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877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1-15T02:36:33
第八七七章 盜賊之道

暗翼之龍把龍晶咬碎吞了下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竟是小了很多,不過他可以感覺出來,這種氣息比之前更加凝練,給人一種沉重的壓迫感。

由於聶言本身和暗翼之龍有一定的精神聯繫,他可以感覺到,暗翼之龍正在一點一點消化那枚龍晶,一絲絲純凈的力量慢慢滲透進暗翼之龍的體內。

想要完全消化掉這枚龍晶,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搞定的。

命運河谷,一條奔騰的河流從幾座高山之間穿過,在山腳形成了一片衝擊平原。這裏是卡羅爾城附近最叵測的區域之一。

這裏刷新很多類型的怪物,到處都是精英生物,甚至有不少爆好裝備的黃金怪,而且命運河谷資源豐富,出產各種藥草,運氣好也會碰到一些不錯的晶體礦,時常有玩家組隊進入這裏,他們的主要目的並不是練級,而是冒險。

順利的話,在這裏混上一天收益是相當驚人的,隨便弄到幾樣好東西,接下來幾個月都不愁錢花了。但要是運氣背,那就鬱悶了,碰到一些高階精英,多半就得逃命了,掛掉幾個是很正常的,更背一點的甚至會碰上一些強大的龍類,甚至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直接團滅了。

聶言騎乘暗翼之龍在空中盤旋了很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落腳點,慢慢降落了下去。

暗翼之龍落地,聶言從暗翼之龍的背上跳了下來。

很快地,幾個盜賊出現在了聶言的面前。

「涅炎老大,你來了。」

聶言看了一眼這幾個人,是盜賊團的,長相都有點眼熟,不過不查看他們的個人信息,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畢竟牛人部落盜賊團人太多了。

這幾個盜賊看到涅炎,都相當激動的樣子。

「帶我過去吧。」聶言開口道。

「好的,涅炎老大,跟我來。」一個叫風刀的盜賊道。

涅炎跟在他們的後面,往前方掠去,附近的幾座高山崇山峻岭、山崖陡峭,不時有一些大型的飛行生物飛過。

這幾個盜賊在前面帶路,顯得相當小心,這裏危機四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遇到危險。他們已經掛掉過好幾個人了。

「涅炎老大,這附近時常有飛行生物出沒。「一個盜賊開口道,看到聶言平靜如常,溫和地朝他一笑,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提醒很多餘。

此時命運河谷一處山崖下方的叢林里,大概隱藏了十多個盜賊,他們在這裏負責盯梢崖壁上的巨龍巢穴已經很久了,朝崖壁上看去,不時有一兩隻巨龍飛了起來,離開崖壁出去覓食。

兩個盜賊躲在樹下,抬頭看去,從樹葉的縫隙中,他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崖壁上的動靜。

「頭,這好像是第八隻了吧?」一個二十多歲、模樣有些稚嫩的盜賊問道,他叫蘇越,他身邊另外一個盜賊三十多歲,留了八字鬍,膚色黝黑,顯得沉穩一些,叫銀輝之夜,在盜賊團里是一個小隊長。

「不是,是第七隻,這隻剛才已經出現過了。」銀輝之夜搖頭道。

蘇越詫異地看了一眼銀輝之夜,問道:「頭,你是怎麼認出來的?這些巨龍看起來長相都差不多。「

銀輝之夜笑了笑道:「並不是一樣,仔細觀察就知道了,試着記住每一隻巨龍的特徵。「

蘇越似懂非懂,這一隻只巨龍,看起來一模一樣,哪有什麼特徵可言?銀輝之夜居然能記住每隻巨龍細微的特徵,有點不可思議。自從加入盜賊團,他一直跟在銀輝之夜的後面,他對銀輝之夜很是崇拜,覺得銀輝之夜是一個大能人,什麼都知道。

「聽說涅炎老大要來?」蘇越看向銀輝之夜問道,他是聽一個隊友說的,目前大家都還在猜測當中,為了保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他們來命運河谷是聶言吩咐的。

「我也不清楚。「銀輝之夜道,他還是謹遵了保密的原則。

「涅炎老大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蘇越充滿了好奇地問道。

「涅炎老大是個什麼樣的人…呵呵,我也說不清楚。「銀輝之夜腦海里浮現出了很多記憶,他算是牛人部落很老的成員了,牛人部落創建沒多久他就加入了牛人部落,那時候牛人部落才兩萬多人。當初他們這幫人加入牛人部落,也只是隨性而已,沒想到牛人部落在短短兩年時間內,經歷了一次又一次輝煌的勝利,現在儼然已經成為了格林蘭帝國的霸主,他們的地位也跟着水漲船高,以前他們這群人一身垃圾裝備,被人看不起,但是現在,走在卡羅爾城的大街上,不管什麼人知道他們是牛人部落的,都禮讓三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人,那就是狂賊涅炎!回想起在牛人部落的這兩年裏,牛人部落的每一次榮辱沉浮,都牽動着他們的心。而涅炎,在他們心目中無疑是無比崇高的存在。

「頭,你見過涅炎老大嗎?「蘇越好奇地問道。

「見過幾次吧。」銀輝之夜呵呵一笑道。

「頭,給形容一下,我看過視頻,但是視頻是不真實的,而且根本看不到涅炎老大長什麼樣。」蘇越興緻勃勃地道,他之所以加入牛人,其中很大的一個因素就是因為崇拜聶言。一個人白手起家,創造了今天的霸業,他的直覺認為聶言是一個非常英武的人。

「他長相只能算一般吧,也不是什麼特別孤傲的人,為人很和氣,估計你會大失所望的,跟你想像中肯定不一樣。」銀輝之夜淡淡一笑道。

「不會吧。「

」其實長相是次要的,不是嗎?要說我最有印象的幾次,我和兩個隊友遭遇了凱旋帝國六十多個人,當時我們以為自己死定了。後來才發現,這六十多個人是在追蹤涅炎老大,人家根本沒理我們。「

「後來怎麼樣?」蘇越的胃口被吊了起來。

「那時候等級還很低,涅炎老大也沒有像現在一樣全身傳奇套裝,就裝備而言,雖然也算不錯,但不是多麼強得離譜那種,但是後來的結果…凱旋帝國死了三十多個,剩下的全跑了,根本不是對手。」銀輝之夜露出了嚮往的神情,「從那時候開始,我才真正明白了,什麼叫做盜賊。「

一個人幹掉了三十多個,蘇越張了張嘴,這種事迹對聶言來說,並不算稀奇吧,不過在初期裝備優勢不是非常明顯的時候,確實很不容易了。

銀輝豁然一笑,道:「那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從那以後,我的實力突飛猛進,都要感謝那一次感悟。小子,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盜賊嗎?」

「什麼才是真正的盜賊?」蘇越疑惑地問道,不就是一個職業嗎,至於這麼深奧嗎?

「盜賊,確切地說,是一種道,王者之道。這麼說你可能不懂,盜賊為什麼會被稱為野外之王?並不是他正面作戰的能力有多麼強大,他有兩種至高無上的能力,第一是逃跑、隱藏能力,技術高超的盜賊,可以讓自己在遭遇到任何危險的情況,依然立於不敗之地。第二個就是偷襲,在陰影的庇護下,殺人於無形,這就是我的領域,在我的領域之下,我讓你這一刻死,你就沒辦法活到下一秒,所有人都只能在我的匕首之下戰慄,恐懼會令他們喪失戰鬥力,他們就是我的獵物。當你真正地領悟了盜賊的王道,擁有一種決然的氣勢,你就是無敵的。」銀輝之夜若有深意地道。

「王者之道?」蘇越喃喃地重複,這個理論,對他來說,還是很陌生的。

「小子,好好領會吧。「銀輝之夜拍了拍蘇越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道,他看了一下隊聊,面色一變,閃過一絲驚喜之色,道,「涅炎老大來了。」

他們朝遠處看去,只見幾個盜賊正快速地奔來,其中一個身穿斗篷,看不清長相,但是這周圍十幾個人的目光一瞬間全都聚焦在了那個人的身上,呼吸微微有些窒息。雖然隔着斗篷,他們依然能感覺到一種從容淡定、縱橫捭闔的氣勢。

那個人就是涅炎老大!就是這個人,創造了令人驚嘆的神話。

聶言走了過來,到了樹蔭之下,將頭上的斗篷摘了下來,目光從眾人的臉上掃過,最終落在了銀輝之夜身上。

「銀輝,這附近的地形都查清楚了嗎?」聶言開口問道。

「查清楚了,涅炎老大還記得我。」銀輝之夜顯得有些激動,在他看來,聶言居然能記得他,令他很意外。

周圍幾人羨慕地看着銀輝,被涅炎老大記得,這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情。

聶言笑了笑,道:「當然,你給我的印象很深刻,觀察很仔細,適合偵查,我時常聽執行會長提起你。「

和聶言近距離接觸,蘇越才發覺,聶言歲數居然和他差不多,雖然年輕,但是非常沉穩,很有威嚴和親和力,讓人產生了一絲錯覺,聶言的真實年齡,遠遠不止表面看起來這麼年輕,謎一樣的一個人!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