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424-425

porsmm
本文:2022-05-11T17:48:45
四百二十四、大2到大3的那個暑假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小魚兒很聰明,她看到火箭101的寄件信封,好像意識到什麼,小聲嘀咕一句:“之前是不是疏漏了?”

蕭容魚甩著馬尾辮“蹬蹬蹬”的跑到另一棟樓,留下不明所以的父母和鄰居。

“丁叔叔,我能看看小君的錄取通知書嗎?”

蕭容魚敲開一戶門說道。

這家的女兒剛被西安電子科技大學錄取,小魚兒看到寄件信,不出所料的又是火箭101寄過來的。

蕭容魚好像發現新大陸,心裡有些得意,似乎看穿了陳漢升的“把戲”。

她連續拜訪了蒼梧綠園小區好幾家准大學生,還打電話問了港城一中的老師,似乎沿海地區或者內陸比較出名的大學城,寄信方式都是火箭101。

當然一些偏遠地區,依然還是其他快遞方式。

“嘟嘟嘟。”

蕭容魚拿起電話給陳漢升撥過去,她要炫耀自己的新發現。

“喂,不是說好晚上才打電話嗎,我正要開會呢。”

陳漢升大大咧咧的聲音在聽筒裡響起。

蕭容魚本來想談正事,不過聽到陳漢升“嫌棄”的語氣,她小脾氣立刻上來了:“我們已經兩個月沒見面了,這麼多年了,非吵架情況下還是第一次!”

陳漢升噎了一下,似乎的確是這樣,兩人認識以後,自己從沒這麼長時間消失過,除了那次的修羅場。

“嘿嘿,我這邊很快忙好了。”

陳漢升緩和了語氣:“到時回港城給你帶禮物。”

“哼!”

蕭容魚傲嬌的冷哼一聲,這才感興趣的問道:“小陳,你這兩個月是不是忙著走動關係啊,雖然大學生放假了,但是大學沒有放假,於是你四處經營,把那些學校錄取通知書的寄件信換成了火箭101,達到一種出人意料的宣傳。”

“還是我們家小魚兒聰明。


陳漢升笑嘻嘻的誇獎一句,不過又開始吐槽:“其實,我已經打著免費的旗號了,不過還是送了很多禮,好在終於把關係走通了······”

兩人正說著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人問一句:“誰的電話,小魚兒嗎?”

蕭容魚聽出這是王梓博的聲音,心情美好之餘,也更加安穩。

有時候異地戀或者情侶分開,互相通電話的時候,如果聽到對象身邊有個人,這個人和對象是同性,自己還要認識,下意識就會很放心。

“那行,你先忙吧,我在家等你。”

蕭容魚叮囑兩句,愉快的掛了電話。

······

在哈工大附近的一處酒店會議室裡,亂哄哄的坐著二十多個大學生,有男有女,女生居多,正是火箭101的員工還有那些“騙”來的暑假實習生。

每個人皮膚都比以前黑了,因為都被7、8月份的太陽曝曬過。

戚薇也在裡面,她看著陳漢升的目光充滿著“殺”意,陳漢升這師弟實在太混蛋了,當初說好的條件是:待遇不錯、包吃包住、全國各地四處的旅遊、偶爾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行。

前面都沒問題,結果就壞在“力所能及的事情”,大概在陳漢升看來,只要累不死,全部屬￿“力所能及”的範圍。

“開會了開會了。”

陳漢升打完電話後,敲了敲桌子,一幫人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來。

“哈工大的業務完成後,我們的暑假突擊工作也即將結束,大家可以在這裡旅遊一天,後天返回建鄴,同時發放獎金和實習工資。”

陳漢升還是那樣一如既往的口吐芬芳:“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他媽的我也累,以後要是能賣掉火箭101,品牌2000萬,這些經營的關係也要值2000萬,最後再折算固定資產。”

聶小雨等人聽了都笑起來,他們都以為這是氣話。

只有孔靜認真看了一眼陳漢升,輕輕的笑了笑。

後天,一大幫人從北方返回建鄴後,陳漢升這次也信守承諾,給每個人發了工資。

戚薇本來以為3000塊錢就很高了,結果點了一遍發現有6000塊錢,周圍那些兼職的實習生,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

戚薇歎一口氣,在金錢Buff的作用下,自己都沒辦法“恨”陳師弟了。

“各位師姐,大家辛苦了。”

陳漢升還作出一個承諾:“這段時間,大家都結下了深刻的革命友誼,你們畢業後如果想來火箭101工作,師弟我雙手贊成。”

“真的嗎?”

溫鈴晃動著眼神問道。

她本來是一張蒼白的臉龐,不過經過這兩個月的工作和忙碌,皮膚居然紅潤起來,整個人看起來也更有生氣了。

陳漢升有些發愣,他這段時間把小姐姐們折騰的夠慘,本來只是客氣一句,沒想到還有人硬要往“火坑”裡鑽的。

“我同意了,你就跟著市場部吧。”

孔靜走過來,笑著代替陳漢升做了決定。

······

現在這個時間,財大還沒正式開學,陳漢升分完了錢,學生們握著鉅款,各自回家調整狀態了,孔靜也買了飛機票回粵東。

“小陳,我們啥時回港城。”

王梓博問道,他本來就有點黑,紫外線對他的影響居然是最小的。

陳漢升有些羡慕的看了看王梓博:“先去找地方吃飯吧。”

王梓博本來以為要去飯店,結果陳漢升帶他來到火箭101總部附近的小區,這地方離著義烏小商品城和財大也很近。

“來這裡做什麼?”王梓博問道。

陳漢升不回答,徑直來到201敲門,他本來以為迎接自己的,要不是靦腆害羞的沈幼楚,要不就是活潑可愛的小阿寧。

哪知道門打開後,有一枚白白胖胖的花生米站在自己眼前。

“你是誰?”

兩人同時問道。

“你是陳漢升?”

“你是胡林語?”

陳漢升好不容易辨出一點輪廓,對方似乎也認出這是“黑化版”的陳漢升。

“你怎麼這麼黑的?”

“你怎麼這麼胖的?”

兩人再次同時發問。

這時,沈幼楚從廚房裡走出來,她身上系著圍裙,手裡拿著鍋鏟,怔怔的瞧著陳漢升。

“謝天謝地,她沒有長胖。”

陳漢升打量一下,暗暗的松一口氣。

“阿哥,梓博哥哥。”

小阿寧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高興的牽住兩人的手。

“你過來做什麼?”

胡林語把拖鞋遞給陳漢升和王梓博,自己又跑到沙發上看電視了,好像在自己家似的。

“這話怎麼說的。”

陳漢升有些不爽:“房子戶主還是我名字呢,應該我問你才對。”

“我啊。”

胡林語從茶几上拿起一根黃瓜,“啪”的掰成兩半,陳漢升還以為給自己和王梓博的,他都要伸手接過來。

哪知道胡林語根本沒這意思,一半遞給了阿寧,一半自己啃起來了。

“我整個暑假,幾乎都在這裡的啊。”

胡林語舒服的調整個坐姿,只是看著胳膊上顫動的脂肪,這才有些發愁:“我還沒找你算帳呢,你們家沈幼楚做飯這麼好吃,我總是控制不住自己胃口。”

“幼楚,幼楚。”

胡林語大聲喊了一句。

“今天中午紅燒肉不要太瘦啊,肥一點的更香。”


四百二十五、“聽話”的陳漢升
作者:柳岸花又明
小胡,你這墮落了啊。”

陳漢升很不忿,沈幼楚在廚房裡做飯,自己在沙發上看電視,這是陳英俊才能享受的生活啊,胡林語憑啥?

“我又不是啥事沒做。”

胡林語從屁股底下掏出一本趣味數學習題:“我還負責幫阿寧鍛煉邏輯思維,這樣有利於她以後學好數理化。“

“別你媽胡扯了,這種垃圾題目,老子閉上眼都能教!”

陳漢升冷笑一聲,把習題冊打開隨意翻了兩頁,又很快的合起來:“就算我不能教,你這樣一直不回家,父母不想你嗎?”

“在家哪有在這裡happy。”

胡林語懶洋洋的說道:“我還有個弟弟嘛,家裡人注意力都在他身上,誰會管我呢,回家我還得做飯幹農活呢。”

陳漢升點點頭,難怪胡林語不想回去。

這邊有空調、有閨蜜、有電視,每天還能逗弄一下剛從山裡出來的小阿寧,偶爾去義烏商品城逛逛街,婆婆又不管閒事,絕對的神仙生活啊。

“吃飯鬧。”

沈幼楚從廚房裡伸出頭,帶著川渝腔調說道,大概和婆婆阿甯一起,家鄉話總是習慣性的冒出來。

“好噠。”

胡林語一個激靈坐起來,迅速把飯桌上的課本收拾整齊,讓阿甯去喊婆婆,自己去廚房端菜端飯。

“一家六口”吃飯的時候,陳漢升又解釋起自己曬黑的原因,沈幼楚安靜的聽著,時不時喝兩口豆腐湯。

陳漢升回來前沒打招呼,沈幼楚就沒有多做,現在她擔心飯菜不夠,先緊著其他人先吃。

“這麼說,大三時候你會很有錢?”

胡林語聽完“火箭101的暑假征程”,好奇的問道。

陳漢升擺擺手:“資產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影響力在不斷增加,這可比單純的盈利值錢多了。”

影響力大了,吸引的目光也就多了,身價也就跟著漲了。

吃完飯婆婆拄著拐杖,一言不發來到沙發上,年邁的老人家似乎都喜歡這樣,坐在一個位置上長時間不說話也不喝水。

胡林語很自覺的整理餐具,沈幼楚打算幫陳漢升整理床褥休息。

陳漢升走進臥室看了看,這套房子是三室的,結果分配的很有趣,婆婆一間,沈幼楚帶著阿寧一間,傻吊胡林語居然單獨一間。

“你明明是女主人,怎麼過的和丫鬟似的。”

陳漢升無奈的笑了笑,不過他也沒睡覺,直接和王梓博回港城了。

開車行駛在建港高速公路上,陳漢升突然問道:“梓博,你覺得胡林語怎麼樣?”

王梓博以為只是評價,想了想說道:“人還可以,就是有點胖,雙下巴都出來了。”

陳漢升點點頭:“你和黃慧分手後,我把胡林語介紹給你女朋友?”

“我靠,你沒事詛咒分手做什麼!”

王梓博想了想:“再說了,我寧願要聶小雨,也不要她啊。”

“寧願?”

陳漢升看了看王梓博:“你是不是對這個詞理解有什麼偏差,聶小雨和你談朋友,我還捨不得呢。”

“操!”

王梓博和陳漢升對線是占不到優勢的,經常被打擊的啞口無言,只能用一些語氣助詞表達內心情感。

“我是說真的,胡林語至少實誠。”

陳漢升臉色平靜:“黃慧呢,她是火箭101總部成員,本來也該聽從調遣的,可她7月請假後,結果就一直呆在家裡了,難道就她特殊嗎?”

“人家不是感冒了嘛。”

王梓博為黃慧辯解。

“死了嗎?”

陳漢升一點不讓步:“既然沒死,感冒好了就應該跟上大部隊,黃慧這人能力是有的,就是喜歡耍小聰明,7月份的工資老子一分都不給。”

“沒事。”

王梓博沒有放在心上:“總之她也沒做出很多貢獻。”

兩個發小一路閒聊,晚上6點左右到達港城了,不過陳漢升父母出去喝喜酒了,王梓博邀請陳漢升去自己家裡。

“我們連續在一起兩個月了,你還不膩嗎?”

陳漢升把王梓博趕下車:“我去找小魚兒了。”

王梓博也不介意,只是陳漢升走了以後,他從身上掏出手機給黃慧撥過去。

“小慧姐,今天任務結束,我回港城了。”

“噢,陳漢升有沒有對我很大意見?”

“沒有,生病了他也能理解,七月份的工資我幫你拿了,暑假見面後再給你。”

······

陳漢升不知道王梓博打算用自己的錢墊上,他開開心心來到蕭容魚家,晚飯後一邊吃水果消食,一邊吹噓火箭101開學後將多麼的吸引眼球。

老蕭和小魚兒聽得津津有味,就連呂玉清都忍不住感歎:“這兩個月真是辛苦了,除了工作都是工作。”

陳漢升搖搖頭:“也沒有啦,偶爾也和同事看看電影,逛逛街當地的特色古街。”

“那你們一大幫人不是很熱鬧?”

小魚兒眼裡很羡慕,她暑假除了走親戚,就是被逼著練車,根本沒出去玩幾次。

“還行吧,不過工作也很重要的。”

陳漢升笑嘻嘻說道:“所以,我每次只帶著一個師姐逛街,儘量節約人力資源。”

“什麼?”

蕭容魚不答應了,就算明知道陳漢升是在逗自己。

她走過去要捏陳漢升的耳朵,兩人就在沙發上打鬧起來。

小魚兒在家都是穿那種吊帶睡衣的,胳膊和小腿都露在外面,總之她也沒把陳漢升當外人,不過動作一大,睡衣肩膀上的吊帶就被扯下去了。

看著雪白的鎖骨,陳漢升眼睛突然發直。

“咳~”

呂玉清在旁邊咳嗽一聲:“漢升啊,天也不早了,你父母可能回家了吧。”

“昂,我不急。”

陳漢升捨不得挪開眼神。

呂玉清心想臭小子,什麼名分都沒有,居然也占我們家閨女的便宜。

“客廳空調溫度太低了。”

呂玉清吩咐道:“小魚兒去換件厚實點的睡衣。”

蕭容魚也有些不好意思,美目瞪了一眼陳漢升,當她再從臥室出來的時候,身上已經穿著長袖的睡衣了。

陳漢升歎一口氣,拍拍屁股站起來:“呂姨,時間差不多,我爸媽可能吃完了,我還是回家吧,晚了要挨駡的。”

······

回家後,老陳和梁美娟果然都在家裡,桌上還扔著兩袋金絲猴奶糖,估計是哪家結婚的。

“喲,陳總回來了。”

梁美娟一見面就冷嘲熱諷:“可以的嘛,整個暑假都不沾家,快開學了想起來看看老爹老娘。”

陳兆軍打量一下兒子,發現他只是黑了不少,不過氣色很好,還像以往那樣精神抖擻,也就默默看電視了。

陳漢升不敢反嘴,生怕激起梁太后怒火,她拿起擀麵杖打自己。

第二天正好是雙休日,梁美娟不用上班,她雖然去菜場買魚買雞,做了一大桌豐盛的午餐,但是嘴巴仍然沒停過。

總之,親媽就是看兒子這也不爽,那也不爽,陳漢升不小心掉了兩粒米在地板上,梁美娟都能絮叨半天。

陳漢升匆匆吃完打算離開,梁太后皺著眉頭:“吃完就要走,一點事都不想做,你去把碗刷了!”

陳漢升都要換鞋子了,聽到指示只能乖乖的走向廚房,“叮叮噹當”的洗刷起來。

老陳豎了個大拇指,世界上還能夠讓陳漢升忌憚的,也只有梁太后了。

“媽,我洗好了。

沒多久,陳漢升擦擦手走出來,換了鞋子飛快的下樓。

“哼,跑的比兔子還快!”

梁美娟總覺得哪裡不對,站起來去廚房檢查。

“陳!漢!升!”

梁美娟突然惡狠狠的叫道。

老陳一聽這充滿殺氣的全名,他也有點緊張:“怎麼回事,是不是沒刷乾淨,還是······”

陳兆軍走進廚房後,頓時閉上嘴巴。

梁美娟讓陳漢升“刷碗”,沒想到他真的只刷了碗,其他碟子啊,筷子啊,鍋鏟啊,一個都沒動。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