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422-423

porsmm
本文:2022-05-11T08:20:35
四百二十二、簡單的生日晚餐
作者:柳岸花又明
6月26日的早上,晨光微熹,財大的空氣裡夾雜著點點清涼,不過當朝陽升起來的時候,地面很快就帶著一層灼熱的焦躁感。

女生宿舍樓下,姑娘們三五成群走出門口,聊著即將到來的考試和日常八卦,嘰嘰喳喳的笑聲散發著青春的活力。

好幾個男生站在階梯下面,望眼欲穿的盯著人群,他們在等自己的女朋友。

被等待的女生不管長相如何,看到男朋友的那一刻,她們臉上瞬間綻放出一陣欣喜,仿佛人世間最美好的顏色。

喔,戀愛的味道。

“幼楚,你《西方經濟學》的筆記借我抄一下,我預感貨幣知識要被當成大題。”

胡林語穿著馬褲,邁著小短腿,一邊走一邊說話。

她身邊女生的個子很高,屬於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能注意到的存在,不過似乎是不夠自信,女生總是習慣性的低下頭。

肩膀上掛著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布包,底面都被磨的如薄紗,甚至能看出書本的棱角,可以看出女生經濟條件很一般。

胡林語嘴巴很快,說完一件馬上又扯到另一件:“今天是你的生日,陳漢升這個大忙人能趕回來嗎?”

女生搖搖頭:“他也沒告訴我。”

語氣溫柔,還帶著一股子嬌憨味道。

“哎,你怎麼連男朋友行蹤都掌握不了呢。”

胡林語有些恨鐵不成鋼:“不過也沒事了,我們宿舍早就說好幫你過的,陳漢升要是回來,就讓他幫忙買單······”

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因為對面的木椅上坐在個男生,翹著二郎腿,笑嘻嘻的盯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一點都不矜持。

正是財大的創業明星,學生會副主席陳漢升。

“你男朋友。”

胡林語用肩膀抵了抵女生。

女生這才抬起頭,
露出一張千嬌百媚的臉蛋,居然是那麼的漂亮,她看到陳漢升以後,桃花眼像沐著雨一樣明亮,這就是財院02屆最漂亮的女生沈幼楚。

胡林語本來也跟著高興,可是想起了什麼,突然慌張的說道:“你上午不能帶走幼楚,我複習還要靠著她呢,下午你再帶她出去。”

陳漢升一愣,心想你複習和我有什麼關係,不過胡林語“霸道”的挽著沈幼楚胳膊,他也沒辦法。

於是整個上午,沈幼楚和胡林語在圖書館複習功課,陳漢升就在旁邊睡覺。

沈幼楚偶爾一抬頭,看到身邊突然多了個人,心裡好像多了一份沉甸甸的幸福感。

······

中午吃完飯,陳漢升帶著沈幼楚去義烏小商品城買衣服。

這裡的衣服價格平民,款式多樣,還有阿迪耐克幾家大品牌,基本滿足了江陵區大學生的購買需求。

“今天你隨便挑,如果這裡沒有喜歡的,咱們再去東山百貨。”

陳漢升豪爽的說道。

沈幼楚也溫婉的笑了一下,不過她主動性不高,只是跟在陳漢升後面進進出出。

在一家衣服店裡,陳漢升舉著裙子讓沈幼楚比劃比劃,她搖搖頭拒絕了。

沈幼楚著裝非常保守,夏天仍然穿著長褲,從不會露出腳踝小腿什麼的。

大概只有拍畢業照那天,才會穿個借來的裙子紀念一下。

在耐克門店裡,陳漢升又讓沈幼楚試一款短袖,她翻了翻價格牌,小心翼翼的看著陳漢升。

陳漢升心裡明白,沈幼楚覺得太貴不想買。

“再有錢也改變不了的生活習慣啊。”

陳漢升默默說道。

大概因為家庭條件不同,蕭容魚買衣服一般都是先看款式和顏色,再看搭配,價格反而是次要的;

沈幼楚永遠都是先看價格,在心裡預期範圍內買一兩件普通衣服。

最後,在一家叫“女人裝”的店裡,沈幼楚挑了一件橘黃色的棉質短袖和白色板鞋,兩樣加起來才60塊錢。

陳漢升撇撇嘴,一般叫什麼“女人裝”、“精衣坊”、“時尚麗人”等等花裡胡哨名字的,基本都是雜牌店,只是因為便宜,很受大學生歡迎罷了。

不過今天是沈幼楚的生日,一切都要按照她的心思來,陳漢升拿起衣服準備去買單。

哪曉得,沈幼楚又輕輕戳了一下陳漢升。

“怎麼了?”

陳漢升驚喜的轉過頭,還以為沈幼楚想通了,打算在生日這天奢侈一把。

“你,你再去砍價好不好?”

沈幼楚紅著小臉說道。

“啥?”

陳漢升心說我上百萬的身家,為了60塊錢的東西去砍價合適嗎?

“你為什麼不去?”

陳漢升反問。

沈幼楚靦腆的低下頭:“我,我不會說話。”

“你到是知道。”

陳漢升忍不住笑了笑,輕輕捏著沈幼楚粉潤的臉蛋,她嘟著小嘴看著陳漢升,眼神裡都是信任。

“好吧,我去砍價。”

陳漢升拿著衣服來到櫃檯,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大媽,看著也挺和善的。

“你好,這兩件衣服能便宜點嗎?”陳漢升問道。

老闆對大學生砍價早有預料,標注的價格也是虛高,馬上就說:“兩件55元吧。”

“只少了5塊錢,還能再低嗎?”

“不行了啊,帥哥,這是最低價。”

“50塊可以嗎,我身上只帶了50塊,我們是大學生,沒多少錢的。”

“那行吧,總之也不指望賺什麼錢。”

老闆最後也答應了:“下次多介紹點同學過來。”

這些都是砍價的基本流程,全國的老闆似乎都差不多,好像都有一套相似的臺詞。

陳漢升一邊敷衍,一邊掏出錢包,不禁有點傻眼。

自己錢包裡全是100元的大鈔,這時候又不好意思和沈幼楚要錢,因為她正用“敬仰”的眼光看著陳漢升呢,大概覺得能砍價10元錢很了不起。

“老闆,找錢。”

陳漢升迎著頭皮把100元錢遞過去。

老闆看到100元紙幣的時候,嘴角抽搐兩下,她沉默著從錢櫃裡掏出50元錢。

整個過程兩人都沒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下面沈幼楚就不再買衣服了,怎麼勸都沒用。

陳漢升看了看時間,索性先去附近大排檔定個包廂,晚上5點多,沈幼楚宿舍的室友也來義烏小商品城了。

她們手裡拎著蛋糕,看來是其他五個女生合夥定制的。

“幼楚,過來許願了。”

譚敏點上蠟燭,笑著說道。

沈幼楚許願前看了一眼陳漢升,閉上眼睛吹了一口蠟燭,不過她力氣太小,蠟燭只是搖晃兩下,仍然堅強的亮著。

陳漢升反應快,馬上補上一口,蠟燭應聲熄滅,馬上響起室友的祝福語。

包廂的菜很普通,蛋糕也很小,對比蕭容魚龐大的生日宴會,這裡一切都是那麼的廉價,幾乎沒看到陳漢升的用心之處。

好在都是同學,再加上陳漢升和胡林語的鬥嘴,所以這頓飯吃的熱熱鬧鬧。

晚餐後室友們都很自覺,大家找理由先回宿舍了,只留下陳漢升和沈幼楚。

“出去散散步。”

陳漢升呼出一口氣,邊走邊問道:“剛才你許了什麼願?”

沈幼楚很老實的答道:“希望婆婆,你,阿寧,還有大家,希望大家都好。”

陳漢升笑了笑,牽著沈幼楚的小手在月光下信步而行,似乎沒有目的地。

不知不覺來到一個小區裡,陳漢升指著一戶亮著燈的窗戶說道:“你去201,那是給你的真正禮物,我在下面抽支煙。”

沈幼楚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她很聽話,邊走邊回頭的來到二樓,剛打開201的防盜門,一聲清脆的童音把樓梯裡的燈光都吵亮了。

“阿姐,我好想你啊!”

“啊······”

沈幼楚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從鼻孔裡噴出兩道白霧,嫋嫋升起,彌散在清亮的月光下,化作相思。

一碗水端平,就要永遠端平。


四百二十三、萬丈高樓平地起
作者:柳岸花又明
“阿姐,阿哥去山裡接我的。”

“阿姐,我今天做了大飛機,飛的好高好高,還看到白雲了。”

“阿姐,這裡小汽車好多啊,房子也是。”

······

阿寧像百羚雀一樣,嘴巴一直沒停過,同時還把事情的經過講清楚了。

沈幼楚蹲下身子,輕輕撫摸妹妹的頭頂,小阿甯沖著沈幼楚開心的笑著。

突然,只聽“咯吱吱”的一聲響,臥室的門被打開了,出現一個拄著拐杖的身影。

“婆婆。”

沈幼楚睜大眼睛,萬萬沒想到,70多歲的婆婆居然也給鼓搗來了。

“搭飛機前,西南空管局還給婆婆免費做個體檢。”

這時,抽完煙的陳漢升也走上來:“婆婆還不想完全走出山裡,不過她也同意阿寧在建鄴讀書了,也同意每年寒暑假來建鄴。”

“你都不肯告訴我。”

沈幼楚小聲說道,淚水在眼眶裡閃動。

“有什麼好說的。”

陳漢升笑眯眯的坐在沙發上:“另外,這套房子我買下來了,總之離著學校也近。原來的主人是工程學院的老師,現在人家考上博士,就賣掉房子去讀書了。”

“阿姐,我過完暑假還是要和婆婆回去的。”

小阿寧一板一眼的說道:“我在山裡還有半個學期沒有上完,不然老師會不高興的。”

陳漢升笑了笑,小孩子不會撒謊,他們只會找理由。

雖然幼稚,卻讓人感動。

阿寧大概知道自己要來到這座陌生的城市生活,所以很想在大涼山裡多留半年,儘量和不願意出山的母親多呆一段時間。

可是她又擔心說了實話,
大人們會生氣,畢竟媽媽改嫁了,按照族裡長輩的說法,這已經是“外人”了。

“好呀。”

沈幼楚捧著阿寧的小臉蛋,溫柔的應道。

“這兩個月你就照顧婆婆和阿甯。”

陳漢升叮囑沈幼楚:“考完試,我的暑假大概會很忙。”

······

大二下學期的期末考試,陳漢升幾乎交了白卷,因為他差點連考場都不知道在哪裡。

三天考試結束後,陳漢升找到正要收拾行李回家的戚薇。

“你下半年就大四了,即將面臨找工作,戚師姐難道不想儘快和社會接軌嗎?”陳漢升問道。

“我也想啊,陳主席。”

戚薇已經從人文社科學院的學生會主席位置上退下來了,陳漢升沒有一點阻礙的接班,戚薇聳了聳肩膀:“可是我找不到實習的崗位啊。”

“戚師姐這是見外了,遇到困難都想不到我。”

陳漢升湊近身體:“最近,火箭101準備招聘一批實習生,待遇還不錯,包吃包住,全國各地四處的旅遊,見見世面,偶爾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行······”

“真的嗎,那我能去嗎?”

戚薇眼睛一亮,聽著很讓人心動啊。

陳漢升左右看了看,悄悄的壓低聲音:“名額很少很少,到處都想塞人進來鍛煉,我主要是看咱兩關係好,好不容易給你留下來的,其他人都要經過層層考核呢。”

“謝謝陳師弟。”

戚薇心中熱潮滾滾,到底是當年立撐上位的師弟啊,有好處沒忘記自己。

“沒事,記住要保密啊,不然我也不好做。”陳漢升嚴肅的叮囑。

不過集中的那一天,戚薇突然發現,“數額緊張,需要經過層層考核”的實習生居然有8個,身份還都和自己差不多。

幾乎都是即將大四,渴望實習的大三學生,而且全是學生會裡的幹部。

有個熟識的女同學推了一下戚薇:“薇薇,你的考核難不難啊?”

戚薇一愣,心想我是走後門進來的,沒經過考核。

好在戚薇牢記陳漢升的囑託,含含糊糊的答道:“還可以吧。”

“啊,那你們辛苦了。”

女同學臉上有些得意:“其實我沒經過考核,陳師弟說我和他關係比較好,這位置他特意給我留下來的。”

“?”

一個大大的問號出現在戚薇的腦海裡。

女同學以為戚薇是被嚇到了,還矜持的擺擺手:“陳師弟叮囑保密呢,薇薇你不要說出去喔。”

“哦哦,好······”

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戚薇心頭,怎麼好像要被騙去挖礦似的。

······

這些師姐當然都是陳漢升“騙”來的,其實說“層層考核”也沒錯,他專挑那種綜合能力比較強,在學生會裡當過幹部,本身也有實習意圖的准大四學生。

這些人聯合總部的十幾個員工,再從學生總代理中挑選幾個,在市場部的帶領下打響屬￿火箭101的“時間攻防戰”。

出其不意,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二十多個人即將出發之前,陳漢升還意外收到一個女生的求職要求。

“聽說陳師弟在學校裡四處招實習生,我也想應聘,不知道收不收?”

溫鈴來到火箭101公司總部,平靜的對陳漢升和孔靜說道。

陳漢升有些:“溫師姐你都大四了吧,可以去找正式工作了,這份實習工作本意是面向儘早接觸社會的大三師姐。”

“我不介意,她們能做的,我也能做。”

溫鈴很堅持。

孔靜看著這個臉色蒼白的女生,在旁邊一言不發。

陳漢升想了想,讓聶小雨帶著溫鈴先下去,進而介紹起溫鈴的往事。

“說起來溫師姐也是可憐,只是錯認渣男而已······”

陳漢升長話短說,省去了具體過程:“······最後,我把何暢整走了,溫鈴曾經說過想報答我,不知道她這次過來,是不是抱有這樣目的。”

孔靜認真聽完,感慨的說道:“沒想到她年紀不大,經歷的挫折倒是不少。”

“靜姐,你自己看吧。”

陳漢升把選擇權交付孔靜:“總之暑假的活動以市場部為主,你來定。”

孔靜笑了笑,接受了溫鈴的實習申請。

······

整個暑假,陳漢升幾乎沒有回過港城和建鄴,人倒是沒消失,每天電話都能打得通,就是居住地經常變,一會在陝中地區,一會在粵東地區,一會在閩中省會。

好像有大學城的區域,陳漢升基本都捋了一遍。

8月底,港城蒼梧小區的一戶家庭裡,小魚兒穿著藍色的冰絲睡衣,坐在客廳裡一邊吃西瓜,一邊看《還珠格格》。

呂玉清伸手把空調的扇葉翻上去,嘴裡問道:“陳漢升還在外面啊,這都一個暑假了。”

“是啊。”

提起這個“負心漢”,小魚兒忍不住噘起嘴巴:“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大學都放假了,火箭101應該都沒業務了啊。”

蕭宏偉從廚房走出來,手裡端著一盤剛剝完皮的荔枝,晶瑩剔透,煞是好看。

這是他為閨女剝的,呂玉清都不能吃。

“謝謝爸爸。”

小魚兒彎著細細的眉毛,挑起一個荔枝塞進嘴裡。

蕭宏偉看到女兒開心,他自己也高興,擦了擦手說道:“別擔心,漢升多機靈,他一定有自己的規劃,兩個月又不是很長。”

突然,樓下一陣“劈裡啪啦”的鞭炮聲打斷了對話。

小魚兒把電視聲音調高一點,最近已經習慣了,樓上樓下每當有人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家長總要放鞭炮慶祝。

蕭宏偉走到窗戶看了看:“樓上張主任家的孩子,過一會他們應該要來分享了。”

沒多久,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傳來,蕭宏偉和呂玉清走過去開門,響起一陣陣鄰居之間的寒暄聲。

“喲,華南理工大學呀,這也是985高校呢。”

“哎呀,其實他想考東大的,結果差一點,於是去了華工。”

“都差不多啊,華工在粵東那邊接受程度很高。”

······

蕭容魚也走過去翻了翻錄取通知書,不過,比錄取通知書更讓她感興趣的是寄件的物流。

居然是火箭101承擔的。

家長們在談論未來的大學生活,蕭容魚卻看著袋子怔怔入神。

卡通火箭安靜的印在快件袋子上,下面是一團火苗,仿佛作勢欲爆,升騰而起。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