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2

porsmm
本文:2022-01-14T23:15:08
七十二、2幅手套
作者:柳岸花又明
  “媽的,F棟管理員淨給我破桌舊椅,稍微不注意就要崴倒,虧的老子還給他塞了中華!”
  陳漢升一邊罵罵咧咧的爬起來,一邊把鍋甩給了桌椅和管理員。
  重新坐好以後,陳漢升還好心的提醒沈幼楚:“以後你坐這些椅子要小心點,不要摔倒了。”
  “我曉得了。”
  沈幼楚聲音還和以前一樣柔柔弱弱。
  陳漢升此時心跳的很快,“咚咚咚”的重錘擂鼓一樣,但說話聲音和腔調還像往常一樣平穩。
  沈幼楚和梁太後見麵他一點都不害怕,主要是陪在梁太後身邊的人到底是誰。
  東大的那個,有沒有陪著?
  不過陳漢升又不能直接問,那樣目的太明顯了,雖然沈幼楚未必看得出來。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開始若無其事的搭話:“我媽也是,一個人從酒店來我學校做什麼,大晚上的路也不好走。”
  “梁阿姨和陳叔叔兩個人一起過來的。”
  沈幼楚認真的解釋道。
  “籲······”
  原來隻有老陳,陳漢升終於放下心來,借著假裝吐煙的機會,趁機大大喘了一口氣。
  “怎麼樣,那你們聊得開心嗎?”
  陳漢升終於笑起來了,其實他對交流的內容一點都不關心。
  自己老媽自己最清楚,她無非是打聽女孩和自己關係,更深入一點就是了解家庭背景什麼的。
  “還,還好。”
  其實沈幼楚也不知道“聊得開心”是什麼樣子,不過那個梁阿姨對自己態度一直很和藹,她是能感覺出來的。
  “那行吧,我現在準備去找我媽,你要不要一起?”
  雖然明知道沈幼楚的性格不會跟著過來,不過陳漢升還是問了一句。
  沈幼楚預料之中的搖搖頭:“我,我就不過去了,留下來整理房間。”
  不過就在陳漢升要出去的時候,沈幼楚從布袋裏掏出一副針織手套遞過來。
  “怎麼,給我的?”
  陳漢升試著戴了一下,發現要小很多。
  “阿姨的,她昨晚說手冷。”
  沈幼楚小聲說道。
  這個時候,陳漢升才注意到沈幼楚的眼袋有些重。
  “你昨晚熬夜織的?”
  陳漢升問道。
  沈幼楚紅著臉不回答,拿出抹布開始打掃衛生。
  “哎。”
  陳漢升歎一口氣,把手套揣在兜裏,沒有說什麼徑直去了酒店。
  ······
  沒想到蕭容魚也在酒店,她正坐在床邊和陳兆軍夫婦聊天。
  “喲,你們一家三口都在呢,看來我倒是個外人了。”
  陳漢升笑著打招呼。
  蕭容魚轉過頭,露出一個溫馨的微笑,膚光勝雪,梨渦淺笑宛如燦爛桃花。
  “你難道不是外人?”
  梁美娟白了陳漢升一眼:“我來建鄴手上被凍了個小疙瘩,小魚兒早上請假去幫我東山百貨買了真皮手套,你呢?”
  陳漢升微微一怔,梁美娟手上果然拿著一副黑鱷魚皮的手套,看起來頗有色澤,價格應該不便宜。
  他不動聲色把口袋裏的針織手套往深處揣了揣,不以為然的說道:“哪裏還要去東山百貨,隨便在義烏小商品城買一副就行了。”
  “你看你看,這就是我養了18年的兒子。”
  梁美娟對蕭容魚說道:“小魚兒,以後找男朋友千萬別找這種人,
給親媽買副手套都捨不得。”
  蕭容魚彎著眼睛在笑,剛想說什麼,手機突然“叮鈴鈴”響起來。
  接完電話,蕭容魚吐了吐小舌頭:“陳叔,梁姨我得先回去了,上午出去沒和輔導員請假,她打電話來問情況了,小陳你留在這裏陪梁姨吃飯。”
  “行,趕緊回去和輔導員說明情況,注意安全。”
  梁美娟關心的叮囑一句。
  蕭容魚離開後,梁美娟剛剛還是親切的表情突然冷淡下來。
  陳漢升假裝沒看到,嘴裏說道:“這手套真不錯,小魚兒真是用心了。”
  梁美娟“哼”了一聲,搶過手套不讓陳漢升碰。
  陳漢升也不在意,笑嘻嘻的從口袋裏掏出另一副針織手套:“這是沈幼楚昨晚連夜幫你織的。”
  梁美娟有些吃驚的接過來,手套紋路清晰,說明沈幼楚在家裏經常做事。
  看看左手的真皮手套,再看看右手的針織手套,梁美娟沉默許久,突然拿起床邊的水壺要砸陳漢升。
  “小王八蛋,看看你都做了什麼事!”
  陳兆軍連忙上去攔住,這茶壺裏還有熱水,真的燙傷可不是鬧著玩的。
  陳漢升也趕緊避開,嘴裏還說道:“娘啊,古人說小棒則受,大棒則走,你老人家心情不好,打我幾下罵我幾句,我都受著,但要用開水燙我,那我就先走了啊。”
  “不然我真的燙傷了,到時還是你難過。”
  聽到陳漢升還振振有詞的解釋,梁美娟更加生氣,不過她也放下了水壺,拿起酒店的拖鞋就往陳漢升身上砸來。
  陳漢升一看是拖鞋,幹脆不避不閃,直接往床上一撲,用被子遮住頭,身上就隨便梁美娟打了。
  “劈裏啪啦”
  梁太後也是真用勁了,隻是這酒店拖鞋能有多大殺傷力,秋天穿的衣服又多,陳漢升差點沒睡著了。
  梁美娟大概也知道這兒子多無賴,自己汗都出來了,陳漢升居然一點反應沒有。
  “你來打。”
  梁美娟氣喘籲籲把拖鞋遞給了陳兆軍。
  陳兆軍一貫是好好先生,他向來主張家庭內部矛盾協商解決,不過看到老婆這麼生氣,接過拖鞋照著陳漢升屁股“啪”的就是一下。
  陳漢升猛的掀開被子跳起來。
  “老陳,你怎麼玩真的?”
  陳兆軍瞥了自己老婆一眼,心說不來一下真的,你媽能消氣嗎?
  陳漢升揉揉屁股,看到梁美娟還是氣鼓鼓的坐在床上,他嬉皮笑臉的上去摟住肩膀:“媽,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咱去吃午飯吧。”
  “哎,我和你爸都是老實人,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兒子啊。”
  梁美娟一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她拿過兩幅手套,動情的說道:“手心是肉,手背是肉,但是你沒可能兩個都要吧。”
  陳漢升假裝聽不懂:“中午要吃鵝掌嗎?”
  梁美娟瞪了他一眼,索性攤牌了:“直說吧,你希望我帶哪副手套?”
  “你喜歡哪套就帶哪套,關我什麼事。”
  陳漢升一臉無辜的說道。
  不過他又補上一句:“我要是你,那就兩副都要,這副髒了就換另一副,換著帶才比較好。”
  房間裏突然安靜下來,半響後梁美娟突然揉了揉胸口,招呼陳兆軍說道:“幫個忙,再把拖鞋再遞過來。”
  “劈裏啪啦”
  又是一頓歡快的竹筍炒肉。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