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81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12T02:36:00
第281章:最後一滴水

一時間胥教授也沒了主意,隨即,胥教授問道:「馬老弟、王老弟,你們兩位有沒有什麼辦法過去?」

我猶豫了片刻,然後不慌不忙的說道:「這個嘛……辦法倒是有一個。」

胥教授見狀,心想看來我多少還是有辦法的,雖然胥教授一行人並不知道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片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但是胥教授知道我和王大鵬兩人下墓無數,想來此行多半也是為了尋寶來的。

當天夜裡,考古隊一行人遇見我和王大鵬的時候,胥教授便忍不住好奇的問了一嘴,既然我們不願意說,胥教授自然也就沒再多問,眼下考古隊就只剩下胥教授、小眼睛男與另外一名僅存的愣頭青考古隊員,顯然勢單力薄,而我和王大鵬、石津、李小琴四人的加入剛好補充了考古隊人員上的不足。

胥教授暗自慶幸著,隨即希翼的問道:「什麼辦法?」

我回答道:「一個字,等。」

「等?那得等到什麼時候?我們所攜帶的吃的、喝的,已經見底了,如果一直等下去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死在戈壁灘上。」考古隊每人所攜帶的東西一直都是小眼睛男在分配,所以小眼睛男很清楚此時此刻他們三人還剩下多少家底,下眼睛男一時嘴快便插了一句,很是擔憂的問道。

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以及我們的推斷,都已經證實了這古水河的河水一頭問題,如果小眼睛男硬是不要命的話,我們也實在沒辦法。

很快,小眼睛男便意識到自己嘴快說錯了話,低頭不語。

當天夜裡,依舊是我和王大鵬兩人值守,那小眼睛男與另外一名愣頭青的考古隊員,顯然是沒有任何戰鬥力的樣子,先不說那倆貨色值守的時候會不會睡著是一回事,一旦夜裡出現個什麼情況被嚇得像沈老二一般癲狂而去,我和王大鵬兩人夜裡頭,還得要舉著手電筒、擰著槍的去黑暗中尋人。

夜裡頭我和王大鵬兩人有一茬沒一茬,天南地北的聊著,反正這年頭吹牛不犯法,實在困了就起來走動兩圈,但是絕對不能再次睡著,我和王大鵬兩人也都加大了離火堆的距離,這次,就算是再次一頭向前面栽倒也不會烤焦了頭髮。

王大鵬先是瞄了一眼帳篷,見許久都沒有動靜后,王大鵬忽然低聲問道:「老馬,你說胥教授要尋找的那處古遺址,會不會就是我們要找的千裳崖?」

這事兒,即使王大鵬不問我和石津、李小琴我們幾人也都一早在腦子裡面琢磨,王大鵬只是實在忍不住問了出來。但可以肯定的是,眼下出現這條戈壁灘上的古水河十有八九就是秘籍上面所繪的那條河流,而同樣的一條河流卻出現在了一副山水圖上面。

雖然我不能肯定古遺址與千裳崖,或許根本就是同一個地方,但很有可能,那傳說中神秘國度的古遺址,與我們尋找的千裳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千裳崖」三個字聽起來怎麼都不足以媲美一個神秘國度的名稱,我琢磨著回答道:「我猜,我們尋找的千裳崖,應該不是胥教授所口中的那處神秘國度的古遺址。」

沒待我說完,王大鵬便直接打斷了我的話,然後說道:「不是?那咱還跟著胥教授還有那小眼睛男一起幹嘛?難不成咱們還得要護送他們去西天取經啊?」

我重新拾起了先前被王大鵬打斷的沒說完的話,繼續說道:「雖然,我猜測千裳崖並不是胥教授等人尋找的古遺址,但是十有八九,我們要找的千裳崖就藏在那股古遺址裡面。」

聽到我這麼一說,王大鵬頓時眼冒精光,如同已經看見了千裳崖的影子一般。但是王大鵬知道,眼戈壁灘上的額這條古水河就如此兇險,已經有幾十號考古隊斷送掉了性命,那古遺址與千裳崖的危險可想而知。經歷了埋骨山一行,我和石津、李小琴我們幾人也都有知道,千裳崖怕只會是比埋骨山更加兇險萬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和王大鵬忽然聽見那古水河的位置傳來一陣動靜,我和王大鵬頓時警覺了起來,王大鵬啐了一口唾沫,罵道:「他娘的,我就知道夜裡不會太平!」

王大鵬嘴上罵著,但是腳底下卻沒閑著,我和王大鵬兩人趕緊往幾人所在熟睡的帳篷靠了過去,守在帳篷的口子邊上,防止昨晚的事情再次發生。

王大鵬換了一個拿槍的姿勢,一隻手捏著槍杆子,另外一隻手握著槍把,準備著一旦有人從帳篷裡面出來,就一個個給他全都砸暈了去。反正不是石津與李小琴二人,王大鵬可是毫無顧慮,可以放心大膽的下手,幾乎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聽著耳邊那陣傳來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大,我越發的覺著不對勁,我忙對王大鵬呼喊了一聲,兩人向著古水河的河面摸了過去,而隨著那陣聲音的越來越大,石津、李小琴、胥教授等人也都被吵醒了,隨即,便忙往河邊感。

此刻,只見古水河中翻漿倒海一般,而古水河流動的速度也在加快,很快,古水河便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只留下一個很深很寬的古河道!

那古水河的河水消失后,古河道便顯露了出來,但是古河道的兩側裡面竟然看不見一絲水線,古河道中更是沒有被一點水浸泡過的痕迹,整個古河道就像是早已乾旱了許久未逢雨水,河床和戈壁灘乾旱的顏色幾乎一模一樣。

王大鵬不可置信的說道:「怎麼會這樣,剛剛明明還有水的,怎麼一眨眼的功夫這些水就不見了?!」

此刻,我們其餘的幾人也都有著和王大鵬一樣的疑惑不解,這古水河的河水就彷彿眨眼睛突然蒸發了一般,而且戈壁灘上無風無浪的,可古水河的河水怎麼就突然間變得驚濤駭浪了起來,河水也如同斗轉直下一般,快速流動,彷彿不遠處的底下就是瀑布一般。

我暗自想著,看來只有等我們找到古遺址后,或許才能找到關於古水河的秘密。

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瘸子的屁股,邪門兒!」

沒等天亮,我們便收拾了東西,度過了古水河的古河道,朝著戈壁灘的腹地繼續進發。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我們一行人已經在戈壁灘上面走得四肢脫力、頭暈眼花,每個人的喉嚨管裡頭就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胥教授因為身體不好的原因,在小眼睛男與另外一名愣頭青考古隊員的攙扶下,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面色慘白慘白的沒有意思血色,看那樣子已經是一隻腳踏進了棺材裡頭,離死不遠了。

但是這會兒,我們所有人都已經沒了吃的與水,我和王大鵬、石津、李小琴我們四人所攜帶的水壺也都徹底見底了,就連水滸中的最後一滴水,也都被王大鵬伸著舌頭硬是挨了好久,最後砸巴咂巴給消化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