都是兩人各種姿勢做愛的鏡頭。中間渡邊下床調換了幾次

錄影機的角度,最後拿出照像機擺拍了不少照片。劉強下身堅挺地看完了錄相。

再看錄相機上顯示的時間,足足三個小時。

劉強平息了好一會兒,看著褲襠一小片溼漬,心中咒罵道:孫滿文,你個混

蛋。二萬元錢,把你女朋友送給日本人玩弄,還被拍了照片錄了像。他拿出電話

本,找到孫滿文給他留下的電話號碼,拿起電話停了一下,又放下了,幾根手指

在電話敲擊著,思維飛速的轉動。他收起了電話本。把錄影帶和照片放進了床頭

櫃裡。

星期一上班後,劉強仔細觀察著渡邊,看他並沒有什麼異常。也許是還沒有

發現錄相帶和照片不見了,也許是發現了但又不好意思調查。

工廠內一切照舊,工作、調侃、還有那些壓B的事。
第二篇鬼子的傍尖兒林小姐

「嗨,劉先僧。」現在已經是營業課課長的總經理傍尖兒林小姐來到劉強的

辦公TEAM。林小姐本名林夢美,是臺北人,總經理從臺灣分公司調來北京,

把她也帶來了。因為也會日語,所以任命她做了營業課課長,在她沒有做營業課

課長之前,劉強很少能看到她,因為在上班的時間,她們是不能出現在廠區和辦

公區的。

不用抬頭,聽聲音,劉強就知道是林夢美,只有她把「生」讀成「僧」,繼

續忙著做採購訂單,「林小姐,你先坐,我這裡馬上就OK。」

兩分鐘後,劉強抬起頭問:「林小姐,您有什麼事兒?」對於這林小姐,劉

強不敢太怠慢,畢竟天天跟總經理一張床上睡,誰不怕枕邊風啊。

「客戶的訂單我已經統計好,這是做完的資材採購通知書,你看看。」林夢

美把手裡的幾張檔案放到辦公桌上。劉強拿出計算器,看著通知書上的數字,在

計算器上按著。

「這個部件是客供品,不需要採購。你要按生產日期提前兩天讓客戶送來就

可以了。」劉強用手指著一行數字,沒抬頭。林夢美躬起上身,把頭湊近看著通

知書上,輕聲道:「哦,這個樣子啊。」

一陣淡淡的Dr牌香水味道的侵入,讓劉強抬起頭,眼前驟然一亮,由

於林夢美的工服有些肥大,又身體前躬,白花花的前胸暴露出來。粉紅的奶罩,

包裹著一對盈盈可握的奶子,兩隻奶子的上部與深凹的乳溝白的象瓊脂豆腐一樣,

劉強感覺這一瞬間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了。林夢美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忙

用一隻纖細白嫩,甲如粉貝的手按在衣領上直起上身,「謝謝劉先生,我調整一

下。」說完逃一樣的起身離開了。

經過那次囧事之後,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一下近了很多。因為林夢美不再單純

是總經理的傍尖兒,所以平日的公司用餐,公司的活動她都參加,不再象又往那

樣,象只金絲鳥一樣被關在公寓裡。所以兩個人接觸的就多了。

一次兩個人去一起去協力廠辦事。在車上,兩個人聊著聊著公司裡的事,林

夢美講得多是日本人的事,特別是日本人在公寓都做麼什麼,玩些什麼,以及這

幾個日本人家裡的事。

現在工廠裡常住的只有上原總經理、渡邊工廠長、還有滕森和他的女助理美

川玲子四個日本人,平野董事長往來於北京、深圳、珠海三個分公司,在北京的

時間並不多,而滕森和美川是日本一個企業管理推進社的人,是公司請來推進J

IT管理的。

聽她講著日本人的事,劉強突然意識到,得和林夢美搞好關係,即使對自己

的職位和薪水沒有幫助,但至少可以獲得公寓裡的資訊。

「夢美,說說你吧。」劉強駕駛著皇冠轎車扭頭問著副駕坐著的林夢。他不

喜歡總是「小姐,小姐」的叫。直呼著她的名字。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啦。」林夢美依然嗲嗲的回道。

「夢美,我覺得我們應該深入的瞭解,才能………」

「才能讓你知道我的深淺,伸入瞭解,才能讓我知道你的長短嗎」?林夢美

沒等劉強說完,搶過話,說完「咯咯的笑起來,露出粉唇內的貝齒。

這一笑,劉強馬上明白了這句話的內涵,忙道:「我的意思是才能更好的配

合工作,是………」劉強嘴上解釋著,腦子裡想的是她怎麼冒出這麼句笑話?她

是什麼意思?

「叮鈴鈴…,」三聲電話鈴聲響過,劉強拿起電話:「你好,資材。」

電話來傳來生硬的中國話:「劉桑,請來我這裡。」「好的,總經理。」

劉強快步走進總經理的辦公室。日本公司規定很多,電話一定要響三聲才能

接,辦公室裡要快步走。

「劉桑,我本人明天要回日本,開會還有休假,一個月時間。請你在星期天,

帶林小姐北京觀光一下吧,我的車你用。還有,在酒店給林小姐訂個房間,我不

在的時間,她住在那裡。就拜託劉桑了。」

「好的,總經理。」劉強接受完這項工作之外的任務,疑惑的走出經理辦公

室。路過營業課TEAM時,林夢美衝他抿嘴一笑,擠了下眼。難道是她讓總經

理這麼安排的?-



劉強寫了張領款申請,又到總經理那簽完字,往財務課去領款。一邊走,一

邊回味著總經理簽字時說的一句話:「劉桑,你好。我相信你。」

劉強來到公司附近酒店,思索著按什麼級別給林夢訂房間。忽然,一絲淫蕩

的慾念從他大腦閃過,「小姐,幫我查一下某月某日,我們公司渡邊英男訂的哪

個房間?」

「好的,先生請稍等。」前臺小姐禮貌的迴應著,很快就查到了。「先生,

是22。」「就訂這個房間。」訂完房,劉強乘電梯來到22,刷卡進

了房間。房間是個套房,單獨的會客廳和浴室,這是經理級的才能住的標準,無

所謂了,林夢美現在是總經理的臨時夫人,總經理應該不會介意吧。他走進臥室,

雖然沒有來過,但卻非常的熟悉,渡邊與肖茜在這房間裡做愛的錄相他很了幾次

了,他抽了抽鼻子,彷彿想嗅一下,房間裡有沒有留下肖茜的體香。

第二天,上原回日本了。下班後,劉強幫林夢美提著行理箱進了22,

「是不是你要求總經理讓我帶你在景區玩的?」

「是的啊,包括來酒店住,都是我要求的。」林夢美開啟行理箱,把衣服一

件一件地掛進衣櫃,這時的她就象剛出了籠的小鳥。「總經理不在,我哪裡敢住

在公寓哦,那個色鬼渡邊,只要總經理不在,他就跑來胡亂講話。」

「不是還

有藤森和美川在嗎?」

「嘿,提起那兩個好嚇人的,美川表面上是藤森的助理,其實是情那婦,他

們從一來公司,就住在一起的。」

「這有什麼好嚇人的,你不也………」劉強馬上停下,意思以自己說錯話了。

果然,林夢美身子掛衣服的手停頓了一下。

「你收拾完,我請你吃飯吧。」劉強內心忐忑,即是圓場,也想為說錯話而

賠罪。

兩個人在酒店西餐廳靠窗的位置,吃著牛排,品著紅酒。兩個人低聲談笑著。

剛才的不快並沒有影響到兩個人的心情,而話題還是藤森和美川。「有一次深夜,

我睡不著,想到公寓外看星星。當我走過美川小姐的房間,聽到美川小姐在的叫

聲,我以為她有什麼不舒服,剛要敲門。就聽到滕森在喊:」我打死你,淫蕩的

女人。「隨後就是」啪、啪「的聲音。我嚇壞了,怎麼回事?我就把耳朵貼近門。

這時,又聽到美川小且的聲音:」懲罰我吧,用滕森君手裡的皮鞭,用滕森君的

陰莖懲罰我吧「。然後又是」啪啪「的聲音。

這到這,林夢美突然停下問劉強:「你說他們在幹什麼?」

「玩SM。」劉強不加思索回道。

林夢美兩隻胳膊搭在桌沿,輕輕揮著手裡的刀叉嘻嘻笑著:「劉大鍋,很有

知識啊。」劉強剛剛叉起的一塊牛肉掉在盤子裡,「操」他心裡暗罵一句自己,

聽得太投入,著了她的道了。但是她的一句「劉大鍋」讓劉強非常的愜意,也讓

兩個人的關係有了質的飛躍。

兩人喝了一瓶紅酒,結帳的時候,林夢美沒讓劉強付帳,餐費都記在了房間

的帳上由她回公司去銷帳。劉強把她送了到22房間門口,剛張嘴告辭,林

夢美搶先說道:「陪我喝杯酒再走吧。」「這、這……」劉強這了兩聲,林夢美

已經進了房間門進了臥室了。

劉強從冰箱裡取出一瓶紅酒開啟,找了兩支酒杯,坐在沙發上,

倒上紅酒,次晚上在女人的房間裡,劉讓他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林夢美出來的時候,身上換了件白色起居短裙,光腳穿著一雙布拖鞋,兩膝

並在一起,輕盈地坐在了劉強身邊。「來,喝酒。」

「呯」,兩支酒杯碰在一起,劉強舉著杯的手輕顫著,眼前白茫茫的,這時

的林夢美在他眼裡,就象一支搖曳的白玫瑰一樣,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他沒有

說話,事實上此刻也不知道說什麼。他假裝欣賞杯裡的紅酒,眼睛的餘光卻是林

夢點點粉紅點綴的嫩白腳丫兒。

每人三杯酒下肚之後,林夢美的話語有了一分憂愁,而少了些嗲氣。開始講

述起她在臺北大學的美好時光,系裡有幾個男生追求她。後來又說到了她的家庭。

劉強靜靜的聽著,他知道林夢醉了,不需要他我說話。而此時的林夢美才是真實

的,真實林夢美更加美麗,更加讓他享受。

林夢美的敘述,讓劉強徹底瞭解她。臺北名牌大學畢業,畢業後應聘到一所

中學任教,實現在她兒時的夢想。但剛工作幾個月,做生意的父親賠了錢,還欠

了一屁股債不知道跑哪去了,債主天天到她家,跟她們母女要債,她和母親抱在

一起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最後她與債主達成協議,分期還債,三年還完。於是,

她白天工作,是上去酒吧做侍應,在那遇到了上原總經理………

林夢美歪倒在沙發上,嘴角上揚,甜甜的睡著了,酒精讓她暫時忘記了所有

的不幸。也許,她每天都用酒精麻醉著自己。

劉強彎下腰,將林夢美的頭託在臂窩裡,抱了起來。「嚶」的一聲,林夢美

在他懷裡扭了一下身子,手臂摟在劉強的脖子上,把頭埋在了劉強的懷裡,他把

林夢美放到了大床上給她蓋上被子。林夢輕輕的喃語一句:「劉大哥,別走。」

用腿將被子掀到一側,扭身把被子摟在懷裡並沒有醒來。而劉強思維停滯,身體

僵直的看著林夢嬌媚的俏臉和露在裙外玲瓏剔透的小腿,下身麻酥酥的,褲襠漸

漸被支撐起來-



劉強逃似的離開了酒店,回到宿舍。浴室裡,他扶著牆,一動不動,任由淋

浴的水衝在自己身上,下身比正常時精大但沒有勃起。他不是不喜歡林夢美,自

己也不什麼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只是,總經理的女人,他還不敢動,他還不確定

林夢美是不是真的能讓他上。

連續兩個週末,劉強帶著林夢美去了故宮、頤和園和圓明園。在故宮裡,劉

強每到一個宮殿,就詳細的給她講清朝時這個宮是誰住的,發生過的故事,聽得

林夢美時而拍手歡叫,時而頷首沉思。從儲秀宮出來要跨過大門檻時,她忽然停

在那,輕輕舉起一隻手慢手道:「小德子。」然後就抿著嘴憋著笑看著天。劉強

馬上假裝摟了下兩袖。伸出左臂,拿著嗓子:「唉喲喂,老佛爺,你慢點兒。」

出了門林夢美摟著劉強,吊在他的脖子上,兩人哈哈大笑。

在回去的路上,林夢美坐在副駕駛上,輕哼著小調,很興奮。「哎,你知道

嗎?」渡邊的太太要來北京。「

「你怎麼知道的?」劉強吃驚的問道。

「聽美川玲子說的,總經理一走,他就聯絡她太太來中國觀光的事,唉!總

經理不在,就沒人能管他了。聽說不光來北京,還要去西安幾天。」林夢美突然

轉頭看著劉強說問:「什麼時候,你也帶我去西安觀光吧。」

「嗯,好的。」劉強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對於他來說,渡邊的太太來中國

可是天大的好訊息,他在思考著他的計劃,並且要馬上著手準備前期工作了。

把林夢美送到酒店房間,劉強並沒有走,透過這兩次的遊玩,他知道了林夢

美喜歡他,對於掌控林夢美為他做些事也十足的信心。他拿出一瓶紅酒開啟,拿

著兩個杯子進了臥室。林夢美已經換好了衣服。兩人依靠在窗邊對飲起來。

「夢美,知道我為什麼給你訂這個房間嗎?」

「為什麼?」林夢美晃著杯子,努力掩飾著興奮。

「因為一個女孩在這個房間,在這張床上被渡邊玷汙了。」劉強在說這句的

同時,盯著林夢美,觀察著她的表情。

「啊!」吃驚並厭惡瞟了一下大床後,林夢美疑惑不解地看著劉強,等著接

下來的話。

「那個女孩是營業課前任課長孫滿文的女朋友,你知道的。我想教訓………」

劉強看林夢美沒有拒絕的表情,就將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了。

林夢美聽完,晃著酒杯,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好吧,我願意幫你。」

「謝謝你,夢美。」劉強將林夢美攬在了懷裡。吻著她柔黑的秀髮。他真的

喜歡上了這個女孩。

劉強內心澎湃,也有些緊張。他開車回了自己的家。拿出肖茜的裸照,一張

張的看完。然後找出電話本,播通了孫滿文的電話……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