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71

porsmm
本文:2022-01-14T15:13:23
七十一、對穿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陳兆軍一瞅,謔,果然很漂亮。
  女孩是一張圓潤溫柔的美人鵝蛋臉,在白熾燈下的映襯下如玉色琉璃,可能撞到桌子那一下比較重,額頭明顯紅腫了一小塊,疼得眼淚都溢出來了。
  楚楚可憐的桃花眼淚汪汪的,讓人看得心裏莫名一揪。
  陳兆軍點點頭,這女孩五官上和蕭容魚差不多,基本屬於完美無瑕那一類了。
  “你叫什麼名字呀,閨女。”
  梁美娟不知道為什麼,心疼的尤其厲害。
  “沈,沈幼楚。”
  “名字好聽。”
  梁美娟伸出手要幫忙擦眼淚,沈幼楚有些不好意思:“臉上也有灰。”
  “呵呵呵。”
  梁美娟都忍不住笑了,沈幼楚鼻尖和臉頰兩側都有灰塵,可能是擦汗時不小心抹上去的。
  “不怕,阿姨不怕灰。”
  梁美娟平時在家就是強硬的性格,所以她看自家兒子很不順眼,因為陳漢升也是個主意正,不聽人勸的角色,但梁美娟對委委屈屈的沈幼楚一下子就喜歡上來了。
  梁美娟一邊幫忙擦眼淚,一邊打量沈幼楚,鼻樑挺直,唇形弧度異常的柔美,眉眼如畫。
  嗯,果然好相貌。
  陳兆軍在一邊看不下去了,正事還沒問呢,於是開口說道:“我們是陳漢升的父母,你和他什麼關係啊?”
  “同,同學。”
  沈幼楚輕聲的說道。
  “還有呢?”
  陳兆軍又多問了一句。
  “······”
  沈幼楚不知道怎麼回答,兩人之間最明確的關係就是同學。
  “好了好了,不要打掃了,今晚陪阿姨散散步吧。”
  正如不相信蕭容魚和自己兒子是僅僅是同學關係,梁美娟也不相信大晚上幫忙打掃101的沈幼楚也是同學關係。
  她借著散步的由頭,一路上把沈幼楚家庭情況瞭解的差不多了,最後在女生宿舍門口,梁美娟讓沈幼楚先回去。
  “外麵天氣太冷了,又凍手,早點休息。”
  “喔······”
  沈幼楚聽話的舉起右手,搖擺著告別。
  等沈幼楚上樓後,陳兆軍深深的歎一口氣:“小沈也太憨厚了,你問什麼她就說什麼。”
  “山裏的女孩沒見過太多世麵,還沒學會撒謊。”
  剛剛聊天時慈祥和藹的梁美娟表情突然冷冷的:“老陳,你兒子上了大學,別的沒學到,腳踩兩隻船真是玩的溜熟。”
  陳兆軍不吭聲。
  梁美娟越說越氣,情緒也激動起來:“大冷天的晚上10點鍾,人家還去給他打掃衛生,你兒子撩誰不好,偏要撩這種死心眼的姑娘。”
  陳兆軍掏出紅金陵點上,也是一頭愁緒,不是說好蕭容魚的嗎,怎麼又冒出個沈幼楚。
  梁美娟一臉嚴肅:“其他的我不管,以後的事情也不想多問,兩個女孩都是好姑娘,但是他敢繼續這樣作弄下去。”
  “我就當沒生過這個兒子!”
  ······
  陳漢升還不知道晚上發生這樣的事,他週一時依然去教室上課,梁美娟不讓請假,那陳漢升也樂得忙些自己的事。
  下課後,陳漢升把外聯部的“段譽”王岩鬆、“穆念慈”許夢竹、“苗人鳳”何兵,還有“黃蓉”聶小雨都喊過來。
  他們對101和102的變化都有些不敢相信,前幾天還是雜草重生,一地狼藉,怎麼現在就好像公園景點似的。
  這裏經過了三波人的努力,第一波是公共管理二班的同學,他們清理了大部分垃圾,第二波是陳漢升的高中同學,這些人奠定了裝飾基礎。
  最後一波就是沈幼楚了,不管是窗邊的綠植,還是牆角消失不見的黴斑,這些都是她默默勞作的結果。
  “段譽、穆念慈、苗人鳳,你們三人負責把這些兼職傳單貼在學校的水房、食堂、宿舍這些公共場所,現在我劃定一下範圍,段譽負責男生的······”
  最後,陳漢升又加上一句:“這些不是免費的,每人20元的酬勞,但一定要張貼完畢,我到時會檢查的。”
  這三個人原以為這是白幹的,沒想到還有工資。
  相當於厚厚一遝的需要張貼的宣傳單來說,20元可能並不算多,但這是意外之喜,也包含著一種自我能力的肯定。
  “我不僅上了大學,我還能在大學裏賺錢啦。”
  這就是眼前三個大學生心裏的想法。
  陳漢升注視著他們的表情變化,心裏笑了笑。
  大學生兼職其實並不簡單,也許事情不算複雜,但需要承受的壓力卻不小。
  很多大學生剛開始因為熱情、好奇、興趣願意嚐試一下,可一旦真正走門串戶的推銷,麵臨許多奇奇怪怪的目光,真正能夠堅持下去的很少。
  其實陳漢升佈置任務已經是循序漸進了,開始隻是讓他們貼傳單,這種屬於獨立任務,沒有對外交流部分。
  真的直接讓他們拿著傳單去宿舍和教室分發,說不定很快就有人打退堂鼓了。
  不過大浪淘沙,最後能夠堅持下來的,才能真正跟著他“明教教主張無忌”做點大事。
  陳漢升交代完任務,那三個人拿著宣傳單先回去了。
  “黃蓉”聶小雨有些納悶:“我呢?”
  陳漢升從桌底又掏出一疊傳單:“你的任務和他們不一樣,你去隔壁的工程學院發放張貼這些傳單,工資是50元。”
  聶小雨愣了一下:“我一個人負責工程學院嗎?”
  “怎麼,你不行嗎?”
  陳漢升反問道。
  聶小雨心氣還有毅力在其他三個人之上,陳漢升是一邊利用一邊打磨,盡量達到雙贏的結果。
  果然,她深吸一口氣,拿過傳單大聲說道:“我肯定可以的!”
  很快創業基地又隻剩下陳漢升一個人,早午的陽光輕輕灑在身上,暖洋洋的很舒適。
  陳漢升雙腳翹在桌上,心裏想著下一步如何運作,頭頂一方吹彈可破的藍天,呼吸著建鄴深秋的涼意,微微眯著眼在休息。
  有個人輕輕走過來,陳漢升不用睜眼就知道是誰。
  “昨晚你來打掃了啊。”
  陳漢升一早看到101和102的桌椅幹淨了很多,他就知道必定是沈幼楚做的。
  “嗯。”
  沈幼楚應了一句,經過漫長而短暫的空暇後,她又說話了。
  “昨,昨晚,我見到了阿姨。”
  “哪個阿姨?”
  “梁阿姨。”
  “嘩啦”一聲響。
  陳漢升一個不小心,狼狽的摔坐在地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