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80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11T21:04:08
第280章:考古隊消失的真相

天亮后,我們發現那條古水河依舊還在,只是這一晚便一下子丟了兩人,一群人著實過得不輕鬆,簡直如同人間煉獄一般,直到在見到光明的那一剎那才感覺到安全。清點了人數,只剩下我、王大鵬、石津、李小琴、胥教授、小眼睛男和另外一個考古隊員,一共七人。

一夜無眠,胥教授像是蒼老了不少,小眼睛男與另外一人,看上去也像是營養不良的樣子。

須臾,胥教授言歸正傳的對大夥說道:「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難題是,我們行進的方向必須度過這條古水河,但是我們沒有渡河的工具,這河水還不知道有多深呢……」

我原本想著這古水河既然來得快,想必去得也肯定快,等天亮河水消失后,我們便可以繼續前進,前往戈壁灘的腹地一探究竟,哪料古水河竟然並未消失,想到這裡不禁使人頭大。

方才聽胥教授的意思,如果探知到了河水的深淺,怕是打算要涉水過河。我連忙打斷了胥教授,然後對眾人說道:「我們絕對不能涉水,死去的那兩個人就是因為接觸了古水河的才會那樣慘死的,所以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碰著一滴古水河的河水。」

小眼睛說道:「可是,除了這個辦法,我們根本就過不去古水河啊?」

我繼續說道:「我和石津之前在一個島上,見過一種極為厲害的蟲子,別稱叫做『不回頭』,那蟲子是生活在水裡面的,起初看上去像極了水中的一種水卵,移動速度十分快速,一旦鑽進人的身體裡面,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將一個人吸食得只剩下一副皮囊!」

胥教授等人聽罷,心中不由得暗自一驚,胥教授從事考古工作多年,可以說是見多識廣,古墓中稀奇古怪的東西本就多了去,但卻從未見過一種防盜機關抑或是古墓中的任何一種危險生物,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將一個人啃食得只剩下一副皮囊!

胥教授言道:「把一個人吃得只剩下一副皮囊……!」

對於胥教授等人的表情,石津自是看在眼裡,但是出於大夥的安全考慮,眼下在不清楚這條古水河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情況下,涉水絕對不可行。

石津絲毫不誇張的對幾人說道:「沒錯,我和馬上發曾經在一個島上親眼所見,那種蟲子能夠從繡花針的針頭那麼大小東西,快速長成一個龐然大物,體型大得嚇人。當時,我們遇到那種蟲子的時候,雖然我們反應了過來拚命奔跑,但還是有人被攻擊了,幸虧隊伍中有一個精通醫術的人,不然,那一次我們怕也是凶多吉殺。」

如果說我說話不足以使得小眼睛和另外一名考古隊員完全相信,那麼剛剛石津所說的那番話,足以使得所有人確信無疑。

我琢磨著,要麼這古水河的河水本身就不是我們理解中一般的河水,很有可能是某種類似於水一樣的流動液體,比如水銀、硫酸之類;要麼,就是這古水河的河水中有著某種細菌,能夠在極短的時間裡分解掉任何有生命的組織,以及無生命的。

「不是……水?分解?」聽著這些字眼兒,王大鵬一陣的抓耳撓腮,疑問道。

我說道:「我在想,上一批考古隊的那幾十號人之所以會在一夜之間離奇失蹤,會不會也發生了像我們之前那樣,所有人都毫無意識的向著河水裡面走去,然後沒了的?」

小眼睛男想了想,由於了片刻,最後還是說道:「昨天夜裡出現情況的時候,我就這樣懷疑過,可是……」

王大鵬腦袋一仰,瞪著眼睛問道:「咋了,可是什麼?」

小眼睛男知道王大鵬那人一副匪里匪氣的樣子,一看就是沒有什麼文化脾氣還不小的主,但是這話小眼睛男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小眼睛男感覺被王大鵬盯著渾身不舒服,只好移開了目光,說道:「可是,當時我和胥教授兩人在我們紮營位置的附近,每一個位置都找了,就差沒有跪在地上像狗那樣尋了,但是地上一點痕迹都沒有。」

我尋思了一會兒,上一批考古隊人數眾多,所攜帶的物資也一定不在少數,這樣大規模的考古隊行進,起速度一定快不到哪裡去,換言之也就是上一批考古隊從一開始進入戈壁灘開始,他們在戈壁灘上所耗費的時間也就比我們更久。

想到這裡,我說道:「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了。」

胥教授眼眸一亮,問道:「什麼原因?」

我從所攜帶的行囊中翻出了水壺,搖了一搖,僅剩的小半壺水響叮噹,然後回答道:「他們一定都喝了古水河的水!」

李小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道:「對呀,他們一定是喝水了。」

小眼睛男猛然間恍然大悟的說道:「是,當時我們找到了古水河大家都很激動,所以大家都喝了古水河中的水,只有我和胥教授兩人沒有喝。」

這時候,另外一名考古隊員想想不由得一陣后怕,隨即說道:「沒錯胥教授,這、這條古水河的河水一定有問題!」

胥教授的臉色有些不好,略有所思的說道:「也就是說,他們是在熟睡中就消失的,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王大鵬在我耳邊小聲嘀咕道:「這他娘的,幾十號人死得也忒窩囊了,連咋回事兒都不知道,就去閻王爺那裡報到了。」說完后,王大鵬煞有介事的長嘆了一聲……

一旁的李小琴聽見了王大鵬話,當即沒好氣的瞪了王大鵬一眼,向王大鵬做了一個閉嘴的動作。

上一次考古的失敗,一直是胥教授的一個心結,這個心結與陰影一直如影隨行的跟著胥教授,我多少能夠體會一點胥教授的那種心情,於是對胥教授說道:「昨晚的情況你也看到了……」

隨後,我和王大鵬兩人來到古水河邊,可不論我們怎麼看,眼前的這古水河的河水都和我們平日裡頭飲用的水沒有任何區別,也不是什麼水銀、硫酸之內的液體。

接著,王大鵬兩根手指捻著水壺,一副分外小心的樣子從古水河中取了一小半壺的河水,待王大鵬取得古水河的河水后,我從行囊中倒騰出了一塊乾癟的牛肉乾放在地上,王大鵬直接將水倒在了牛肉乾上面,所有人圍成了一圈盯著面前的那塊牛肉乾的變化。

不出意外的話,那塊被古水河河水淋了的牛肉乾很快就會被發生,但奇怪的是,王大鵬在將水壺中的水倒出來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在那小半壺的水中發現什麼細小的生物存在,甚至連一個黑點都沒看見。

就在我們又才是猜疑的時候,忽然間就像是被潑了硫酸一般,消失得連一點牛肉渣都不剩下。看得眾人一陣口乾舌燥,因為王大鵬淋了很說水在那塊消失了的牛肉乾上面,所以我們看到的變法很是明顯,細思極恐,這要是喝進了肚子裡面的話,豈不是……

古水河的河水得到了證實,上一批的幾十號考古隊員就是因為誤喝了古水河的河水,所以才會發生後來的離奇失蹤,想到這裡,胥教授咽下了一口唾沫,這古水河的河水果然兇險無比,但好歹總算是找到了上一批考古隊員失蹤的真相。

看清楚了古水河的真面目,胥教授更加篤定古水河的另一面一定就是古遺址的所在!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變更為 舊回應在上方][目前是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