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435-436

porsmm
本文:2022-05-14T12:22:49
四百三十五、你願意跟我回家嗎?
作者:柳岸花又明
黃慧洗完澡以後,披著浴巾走出來,只是眼裡那種複雜已經消失,似乎和往常沒什麼不同。

王梓博卻莫名的有些心慌,兩人都已經這樣了,怎麼小慧姐的反應這麼平靜。

“你也去洗澡吧。”

黃慧說道。

“哦哦。”

王梓博動作有點慢,其實他有很多話想說,只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走進浴室之前,王梓博又轉頭看了一眼黃慧,發現她坐在床沿上,低頭翻著手機短信,一點都不在意自己。

這種感覺讓王梓博非常忐忑,正常情況下,女生不是應該撲在男生懷裡,男生摟著她的肩膀低聲安慰嘛。

“我是不是應該主動一點?”

王梓博默默的想著,陳漢升也沒教給他這種情況下如何操作,一切全憑他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所以,王梓博想了想突然來到黃慧面前,這個動作還嚇了黃慧一跳。

“你不是去洗澡嗎?”黃慧問道。

“小慧姐,我······我會負責的!”

王梓博努力而緊張的說出這句誓言。

黃慧表情很奇怪,眨眨眼睛看著王梓博,最終也只是說道:“你先去洗澡吧。”

黃慧表現出來的“隨意感”讓王梓博心裡空空的,他一邊洗澡一邊反省,可能是自己的承諾還不夠實際,應該真正的付諸實踐。

“如何實踐呢?”

王梓博想了想,覺得自己應該帶她去見好朋友,雖然陳漢升和黃慧早已見過,可這次不一樣。

“要以我的女人身份去見面!”

王梓博對自己說道。

他也真是這樣做了,洗完澡馬上就給陳漢升打了電話。

“昨晚······”

陳漢升還要調戲幾句,沒想到直接被王梓博打斷了:“中午我和黃慧找你吃飯。”

“這是亮劍成功了啊。”

陳漢升說話還是那麼不著調:“那就附近找個小餐館,三個人一起吃點唄。”

“不行,你還要帶著沈幼楚。”

王梓博看了一眼黃慧,她還是低頭玩著手機,仿佛不在乎自己的行為。

“帶她做什麼?”

陳漢升問道。

“我帶著自己的女朋友,你帶著你的女朋友,我們以這種身份吃飯!”

王梓博認認真真的強調。

陳漢升明白了,王梓博這是期望自己給黃慧尊重,不要再像以前那樣了。

“嗯,這樣吧。”

陳漢升那邊沉默一會:“你和黃慧來我們學校食堂,既然是自己人了,那就沒必要在外面吃飯,隨便對付點。”

王梓博聽了很高興,陳漢升這個人,越客氣越不是好事,不見外反而說明你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掛了電話後,王梓博興奮的對黃慧說道:“一會我們去財大,我約了小陳和沈幼楚吃飯。”

黃慧本來想拒絕的,不過看著王梓博眼睛裡的真誠和決心,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同意了。

兩人出了酒店後,江陵大學城這邊似乎沒什麼變化,只是天氣有點陰,來來往往的學生依然很多,路邊衣服店放著光良的《第一次》。

“第一次我說愛你的時候,呼吸難過心不停地顫抖;第一次我牽起你的雙手,失去方向不知該往哪兒走······”

王梓博聽著聽著,突然牽住了黃慧的左手。

這個動作在兩人之間比較少見,以前都是黃慧想買什麼東西了,才會摟住王梓博撒撒嬌。

黃慧看到手被牽住了,大概還沒反應過來,就這樣走了十幾步,王梓博心裡正高興的時候,黃慧又突然抽回了。

“天太熱,手心有汗。”

黃慧解釋了一句。

王梓博點點頭,假裝沒看到黃慧微微皺起的眉頭,希望這不是嫌棄吧。

兩人已經這樣了,她怎麼還會嫌棄呢?

來到財大食堂,王梓博看到了陳漢升和沈幼楚居然站在門口。

一個叉腰在打電話,似乎情緒還比較激動;一個拎著小布包,安靜的候在旁邊。

王梓博挺感動的,以陳漢升的脾氣還是第一次,說明他聽進去自己的話了。

黃慧看到陳漢升,臉上才堆砌出一抹帶著敬畏的笑容:“陳總,幼楚。”

陳漢升點點下巴,他正在打電話:“程董,您聽我解釋,不可能有這回事的,我拿自己的人格擔保,那份合同絕對是假的!”

不知道對面是誰,居然逼的陳漢升“拿自己人格擔保”。

“行吧,既然您不信,我也沒辦法,總之我說沒有就是沒有,要不您就給下面的加盟商下令,全線取消和火箭101的合作。”

陳漢升掛掉了電話,還不耐煩的嘀咕一句:“去你媽的吧,狗日的!”

“誰啊?”

王梓博問道。

“沒事。”

陳漢升擺擺手,不想多談。

王梓博也不以為意,陳漢升罵人太常見了,他指了指黃慧介紹道:“小陳,這是黃慧。”

陳漢升轉過頭,用一種看傻子似的目光打量王梓博:“我兩年前就知道了。”

王梓博忍不住拍拍腦袋,他實在太想表達,自己和黃慧的身份現在已經不同了。

黃慧親熱的和沈幼楚打招呼,別看沈幼楚的衣服普普通通,可是黃慧知道,新街口那些奢侈品對她來說只是寄放在櫃檯裡而已。

沈幼楚什麼時候想要,什麼時候就能買回來,沒有一點點難度。

四個人找了張桌子坐下,陳漢升買了好幾碟炒菜,這些自然是遠遠比不上酒店裡的奢華,不過陳漢升吃的很快,沈幼楚也小口小口的夾著青菜。

“真是一對奇怪的情侶,半點都不像個有錢人。”

黃慧胃口有些發膩,但是她不敢表現出來。

好不容易捱到吃完,王梓博突然鄭重的說道:“小陳,我想帶小慧姐回家見父母。”

“啥?”

陳漢升瞪大眼睛。

黃慧的反應更是誇張,“噗”的一下把正在喝的湯全部吐在桌上了,還被嗆的一直咳嗽。

沈幼楚從小布包裡掏出紙巾遞過去,黃慧難以置信的看了一眼王梓博,站起來走向食堂的洗水池。

“你神經病吧。”

陳漢升忍不住罵道:“為什麼要帶她去見陸姨?”

“我們都這種關係了,我想讓她安心。”王梓博認真的說道。

“你是想讓自己安心吧。”

陳漢升嗤笑一聲:“確定自己不會離開,這只能叫歸屬感;確定黃慧不會離開,這才叫安全感。你是希望帶黃慧見父母,增加自己的安全感罷了。”

這時,黃慧洗乾淨嘴角又回來了,王梓博還在倔強的解釋。

“小慧姐,我不是開玩笑的。”

王梓博誠懇而單純的說道:“咱們已經這種關係了,我想帶你回家見見父母。”

黃慧看了一眼陳漢升:“還是太早了吧。”

“不早了。”

王梓博很堅持。

黃慧不說話了。

陳漢升突然覺得很有趣,如果自己不在這裡,黃慧會怎麼回答呢。

“叮鈴鈴。”

手機再起響起,陳漢升搖搖頭說道:“我有點事,你們自己回去吧,黃慧下午不用上班,休息一下。”

他說完就大搖大擺的走出食堂,沈幼楚禮貌的告辭後,也小跑著來到食堂門口,看到陳漢升正站在門口,一隻手握著手機,另一隻手伸了出來。

沈幼楚有些害羞,但是也輕輕的攥住,默默聽著陳漢升又拿自己“人格”擔保和發誓。

王梓博很羡慕,不管是蕭容魚和沈幼楚,她們和陳漢升之間的感情都有特別美好的一面。

“小慧姐,我們也走吧。”

王梓博也同樣伸出手,他想拉一把黃慧。

沒想到,黃慧只是自顧自的站起來:“我先打的回去了,昨晚沒休息好。”

“噢······好。”

王梓博愣愣的點點頭,他突然都沒有了勇氣,再提一次讓黃慧跟著自己回港城了。


四百三十六、劉鵬飛,陳漢升喊你背黑鍋啦!
作者:柳岸花又明
黃慧離開後,王梓博一個人坐在財大的食堂裡,他始終沒有搞懂,兩人昨晚以後,關係不是應該更親密嗎?

為什麼黃慧不僅很平靜,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食堂的學生越來越少,只有幾對情侶還坐在邊角位置,阿姨已經在打掃衛生了,消毒液和油菜混合的味道不斷竄進王梓博鼻子裡。

“哎。”

王梓博歎一口氣,走到食堂門口發現外面下起了小雨,雖然不大,但是恰好能模糊住視線。

他在門口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打了電話給陳漢升,有些問題不解決,他始終覺得堵在胸口。

沒想到陳漢升那邊居然占線,他今天業務好像挺忙的,王梓博煩躁的又打了三個,最後才接通。

“你在哪裡?”

王梓博直接問道。

陳漢升也納悶:“我和沈幼楚在圖書館,你們呢?”

“小慧姐回去了,我還在食堂,現在去找你。”

王梓博也不等陳漢升回復,掛了手機冒雨就沖向圖書館,總之他對財大也不陌生。

“什麼事這麼急,老子也忙呢。”

陳漢升等在圖書館外面,牙齒咬著香煙的海綿頭,鎖著眉頭,戾氣明顯有些重。

王梓博也被嚇了一跳,他乾脆也不說自己事了,關心的問道:“出啥情況了?”

“傻吊劉鵬飛,他知道要被我開掉,所以就把公司的一些重要材料偷給了深通那邊了。”

陳漢升狠狠的揉碎了煙頭:“老子真想剁了這個雜種!”

“什麼重要材料?”

王梓博摸了摸臉頰的水漬問道。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圖書館前面的地面完全濕透,風捲進來一絲絲沾在皮膚上,濕濕的還有幾分涼意。

陳漢升看著好友的面孔,緩緩的說道:“現在已經是2004年10月了,我之前擬定了一份文件,主旨是向深通快遞施壓和協商,希望2005年提高攬收快件的提成,結果劉鵬飛把這份文件送給深通的管理層,他們那邊非常的生氣,覺得我不識抬舉。”

“這個狗日的!”

王梓博怒駡一句:“他自己管不住下半身,咎由自取被開掉,居然要犧牲整個公司的利益來陪葬。”

“不僅如此。”

陳漢升幽幽的吐出一道白煙:“萬一深通不和火箭101合作了,我們又沒有運輸資源,最後只能倒閉或者破產。”

“這麼嚴重?”

王梓博驚呆了,不是聽說央視都要過來採訪的嘛,怎麼馬上就要破產了呢。

陳漢升點點頭:“商場如戰場,輸贏都是轉瞬之間的事情,另外你找我做什麼?”

“嗨,不值得一提了。”

王梓突然不想說了,相對於數千個大學生兼職的火箭101,自己似乎太矯情了。

沒想到陳漢升不肯放過,瞥了王梓博一眼說道:“你不講老子也知道,剛才在食堂你還要帶黃慧回港城,不就是急於證明自己想負責嘛,可黃慧似乎熱情不太高,所以你就開始懷疑人生了。”

王梓博看到沒有隱瞞住,也就直愣愣的問道:“對啊,為什麼呢?”

“你們的重視程度不一樣唄。”

陳漢升分析道:“你是處男嘛,覺得發生了什麼必須朝著結婚的方向努力,可人家黃慧未必這樣想,其實還是經歷的太少,芝麻點事動不動就放大影響。”

陳漢升這樣解釋,王梓博更加沉悶了,字面意思是兩人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不一樣,其實反映了黃慧經歷遠比自己複雜。

“別想那麼多了。”

陳漢升打個電話,讓沈幼楚把傘送出來,他遞給王梓博說道:“你拿著傘回去吧,黃慧不熱切,你也先收斂一下,我最近要去滬城一次。”

王梓博點點頭,知道現在不能打擾陳漢升,不過等公交的時候,他突然想起好友臉上的憂思,心裡也很生氣。

“狗雞把的劉鵬飛。”

王梓博嘀咕一聲,明明去往仙甯大學城的97路公交已經過來了,他卻直接往步行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

火箭101在天元東路的辦公室,幾個大學生安靜的處理手邊事務,其實秋安萍和溫鈴都屬￿全職員工,因為她們今年7月份就畢業了。

“秋師姐,我泡了點紅茶,你一會喝點。”

聶小雨端著茶杯,提醒秋安萍。

秋安萍點點頭,臉色非常憔悴。

聶小雨歎一口氣,原來多好的一對情侶啊,火箭101裡誰都羡慕,可是現在落到這個地步。

劉鵬飛要被開掉,秋安萍精神恍惚,辦公室裡誰都會多關心和照顧一點秋安萍。

“咯吱吱~”

玻璃門突然被推開了,聶小雨抬起頭,發現是王梓博也不以為意。

哪知道王梓博不像平時那樣老實,徑直走到秋安萍面前,粗聲問道:“狗逼養的劉鵬飛在哪裡?”

這個不友好的聲音立刻吸引所有人注意,就連二樓的孔靜都向下面看了一眼。

“我不知道他的行蹤。”

秋安萍平靜的答道。

“你是他女朋友,不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王梓博大聲的質問,黝黑的臉上和頭髮上都是雨水。

“我說了不清楚。”

秋安萍顫動著嘴唇,看得出也在壓抑情感:“另外,我們現在已經不是男女朋友了。”

聶小雨察覺到不對勁,連忙擋在王梓博和秋安萍中間:“梓博你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要找劉鵬飛,他已經不是火箭101的員工了。”

“對,他的確不是火箭員工。”

王梓博仿佛要把黃慧這邊的憋悶也一次性發洩出來,狠狠的把傘摔在地上。

“可是,這個狗日的居然去深通那邊告密了,小陳原來打算明年提價為我們爭取利益的,結果因為劉鵬飛的告密,深通可能要終止合作,火箭101說不定就要倒閉了!!!”

王梓博最後一句話是吼出來的,不僅是他的氣勢,還有他的語言。

劉鵬飛告密?

深通終止合作?

火箭101要倒閉?

這些字眼一個比一個嚇人,就連秋安萍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你是怎麼知道的?”聶小雨問道。

“小陳說的。”

王梓博氣呼呼的:“難道他會拿自己的公司開玩笑?”

秋安萍比想像中要堅強,她默默的掏出手機打給劉鵬飛,等到他接通以後,秋安萍的雙手都有些發抖。

“你在深通公司總部?”

秋安萍問道。

劉鵬飛那邊猶豫一下,最後實話實說:“對。”

“你去告密了?”

秋安萍仍然不願意相信。

劉鵬飛知道深通這邊已經和陳漢升溝通過了,自己是瞞不住的,索性也承認了:“對,沒錯。”

“為什麼?”

秋安萍淚眼婆娑:“就因為陳總開除你?”

“不全是!”

事到如今,劉鵬飛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陳漢升他想賣掉火箭101,我在阻止他!”

“你放屁!”

王梓博搶過電話罵道:“現在火箭101發展的這麼好,他是腦殘嗎要賣掉公司,你撒謊都不能找一個像樣的理由!”

不僅僅是王梓博,聶小雨、尚冰、張明蓉,包括秋安萍,誰都不相信陳漢升會賣掉火箭101。

現在這種發展趨勢,陳漢升為什麼要賣掉火箭101呢?

除了孔靜。

孔禦姐在二樓聽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翹著細細的小腿,喝著暖胃的紅茶,心想陳漢升甚至都不想背這種駡名啊,連背鍋的人都找好了。

他寧願假裝被“叛徒”告密,導致生意失敗,也不想承擔在生意巔峰時,突然拋棄同伴摟錢走人。

“越來越有意思了,這是要贏得生前身後名啊,現在就看那一錐子買賣,最後能談到多少錢了。”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