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89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14T00:40:05
第289章:破敗的古城

這裏的景象和和先前我所看到的,以及感受到的那股虛無縹緲、死寂沉沉的氣息完全不一樣。我回答道:「按理說,我看到的和眼前我們現在所看見的,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景象,這裏面如此破敗,那夜月啼啼公主應該不這裏吧。」

事實上,我也不是很確定那夜月啼啼公主是不是還在這裏,但這事兒,的確有些匪夷所思,當初神秘國度本就充滿了神秘,況且那個傳說本身就撲朔迷離,想來,古遺址上邊兒有些怪事發生也屬正常。

有道是,三人成虎,我們一行人靠得比較近,不敢相距太遠,整座城似乎很大,但我總感覺這裏與傳說中的神秘國度以及那個傳說有些出入,卻又說不上來哪裏不對勁。

我和王大鵬兩人端著槍一前一後,我們一行人在城中漫無目的的搜尋着任何有關於這座古遺址的記載。

對於眼前的這座破敗的古城,王大鵬沒有什麼好感,加上又是大晚上的,城中四周黑乎乎的一片,手電筒的光照在哪裏哪裏才會看得見,問道:「你說這戈壁灘上咋就還有人在這裏居住建國呢?」

想到隊伍裏頭有個教授級別的人物在,這種問題應該不難解答,於是對王大鵬說道:「大鵬,你這問題可是問對人了。」

石津一聽這話出自我的口中,不由得生出幾分疑惑來,好奇的問道:「怎麼,難不成你知道什麼原因?」

我左右看了一眼,老話說的話,「久走夜路必撞鬼」,這座破敗的古城還不知道有多大呢,都經歷了這麼些年了,就算是廢墟堆裏頭沒有鬼怪,也指不定聚集了戈壁灘上的一些危險生物,久而久之,這裏就成了那些個東西藏身的窩點。

想到這裏,心中提高了警惕,接着回答道:「我是不知道,可是咱們的胥教授不是在這裏的嘛。」

王大鵬一拍腦門兒,頓時醒悟了說道:「我怎麼把這茬兒給忘記了,唉胥老頭,你倒是給我們大夥解釋解釋,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人會把一個國家建立在這片鳥都不拉屎的地方?」

胥教授倒並不生氣王大鵬叫他「胥老頭」,按說胥教授的年紀不上不下的,說老也不老說少也不少,說是中年人嘛,又似乎偏大了點,不過胥教授知道王大鵬這人是比較隨性了點,但並不是那種十惡不赦之人,聽王大鵬這麼稱呼,胥教授反而覺得多出幾分親切感。

胥教授這時候回答道:「雖然,現在我們沒有任何有關這片戈壁灘的歷史資料作為考證,但是我個人分析,多年前這座古城存在的時候,這裏有可能並不是戈壁,戈壁灘一定是後來形成的,至於是什麼原因沒就不得而知了。」

我問道:「不是戈壁灘?」

胥教授繼續分析道:「沒錯,雖然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從我們一踏入這篇戈壁灘的時候,我們就沒見過任何有生命的東西存在,而且戈壁灘的天氣也充滿了不科學的現象,這樣惡劣的環境與沙漠無異,是根本不適合任何人以及動物生存的。但是這古城中卻有着雜草叢生,幾乎與戈壁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所以我懷疑,這片戈壁灘曾經並不是戈壁灘,而是後來發生了某種自然變化所導致的。」

王大鵬點頭道:「我先前就覺得奇怪,在戈壁灘上的時候,除了那條出現的古水河,我們連一株狗尾巴草都沒見着,為什麼這座破成裏頭卻生長著這麼多的雜草?」

我問道:「大鵬,你還記得我們撿來生火的那些樹根嗎?」我當時就覺著奇怪,戈壁灘上寸草不生,按說是不可能出現那些樹根的,後來我和王大鵬兩人才知道,那些被我們撿來生火的樹根,乃是類似於崖柏的一種東西。

王大鵬沒聽懂我的意思,反問了一句,道:「樹根?」

李小琴一直在聽着我們的對話,想着要是胥教授分析的是對的話,那麼這裏曾經就一定不是戈壁灘,我一提到那些被我和王大鵬兩人從戈壁灘上撿來生火的樹根時,李小琴當即有些忍不住的猜測道:「莫非這裏曾經是一片綠洲?」

我們一起在戈壁灘上待了不少時日,胥教授當時也奇怪那些樹根是從哪裏來的,胥教授帶着幾分肯定的語氣說道:「和我想得一樣,我認為這裏在很早以前的時候,很有可能是一片富饒的綠洲,所以才會有人在這裏建國,修建這座古城。」

王大鵬尋思著,這好好的綠洲咋就變成了這般鳥不拉屎的地界兒了?胥教授說是自然現象照成的,那關於那個郡王與夜月啼啼公主的傳說又是怎麼回事?王大鵬琢磨來思考去,越想覺著自個兒的腦袋越變越、越變大越重。

「這裏原本好好的一片綠洲,之所以會變成一大片戈壁灘,會不會與那個流華山來的郡王有關?傳說不是郡王一怒之下滅了整個神秘國度嗎?」王大鵬鼻子一皺,偏著嘴巴說道:「我估摸著,八成是那郡王乾的好事。」

「傳說中,郡王只是將其滅國而已,但並沒有將這裏變成一片荒無人煙的戈壁灘。」說到這裏胥教授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回答道:「但我奇怪的是,那象耳瓶上面的山水圖上,為什麼也畫有一片戈壁灘。」

我說道:「這裏的確很早就是一片戈壁灘了,至少在唐代的時候就已經是了。」

胥教授眼眸一亮,看來關於這裏的情況,我和王大鵬一定知道點什麼,不然我絕不可能知道早在唐朝時期,這裏就已經是戈壁灘了。

胥教授言道:「唐朝?」

跟着,小眼睛男與那名神志清醒過來了的愣頭青考古隊員,推算著歷史時間,沒想到這座破爛的古城竟然可以追溯到唐朝那個年份去,兩人忍不住有些激動。

我回答道:「沒錯,這一點我可以肯定。」

因為是夜裏的緣故,我們很難去到那些廢墟堆裏頭翻找,那些已經殘破的建築搜尋考證,到目前位置我們也並沒有找到有價值的東西。

況且整座破敗的古城很大,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所有的察看,只能是等到白天的時候,最後大夥商議在破敗的古城中休息,等到第二天在去察看整座古城。

給我和王大鵬兩人的感覺,這座破敗了古城遺址,並不比外面的戈壁灘上面安全多少,我和王大鵬兩人一番打砸弄來了些生火的木柴,胡亂一堆就給生起了一堆火來。那些紮營的裝備早就被丟棄在了戈壁灘上,這會兒,大家才想起來那些東西的重要性,眼下只能將就著隨便找了一塊地兒,一躺一靠着休息。

我和王大鵬兩人交叉警戒,我在幾塊大的廢石堆裏頭找了個能夠蹲下去的位置,那裏比較隱蔽安全,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往後依靠眯上一小會兒,王大鵬則爬到了一個破敗建築與一顆枯死的老樹杈上面架著槍,居高臨下的瞄著下面。

到了下半夜的時候,我藏在亂石堆裏頭,感覺上下的眼睛皮打架得厲害,那火堆還在燃燒着,不時的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那燃燒的聲音在夜裏頭特別的響。我向王大鵬的位置瞄了一眼,看見王大鵬跟一頭貓頭鷹似的蹲在那裏一動不動,我因為實在太困,沒過多久便睡著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