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9-70

porsmm
本文:2022-01-14T03:54:19
六十九、風生水起
作者:柳岸花又明
  “媽,我勸你冷靜。”
  “這麼多同學都在呢,能不能留點麵子給我。”
  “老陳,攔下你老婆啊。”
  ······
  梁美娟本來期待能有一個久未謀麵後的擁抱,最不濟也有幾句關心的話,哪裏想到這小王八蛋開口就是催自己回家。
  梁太後也是不是吃素的,二話不說就準備給陳英俊some color see see。
  陳漢升這狗脾氣,目前來講能夠一點不打折扣治住他的,也隻有梁美娟了。
  高嘉良站起來假裝勸架,其實準備悄悄堵住陳漢升,看到陳漢升出糗他也異常的暢快。
  最後,還是蕭容魚說話起了作用。
  “梁姨,小陳的意思是問您買票沒,如果沒買票那就不著急買票,在建鄴多玩幾天。”
  蕭容魚看著陳漢升:“是吧?”
  陳漢升向蕭容魚投去感激的一瞥,連忙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你們還沒吃午飯吧,我去打飯。”
  梁美娟這才冷哼一聲:“今天給小魚兒一個麵子,這頓打先掛賬上。”
  陳漢升打完飯回來,梁美娟已經和幾個同學融洽的交流起來。
  梁美娟和他們的父母就算不熟悉,那基本也是見過麵的,而且大家都是港城人,交流時也用港城方言。
  在說慣普通話的大學校園裏,也有一種別樣的溫馨。
  梁美娟此時充當大家長的角色,一會關心曾燕(高中女同學)咳嗽要去醫院,一會提醒王梓博多給家裏打電話,還誇著蕭容魚漂亮體貼。
  吃完飯,這一行人說說笑笑去了F棟101的創業基地。
  不過誰都沒注意到,食堂拐角一個不起眼的座位上,沈幼楚正坐在那裏。
  這是一次普通的偶遇,但她沒有上去打招呼。
  隻有在這個沒有人打擾,也沒有人注意的地方,沈幼楚才敢抬起頭看著陳漢升還有他的家人朋友們,桃花眼純淨安寧,安靜得像一灘深不見底的湖水。
  看到陳漢升要被打,她蹙著眉頭有些擔心,後來糾紛消除了,她又悄悄笑了一下。
  隻是沈幼楚有些奇怪,人群裏有個被擁簇的像公主一樣的漂亮女生,羽絨服款式為什麼會和自己一樣。
  不過她過於單純,想不通也就不再想了。
  ······
  在教學樓F棟101,陳兆軍夫婦終於見識了陳漢升的創業基地,陳漢升解釋手機是公司配備的的,兩個空房是學校支持的。
  高嘉良倒不覺得有什麼,王梓博除了羨慕手機以外,也渾然沒當回事。
  大學裏空著的房間太多了,他們自然想不到陳漢升能夠拿下101和102不僅需要運作和協調,其實還要有一定的運氣機緣。
  陳兆軍和梁美娟就要成熟多了,當知道這兩間空房一年之內都屬於陳漢升的時候,這才明白自家兒子真的搞出點名堂。
  “小陳,這盆綠蘿好漂亮啊。”
  蕭容魚聽過這些事情,所以注意力就放在其他方麵,一不小心看到了窗邊的綠蘿。
  “是吧,我也覺得很漂亮。”
  陳漢升心不跳麵不紅的回答。
  “女孩子送給你的?”
  蕭容魚突然抬起頭,長而媚的眼眸盈盈如水。
  陳漢升鎮定的擺擺手,義正言辭的反問道:“怎麼可能是剛才那個女生送的,你覺得她的氣質像養出綠蘿的人嗎?”
  商妍妍的氣質偏向浮躁妖豔,
的確不像是沉下心打理植物的女生,蕭容魚這才稍微放心。
  可是她想想又覺得不對,明明自己問的是這株綠蘿是不是女生送的,又沒問是不是剛才那個女生送的。
  這時,F棟的管理員走過來,打聽這裏是不是要一些桌椅,這樣一打岔,蕭容魚就沒有繼續追究了。
  陳漢升帶著高嘉良和王梓博去搬東西,這些桌椅當然不會是全新的,上麵多少都有一些塗抹痕跡。
  不過陳漢升也有辦法,到時買一些臺布蓋上去就行。
  一個是節約成本,陳漢升現在隻有4000元經費,自然要省著點花。
  二是F棟101和102既是創業基地,也是交流中心,再加上停車場的人流量本就大,太豪華的裝飾也不合適,有幾張桌子能夠坐一坐、聊聊天、辦辦公就行了。
  團委副書記於躍平的招呼很到位,管理員的意思是桌椅管夠,陳漢升也沒客氣,另外看到樓下還有一些正在更換的半人高盆栽,他就問道:“這些養的枝繁葉茂,怎麼說換就換?”
  管理員掏出煙準備點上:“這是院領導的意思,50周年校慶就要來了,全部都要換新的。”
  陳漢升點點頭,這種慶典果然都是認認真真搞形式,踏踏實實走過場,他也順手掏出自己的交際煙。
  陳漢升一般帶著兩包煙,一包是自己常抽的紅金陵,一種是交際用的硬中華,這包硬中華都沒有開封。
  “來,抽我的。”
  陳漢升招呼道。
  管理員看到陳漢升掏出中華,知道這是好煙,就等著分給自己一支。
  不過陳漢升撕開包裝後,除了自己叼了一根在嘴裏,然後把剩下的連煙帶盒全部塞給了管理員。
  “哎,哎,哎。”
  管理員還有些不好意思。
  陳漢升又幫管理員點個火,這才說道:“這些換下來的盆栽能搬走嗎,當然我也不拿回去,就放在101和102那裏。”
  管理員有些猶豫,不過他掂量著手裏的中華,想了想說道:“如果你不是團委的學生幹部,我真不會答應,你可不能和別人說。
  “那當然了,謝謝阿伯。”
  陳漢升其實並不是團委的學生幹部,不過管理員以為這是於躍平親自打的招呼,陳漢升肯定是團委的人了。
  “其實去團委裏混個身份倒也不錯。”
  陳漢升突然萌生這樣一個想法,不過團委算是學生會的上級部門,進入學生會部長同意就行,但是團委的麵試需要老師批準。
  管理員這裏工具還挺多的,陳漢升借了把小推車,挑一些好看的盆栽直接運到101和102擺上了。
  不僅如此,陳漢升覺得有些假山石塊也不錯,索性也一起搬到車上。
  高嘉良不樂意:“你把我們忽悠過來是不是幫你幹活的?”
  “我們學校女生質量你也看到了。”
  陳漢升拍拍高嘉良的肩膀:“你幫我搬東西,我再幫你的失戀室友介紹一個女朋友。”
  “我是那種人嗎?”
  高嘉良很不屑的甩開陳漢升,然後走到一塊臘石麵前:“這塊賣相也不錯,咱們一起搬回去吧。”
  101和102本來是空蕩蕩的房間,但是桌椅和盆栽放進去以後,立馬就有了一股人氣。
  尤其那些假山石塊在外麵的青石板上一擺,搭襯著本來就有的園圃,愣是營造出一股公園的氛圍。
  梁美娟有些發愣:“不是說搬桌子嗎,怎麼搞這麼多東西回來。”
  老陳悠閑抽著煙,自家兒子混不吝的性格特點,還有超乎年紀的協調能力,逐漸在大學這個小社會中混的風生水起。
  ······

七十、躲不掉的總會相見
作者:柳岸花又明
  晚上,梁美娟在義烏商品中心請這幫大學生吃了飯,然後仙寧校區的王梓博和高嘉良坐車先回去,接著是另外兩個高中女同學。
  陳漢升和蕭容魚走的最晚,他們一直在酒店房間聊到9點多才回去,順便把明天的行程定下來。
  陳漢升其實很想偷懶,不過這是自己的親爹親媽,不上課的時候肯定要一路陪同,蕭容魚純粹去蹭吃蹭玩。
  “老陳,你有沒有發現一件事。”
  房間裏隻剩夫妻兩人的時候,梁美娟突然神神秘秘的說道。
  “什麼?”
  “小魚兒是不是和咱家那小王八蛋在談朋友?”
  陳兆軍是親眼見過這兩人在街頭吃糖葫蘆的畫麵,但是他比較穩重,除非陳漢升親自說和蕭容魚的關係已經確定,否則他不會多談。
  “這我哪裏知道,你也別多想,說不定隻是兩人同學而已。”
  陳兆軍認真的勸道。
  梁美娟白了一眼自己丈夫:“我眼睛又不瞎,吃飯時小魚兒還讓漢升幫她夾菜,同學關係能這麼親密嗎?”
  “再說了。”
  梁美娟又突然想起一個事:“前一陣子蕭宏偉和呂玉清突然請我們吃飯,但雲裏霧裏的又沒說具體事情,當時我還有些納悶,今天終於有點眉目。”
  陳兆軍不想跟著八卦,翻個身子說道:“關燈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
  “自己去關。”
  梁美娟哼哼著說道:“好不容易伺候小的讀了大學,老的還想讓我伺候。”
  ······
  第二天,陳漢升早早的起床,他要先去列印一些兼職宣傳單,然後再去陪父母吃飯。
  宿舍裏其他人都睡得很沉,唯獨金洋明側在床上,頂著個黑眼圈在發信息。
  “老六,你一夜沒睡嗎?”
  陳漢升奇怪的問道。
  金洋明點點頭,神色還有些興奮:“陳哥,我發現自己魅力還是可以的,商妍妍拒絕我,完全是拒絕了一個寶藏男孩。”
  “此話怎講?”
  “昨晚,突然有個叫阿良的女生給我發信息,說自從在食堂見過我一麵,就很想和我做朋友,我們聊了一宿,發現愛好和興趣上有不少相似的地方。”
  陳漢升不動聲色的換好衣服:“那你好好把握,我出門辦點事。”
  陳漢升和印刷店老闆表達了自己的要求後,急匆匆趕往梁美娟下榻的酒店。
  蕭容魚已經提前到達了,她心裏有些不高興,因為陳漢升早上沒有在學校門口等她。
  不過見麵時看到陳漢升穿著黑色羽絨服,自己穿著淡粉色這一款,蕭容魚甜甜的一笑,馬上就忘記這些小事了。
  今天的計劃很緊湊,上午準備先去夫子廟秦淮河觀光帶,中午在那裏吃一頓特色小吃,下午去中山陵,然後晚上返回江陵。
  不過,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誰能想到梁美娟和蕭容魚直接被夫子廟街上琳琅滿目的首飾店吸引。
  最後,四個人愣是分成了兩組,陳兆軍拿著梁美娟的呢子大褂,陳漢升拿著蕭容魚的羽絨服走在後麵,梁美娟和蕭容魚手挽著手走在前麵。
  蕭容魚羽絨服下麵是一件白色的緊身棉毛衫,腳下踩著一雙小短靴,再配上古典精緻的瓜子臉和1米67多的身材,秦淮河上那些外國佬都頻頻投來關注的目光。
  幾個混在夫子廟一帶的流氓想去搭訕,不過又看到了跟在後麵的陳兆軍和陳漢升。
  陳兆軍還好一些,
普通的辦公室中年大叔而已。
  陳漢升的氣質就不一樣了,單手叉腰,肆無忌憚的敞著衣懷,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滿臉的不耐,眼角不時還跳動著幾分桀驁。
  陳漢升注意到幾個混混後,居然衝著他們無所謂的笑笑。
  這些流氓也是慫逼,商量後居然放棄了。
  中年婦女和青春美少女湊在一起的戰鬥力是驚人的,她們一直逛到下午三點,終於被餓到實在撐不住的陳漢升拉去吃飯。
  這樣看,中山陵的旅遊計劃肯定要泡湯了,索性這一天都在夫子廟玩個痛快。
  聽到陳漢升沉痛的宣佈這個決定,梁美娟和蕭容魚笑著拍手叫好。
  晚上的夫子廟更加熱鬧,秦淮人家的照壁上,一溜紅紅的燈籠垂掛而下,古色古香的遊船滿載著南來北往的遊客,琴聲茶韻,古色古香。
  這種熱鬧的氣氛一直感染著梁美娟,返回酒店後她仍然有些興奮。
  “老陳,出去走走吧。”
  陳兆軍看了看時間:“這都9點半了。”
  梁美娟拖著陳兆軍:“我們再去學校看看,以後說不定什麼時候才能再來呢。”
  陳兆軍一聽的確是這個理,兩人換好衣服就出門了。
  深秋的財院滿地都是梧桐葉,踩在上麵“咯吱,咯吱”的作響,陳兆軍夫婦不知不覺就走到F棟101,沒想到這裏居然還亮著燈。
  “漢升今天也挺累的,他怎麼又來撥弄這個基地了。”
  梁美娟很心疼,也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要玩這麼晚了。
  兩人走進101,不過沒有看到陳漢升,在桌子底下看到另一個背影。
  她正跪坐在地上仔細擦拭鏽跡,從背影柔韌優美的弧度來看,應該是個女生。
  梁美娟和陳兆軍兩人對視一眼,開口說道:“你好······”
  梁美娟本來隻是想打招呼,沒想到卻嚇到了這個女孩,隻聽“咣當”一聲,她抬頭的瞬間也撞到了鐵板上。
  “沒事吧,小心點先出來。”
  陳兆軍關心的問道。
  女生彎著身子慢慢出來,梁美娟仔細的打量著。
  她的個子居然比小魚兒還要高一點,穿著老式的高中校服,褲腳都起了毛邊,膝蓋和袖口沾染著厚厚的灰塵,這說明剛才自己在夫子廟玩樂的時候,她就一直在打掃了。
  烏黑的青絲紮成一個適合幹活的丸子頭,鬢角的汗水晶瑩透亮,燈影斑駁之下,身影看上去柔柔弱弱,還有些惹人心疼的倔強。
  隻是她一直低頭看著腳尖,梁美娟看不清樣貌。
  “你叫什麼名字呀?”
  梁美娟準備牽起女生的手,沒想到她稍微猶豫了一下。
  “髒。”
  女生小聲的說道。
  梁美娟還是牽在手裏了:“髒也沒關係,你是幫陳漢升打掃的!”
  說完,梁美娟沒有要求女生抬起頭,而是主動蹲下去,兩人對視的那一瞬間,梁美娟倒抽一口涼氣。
  “陳兆軍,好俊俏的閨女啊。”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