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75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10T14:22:29
第275章:突發異狀

這時候,一旁的小眼睛男開口替胥教授說道:「就是在這片戈壁灘上消失的,當時我和胥老師找了許久,但始終沒有找到其它隊員的下落,為了這件事情胥老師十分自責,身體也每況日下。去南京黑市打聽邱五爺也是我的主意,就是希望我們證實古遺址的存在,好讓那些下落不明的考古隊員,在天有靈的話,也能夠為這件事情而安息。」

其實,胥教授原本是不抽煙的,因為抽煙對於一個從事考古工作多年的人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相反反倒有礙於考古工作。這就像巡山的護林員抽煙是一個道理,動作雖小,但危險卻無處不在。

事實上,胥教授早在兩年前便查出了患有食道癌,幾個月前複查說已經惡化了,癌細胞擴散到了肺部,引起了肺部病變,胥教授知道直接時日無多,便想著在自己最後的時光再探一次古遺址。

王大鵬皮笑肉不笑的對小眼睛男說道:「看不出來,你倒是蠻有人情味?」

如果說那幾十號考古隊員是在這片沙漠中消失的話,換而言之,也就是說這片沙漠就是傳說中,那位郡王帶著象耳瓶離開流華山回去之時,卻找不神秘國度的地方?

對我的分析,胥教授毫無疑問的點了點頭,按照胥教授後來的想法,如果當時能夠想到這一點的話,或許那幾十名考古隊員也就不會無故失蹤了。只可惜,當時一群人誰也沒有料到後來竟然會發生這等離奇的事件。

我說道:「我記得你說上一批考古隊員,是在你們發現的一條無名古河流邊消失的?」

胥教授似乎猜到了我的意思,回答道:「但是那條河流,在考古隊那幾十號人消失了的第二天,我們再度找回去的時候,卻發現河流也跟著不見了。」

什麼?!河流不見了?

白衣老者給的秘笈上面也描繪著,在通往千裳崖的途中有著一天蜿蜒的河流,胥教授所帶領的上一批考古隊遇見的,會不會就是秘笈上所說的那條河流!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們所尋找的千裳崖的位置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那個神秘國度的所在?

那個神秘的夜月啼啼公主,以及後來的郡王屠城……!

在說到「幾十個考古隊員消失」的時候,我注意到,那幾名跟隨胥教授的考古隊員的臉上卻並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不禁使我好奇,雖然這幾個人看起來有些愣頭愣腦,單量卻不小,難道他們就不怕消失在這片廣袤的戈壁灘上面嗎?

王大鵬一時興起,想要嚇唬嚇唬那幾個愣頭愣腦的考古隊員,想著之前胥教授還冒險去尋求邱老五的幫助,這會兒竟然帶著幾個愣頭青來考古,這不是擺明了坑蒙拐騙,把人家大好青年往火坑裡推嘛,於是就講起了鬼故事,什麼孤魂野鬼之類的,一撂一撂的說個沒完。

可事實證明,那幾個愣頭青非但不害怕王大鵬講鬼故事,還聽得煞有介事一般,王大鵬一見這狀況,心想這幾個愣頭青怕是已經無藥可救,不是上帝耶穌救不來,王大鵬也懶得費勁,不再浪費口水,留著養養大牙。

第二天,我們一行人向著戈壁灘的腹地挺進,一路上相安無事,對於胥教授等人說是被人跟蹤,起初我還半信半疑,但是越到後來,反倒越發得顯得有些不可信。

一連過去數天,我們仍舊在戈壁灘上行進,這片戈壁灘的廣袤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而戈壁灘的詭異天氣也實在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頻繁的詭異現象使得在過去的數天時間裡面,我們也變得見怪不怪了。

李小琴雖然出身書香門第,但畢竟不是什麼專家來著,對於這種天氣這種事兒,頂多只是知道颳風便要下雨,可戈壁灘上白天吹夜裡吹的,不分白日晝夜的吹,可死活就是不下雨。至於胥教授,要說嘛雖然比專家要高一個層次,可他又是一搞考古的,頂破天也就知曉點地理知識,他沒弄不清楚這戈壁灘的情況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一次出事後,胥教授回去仔細研究了一番,做足了功課,幾十號隊員的詭異消失,並沒有打擊到胥教授找尋古遺址的決心,反倒因為這件事情使得胥教授更加確信古遺址的存在。因為,傳說中那位郡王在從流華山取得象耳瓶后,驅車趕往神秘國度的時候,就曾出現過難以解釋的一幕,這使得胥教授懷疑,當年那位郡王迷失的地方就是這片戈壁灘,而當初的神秘國度一定就在戈壁灘的某一個位置。

胥教授等人在那晚遇見我和王大鵬、石津、李小琴四人後,頓時低落的士氣高漲了不少,畢竟在這片荒無人煙、毫無生機的地方能夠遇見熟人,這是一件多麼緣分的事情,況且我和王大鵬兩人手中還有重火力武器防身,眾人心中無疑有了底氣。

可當隨著我們一行人,在戈壁灘上逗留的時間一點點延長,這一連數天還在戈壁灘上打轉,考古隊裡頭除了胥教授與小眼睛男兩人之外的幾人,對於古遺址的存在這件事情,不由得開始動搖了。雖說如此,但是幾人卻並沒表現出來,畢竟都走到這份上了,也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一路上,包括小眼睛男在內的幾人,倒也安分得很,因為王大鵬身上散發的土匪氣息,加上王大鵬又一直捏著槍,小眼睛男更是知道王大鵬曾經當過兵,幾人都顯得很是畏懼王大鵬。王大鵬還嚇唬過幾人,說他曾槍殺過人好幾個人,幾人更是嚇得屁都不敢放一個出來,生怕王大鵬一個不高興就將他們給結果了。

這戈壁灘荒無人煙,戈壁灘的氣候變化又反覆無常,自打我們進入戈壁灘這些天來,就從沒看見過純凈的藍天白雲,這要是死個把人,估摸著連老天爺他老人家都不一定會知道。

一天夜裡,所有人都睡下了就我和王大鵬、胥教授三人,圍著堆時而明亮時而快要熄滅的火堆還硬撐著眼皮子嘮嗑著,胥教授比較健談,時不時一邊的咳嗽著一邊抽著他的煙,與我和王大鵬兩人講了不少關於他考古的一些見聞。

就在這時候,忽然聽見一人大吵大囊的從帳篷子裡邊兒跑了出來,那人就跟中邪了似的,嘴裡頭不停的喊著「有鬼」,一邊嘶聲揭底的叫喊著,一邊像無頭蒼蠅一樣的在戈壁灘上竄來竄去,由於是在夜裡,沒一會兒的功夫那人就跑沒影兒。

一看這情況,胥教授當時就坐不住了,蹭的一下站立起來,嘴裡頭忙叫喊著那人的名字,試圖將那人給叫醒過來,胥教授一邊叫喊著一邊追了上去。可那人就跟發狂了野牛一樣,就憑胥教授那消瘦還時不時咳嗽上兩聲的身子骨哪裡追得上。

嚷嚷聲驚醒了所有人,大家也都在聽見聲音的第一時間跑了出來,小眼鏡男見胥教授試圖要去追,忙一把拉住了胥教授,眾人這才知道有人忽然間跑了,可這烏漆麻黑的戈壁灘又能跑哪裡去?

黑壓壓的戈壁灘上,只剩下一陣陣漸行漸遠的喊叫聲在戈壁灘上回蕩著,沒多久那人也就沒了聲音,被徹底淹沒在了黑暗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