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76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10T19:48:16
第276章:邪門

半晌的功夫,跑出去追的王大鵬捏著一直手電筒,挎著槍喘著大氣兒折返了回來,胥教授一見狀,便立馬問道:「王老弟,怎麼也追回來了沒有?」

王大鵬出了口粗氣,嘖了一聲,回答道:「他奶奶的,一點徵兆都沒有,簡直比騾子都還要快,我追了半天便沒影了。」

胥教授一聽這話,臉色唰的一下就沉了下來,連說了好幾個「這可是好……」,其餘幾個考古對隊員也都紛紛竊語著,那人好好的怎麼就突然間跟中邪了似的,跑了出去呢?大家都紛紛猜疑著,周圍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夜色凝重得有些說不出的壓抑來。

小眼睛男見狀,趕緊扶著胥教授坐了下來,然後安撫著胥教授道:「胥老師別擔心,沈家老二一定是舊病複發了,這戈壁灘上他跑不遠的,我們怎麼多人一定能夠找到他的。」

其餘幾人也都圍在胥周圍跟著安撫著,不難看出這胥教授似乎很是受這些學生的愛戴,想來作為老師的口碑應該查不到哪裡去。

之後,據小眼睛男說,那跑出去的人姓沈家庭比較殷實,在家裡排行老二,上面有個哥哥下面有個弟弟,不上不下的位置,大家都習慣性的叫他沈老二,這人寡言少語的別的毛病沒有。

聽見小眼睛男說到「犯病」倆字,我猜想著,難道那跑出去的人也就是沈老二,莫非又什麼隱疾不成,於是問道:「沈老二究竟有什麼病,明明睡得好好地,為什麼會突然間發狂似的跑了出去?」

胥教授這時候說道:「小沈患有一種遺傳性疾病。」

王大鵬一聽這詞兒覺著有幾分新鮮,遂來了興緻,遂復問道:「什麼病?」

胥教授道:「夢遊!」

我對「夢遊」兩個字的理解並不清晰明朗,只是偶爾聽人說起過這麼一個詞兒,在老家的時候似乎也沒聽說哪家人有這號子病來,相對來說就比較謀生,一直以為是夢魘。

王大鵬就更加別說了,腦子裡面幾乎是不裝事兒的,所以在胥教授說到「夢遊」后,王大鵬還問了一句,道:「是不是做噩夢了?」

夢遊的確是來自於遺傳,既然這沈家老二有遺傳,估摸著沈家的三兄弟八成也都患有這種夢遊症。人在夢遊的時候,雖然身體四肢在動人在行走,但是部分大腦依舊處於睡眠狀態,當人醒來后並不會記得自己夢遊過,就普通人醒過來時,大都不會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夢。

我奇怪著問道:「可是,為什麼我們剛剛那麼呼喊,沈老二為什麼沒有被我們的聲音給呼喚醒過來?」

這時候,其中一人說道:「這次考古,我們已經行走了幾十天了,說實在的在進入戈壁灘后,我們都有吃不消了,沈老二一定是由於心理壓力過大,才會導致夢遊症發作,這次發作的比以往的都要厲害,所以你們才會叫不醒他。」

旁邊的有一人帶著一臉的哭喪樣子,說道:「胥老師,這下可怎麼辦,這沈家老兒跑了,我們回去該怎麼向沈老爺子交代啊?」

王大鵬一聽這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家庭殷實的公子哥兒果然是嬌生慣養的種,吃不得半點的苦,這還沒找到古遺址的下落呢,竟然就給這樣半途而廢了。這人跑了也就跑了,又不是誰攆走的,是他自個兒的事,怪得了誰呢?還害得自個兒大半夜的跑了一大圈子去追趕,費力不討好也就罷了,還聽這些人在那裡瞎咧咧個沒完。

王大鵬對著那幾人喝道:「該怎麼交代就這麼交代,你們以為這是旅遊呢,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能不能回去還是個未知數,這戈壁灘兇險異常,離開隊伍只有死路一條!」

王大鵬這一嗓子吼出來,那幾個人考古隊員頓時變得鴉鵲無聲,一個個低著頭沒有人敢反駁王大鵬說的話。

事實上也的確如王大鵬分析的那樣,那沈老二中邪似的隻身離開隊伍,身上什麼也沒有帶,夜裡烏漆麻黑一片,戈壁灘上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都還是一個數。就算是沈老二命大,第二天夢遊醒了過來,當看見自己一個人身處戈壁灘上,恐怕也只有絕望的份,在沒吃的沒喝的情況下,一個人根本熬不過三天。

戈壁灘上面很難留下足跡,除非是大象那般重量級的大型動物走過,況且這片戈壁灘大到根本不知道邊在哪兒,鬼知道那沈老兒夜裡往那個方向去的,要想尋找一個人簡直就跟大海里迷那撈針沒有什麼區別。

想要找到沈老二的希望十分渺茫……

第二天,我們所有人尋著若有若無的足跡,足足找了一整天,最後直到夜幕降臨,依舊沒有在戈壁灘上見到沈老二的影子。

當我們再次生氣一堆火的時候,胥教授似有所感的說了一句,道:「這或許就是沈老二的命,但是……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找到神秘國度的古遺址所在!」

夜裡的時候,大家都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和王大鵬兩人也都受到鼾聲的影響,不自覺的來了睡意,兩隻眼睛的上下眼皮子打架,沒完沒了,最後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睡了過去。

因為我和王大鵬兩人是圍著火堆坐著的,王大鵬實在困得厲害,那股子睡意一上頭,頓時猶如排山倒海之勢洶湧而來,勢不可擋,險些一頭栽進火堆裡面去,最後不知道怎麼的往後一仰,在穩穩噹噹的地上擺個大字型。

就在我們所有人都沉睡在夢境中的時候,我和王大鵬兩人只覺得一陣風從臉上吹拂而過,那風並不是戈壁灘上的風,而像是河面上吹拂而來的,微風中帶著水分子,和戈壁上那種乾燥的風萬群不一同,就如同一隻溫暖細膩的手從臉上撫過一般。

之後,我們所有的人幾乎都做了同一個夢,夢境中一條蜿蜒寬闊的河流不知道從上面地方流經而來,攔在了我們前面,然後便聽見耳邊水聲大作,跌跌撞撞……

忽然間我聞到了一股燒焦了味道,那股燒焦的味道尤其的刺鼻,且十分熟悉,彷彿……彷彿……彷彿是頭髮絲被燒著了味道。

我猛地一下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竟然跪在火堆邊上,額頭前的幾縷頭髮絲已經被烤焦了,正散發著一股刺鼻難聞的味道。

這一傢伙,我的睡意徹底醒來了!我是什麼時候睡著了的?竟然差點把自己給烤了!心裡頭一通「祖宗保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之類的言語在腦子裡面排隊打圈圈。就在我感覺腦子裡邊兒天旋地轉的時候,忽然瞥見王大鵬不見了,正當納悶以為不已,向著王大鵬定是趁著大夥都已經睡著,跑邊上黑暗裡頭撒尿訪遍去了,哪知道當我起身查看時,竟赫然發現所有的人都不見了蹤影,而就在這時候,我看見一群人正要往河裡面走!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