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天朝迷蹤271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5-09T13:51:40
第271章:戈壁灘異象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發現,白衣老者給我的秘笈上面,通往千裳崖所在的某一個位置,蜿蜒著似乎有一河流存在。

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胥教授在講述,當時考古隊幾十號人在一夜之間消失前的情景,也就是在遇見了一條不知名的河流后的第二天,考古隊的人才不見了蹤影。

我指著秘笈上面的那條蜿蜒的河流,心中隱隱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於是對王大鵬說道:「大鵬,你還記得胥教授之前所帶領的考古隊嗎?」

王大鵬被我這樣忽然一問,一時半會兒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的問道:「咋了?」

我說道:「當時胥教授明確提到,整支考古隊在行走了幾十天後,以為即將到達古遺址的時候遇見了一條不知名的河流,之後,那支考古隊才消失不見的。」

王大鵬面上的神情變了變,如果胥教授說的那隻考古隊是真二八經沒假的話,那麼幾十號人一夜之間消失不見,那就實在太可怕了。接着,王大鵬用一種很不確定的語氣說道:「不會這麼巧吧?」

根據秘笈上面的描繪推斷,千裳崖最終所在的位置,應該是在一片類似於戈壁灘的腹地,而類似於戈壁灘的腹地卻並非是寸草不生的地方,反倒是與外面的情況截然相反。而秘笈隻言片語的文字,此刻對於對我們來並沒有太大的作用。

當我們到達類似於戈壁灘地界兒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了,而我們四人腳下的土地與戈壁灘幾乎沒有任何區別,方圓幾十里看不到一個草。

我和王大鵬兩人一直承擔着隊伍的勞動力,後背的行囊已經由最開始的頭頂位置,減到了後腦勺的位置,這一個月以來,我們四人倒是消化了不少東西。行囊的四周還掛着各種能夠掛上去的東西,每走一步那些東西就跟着搖晃個不停,我和王大鵬兩人的胸前挎著AK47步槍,這倒不由得使我想起了我和王大鵬兩人在邊境的時候。

我說道:「秘笈上面有描繪通往千裳崖的外面有一片廣袤的戈壁灘,想來應該就是這裏了。」

一路的長途跋涉,王大鵬拖着沉重的腿腳,時不時的眼斜嘴歪,儼然一副精疲力盡的模樣。王大鵬一邊喘著大氣一邊抱怨道:「他奶奶的,好歹終於找到這該死的戈壁灘了,這要是再這樣走下去,我這兩隻腿都該不聽使喚了。」

相比較我和王大鵬兩人這一身行頭,石津與李小琴二人所攜帶的行囊就精簡了許多,畢竟石津與李小琴二人有別我和王大鵬。

石津道:「奇怪,為什麼這裏會出現戈壁狀,怎麼看這裏都不像是戈壁灘一樣?」

李小琴跟着說道:「我也覺著這裏不像是戈壁灘一樣,至少在這裏不應該出現,可是這裏方圓幾十里都看不見一點綠茵,看着都使人口乾舌燥的。」

我說道:「聽說過滄海桑田嗎,隨着時間的慢慢流逝,時間久了,有些地方就會發生不可抗拒的自然變化,從而演變出另外一副光景來。想來,這裏最開始應該不是這般光怪陸離的景象,不過這種景象至少在唐代就已經是這樣了。」

王大鵬忽然說道:「唉你說,楊筠松當年是怎麼走遍這些地方的?難道他鐵打的不成?」

這個問題感覺似乎扯得有點遠,不過也確實是個問題,至少是值得思考一番,我尋思道:「要說這楊筠松時不時鐵打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楊筠松點化的這些地方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而是經歷了很多年。」

戈壁灘的情況比較特殊,氣候多變極不穩定,並且晝夜溫差較大,前一分鐘明明還晴空萬里,后一分鐘或許就會忽然間烏雲涌動,陣陣疾風呼啦呼啦的吹個不停,饒是如此覆雨翻雲,但卻不一定下雨。

我們的行進速度大大降低了不少,僅從手上的秘笈上面,根本看不出這片廣袤的戈壁灘究竟有多大,我們只能按照秘笈上面所只是的方向,向著戈壁灘的腹地行進。也不知道戈壁灘的腹地究竟是什麼樣的,但是我們四人行囊中行囊中所攜帶的水已經不多了。

王大鵬仰水瓢似的腦瓜,望着遠處天邊的變化,眉宇之間頗有些愁雲之色,不由得擔憂說道:「老馬,這兒的天氣有些邪門!」

我說道:「這裏的天氣的確有些不對勁,天氣變化得也太快了些。」

王大鵬轉過頭來,一臉神情凝重,似有所指的說道:「我擔心的倒不是上面,就怕夜裏頭……」說着,王大鵬端了端胸前的步槍。

石津與李小琴二人也見到了頭頂上天氣的變化無常,不說這戈壁灘其它的危險,單是這種異常的天氣就已經使我們四人感到一陣的不安,更何況接下來我們還不知道要在這戈壁灘上行走多少天的時間。

雖然頭頂上變化無常,但是腳下的戈壁灘上卻顯得分外寧靜,這種寧靜與戈壁灘的天氣截然相反,反而讓人覺得靜得有幾分可怕,有道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李小琴見王大鵬欲言又止,又端了端胸前的那把AK47步槍,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看着我和王大鵬兩人問道:「咋了,該不會是……有危險吧?」

沒待我和王大鵬兩人說話,石津頗有幾分警惕的說道:「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小心點好。」

在我們四人踏進戈壁灘的第三天,王大鵬一不小心滾山溝溝裏面去了,據王大鵬自個兒交代,是踢到石筍子尖了,腳下沒留神這才一股腦滾了下去。

王大鵬滾下山溝的時候,不小心撞開了步槍的保險,翻滾的途中不小心走火,那一聲響得,就跟在戈壁灘上放了一炮似的,着實將我和石津、李小琴三人嚇了一大跳。好在這一槍不知道打在哪裏了,王大鵬除了滾了一身灰之外,活蹦亂跳屁事沒有。

當我和石津、李小琴三人下到山溝底下的時候,發現王大鵬的屁股濕了一大片,我登時瞪大了眼睛,忙問道:「大鵬,你不會是給嚇得小便失禁了吧!」

見王大鵬的大腿上邊的確濕透了一大片,那水漬還在王大鵬的褲子上邊兒不斷擴散,再一聽我這麼一說,李小琴和石津二人趕緊捂住了鼻子轉過了身去,一臉的厭惡。

王大鵬一聽這話,當即就急了,臉唰的一下,紅得跟那猴子屁股似的,忙沖我罵道:「馬上發你大爺的,瞎說什麼呢,這他娘的是水壺被剛剛那一槍打穿了!」

我、石津、李小琴我們三人同時一驚,兩人也趕緊轉了過來,我轉到王大鵬的身後,發現王大鵬背上行囊的側面果然多了兩個洞,AK47步槍的子彈射穿了行囊,剛好擊中行囊中的水壺。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