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432-434

porsmm
本文:2022-05-13T18:20:58
四百三十二、這個夜晚不安寧(上)
作者:柳岸花又明
慶功宴當天,黃慧作為總部職工特意打扮了一下。

一套連身的紅裙,露出雪白的肩膀和脖頸,腳下踩著一雙高跟黑皮鞋,紅加黑本來就是經典搭配,再加上她這些都是上千元一件的國際名牌,儼然成為人群中最引人矚目的蝴蝶,端著高腳杯來來回回的敬酒。

當然了,這些衣服自然是王梓博贊助的。

“陳總,我敬你,預祝火箭101在您的帶領下,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黃慧閃著亮湛湛的眼睛,款款來到陳漢升面前。

“都是大家的功勞。”

陳漢升笑眯眯的和黃慧碰了一下:“靜姐不想喝,黃慧你就多碰幾杯,幫我維持住這個氣氛。”

王梓博在旁邊默默低下頭,陳漢升以前是從來不甩黃慧的,管你媽的喝不喝呢,今天這個表現已經是在勸酒了。

黃慧也很意外,還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她習慣用資產衡量一個人,陳漢升錢越來越多,黃慧下意識的就想遵從和執行命令。

酒過三巡,陳漢升宣佈了市場部個人獎金,慶功宴來到高潮,上萬的數額刺激著黃慧的大腦,她也想擠進這個部門,但是這需要陳漢升點頭。

“孔經理我敬您,你喝水就行,我這杯幹了。”

“小張,我們也來碰一下。”

“溫鈴是吧,聽說你非常的拼命,還是要保重身體啊。”

······

黃慧會說話,長的也不算醜,又是王梓博的女朋友,其他人也很給面子的反敬,紅酒喝多了也醉人,她腦袋很快就開始眩暈,依靠在王梓博的肩膀醒酒。

王梓博自上而下瞄了一眼黃慧,黝黑的臉龐突然紅了一下,然後像小偷一樣左右亂看,直到發現沒人注意自己,他才緩緩的呼出一口氣。

這時,王梓博發現噴出的鼻息都是滾燙的。

因為從他的角度,正好能從這件並不保守的衣縫裡看到點什麼,身體也有坐立不安的感覺。

“好!”

不遠處傳來一陣陣歡呼,原來是陳漢升挨個敬酒了。

年輕的老闆親自下場,效果自然不同凡響,那些不準備喝酒的學生也連忙倒了點紅酒陪襯。

陳漢升走到王梓博這裡,黃慧本來還有一點意識,不過她為了表現自己,強行又灌了一杯,當場不省人事。

陳漢升聳聳肩膀,心想我還沒怎麼勸呢,你這就倒下了。

“梓博,咱哥倆也喝一個。”

陳漢升酒杯伸到王梓博面前。

“我們喝有什麼意思啊。”

王梓博嘀咕一聲,滿臉的不情願。

陳漢升看到王梓博仍然坐在凳子上,咧嘴一笑:“你狗日的真是飄了,居然坐著和我喝酒,我還站著呢。”

周圍還有其他火箭101的同事,王梓博沒辦法,只能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小腹緊緊抵在桌子上,好像擋住什麼不讓人看見。

陳漢升馬上明白了,揮揮手讓王梓博坐下:“我操,你至於嘛,這就忍不住了?”

“關你什麼事,滾。”

王梓博的窘態被發現,自己也很不好意思,萬幸只是死黨。

陳漢升掏出一張房卡遞過去,指了指黃慧說道:“這是附近酒店的,你可以送黃慧過去再回學校,也可以同樣睡在那裡,自己決定吧。”

王梓博匆忙的塞進口袋,心裡還在責怪陳漢升行為太高調了。

其實別人都不會多想,黃慧本來就是王梓博的女朋友,兩人也認識好幾個月了,誰都想不到王梓博其實只牽過黃慧的手,嘴巴都沒碰過。

所以,今晚陳漢升給王梓博出的題,著實有點超綱了。

不過黃慧又是喝醉狀態,算是題目自帶bug,王梓博到底要不要考這道題,最終還是看他自己。

······

陳漢升又走到別的桌,劉鵬飛和秋安萍也在那裡,不同於其他人熱熱鬧鬧的樣子,這兩人之間的氣氛一看就很尷尬。

“陳總。”

“陳總。”

曾經的模範情侶,在劉鵬飛收入劇增後,開始出現了裂痕。

其實,這也正是陳兆軍擔心的事情,他一直憂慮兒子面對暴增的財富,不知道如何控制。

以前陳漢升讀書時,零用錢是每天5塊6塊的,上了大學生活費每個月也不到1000元,現在突然有了上百萬的身家,會不會有一種“錢是花不完的”錯誤思想,甚至在花天酒地中迷失自己。

這種生活陳漢升其實早就經歷過了,不然他在酒吧、迪廳、按摩會所那些十八般武藝是怎麼練出來的,現在的他早就可以坦然面對更多資產了。

陳漢升和他們碰了杯酒,劉鵬飛開始告辭:“陳哥,我再敬您一杯,有點事想先撤。”

這個要求很正常,也早有學生有事先離開了,不過劉鵬飛提出這個要求後,陳漢升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什麼事,去網吧通宵嗎?”

“我······”

劉鵬飛一臉難堪,自己謊稱通宵,結果去和女孩開房的事情,看來在火箭101已經成為笑料。

想到這裡,他憤怒的瞪了一眼秋安萍。

“你跟我出來一下。”

陳漢升放下酒杯:“有事和你談談。”

宴會場慢慢的安靜下來,除了已經在打鼾的黃慧。

酒店外面依然比較吵,陳漢升索性帶著劉鵬飛來到車裡,這個幽深的環境似乎能屏蔽一切噪音。

陳漢升默默掏出煙,也順手遞了一支給劉鵬飛。

劉鵬飛掏出打火機幫忙點上,陳漢升沒有開燈,黑色的車廂裡只有兩個晃動的火星。

半響後,陳漢升開口說道:“你和秋安萍,兩人必須走一個。”

“什麼?”

劉鵬飛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不過陳漢升下一句話,更讓劉鵬飛絕望。

“秋安萍現在比你重要,所以還是你走吧,到時讓聶小雨多給你一個月工資。”

“憑什麼啊!”

劉鵬飛睜大眼睛,嘴唇都在顫抖的。

他已經大四了,別的同學都在忙著找工作時候,只有他心態最穩,而且因為出手闊綽,在金陵科院裡誰見到都要叫一聲“劉哥”。

現在,陳漢升要把他從火箭101踢走,也就意味著正在享受的一切都結束了。

要不是打不過大流氓陳漢升,劉鵬飛真想錘死他。

“憑什麼?”

陳漢升笑了笑,展現一個資本家老闆的冷血:“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總代理,這樣的身份我手底有100來號人,隨時可以換掉一個兩個,不過秋安萍在負責總部的資料統計,我現在還要依靠她。”

陳漢升話不多,抽完煙就下車了。

離開前,他轉身對劉鵬飛說道:“辦公室情侶一旦感情破裂,只有兩種可能,要不走一個,要不全部走,否則會影響整個公司的情緒,你好好想想吧。”

劉鵬飛呆呆的看著,這大概才是自己熟悉的陳漢升,前一秒稱兄道弟,後一秒突然翻臉。

“離開火箭101,我應該怎麼辦?”

想到自己也要在30多度的太陽底下找工作,已經習慣于享受的劉鵬飛開始退縮,可陳漢升在公司就是土皇帝,說出去的話就是聖旨。

“狗日的陳漢升,莫欺少年窮!”

劉鵬飛動了一下屁股,突然覺得下面好像有個文件夾,他有些不耐煩的掏出來,從裡面慢悠悠的滑出一張照片。

“這不是順風的楊堯嗎?”

劉鵬飛愣了一下,他也參加了那天的應酬。

再次打開這份文件夾,一份A4紙的合同文件映入劉鵬飛眼簾。

《關於順風速運收購火箭101的磋商協議》

“陳漢升要賣火箭101?”

一個念頭湧進劉鵬飛腦海裡:“已經和順風進行磋商了?”

這個發現讓劉鵬飛手指都顫抖起來,他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翻到協議的最後一頁,借著打火機的亮光終於看清了金額。


四百三十三、這個夜晚不安寧(中)
作者:柳岸花又明
說句實話,劉鵬飛是寧願相信陳漢升開掉自己,也不相信他會賣掉火箭101。

“他有什麼資格這樣做,火箭101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

劉鵬飛先是吃驚,接著憤怒,最後沮喪。

因為陳漢升還真有這個資格,他當初就說過,火箭101名義上是大學生合夥人企業,其實股權全部在自己控制之下。

“吧嗒。”

劉鵬飛再次點燃打火機,他還想再看一遍這份協議,尤其那個駭人聽聞的數字。

突然,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劉鵬飛以為是陳漢升回來了,趕緊把文件夾塞進屁股下面,自己也假裝做出沉思狀。

“鵬飛。”

來的不是陳漢升,而是尚冰,當初最早跟隨陳漢升的幾個骨幹之一,個性溫和,工作努力。

“哦,是你啊。”

劉鵬飛提著的心慢慢放下來。

尚冰遞過去一支煙,兩人一個在車裡,一個人車外,表情都很凝重。

劉鵬飛和尚冰平時關係不錯,因為大家今年都是大四,而且認識的比較早,經常在一起聚會和吃飯。

後來,劉鵬飛在金錢的作用下,心境慢慢變化後,尚冰和他的交往才逐漸減少的。

建鄴的十月,晚風總是不可避免的夾雜著一層燥熱,不遠處的酒店大廳燈火通明,正在熱烈慶祝一個企業正在走向巔峰,誰能想起這裡還有一個失意人呢?

半響後,尚冰吐出一口煙霧:“漢升怎麼講的?”

“讓我離開火箭101。”

劉鵬飛生硬的說道。

“哎~”

尚冰歎一口氣,這個結果不意外,處理方式也是陳漢升的風格。

“你也要理解他。”

尚冰似乎在幫陳漢升解釋,也似乎在開導劉鵬飛:“火箭101氛圍是比較年輕的,因為大學生居多,你和秋安萍戀愛後再分手,很容易在這個群體裡引起消極影響。”

“比如說,有人可能會覺得,你做錯了事情,只是因為元老身份,所以能避免處罰。”

尚冰又遞過去一支煙,這次劉鵬飛沒有接,尚冰明白了什麼:“那我先回去了,你再坐一會。”

劉鵬飛臉上猶豫了一下,在尚冰轉身的時候,他突然問了一句:“老尚,如果火箭101不存在了,你會去哪裡?”

“不存在了?”

尚冰愣了一下,火箭101發展勢頭這麼好,怎麼會消失呢,他畢業後的三方協議還準備和火箭101簽呢。

“不知道,也許重新找工作吧,也許還和快遞有關係,也許回到我自己的專業領域。”尚冰答道。

劉鵬飛不再說話了,尚冰點點頭也告辭,他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站在朋友的角度過來瞭解一下情況。

不過,尚冰的話也給劉鵬飛一點啟發,自己在火箭101裡的重要性不比秋安萍,所以直接被踢出局,以後的路到底應該怎麼走呢?

“我這個二皮狗專業,找的工作最多就是2000多一個月。”

劉鵬飛見過大錢,2000多已經不放在眼裡了,他想繼續維持現在的生活水平。

“哪個地方,可以給我不亞於火箭101的工資,或者說······”

劉鵬飛再次摸了摸屁股底下的文件夾:“這份收購協議,怎麼樣使它的價值最大化。”

這時,第二個人影又過來了,萬萬沒想到是秋安萍,這對曾經的情侶在月光下相顧無言。

“我可以離開。”

很久以後,秋安萍突然啞著嗓子說道。

“什麼?”

劉鵬飛一時沒聽清楚。

“我可以離開,換你留下來。”

秋安萍又重複了一遍,她本來的氣質就屬￿清冷的那種,現在不悲不喜仿佛沒有太多的感情。

劉鵬飛聽了卻是一陣陣的心潮湧動,秋安萍這是打算“犧牲自己”,換取另一個人留下了,看來她也知道,發生這種事兩人只能留一個。

“我還是愛你的。”

劉鵬飛不知道怎麼表達,所以還是說點實話吧。

“我出軌,不是因為不愛你,只是和你在一起以後,彼此太熟悉了沒有激情。”

劉鵬飛悠悠的說道:“我有錢,我想放鬆,但是我不想分手,我們認識快四年了,大概更像姐弟一樣的親情,很多人說我不懂珍惜,其實我只是不懂愛罷了。”

秋安萍臉色平靜,沒有太大的波動。

“這些都是實話。”

劉鵬飛一臉坦然:“至於那個位置,還是你留下來吧,阿姨現在的身體需要一個高收益工作,陳漢升也不會同意的。”

“你如果對陳漢升說,想用自己換我留下,陳漢升會覺得你在挑戰他的權威,大概面上安撫你幾句,心裡已經決定把我們兩個都踢走。”

劉鵬飛若有所悟:“論心狠,沒人比得過陳漢升的,所以他才可以那麼快成功。”

秋安萍很堅強,她聽完劉鵬飛的心裡話,轉身離開酒店,她現在的心境不適合在那種喧囂的慶功宴裡了。

停車場再次只剩下劉鵬飛一個人,他剛才已經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

既可以讓自己找到一個好位置,說不定還阻止陳漢升賣掉火箭101。

“你是第一個來看我的朋友,所以我不能讓你失業。”

劉鵬飛摩挲著光滑的文件夾,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似乎想起了點點回憶:“你是我最愛的女生,所以你也不能失業,尤其還有阿姨需要照顧。”

“這個惡人,就讓我來當吧。”

劉鵬飛本來猶豫躊躇的心境,突然硬了起來:“你曾經是我最佩服的同輩人之一,從你的身上,我學會了很多,比如心狠和決斷,所謂禮尚往來,我也給你上一課吧。”

劉鵬飛掏出手機,忍不住大口的深呼吸,最後這一刻他心情還是非常的緊張。

陳漢升要是知6900萬飛了,會不會生吃了自己?

“喂,請問是常小平經理嗎,我是火箭101金陵科技學院的學生總代理劉鵬飛,我們以前見過面,有個事想和您彙報一下······”

劉鵬飛接觸不到程德軍,他最高能聯繫到的深通管理層就是前任建鄴分公司經理常小平。

幾分鐘後,劉鵬飛拿著文件夾匆匆忙忙走出停車場。

不過在門口的時候,他突然看見了王梓博。

“操,怎麼碰到他了。”

王梓博是陳漢升的老鄉和發小,陳漢升最信任的幾個人之一,王梓博也是無條件捍衛陳漢升利益的幾個人之一。

不過這裡只有一條路,避是避不開了,劉鵬飛一咬牙,乾脆主動走上去打招呼。

“梓博,黃慧喝醉了嗎?”

“哎呦!”

沒想到王梓博更是嚇了一跳,他好像比劉鵬飛還緊張。

“啊,啊,是啊,小慧姐喝醉了,我送她去酒店。”

王梓博不自然的答道,眼神不敢直視劉鵬飛。

偏偏劉鵬飛也是心虛,他也只是匆匆打了個招呼就擦肩而過。

夜色中,兩個男生的身影都有點狼狽。

這個晚上,不太安寧。


四百三十四、這個夜晚不安寧(下)
作者:柳岸花又明
淩晨一點多,常小平見到了趁著夜色,跨過三個區過來的劉鵬飛。

其實常小平已經忘記劉鵬飛是誰了,火箭101能夠讓他記住的大學生並不多,除了陳漢升以外,也就聶小雨有點耳聞。

“你電話裡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一定要當面彙報。”

常小平給劉鵬飛倒了杯溫水:“現在,請講吧。”

劉鵬飛端起茶水一飲而盡,他不是渴,而是緊張到口腔裡血液循環加快,必須喝點水緩一緩這種情緒。

常小平也耐心的等著,直覺告訴他,今晚可能是條大魚。

劉鵬飛喝完水,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透露這個秘密之前,我想提兩個要求。”

“你先說。”

常小平不置可否。

劉鵬飛早就想好了,脫口而出:“第一,這個秘密和陳漢升有關係,如果破壞了他的計劃,他很可能會報復我,我想請深通的高層領導出面壓下來;第二,我在火箭101裡已經沒有工作了,想在深通裡找一份工資過萬的職務。”

“呵呵呵。”

常小平笑了笑,既不答應也不否定:“以前我當分公司經理的時候,一年收入也就20多萬,你現在開口就要工資過萬,是不是太過分了;至於陳漢升,具體情況我不好判斷,不過總歸他要遵守法律的吧。”

劉鵬飛知道常小平的意思,一切要看這個秘密的重要程度,他很有信心的把文件遞過去:“您先看看文件,就知道我的要求並不高。”

常小平接過來,結果只看到標題,他臉色馬上就嚴肅起來。

“唰啦,唰啦。”

常小平翻的特別慢,似乎每個字都要研讀一遍,最後他也在那個“6900萬”的數字上停駐很久。

“這份協議,到底是真的假的?”

常小平抬起頭問道。

劉鵬飛指著上面的簽字欄:“這裡有順風楊堯的簽字。”

常小平搖搖頭:“雖然合同文本非常規範,但是這可以假冒,包括簽字。”

這份協議呢,大綱出自東大校花蕭容魚之手,後來又經過孫壁妤這位法律界泰斗的親自修改,基本可以當成收購合同的模板了,常小平哪裡有資格挑刺。

不過他擔心的也有道理,萬一是假的呢。

劉鵬飛又從口袋裡掏出另外兩樣東西,一個小錄音機和幾張照片。

“這是楊堯的照片,他和陳漢升在咖啡館裡閒聊的。”

“這是楊堯打給陳漢升時的電話錄音。”

常小平自然知道楊堯這位順風的大佬,照片上他和陳漢升相談甚歡。

還有那份錄音,聽著口氣,好像還是楊堯主動打給陳漢升的。

這些東西似乎都在佐證這份合同的真實性,以火箭101現在的影響力,真的賣給順風那就是如虎添翼,深通的日子只怕會更難過。

“這些都是你拍的嗎?”

常小平看向劉鵬飛:“理由是什麼呢?”

劉鵬飛愣了一下,沒想到常小平居然誤解了,不過他也沒有解釋,這樣正好作為證據,加重自己的籌碼。

“我不想火箭101賣給順風,我想它好好的活著,因為這裡有我的記憶。”

劉鵬飛沉默半響,隱藏了一部分原因,把另一部分原因透露出來,因為一旦火箭101賣了,秋安萍和尚冰這些人就要失業。

常小平點點頭,他看著劉鵬飛不像撒謊,整件事從邏輯上也都是通順的。

火箭101是幾個大學生鼓搗起來的,有些年輕人很重感情,不願意看著它被出售,於是偷偷記錄下這些“證據”,希望合作夥伴深通進行阻止。

“放心吧。”

常小平拍了拍劉鵬飛的肩膀:“我現在就去滬城,向董事長他們彙報這件事。”

······

當劉鵬飛懷著“正義”目的告密時,王梓博也把黃慧送到了酒店,剛進房門他也是愣了一下,因為這是一間情侶房。

燈光是曖昧的粉紅色,昏暗又有點撩人;

床是圓的,上面灑滿了玫瑰;

天花板居然有一面鏡子,躺在床上正好能看到自己;

王梓博看不懂這些別出心裁的設計,但是床頭櫃子上擺著一些用品,王梓博還是識字的;

另外,自己嘴幹舌燥也是真的。

“色胚!”

王梓博不知道是罵陳漢升,還是在罵自己。

“唔······”

黃慧無意識的叫了一聲,估計是站的不舒服,王梓博趕緊扶著她睡下。

“我要不要幫小慧姐脫掉裙子?”

看到橫七豎八斜躺著的黃慧,一個念頭驀然竄進王梓博腦海裡。

這就好像小時候寫作文那樣,突然出現兩個小人。

一個猥瑣的小人說道:“趕緊脫啊,你是她男朋友,兩人談了好幾個月戀愛,這不是很正常嗎?”

另一個正直的小人說道:“不行不行,這樣你就是陳漢升了,只有他才會乘人之危,王梓博你可是個好同志!”

就在王梓博前後為難的時候,黃慧大概是被束縛的不舒服,居然自己扯了扯衣服。

她今晚穿的是裙子,又是國際名牌,設計初衷就是為了時時刻刻體現女人的魅力,所以只是輕輕一扯,窈窕的美感就顯露出來了。

“咕嘟。”

王梓博咽了下口水,趕緊轉過身子,心臟卻在“咚咚咚”飛快的跳著。

現在就有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在這種情況下,久經情場的拈花客和只看過影音教學的童男,到底誰能夠忍得住。

大多數人以為是童男,真實情況是拈花客。

不過,現在還缺一味讓王梓博放下包袱的猛藥。

這個神助攻,自然由死黨來完成了。

“叮鈴鈴~”

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嚇了王梓博一跳,看到是陳漢升打來的,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幹嘛,有屁快放。”

握著電話,王梓博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發燙。

陳漢升在那邊笑嘻嘻的只說了兩個字:“亮劍。”

王梓博聽到了,很多場景就好像放電影似的閃過,體內燃起某種神秘力量,一腳踩死了腦海裡那個“正直的小人”,再次返回圓床邊上。

······

第二天早上,當常小平拿著那份協議書和程德軍彙報的時候,王梓博也睜開了眼睛,映入他視線的是一雙非常複雜的眼神。

人們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內心的想法往往通過眼睛來表達。

所以,王梓博見過父親的滄桑,母親的辛苦,室友的坦誠,還有死黨發小陳漢升的桀驁和無所顧忌。

不過,王梓博對天發誓,他從沒見過這麼複雜的眼神,很難用語言形容,似乎是各種情緒彙聚在一起的。

“小慧姐,對不起,我······”

王梓博知道昨晚做了什麼。

黃慧突然裹著床單站起來,自顧自的走向衛生間,嘴裡還說道:“一會你去藥店幫我買72小時的毓婷,我現在還不想懷孕。”

“哦,哦,好。”

王梓博慌忙的說道,他呆呆的坐在圓床上,直到衛生間花灑的聲音響起,王梓博突然傻乎乎的笑了。

“終於有一件事,我走在小陳的前面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