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73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10T02:39:24
第273章:再見胥教授

這時候,王大鵬忽然一陣緊張,緊接著說道:「不對,那好像不是野豬,而是人!」

聞言后,我再次極力向著那拳頭大小的東西看去,發現那團東西大了好幾倍,彷彿還真是人在戈壁灘上行走一般。

奇怪,這半夜三斤的戈壁灘上怎麼會出現人的影子?難道不成是,曾經這戈壁灘上死去的人,的靈魂在夜裡飄蕩。聽聞枉死的人,在死後由於聚集著一世的怨念,靈魂無法前往輪迴投胎,於是便在人世間遊盪,無所依附。

據我們白天時的觀察,這戈壁灘顯然鮮有人至,況且又是在這個時候,實在不禁使人多想,我有些心虛的說道:「這時候怎麼會有人呢?」

很明顯,這話一出口原本還確定是人影的王大鵬頓時就有些心虛了,狐疑著,該不會真相馬上發說的那樣,碰見了不幹凈的東西吧?

老話說的好,「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先下手為強!吩咐石津與李小琴二人爬了上來,守著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我和王大鵬兩人端著槍,壯大著膽子摸向了過去。一陣戈壁灘上的寒風,呼呼地從我和王大鵬兩人的後背吹了過去,我和王大鵬不由得打了個激靈。

恰巧前面有兩個一大一小的小土堆,一左一右類似於一個隘口形狀,我和王大鵬兩人靠近后,便藏在了其中一個小山堆的後面。

這時候,我們先是聽見了一陣聲音,那聲音由遠及近,我和王大鵬兩人心中頓時有了譜,那團東西的確是朝我們這邊來了,不過那東西的移動速度卻很慢。我疑惑著,這傳說中的靈魂不是來無影去無蹤嗎?怎麼移動的速度會這麼慢,跟蝸牛似的?

我和王大鵬兩人再仔細一聽,發現竟然是人在行走時發出的聲音!

王大鵬臉色一變,在我耳邊說道:「老馬,這他娘的難道是土匪?!」

我不禁眉頭一皺,這聲音的確是人在行走時發出來的聲音,而且聽這腳步,似乎每走一步都發出著很是沉重的腳步聲。琢磨著,莫非當年沒把這鳥不拉屎的戈壁灘給解放了,怎麼還有土匪出沒在這一帶,而且還是大半夜的。

我又看了看戈壁灘上的天空,忽覺黑的有些瘮人,籠罩的黑夜氤氳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老話說的一點沒錯,「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今天還真就被我們給撞上了。

大概是手裡頭端著大威力的傢伙在,王大鵬有恃無恐,眼看那聲音越來越逼近,王大鵬心不慌、手不抖的,反倒顯得冷靜了許多,這回也不求爺爺告奶奶了,什麼祖宗、菩薩之類的也不禱告了。

眼看是時候了,我和王大鵬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忽地從小土堆的後面沖了出來,遠處的李小琴和石津二人只看見土堆子的後面跳出兩個人影,李小琴不由得嚇得心中一顫,手裡頭兩隻手緊緊握著的手槍,差點因為一時的緊張而走火。

那黑乎乎的幾個人影嚇得一顫,猶如撞見孤魂野鬼了一般,頓時一陣雞飛狗跳的驚叫聲響起,一個個嚇得屁滾尿流,撒丫子似的便想要往會跑。眼前都是黑乎乎的人影子,這一頓嚇得跟炸了鍋似的,哪裡看得實在,王大鵬當機立斷的朝頭頂上開了一槍。

AK-47步槍是由蘇聯米哈伊爾-卡拉斯尼科夫發明的,因其成名較早,所以AK-47步槍的槍聲異常容易分辨,這一槍槍響猶如劃破了整個戈壁灘的夜空,經久迴響,幾個人影也都在聽見槍響的那一刻停了下來。

我和王大鵬兩人端著槍往那幾個人影前湊近了一看,當即嚇了一大跳,我不有脫口道:「胥教授!」

王大鵬眼睛珠子一亮,說道:「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胥教授等人嚇得面色慘白,那些被嚇得滾到地上的和撒丫子往回跑的幾人,在聽見我喊出胥教授的時候,這才忐忑著慢慢回過頭來。

胥教授與小眼睛看清楚是我和王大鵬兩人後,兩人明顯一怔,隨即胥教授言道:「馬老弟、王老弟!你們倆怎麼會在這裡?」

胥教授忙不迭的一口一個「老弟老弟」的叫著,生怕眼前的兩人是幻覺,一眨眼就給變了樣。我和王大鵬來那個人也無比的意外,這時候,我們注意到,胥教授一行人共有七八個,幾個人由於行走時前後靠得很近,加上這半夜三斤的又是在夜幕下行走,隔得距離遠了,所以看起來就像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我問道:「胥教授,你們這是?」

沒待王大鵬胥教授開口,王大鵬晃了一下手裡頭的傢伙,咧著嘴似笑非笑,不緊不慢的說道:「我說胥教授,這大半夜的還趕路,您老可是一點也不腎虛啊,你們這究竟是唱得哪一出啊?」

胥教授聽后頓時老臉一紅,被王大鵬這突如其來一句話給嗆了好幾下,其餘幾人瞥了一眼我和王大鵬兩人手裡頭的傢伙,傻子都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兒,一個個也都跟著面帶苦色,一臉的惶恐委屈。大半夜被嚇了一大跳差點飛了魂不錯,沒想到王大鵬還給整這麼一句來。

幾人憋著勁兒,大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樣子。

本以為是遇見了攔路搶劫的土匪強盜,去沒想到竟然早著鳥不拉屎的地方見到了老熟人,雖然只是見過兩面,但也算得上熟人了。我和王大鵬兩人手裡的傢伙雖然看著著實有些瘮人,但是我和王大鵬兩人的這兩張面孔,對胥教授和小眼睛男來那個人來說卻是熟悉得很,見王大鵬也並無惡意,胥教授這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氣。

接著,胥教授介紹道:「哦,他們也都是我的學生,也都是干考古的。」

我和王大鵬兩人疑惑著,大半夜的跑戈壁灘來考古了?

王大鵬瞥了一眼胥教授身後的幾人,一個個灰頭土臉的,想是剛剛被得在地上碰了一鼻子灰,除了小眼睛男年紀稍大點外,其餘人幾人的年紀應該都在小眼睛男之下,瞧著不像是實實在在干過幾次考古的老手來著,倒像是剛從學校裡邊兒出來的。

見我和我都兩人一臉的狐疑,胥教授遂解釋了道:「我們確實是來考古的,幾十天前我們就出發了,但是我們隱約發現我們身後似乎有人在跟蹤我們似的,並且一直跟蹤到了這裡,所以我們才想這個辦法,連夜趕路甩掉身後的尾巴。」

我問道:「什麼人會跟蹤你們?」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