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的母親馮慧芳——住家菜篇

jiouguai
本文:2022-06-23T21:24:59
「小偉,快點收拾啊,搬家公司的車就快要到了啊。」

  「媽,你放心啦,讓搬家公司先搬那些大件的東西就好了。我這些沒收拾好
的都是一些零散的東西,我到時候自己放車里拉過去就好了。」

  「好好好,我不管你了,你爸已經去樓下了,怕搬家公司的人找不到位置。」

  「行了,行了。我自己收拾,你出去吧。」

  大家好,我叫小偉。今年28歲,大學畢業出來,在社會上打拼了幾年後,終
于也買上了房子。雖然就此背上了房貸,不過想想終於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還
是挺值得的,而今天正是我搬家的日子。

  剛剛和我對話的是我的母親,我的媽媽叫做馮慧芳。因為比較早生我的關係,
今年才45歲。因為保養得當,即使這個年紀,身材依舊十分的火辣。也多半是因
為我那張辦了後就沒去過幾次的健身卡,最後轉給我媽,她常年在那做瑜伽以及
鍛煉的原因。

  年輕姑娘的緊身套裙,穿在她身上也不顯違和,挺翹的肉臀將裙子崩得緊緊
的,形成一道驚人的曲線。36E的大奶子將胸前撐得鼓鼓囊囊的,一條銀色的項鏈
陷入她那白皙乳肉間的那道深邃峽谷中。那是我出社會工作後,拿到第一筆工資
後,送給她的項鏈。

  我媽的外形和穿著,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milf。

  「好!從今天開始,就要自己一個人生活了,加油吧!」

  說完,我向上捋了捋袖子。開始檢查起房間裏的物件,看看哪些是需要帶去
新房的,哪些是丟掉不要的。

  「啪」

  我好不容易將一個卡得死死的抽屜,用力抽了出來。卻是有一個小盒子從裝
的滿滿的抽屜裏滑了出來,掉在了地上,把盒子的蓋子都摔開了,裏面的東西也
散落在地上。

  地上灑落了一地的花花綠綠的小卡片,上面全是印著一個穿得很性感搔首弄
姿的女人,一個聯絡方式以及一些很暗示性的話語在上面。現在也許見得少了,
可是在我讀大學的時候,卻是經常能收到的一些招嫖的小卡片。而這些也正是我
那個時候收集的,沒想到這個盒子也還在,在這個許久也沒有打開了的抽屜裏保
存到了現在。

  我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張,上面印著的熟女,穿著一身性感的綠色蕾絲情趣
內衣,腰間的吊襪帶吊著大寬邊的蜜色無彈力長筒絲襪。她半背對著鏡頭,雙手
撐在床墊上,向著鏡頭翹起僅穿著丁字褲的肉臀。一隻腳穿著米色的細高跟鞋踩
在酒店的地毯上,另一隻腳的膝蓋頂在床上,小腿向後抬起,向鏡頭展示著這只
沒穿著高跟鞋的絲襪小腳。熟女的面容有些看不清楚,因為鏡頭的對焦點是她的
後身,所以處於焦段外的面容有些虛化,加上她轉過來的只有半張臉,還被那頭
波浪長髮遮住了些許面容。所以一般人只能看出熟女面容姣好,卻看不清究竟長
相。可是當年我卻是認出了這張從小到大朝夕相對的面容,沒錯,這一張張小卡
片上大部分都是印的我母親的性感照片在上面!而我又為何會有這些小卡片,我
的母親又為何會拍攝這些照片呢?這就要從我大學時候說起了。

  那年我剛剛高考完,卻是考上了一所大城市裏不錯的高校。可是等我高高興
興的拿著通知書去報名上學,高興勁還沒過去呢,家裏就開始憂愁起來。為何而
憂愁呢?就是因為一個字「錢」!

  其實我國的高校學費一直不算很高,可是畢竟是去了大城市,生活費用的支
出必定是要高的。本來按照我家裏的經濟條件,生活費用支出變高也不算什麼。
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那時我媽因為支出變多,不由得動起了開源的心思。一開
始只是去買買股票,投點基金。可是後來卻是去聽了一個什麼亂七八糟的講座,
投了一個什麼所謂的私募基金,說是回報的利息高。這種沒有認證的東西,就是
一場騙局。你惦記人家那點利息,人家惦記的卻是你的本金。沒領多久的利息,
就發現聯繫不上了,到了地方一看,也是人去樓空了。錢全被人家卷包會了。最
後,錢沒賺著,反而因為想多賺點錢而借錢投資,欠了一筆債。

  家裏便因為這個而變得有些拮据起來,當然這對於學校裏的我來說完全不知
情。家裏也是沒有對我透露過這些。而我知道這些,卻是要從我那年暑假回家說
起了。

  那是我大一的暑假,家裏因為欠債的原因,搬到了一個新的社區居住,當然
我依舊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只是接到了家裏寄過來的鑰匙,我問起搬家的原因,
總是支支吾吾的不和我說明。

  本來那個暑假我是不打算回家了的,好不容易脫離了父母的掌控。又是在大
城市,就和同學約好,打打暑期工,然後在附近玩一玩,就都不回家了。家裏也
正好不想我回來,問起家裏的變動,所以也就答應了。

  可是誰知我那幾個同學,都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主。沒幹多久,都說太
辛苦,而幹不下去了。而我呢,看著同學一個接一個的走了,也沒覺得有多大意
思了,乾脆也走吧。便和老板結了結工資,好在我多堅持了會兒,還能拿到一些
錢。便也沒和家裏說,拿著那點錢,先去了幾個有同學在的城市玩了玩。到了地
方有人接待,花銷也不到,雖然錢不多,可是也還是逍遙了幾個地方。最後錢也
花光了,看著暑假還有個十幾天,乾脆還是回家看看吧,也沒和家裏說,想著給
他們一個驚喜,拿錢買了一張回家的火車票,便出發了。

  當時不像現在都是高鐵動車,我還是貪便宜買的張座票,十幾個小時坐下來,
可以說是渾身酸痛,又睡不好覺。出了火車站,我是身心俱疲啊,只想著快點回
家睡個好覺。

  那個時候的火車站周邊也亂,都是各種拉客的,剛出站,我就被塞了一堆的
小卡片。我好不容易的才擠上一輛計程車,想起我家裏搬家了,新位址我還沒去
過呢。又從手機裏找到新的地址,告訴了司機。

  也許是因為我這副做派,加上我在外面待久了,下意識說得又是普通話。讓
司機以為我是外地人,又開始熱情的推銷起了酒店和各種服務。

  我只是擺著手,推說不需要。他卻是越說越來勁。

  「小兄弟,我看你從外地來的。前面我說的那些,你不喜歡沒關係,我現在
給你介紹這個可是好東西啊!」

  「我看你這麼年輕,還是個雛兒吧?嘿嘿嘿,別害羞。實話實說,前面那些
我都是為了提成,都是這個可是我親自體驗過的啊。」

  「我和你說啊,那皮膚可是真滑啊,比我玩過的很多二十多歲的妹子都滑。
而且啊,正宗住家菜啊。」

  「小兄弟,知不知道住家菜什麼意思啊?就是那些結了婚的家庭主婦,背著
家裏客串出來做啊。不是那些專業出來賣的,安全性有保障啊。又沒有那些亂七
八糟的病,出了事她比你還擔心啊,怕家裏發現嘛。」

  「而且啊,身材又頂啊,一點都看不出來快40了。兩個奶子脹鼓鼓的,我的
手都抓不住啊,起碼有D罩杯。我第一次上的時候,她剛出來做。熟女的身材風韻,
卻像個少女一樣害羞得不敢看我,我幹她的時候還老是用手遮住自己的臉。嘿嘿
嘿,告訴你啊,玩住家菜就這點最爽,她們都害羞,不像那些專業出來賣的,給
點反應都假的要死,只想著快點收錢。一想到那些住家菜有老公孩子,是不是特
別刺激?雖然生過小孩,可是她下面也不知道怎麼保養的,又緊又會吸,真是極
品。」

  我聽著司機越說越過火,眉飛色舞的都不看路了。乾脆換成了本地的方言對
他說道。

  「喂,老兄,看路啊。我也是本地的,不用你介紹啊。我現在只想回家,麻
煩你認真開車啊。」

  司機一聽我的口音,也詫異了一下。

  「原來是本地人啊,剛才看你又找地址又說普通話,還以為你是外地來的呢。
不過我最後介紹給你那個,真的是極品啊。我也沒有回扣拿的,人家真的是良家
婦女來的,我也是少數可以到她家接受服務的客人啊。聽說也是家裏有困難才出
來做的,人家也不容易。我看你也是斯斯文文的學生樣,不像是會騷擾人家的樣
子,才推薦給你的,當做善事啦。考慮一下。」

  說著,他從副駕駛位的抽屜裏拿出一張小卡片,伸到後排來遞給我。我無奈
唯有接過去,看都沒看就塞到了褲子口袋裏。

  好在我接過卡片之後,司機也就沒有在繼續推銷了,一路安靜的送我到了新
家的社區。到了地方,我付完車錢,拿了行李便走了,沒和司機多說一句話。

  卻是沒想到司機看著我走進社區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我就說這個地址這麼熟悉,原來是那個住家菜的社區啊。」

  這句話我自然是沒有聽到的,我拉著拖箱,看著手機上的地址,開始尋找我
那還沒去過的新家。

  「三單元,就是這了。樓下居然還有單元門,只給我寄了家裏的鑰匙,沒寄
這個鑰匙啊。」

  說著,我拉了拉單元門,居然就開了,也不知道是沒鎖還是壞了。我走了進
去,一樓很昏暗,不知道是不是燈泡燒了。

  「該死的,居然沒電梯,九樓啊,我還要拿行李,也不知道爸媽怎麼想的,
搬來這破社區。」

  我嘟囔的抱怨著,一邊拉著行李上樓梯。樓道很髒,看起來也沒什麼人打掃
的樣子,牆壁上密密麻麻的貼滿了各種小廣告,看來這個社區是沒什麼人打理的。

  我提著行李箱好不容易上到了九樓,這是一道長長的走廊。兩邊的住戶門口
有不少都掛著花花綠綠的看板,看樣子這裏不少都是商住兩用的,蠻多開店的。

  我拉著行李箱來到走廊的盡頭,新家的位置正好是在盡頭的拐角處。對門也
有一處人家,倒是沒有掛有那些店面看板什麼的。我掏出家裏寄過來的新家鑰
匙,想要給家裏一個驚喜。

  因為此時已經是晚上,拐角這裏的樓道燈又沒有亮,我拿著鑰匙,懟了半天
才懟進去。慢慢的轉動鑰匙開了門,儘量不發出太大的聲響。進去後卻發現屋內
沒有開燈,屋子裏一片昏暗。我摸黑將行李箱放到了鞋櫃旁,脫下鞋子向裏走去。
腳下卻被什麼絆了一下。

  我摸出手機,點亮螢幕,借著亮光看了一下。發現是一雙頗為陌生的男士皮
鞋,因為我家應該沒有人穿這個碼數的皮鞋。

  我摸黑入客廳,右側廚房的拖拉門半開著,只有走廊上有些許亮光,是從臥
室的門縫中透出來的。客廳左側有個小門,透過玻璃看過去,是通往陽臺的。陽
台同樣還連接了臥室,因為我也從陽臺看到了有光線。

  我小心推開陽臺的小門,進入陽臺。主臥與陽臺是有一道玻璃拖拉門,雖然
拉上了窗簾,可是依然留有小縫,且也不是很隔音,我聽出裏面有男女說話的聲
音傳出。因為陽臺是沒開燈,昏暗的,且臥室內亮有燈,臥室內的人很難發現陽
台有人偷看,我便湊上前去一看,結果畫面讓我大吃一驚。

  主臥那張雙人大床上,一個黝黑精壯的男人坐在床沿上。而我的母親則是穿
著一身性感的黑色內衣,穿著黑色油亮絲襪的修長雙腿併攏著跪立在床上。媽媽
讓他的頭靠在自己鼓脹的胸脯上,雙手按壓著男子頭上的穴道,在給他按摩。男
人閉著雙眼享受著我媽的按摩,一邊伸手在她大腿上摩挲,享受著指尖上的滑膩。

  「慧芳啊,別按了,快點換上我帶來的那套衣服吧,我都等不及了。」

  男子停下撫摸我媽絲襪大腿的動作,將她正在按摩的雙手拉停說道。

  「死相,那麼猴急。」

  媽媽嫵媚的白了一眼男子,從床上下來。走到地上擱著的一個包前,緩緩的
蹲下身子。一個僅穿著性感內衣和絲襪的美婦人,在你面前慢慢蹲下的樣子,真
是誘惑極了,就連躲在窗簾後面偷窺的我都有些受不了。

  兩人究竟是什麼關係?他怎麼會叫我媽的名字叫得如此親熱。而且還用手撫
摸她的大腿,而我媽一點抗拒都沒有,難道媽媽出軌了?

  媽媽蹲下來翻找包裏物品,她胸前鼓脹的胸脯壓在膝蓋上,被擠成兩個大肉
球,嫩白的乳肉滿溢出來。黑色的絲襪穿在她肉感的雙腿之上,臥室燈光照射在
上面,泛著微微油亮的光芒。她一隻腳支立著身子,一隻腳半跪在地上,被絲襪
裹著的纖細絲足向後扳著,露出足底。成熟婦人那肥美多汁的蜜桃香臀,略微翹
起,伴隨著翻找的動作微微的輕搖慢擺,整個身姿誘惑極了。

  在她身後看著的男人,此刻在床上也坐不住了。喘著粗氣站起身子,從後面
一把就將我媽攬入懷中,一雙大手在她身上游走,用力的揉捏著她白嫩的前胸,
挺翹的後臀,以及肉感的雙腿。力道之大,像是要把我媽揉進他的身體裏一樣。

  「嘶,輕點,疼。」

  媽媽被他這一抱,只是口中發出一些輕呼。任由他把玩、揉捏了一會兒自己
的身子,才掙脫開來。

  「你看,這裏都捏青了,這麼著急幹什麼?衣服都還沒換呢。」

  媽媽一邊指著自己白嫩的胸脯前,被男子蹂躪後留下的一道青紫淤痕,一邊
數落著他。

  「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慧芳你太迷人了,把持不住,把持不住。」

  男人一隻手撓著自己的後腦,一邊向我媽道歉。

  媽媽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展開剛才從包裏找出來的衣服看了看。

  「怎麼又是這種衣服,你們男人就是喜歡糟踐我。」

  男子看到媽媽微沉的面容,連忙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首飾盒子,打開裏面裝著
的是條項鏈。他將項鏈拿出,站在媽媽身後,幫她將項鏈戴到了頸脖上。

  「我在商場一看到這條鏈子,就想到了你。白金的,你看看喜不喜歡。」

  閃亮的白金鏈子戴在白皙的頸部閃閃發亮,幾個環環相扣的白金圓環點綴著
些許碎鑽,垂搭在媽媽白嫩的酥胸之上,顯得十分的和諧。媽媽捏著鏈子看了會
兒,才不再沉著一張俏臉。

  「你給我好好坐著,等我換好衣服。」

  媽媽將男子推回到床邊,按著他的肩膀,讓他坐回到床沿上。

  「好好好,慧芳,你快點,我都快等不及了。」

  男子乖乖坐下,只是口中催促道。

  媽媽白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一隻手背到身後,兩隻手指一動,便將胸罩的
搭扣解開了。接著兩隻手微微一縮,將肩帶褪下。頓時一對雪白的巨乳,掙脫了
束縛,出現在男子面前。兩隻鼓脹的白嫩乳球,點綴了兩點紅纓,隨著媽媽的動
作,輕微的晃動著,顯示出極好的彈性。這讓男子忍不住伸手,覆蓋住媽媽的雙
乳,用手指逗弄著那兩點紅纓。媽媽用手將男子的雙手從自己的胸前拍落,將胸
罩整個褪下,然後將殘留著些許乳香的內衣丟到了男子身上。

  被打落雙手的男子也不著惱,一把將還帶著溫度的胸罩抓過來,伸到鼻翼前,
吸著我媽留在上面的體香。

  媽媽看著男子色急的模樣,嬌笑了幾聲。接著雙手捏著腰間絲襪的襪邊,將
絲襪從腰間慢慢的拉到了自己的大腿處。接著身子便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坐在
他的身上,將絲襪從大腿處向下脫去。男子像是整個身子僵直了一般,沒有一絲
動彈,只是看著媽媽的動作,鼻間的呼吸逐漸加重。媽媽脫下絲襪後,用左手的
拇指和食指捏著絲襪,慢慢的舉著,放到了男子的頭上。接著兩隻塗著鮮紅蔻丹
的雪白小腳,微微踮起,將自己的下身略微抬離男子的大腿。將黑色的蕾絲內褲
從股間褪下至大腿處。之後重新坐回男子的懷中,倚靠著他的身子,抬起自己雪
白修長的雙腿,將蕾絲內褲從大腿處脫下來,又是放到了男子的頭上。放好後,
將自己的紅唇印到男子臉上,親了幾口。

  男子再也忍不住,就要一把抱住媽媽的身子。可是媽媽卻像是早已意料到一
般,靈活的躲開了。赤裸著身子,站在男子面前,微微往下腰,一手叉腰,塗著
鮮亮指甲油的右手食指,伸到男子面前,壓在他的嘴唇上。

  「還不可以哦,還要忍耐哦。」

  接著媽媽開始穿起了,從包裏找出來的衣物。男子只能一隻手抓著媽媽脫下
來的絲襪,一隻手抓著內衣,不停吸著上面殘留的味道。

  媽媽現在換上的是一件白色的蕾絲內衣,兩個半罩的胸圍襯以花邊,托住她
兩顆沉甸甸的大奶。下邊是半透明的蕾絲布料馬甲,圍著她的腰肢,像連身泳衣
那樣,一直包裹至下體。不過,在下體處是開口設計,將媽媽下身的小穴曝露了
出來。

  媽媽拿起雙白色的長筒絲襪,抬起左腳,腳尖踏在了男人的膝頭上。接著將
襪尖套到了左腳上,兩手握著絲襪,將它慢慢的向上逐漸套到自己的大腿上,直
到寬大的蕾絲花邊緊緊的套住了自己肉感的大腿。

  兩條絲襪都穿好後,媽媽拿起包裏的一套衣服穿上。居然是一套護士制服,
當然是情趣版。上身是一件窄小的上衣,它是如此的窄小,緊緊的裹在媽媽的上
身。拉鏈拉到胸前就再也拉不上去了,將媽媽胸前半裹著的兩顆雪白渾圓露出,
以及裹著它的那一絲絲花邊。也許它設計的本意就是如此,將穿戴的人胸前的美
好展示出來。

  下身的那條純白帶著兩道紅邊的百褶裙,長度更是感人。媽媽穿好後,裙子
的下擺還沒到腿上長筒絲襪的蕾絲花邊處,可以說是隱隱約約就能看到她的小穴。

  又拿出一雙粉色的尖嘴高跟鞋穿上,中空裸背的設計,能從側面看到她裹著
白絲的優美足弓。一頂畫有紅十字的護士帽斜戴在頭上,手上還拿著一個道具針
筒。

  媽媽穿戴好後,還快速的在男子面前轉了個身。

  「怎麼樣?老王?還可以吧?」

  我也是這時才知道男人的名字,還真是沒取錯啊,隔壁老王。

  媽媽轉動時,她背上那栗紅色的波浪長髮,也隨之飛舞,長長的發絲掠過老
王的鼻間,送出一絲香氣。下身飛揚的裙擺,也將毫無保護的小穴暴露出來。

  男人再也忍不住,飛快的褪下自己的褲子,將自己早已堅硬的肉棒掏出,握
在手中對著我媽晃動說道。

  「慧芳,快點吧,幫我舔一下,受不了了。」

  也不怪老王如此焦急,是個男人看到我媽此時的樣子,都會色急,化身色中
餓鬼。

  媽媽踩著高跟鞋來到床邊,慢慢的伏低身子,雙膝跪在了地上。右手扶住了
老王堅硬的肉棒,先是緩緩的上下擼動了幾下。接著伸出粉嫩的小舌,在他的龜
頭處輕輕的舔舐了幾下,每當媽媽的舌尖掠過老王的馬眼處,都能看到老王的身
子像是被微弱的電流打到,微微的顫抖幾下。

  舔舐完龜頭,媽媽的小舌開始從下到上,從肉棒的跟部開始,一道又一道的
來回用舌頭按摩著老王的肉棒。直到肉棒被她用舌頭完全的舔舐濕潤,她才張開
嘴巴,將老王的肉棒吸入口中。開始只是用嘴叼著老王的龜頭,用嘴半套弄的吸
舔著他的龜頭,時不時還用舌頭在他龜頭上來回打轉畫圈。

  如此逗弄了一會兒後,好似在讓老王逐步適應,媽媽方才深吸一口氣,將老
王的肉棒吸入口中,開始上下吞吐起來。

  媽媽逐漸鬆開握著老王肉棒的手,只用嘴巴控制,吸吮吞吐他的肉棒。時不
時的還將肉棒吐出,用舌頭舔舐他的春袋,還將他的兩顆睾丸輪流吸入口中,用
舌頭按摩一番再吐出。至於她鬆開了的雙手,則是一左一右的扶在老王大腿的根
部,不時用指甲剮蹭一下。

  老王看著穿著情趣護士制服的美婦人,跪在自己胯下如此賣力的口舌侍奉,
一種快意從心中恒生。更別說,這個美婦人還是別人的老婆,還是在別人的家中。
在別人的臥室中,肏弄別人的老婆,還有比這更美的事麼。

  「慧芳啊,你口交的技術是越來越好了。」

  老王一邊說著,一邊將媽媽胸前制服的拉鏈拉低,將媽媽那兩個完美的半圓
露出。解開媽媽背後的系帶,將她那一對傲人的豪乳徹底的釋放出來。他用手揉
捏著媽媽那觸感柔嫩的雪白碩乳,食指和拇指捏著媽媽胸前那兩點紅纓揉搓,沒
幾下,就讓我媽的乳頭翹立了起來。

  不過因為媽媽跪著幫他口交的緣故,老王玩弄我媽乳房的姿勢實在有些彆扭,
不是很舒服。他乾脆讓媽媽停止了口交,雙手用力將媽媽從地上抱入到了他的懷
中。

  老王將臉埋入媽媽的胸前,一張大嘴左右的來回吸舔著媽媽的乳房。用舌頭
舔弄著媽媽嫣紅翹起的乳頭,還吸入口中吮動。雙手抱著媽媽豐滿的翹臀,不停
揉捏,在雪白的臀肉上留下自己的痕跡。媽媽也被挑逗得有些情動,雙手抱著老
王拱入自己懷中的頭,修長的手指埋入老王的發間。一雙絲襪長腿左右分開,跨
坐于老王身上,纖細的白色絲足踩著粉色尖嘴高跟鞋的前半部踏在床沿。媽媽下
體的內衣是開檔設計,完全無保護。此時老王和她的身體緊貼,她的小穴就貼著
老王的肉棒,她用自己的外陰磨蹭著老王的肉棒。

  老王吐出口中香噴噴的乳肉,也不計較媽媽剛幫他口交過。捧著媽媽的俏臉,
深吻下去,兩人的舌頭口中不停的交織著。良久,唇分。一絲晶瑩的唾液還連接
著他們的嘴唇,兩人都有些呼吸困難的喘息著。老王抱著媽媽一下站起身子,轉
身將她扔到了床上,接著自己就撲了上去。

  老王伸手在媽媽的下體處摸了幾下,接著並拳,食指和中指一下就捅了進去。
隨著他的扣弄,媽媽口中輕微的哼哼了兩聲。

  「慧芳啊,你下麵都濕透了呢。」

  老王在媽媽的耳邊一邊說著,一邊對她耳朵輕輕呵氣。還舔了舔她的耳背,
將她雪白的耳垂吸入口中。

  沒想到這是我媽的敏感部位,媽媽的身軀顫抖了幾下,肉眼可見的開始變紅。
媽媽扭頭躲避著老王對她耳邊的逗弄,不甘示弱的一手抓住他的肉棒。狠抓了一
把,然後五指握著他的肉棒上下套弄。

  「想要了?那我就進來了。」

  老王說著,就握著自己的肉棒,抵在了媽媽的小穴前,一用力就想要頂進去。

  「不行,要戴套。」

  媽媽卻是推開了他,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小穴。接著起身從床頭櫃的抽屜裏,
拿出了一個避孕套。用嘴咬開,就要幫老王戴上。

  「還要戴套啊?慧芳,你都讓我上你家來了,就不用戴套了吧。你又不是不
知道我,身體健康,沒病的。」

  媽媽卻是不依,依舊堅持讓他戴套。老王磨磨蹭蹭的講了許久,最後在媽媽
耳邊,貌似許諾了什麼,媽媽•這才同意他不帶套。

  「嘿嘿,慧芳,我來了。」

  老王再次上馬,也許是因為不用戴套的關係,他顯得特別的興奮。握著肉棒,
用力的頂進了媽媽的小穴。他雙手握著媽媽肉感的腰肢,一下一下的用力來回抽
插著。

  「嘶,輕點,那麼大力幹什麼。」

  媽媽一邊抱怨著老王的蠻牛行徑,一邊卻又漸漸入情。絲足上的高跟鞋早已
被她蹬下了地,兩條白絲長腿繞在了老王的腰間。雙手抱在他寬闊的背上,指甲
隨著他大力的抽插也在他背上留下道道抓痕。

  老王感受到媽媽對他的回應,感到頗為振奮。低頭看著媽媽頗為陶醉的小臉,
下體再次激烈的像是裝了電動馬達一樣快速抽動。

  大概是覺得媽媽纏繞在他腰間的白絲長腿,影響了他的發揮,限制了他衝刺
的距離。老王分開我媽的絲足,一左一右的架在了自己的肩頭。同時改變了肉棒
衝擊我媽小穴的模式,開始了九淺一深的抽插。九次快速而力道稍輕的穴內抽送,
搭配上一次將肉棒完全拔出,然後大力的沖入媽媽的蜜穴中,在兩人的交合處,
蹦出撞擊的聲響。媽媽也是被老王抽插的節奏,變換著口中的呻吟,細微的輕哼
中夾雜著一聲高亢的叫床。

  「慧芳,怎麼樣啊?舒不舒服?大不大?」

  老王得意的看了媽媽殷紅的面龐,低頭看著她的眼睛說道。

  「啊~~!大,好大。好舒服。老王,快點,快點,就快到了,就快到了。」

  媽媽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手還握著自己的巨乳揉來揉去。

  「還真是個小淫婦啊,好,就讓我來治治你這個淫蕩小護士。」

  媽媽的刺激效果拔群,老王看著她如此淫蕩的模樣,頓時再次開啟了狂暴抽
插模式。每一下抽動都是那麼的大力,啪啪啪的聲響從交合處不斷發出。媽媽也
被衝擊得嬌軀亂顫,口中不斷發出大聲的淫叫。扛在老王肩頭的絲足,也緊繃著
腳趾,整個人陷入情欲的迷潭。

  兩人如此奮戰了一會兒,媽媽的嬌軀上已都是汗水,在臥室淡黃燈光的照射
下,白嫩的肉體上一片油光。老王也是一腦門的汗珠,快速而大力的抽插,也耗
光了他的體力。一聲低沉的嘶吼和一聲高聲的嬌吟,在兩人合奏淫樂聲中。老王
的下體開始陣陣抖動,插入媽媽蜜穴中的肉棒,持續的將一道道精液射入她的體
內。一股股濃濁的精液,昭示著他對別人妻子的征服。直到最後一股液體注入身
下,這個春情畢露媚態百生的美婦人體內,他才拔出肉棒。有些脫力的躺在她的
旁邊,這個夫妻臥室的雙人床上,原本應該屬於這個美婦人丈夫的位置。

  媽媽躺在床上,白嫩的雙峰上都是汗珠,隨著她的呼吸起伏著。百褶裙卷到
了腰間,右腳的白色長筒絲襪的蕾絲襪邊已經聳拉到了小腿處。被注入體內的精
液,從小穴口溢出,一道白濁的絲線潺潺流到了床單之上。

  一時間,臥室中只有兩人的喘息之聲。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變更為 舊回應在上方][目前是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