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娉婷我妻為誰所騎(1)

冰心
本文:2022-01-13T23:43:09
時光如流水,那些日子早已過去,待回首一一梳理,卻是欲理還亂,只記得一個個時光的片段,或悲哀或欣喜,或憂傷或甜蜜。
我和她相識在一個清秋,所謂清秋,只是升入高中的時節。那時的我年少輕狂,覺得自己足夠優秀,內心孤傲,但表面上還是很隨和,和一群剛熟識的男生打成一片。那時我的心理還不夠成熟,和過去一樣,希望引起異性的注意,又不想過份關注她們,不願主動搭話,開學十幾天還叫不出幾個女生的名字,但更令我驚奇的,是我第一次見到她。
我不知該如何描繪她,生怕初見太美,於是主觀誇大。她很好看,但那種美絲毫不張揚,她長得很白,不施粉黛,那天然的顏色卻更美,臉上的肌膚有種晶瑩感。初次相見時我以為她有雙大眼睛,實際並不像我當初以為的那麼大,只是很靈動,那清澈見底的眼睛,彷彿能看到她內心的一片純潔,又好像她能看穿自己內心的所有想法。鼻子小巧挺拔,嘴唇鮮嫩的如同櫻桃,後來發現她的習慣動作,總是時常的抿抿嘴、皺皺眉,好看的女孩什麼樣的表情都好看。頭髮只是在腦後簡單的一束,顯得清純清爽,她的美是那麼柔和,不咄咄逼人,讓人親切而想靠近,卻神聖不敢唐突。
我有些吃驚的對她說:「同……同學,怎麼我好像沒見過你?」
她嫣然一笑,看我一眼:「我懷疑我們班的人你還沒認全,你除了上課時在教室裡,其它時間都不在的。」
我聽她這麼說是很注意我了,不禁又慚愧又興奮,課間和午間,我總是出去進行各種體育活動,就是不活動也在校園裡逛。
我們第一次的對話很簡短,但她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美好的印象,我知道了她叫婷,當然這只是此文中她的名字,和她的真名相近,也很適合身高一米六六婷婷玉立的她。
從那之後我就開始刻意關注她,她坐在我的後面幾桌,於是自習課時我經常有意和後座說句話或借個東西,然後悄悄看她一眼,她總是心無旁騖的在低頭學習著,從沒和我目光相遇過,我很想找個機會和她搭話,但相隔太遠苦無良機,那還是我的情竇初開,渴望與羞澀並存的花季年齡,想坐到她身邊座位問個什麼題,又覺得那些題太簡單,問那樣的題顯得我缺乏智商了,畢竟我升學成績是班裡最好的,那時的我是心高氣傲的。
在我的猶豫中,期中考試轉眼間來到了,我以為我穩妥的會是班裡第一,沒想到第一的卻是她,我排名在她之後,這讓平日有些張揚的我臉上無光。但努力的人比不夠努力的人成績好是公平的,在那之後我收斂了很多,開始在自習課上做題了,但是心有旁騖的我總不如她認真,而且做來做去似乎沒有不會做的題,於是又懶得做了。
在那次考試之後,我更覺無顏和她對話,連平日見面的點頭禮都快省略了。
考試之後很多人都去找她講題,無論男女,她也總是會放下自己的事,給他們耐心解答,那些人笨得很,而她卻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解釋。那時的她在我眼裡特別美麗,其實誰也不願自己的時間被別人佔用,尤其是成績好的學生。她是如此善良,不忍心讓別人失望,我甚至覺得那些男生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別有用心,是想和她故意搭話的,可自己又沒有做護花使者的資格。
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醋意,讓我知道我已經喜歡上她了,醋意當然微微酸澀,但是暗戀的滋味確實甜蜜到無法言說,我渴望見到她,看看她那張好看的臉,哪怕只是一眼瞬間,心中便頓時充盈著滿足感和幸福感,可以供我好好回味一番,回味過後又忍不住想去看。
在教室的時候,她是坐在我斜後方的,但只要我想到,她就在那裡,只要回頭,我就會看到她,她的存在對我而言都是種賞賜。我不僅和她共同生活在一個世界上,還離得這麼近,那更是一種幸運。少年的心是容易滿足的。
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她會在我腦海裡清晰浮現,卻總是一張側臉,我努力地想讓她正對我,但我無法做到,不知怎麼解釋那種心理,少年的心也是奇怪的。
第二年的春天到了,學校的傳統是在春天舉辦足球賽和運動會,我們這座城市有著悠久的足球傳統,很多孩子都是從小踢球。我也迎來了表演時刻,足球是我的熱愛和特長,我無懸念的擔任了球隊隊長。
婷被公推為啦啦隊隊長,其實文靜溫柔的她並不合適,班裡有著大嗓門的狂熱女生,她當啦啦隊隊長是這些男球員們一致意見,看到她這麼被大家喜歡,我心裡既高興,又有點失落,喜歡她的人這麼多,而我只是其中一個。
開賽之前,我以職務之便和她搭話:「我們要不要制定一些統一口號?」
她低著頭,輕聲慢語的說:「好像是應該吧,可是我不懂足球哦!你們男生商量好後告訴我們?」
看到她溫柔如斯,吐氣如蘭,我真想再湊近點和她說話,我說:「口號這種東西,不要什麼專業性技術性,只要煽動性。咱兩人集思廣益一下唄!」
她「噗哧」一笑,在我看來真是頓生千嬌百媚,說:「就咱倆,有多廣,怎麼集?」
其實我就是找茬和她說說話就心滿意足了,什麼口號都無所謂。
開賽之後,我發現我踢足球還是正確的人生選擇,身高不高,身體不壯,但是有速度有爆發有靈活。開始踢的中場核心,後來我愈發覺得我們的前鋒進攻火力不如我,而且出於私心的是,班裡啦啦隊根本看不懂組織的藝術,看不懂助攻的妙處,只知道進球就狂呼,後來我就頂到前鋒線去了,其實我們那時位置也不明確,而且裁判對越位之類的也是時吹時不吹。
我終於有了炫技和進球的機會,經常一陣眼花繚亂的盤帶假動作後,一個人單刀,進球後我就在場下歡呼的人群中尋找她的身影,看到平時穩重安靜的她也很激動。在我心中,進的那一個球的價值就翻了三番,成了帽子戲法,我似乎覺得我如此賣力,簡直就是為博美人一笑,不知何時變得如此沒有自我。
那次比賽我們班級奪了冠,我也成了校園裡的風雲人物,一時風光無兩。我學習不錯,踢球風格華麗,外形,還算一般俊朗,肯定是比小羅強,比小貝,可能深深的不如。於是我又有些小得意起來,也收到過外班女生求交往的信,不過我很喜歡男生在班級裡大呼小叫,「啊,又有花癡給你寫信了。」而且得讓婷聽到,我就會裝作謙虛低調的說:「哪裡哪裡,都是一些不諳世事的小女生,我是一概不回的。」我想婷的心裡會不會有一點醋意呢?哪怕只有一點點,我也會幸福之至的。
緊接著又是運動會,我就不能那麼風光了,因為絕對速度和絕對力量都不是很突出。有意思的是,在班裡擅長體育的女生稀缺的情況下,婷竟然又被推到前線,要她去跑百米。又是那些男生的集體智慧,可能他們很想看到柔弱的婷跑起來是什麼樣子,這也算作一個小小的惡作劇了。
其實平時男生們雖然愛和她說話,但對她都是很尊重的,自重者人重之嘛!同時委任給婷的另一項艱巨任務,就是開幕式出場時在隊伍前面舉牌,這兩項任務都把她弄得花容失色,連連擺手,但是大家是不容她推脫的,然後一群女生圍著婷商量要穿什麼出場服裝。
開幕式那天,大家被提前攆出了教室,由於人人都穿的是校服,所以無需換裝,只有婷是需要空間換衣服的,在那之前她要穿什麼衣服很機密,以免洩露出去被別的班知道,當然其它班級的也是機密。
當她出來之後,我們頓時驚艷了,她穿的是類似奧運會上舉牌禮儀小姐的裙子,白色緊身,露出香肩,領口和腰部是紅色花紋,裙子下襬到膝蓋處,學校不能允許再短了,但是裙子兩側又有些開衩,若隱若現的露出大腿,她都有些不敢走路了,紅著臉低著頭,更添無限嬌美,我們都有些看呆了。
看她有些打退堂鼓,那些女生趕緊給她打氣:「真的很漂亮的,你們說是不是啊?」大家趕緊說是是,女生們說她一定會讓其他班級女生全體黯然失色。
她還是有些拘謹的站在那裡,我在她的側方,近乎貪婪的注視著她,沒想到她的身材也是這麼好,她平時不在意著裝,穿的都是寬鬆的校服和運動服,看不出身材。今天這緊身的裙子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曲線畢現,雪白的脖頸、挺拔的胸部、翹起的臀、修長的腿,還穿著高跟鞋和肉色絲襪,好像十幾年前還沒有絲襪誘惑這詞。平時學校總要求穿校服,每年的運動會就是學生著裝最大膽的時候,也許女生們把壓抑許久的念頭都寄託在她身上了。
開幕式開始了,所有參賽隊伍魚貫入場,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前面舉牌的美女們,她們穿著各異,爭奇鬥艷,多數都是穿裙子,在我眼中最美的還是婷。
「現在路過主席台的是一年五班,他們邁著整齊的步伐……」嘩一聲操場上就鼓掌了,在我聽來我們班得到的掌聲最熱烈,在我想來那些掌聲多半是送給婷的。她臉上顯得很鎮定,全然沒有了剛才的羞澀樣子,行走的姿態也很優美,輕輕盈盈,急緩適中,隨著蓮步輕移,一雙美腿交替移動,臀部也輕輕擺動,我一時不禁看得癡了。
那天早上天氣微涼,我也為美麗而單薄的她感到心疼。
開幕式結束後,她回教室換了校服回來,正好坐在我的身後,週圍人都扭頭和她說話,紛紛表示她取得圓滿成功,我很正經的和她說:「同志,你要戒驕戒躁,前方還有更艱巨的任務在等待著你。」
她笑了笑說:「反正我從來沒跑過,再艱巨也壓不倒我,壓力都在那些體育特招生身上。」
剛好她參加一百米預賽時,班主任讓我去廣播台送稿子,我還不好直說我想看完她比賽再去,老師真不會挑時候,我心想快去快回,回來還能看到,剛跑到廣播台房間裡,就聽外面一陣擂鼓吶喊,頓時心急如焚,把稿往桌上一扔就跑,剛跑到門口,就看到最後一名都到了終點線了,我一時絕望難當,想到她有可能就這一次表演,再想看她跑至少得到明年運動會了。
我失魂落魄地走到自己班級地點時,發現同學們都興高采烈的,原來她進了決賽!我心中一頓狂喜,沒想到啊,原以為弱不經風的她不是最後一名就好呢!
終於盼到女子一百米決賽,看著平時柔弱的她穿上短衣短褲跑鞋,還真有些運動員的風範,我不安份的眼睛,總在「不經意間」斜視到她,她的肌膚如雪般潔白細嫩,就像幾歲的孩子那樣。
婷走上起跑線,我的心比自己比賽時還緊張,劇烈地撞擊著胸膛,不知是怕她失敗,盼她成功,還是只要看到她比賽,就很讓人激動。發令槍一響她就衝了出去,她的速度可以夠得上衝,這給我極大的驚訝,她的跑姿很優美,女生跑起來很少有好看的,而她卻不然,動如脫兔飄若浮雲,雖然不是跑在最前,但是前面的體育特招生都像假小子,身材動作男性化,她的身形體態卻富有女性美,而速度也並不慢,場下加油聲震天,我們喊得都要瘋狂了。
最後她得了第三名,前兩名都是體育生,我們老師——一個四十多歲的古板嚴肅中年婦女,也笑得合不攏嘴,這完全是我們班的意外之喜。她回到我們班區域後,全場起立,給她熱烈的掌聲,鄰班學生紛紛側視,簡直比冠軍還要風光。
她有些羞赧卻嘴角含笑,那樣子可愛之極,從別人手中拿過外套披在身上,她本想坐下,看大家還站著,自己又不知是坐是站了,最後老師揮揮手,大家才安靜下來,但我的心卻驚喜的久久不能平靜。
足球賽運動會之後,我和婷都被視為學習體育雙料達人。同學也看出我有意與她接近,逐漸有人開我們倆的玩笑了,看見我和她說話就在一旁咳嗽,她總是臉一紅,不知該說什麼好了;我的心裡也是有惱怒有甜蜜,因為他們的咳嗽固然是對我們的打擾,但也是對我們微妙關係的一種承認,想到這點,總是不由得心醉。但次數久了,她也就不敢和我太接近,這讓我驚慌失措起來,我知道她這樣的女孩子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其實我也不奢望和她戀愛,只是經常和她在一起說說話,就心滿意足了。
我是個識趣的人,於是我減少和她的交往,把對她的喜愛深藏心底,但熾熱的情緒卻是越壓制,越熱烈,我的心裡彷彿有一團火,每天燃燒著,在身體裡四處衝撞著,好像有千言萬語要對她說,要告訴她我有多麼愛她。
初嚐愛情滋味的我,也能感知那就是愛,或者告訴任何一個人,但是我卻無人可以訴說,於是我拿起筆寫下對她的思念,詩歌、信、小說,各種文體,唯一的主角就是她,唯一的主題就是愛,我的文筆很稚嫩,但我的心情卻是真摯的。
我終於按捺不住了,想對她表白,也許她拒絕後,我也就可以死心了。一天下晚自習,我壯著膽子,把寫滿火熱言語的本子給了她:「你看看這個。」她接了過去說:「這是什麼哦?」我說:「你看了就知道了。」說完逃也似的轉身就跑了。
回到家躺床上我想,她現在是不是正在看呢?看到那些話她會怎麼想?會是怎麼樣的表情呢?一定會臉紅的。一想到她臉紅時的嬌羞模樣,我的心裡就喜歡得不得了,但又擔心她會不會生氣惱怒,那一夜就在興奮與擔心中渡過。
第二天上學,我忐忑的走進教室,她正在低頭學習,沒有看見我。一上午,我沒有得到任何回覆,一下午,依然如故,我的心被這種等待煎熬著。實在是種莫名痛苦,既懷有極大希望,又怕答覆到來時,得到的是拒絕。
直到晚自習放學,我仍磨蹭著不肯走,終於,一隻纖纖素手把一張疊了幾折的信紙放在我桌上,然後快步離開了。是婷!我的大腦和身體同時有種巨大衝擊感,那張信紙裡寫著婷的決定,我迫不及待的想看,卻又擔心著什麼。
我把信紙揣到懷裡,騎車火速回家,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小心翼翼地打開那張紙,她工整娟秀的字跡映入眼簾,更讓我激動的是它的內容。她委婉的說,看了我寫的那些信很感動,可她不能就此決定接受,但她對我也是有著好感的,如果真的有意就等高考後,如果是真愛就禁得起等待,也讓時間考驗下我們。
雖然她沒有答應,但我依然心花怒放,只要有希望,我當然可以等待,多久都好。
懷揣希望的日子是快樂的,我們盡量像普通朋友一樣交流,心中都知道彼此是在極力控制著尺度和距離。可能一旦挑明之後,感情就無法像普通朋友那樣純粹了,它會越來越深的發展下去,而不受主觀和理智的控制。
我們互相對視的眼神不一樣了,我們相互之間的了解更多了,我也知道了她的一些情況,婷的爸爸是政府公務員,媽媽是醫生,父母對她從小嚴格教育,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嚴厲又慈愛,因此她沒有不好的習慣,她不愛攀比,只是容顏乾凈、服飾整潔,從不花枝招展。
雖然人很聰明,但她心地純潔得像一張白紙,有著很多美好的品德,她善良體貼,富有同情心,而且很自覺,絕不會做出一點讓別人難過或難堪的事,寧可自己吃一點虧也不會虧欠別人。她不愛麻煩別人,但對於別人的求助她卻從不拒絕,她說話總是輕聲慢語,大家一起聊天時她也不出風頭把持話語權,總是安靜的聽著。
她是個臉上有著真誠微笑的文靜女孩,那不是臉譜化的凝固表情,而是發自她的內心,只有內心平和善良,臉上才會有那樣的笑容。了解得越多,我不僅越愛她,而且愈發敬佩她。
一切細微變化都逃不過老練的班主任的注意,那快樂的日子不到半年,她終於找我們分別談話了,我是一口咬定我們沒有戀愛的,並向老師保證請她放心,我回來還沒來得及告訴婷,很有戰術素養的班主任就把她叫去談話了。
她回來後我寫紙條問她是怎麼說的——那時班裡傳紙條就像現在發短信一樣流行,她說實話實說了,我們沒有戀愛,盡管我們有好感,但是約定好高考之後再在一起。我看過紙條後很是吃驚,她為什麼這麼誠實,告訴老師那些幹什麼?
果然老師下班後再次找我們談話,她的辦公室裡只有我們三人。她把門關上後,一臉嚴肅的問我:「你不是說你們沒談戀愛嗎?你們兩個怎麼口徑怎麼不一致?」我們一起回答:「我們確實沒有談啊!」老師說:「那婷說的約定是怎麼回事?」
我啞口無言,婷怯怯的說:「老師,約定是以後的,我們現在並沒有……」老師又心疼又有怒氣的嘆了口氣說:「你們啊,有約定就分心了,還能安心學習嗎?我告訴你們,連這個念頭也不許有!」
我想先答應下來,對老師陽奉陰違,我倆暗渡陳倉就好,我看了婷一眼,她那嬌嫩的嘴唇微微顫動著,對班主任說:「老師,那只是約定,我們沒有影響學習的,連約定也不可以嗎?」
我當時非常驚訝,她一向乖巧文弱的聽老師話,沒想到現在敢和老師這麼說話。我開始還有些責怪她的死心眼,但現在不禁為她的勇氣感動,她是個容易害羞的人,因為這種事被老師找談話一定很羞愧,但她還是對老師這麼說,要戰勝這些需要多大的勇氣。
老師更生氣了:「我不比你們見識得多嗎?所有早戀的學生都向我保證不會影響學習,我就沒見過哪個不受影響的!我告訴你們,這念頭想都不許想,都給我好好學習,我管不了你們,就告訴你們家長!」
我和婷都低下了頭,老師的話嚇住了我們,我們都不想讓家長為我們操心。
在那之後我們收斂了很久,但終究是無法控制思念的,我們說好不在人前說話,連眼神都不交流,我們信箋傳情、我們電話訴衷腸,還要在雙方家裡都沒人時。最開心的是晚自習中間休息,和她在操場黑暗處散步聊天,卻又不敢每天都出去,深恐太頻繁引人注意。
一個月色撩人的夜晚,我和她並肩而行,希望找到一個僻靜的地方,但校園裡滿是運動的、散步的、聊天的,樹林和角落處又被情侶們佔據,直到第一遍鈴拉響,學生們才回歸教學樓。
我和婷在那片樹林的邊緣徘徊著,我向她望去,月光下她的側臉特別好看,月光在她臉上柔柔的拂上清輝,潔白的皮膚顯得更加純凈,那美麗的容顏彷彿一塊美玉無瑕,此時的她高貴聖潔、不可侵犯,我激動而猶豫著。
卻沒有多少時間供我猶豫了,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愣了一下微微一掙,我緊緊抓住不容她掙脫,那細嫩光滑柔若無骨的手被我攥在手裡,她不再掙脫,只是低下頭,我雖看不清,但知道她一定漲紅了臉。她抬頭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又低下頭,害羞的女孩子是可愛的。
這一定是她的手第一次被一個年輕男子握住,我也是第一次牽女孩子的手,我的心劇烈地跳動著。時間本就短暫,快樂的時光尤其如此,我們不得不跑回教室,而短暫時光成了我永恆美好的記憶。
高中生活是緊張和辛苦的,但在那忙碌的日子裡,有她相伴,我們偷偷的交往,任誰都沒看出端倪。不在人前說話和眼神交流,需要很大的忍耐力,我多想大聲的告訴所有人,我和她相愛了!我愛她,她愛我,兩情相悅是多麼幸福,可是我和誰都沒有說,那要如何控制才能忍住。
終於到了人生分水嶺——高考,考前的日子裡學生們莫名惶惑恐慌和興奮,一個個心態浮躁,需要老師做很多的心理輔導。而我和她算是情緒穩定的,因為我們的成績穩定,但我的成績總是比她少幾分至二十分,我擔心我們不能考入一所學校,天各一方恐怕愛情難以為繼,我們早就約定好報考統一院校,但越到臨近,我卻不敢碰觸這個話題,我不像委屈她來成就我們的愛情,可這終究不能迴避。
一天晚上散步時,她像是不經意地突然問我想報哪所學校,我低聲的告訴了她那個學校的名字,又說:「這學校也符合我現在成績水平。」又試探的問她:「你想報哪個?以前問你喜歡哪所,你總說差不多。」
她很好看很輕鬆的一笑:「誰都喜歡清華、北大,我又考不上。」
我說:「你也就差不了幾十分。」
她笑而露齒了:「那差得還少嗎,那幾十分就是我不可逾越的鴻溝了,再怎麼超常發揮也不行的。」她又低聲嬌羞的和我說:「我們不是早說好了,報一所學校,我和你報同一所。」
我聽了又驚又喜,但卻不忍心她這麼做,我說:「你上那學校可惜了,只要我們心在一起就好,是不是?」
她認真的搖搖頭:「不行的,說好的怎麼能變?我們要在一起,不僅是心,還有人。」
我聽了感動得要哭出來,我緊緊抓住她的手,很想對她說我會一輩子愛她、對她好,卻沒有說出口,那時的我也害羞,不敢當面說愛,當面給承諾。很多年後我依然有遺憾,當一個女孩子拋卻矜持,義無反顧地對你託付終生時,卻不能立時給她一個承諾作回報,那終究是讓我心生歉意的。
然而她的父母反對她的意見,班主任也反對,老師還指望她能考個更好的學校,她卻對父母說,考這個學校可以上最好的專業,而上再好的學校卻不能任由自己選擇專業了。
這是她第一次反對父母的意見自作主張,我知道那全是為了我,她只說父母尊重了她的選擇,但我想她的父母肯定難過女兒變得不聽話了,甚至可以想見也許他們經歷了長久僵持,但她什麼也沒有和我說,她不想讓我心懷感激和內疚。
我們終於如願進入了同一所大學,悲哀的是,我沒有進入最想進入的專業,只是服從了第二志願。同樣悲哀的是,我們住的宿舍樓離得也遠,也怪學校太大了,上課不在一個教學樓,吃飯不在一個食堂,還好那時我們剛剛用上手機,傳情達意約定見面方便得多了。
她每天晚上來找我,和我一起吃完飯上自習,我說我去找她,她執意不肯,她說她那邊的食堂伙食不如這邊好,自習室環境又差等等,可我知道她是不想讓我走太遠的路,我們堅持著都要自己去找對方,最後只好折衷一下,輪換著找對方,並且她晚上回去宿舍時由我送她,大概走過一半路程,過了幽暗地帶我再返程。幽暗地帶其實也並不幽暗,只是長長的林中甬道,若是不從這裡走,就得繞過樹林從兩側走更遠的路。
後來才知道,每個學校裡的樹林都是情侶們的聖地。我們純潔的牽著手,走過了一個冬天,第二年的春天,萬物復甦,我們年輕的心開始萌動,天氣暖了,她穿得少了,而且也開始穿緊身的牛仔褲了,她的衣服不多,但都是有品味有質感的品牌衣服,想來她的媽媽也是很有審美水平的。
那天晚上我送她回去,走到那片樹林中間時,林中幽靜,有樹木的清新味道飄蕩在空氣中,我拉著她的手快速向左邊跑去,她不知所以的問我幹嘛,但還是跟著我來了。跑到足夠深處我停住腳步,拉著她兩隻手,看著她的臉,樹枝間漏下的月光灑在她臉上,只能看到大致輪廓,但那張我凝視了千百回的臉是如何美麗,看不清我也是可以想見的。
我呼吸急促起來,她也被我的情緒感染,不知是奔跑的原因,抑或是緊張、期待,她也輕輕的喘息著。我再也按捺不住,上前一把抱住她,把嘴貼到她溫軟的嘴唇上,在我們嘴唇相接觸的一剎那,我的腦子頓時一片空白,彷彿靈魂出竅一般,那是多麼甜蜜的滋味。
那甘甜嬌嫩的小嘴被我緊緊地堵上,她「唔」的一聲,隨手便抱住我的腰,她抿著嘴唇,任憑我親吻。我們都有些意亂情迷了,但我的雙手仍然不敢亂動,只是緊緊抱著她的背,激吻良久——但卻不是舌吻,我們的嘴慢慢離開後,兩個人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那是我們的初吻。
接吻的快樂會讓人上癮,品嚐過一次後便不能自拔,我們找時間、找地點、找機會,吻得愈加頻繁。終於,同樣在一個夜晚,當然差不多每次接吻都是在夜晚,我在接吻時將全身勇氣凝聚於雙手,把每次總是放在她後背或腰際的手伸到了她的臀部,她被堵著的嘴嚶嚀一聲,身體顫抖了一下,也並沒有掙扎,其實我想我早那麼做她也不會拒絕,其實我始終不敢逾越罷了。
我雙手揉捏著她的臀部,心情激蕩不已,一吻美女香澤已是莫大幸福,居然還能摸著她的屁股,這曾經是我的夢想啊!從前只盼望能和她說說話就好,沒想到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更沒想到我可以如此抱著、吻著她,撫摸她的身體。
我邊喘著粗氣,開始吻向她的臉頰、她的脖頸,我還是第一次表現得這麼狂野,她微微揚起頭配合著我,櫻唇微張,胸脯劇烈地起伏著。我的臉猛然來到她的胸部,隔衣狂吻著,她低聲的驚叫了一聲,摸了一下我的頭髮,而後又把手放下。
我更加肆無忌憚地去摸她的另個乳房,其實隔著胸罩也吻不到,只是臉和嘴在上面蹭;我另隻手攬住她的纖細腰肢,她的身體就向後仰去,嘴裡輕輕哼著。那青春挺拔的乳房,從未被任何男人撫摸過,我喜歡得無以復加,體內的慾火簡直要把我們燃燒掉。
慾望讓我無法思考,支配我動作的只有雄性激素,我吮吸著她柔軟甘美的小舌頭,她的身體漸漸軟了下去,呼吸卻變重了。她的呼吸聲好像是一種召喚,進一步刺激了我,我把撫摸她胸部的手下移,伸進了她的褲子裡,她察覺到我的想法後沒有再次配合,屁股向後翹起躲避我的手。
我抱住她腰的手挪到她屁股上,用力按著向我貼近,阻止她的逃避,另隻手摸到她的陰毛了,再往下一點點就摸到女人最私密的部位了。最興奮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了,我的心提到嗓子眼,那種感覺就好像以後做愛時即將高潮的剎那。
她的褲子卡住我的手,我想把她腰帶解開,她忽然輕輕推開了我,我一時也怔住了。她深呼吸了兩下說:「親愛的,很晚了,我們該回去了,好嗎?」
恰好一陣涼風適時吹過,我滾燙的身體和心冷卻了下去。我失落的嘆口氣,同時心裡也覺歉疚,覺得如此對待一個純真女子,顯得太過粗俗,我拉著她的手慢慢踱到甬道上,輕聲的說了句:「我剛才……對不起。」
她臉上的紅暈還沒褪去,俏皮地一笑,說:「剛才怎麼啦?我什麼都不知道呢!」
我也笑著在她屁股上一拍,說:「什麼時候這麼頑皮了。」
她湊過來在我臉頰上輕輕一吻,說道:「你也快回去吧,不用送我了。」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吻我,和剛才的激吻相比,那甜蜜感覺又是別樣的幸福。
她用力握了下我的手,轉身跑開了。這羞澀又執著、文靜又活潑的女孩啊,我該如何愛你,怎麼愛都愛不夠的。
那晚過後,我們依然接吻,只是我的手老實了很多,不去她的陰部探尋了,可是每次接吻都弄得慾火難耐,陰莖腫脹不堪,回來後得立刻跑到衛生間自慰一番,當然是把婷作為性幻想對象,想像著如何和她做愛。
最初的時候是有負罪感的,覺得用那樣的心理去幻想純潔的她,是對她的褻瀆,她在我心中曾那麼聖潔,但是我努力說服自己,我想她是我女友,以後還會是我妻子,夫妻生活天經地義,想像一下又有什麼好自責的?就這樣我逐漸戰勝了自己,掃清了心理障礙。
每次接吻慾火不能充份釋放,也是一種煎熬,不知她是怎樣,有沒有什麼反應。我知道女性在興奮時陰道會流水,那是渴望做愛的表現,她也會流水嗎?她是個正常的女性,一定會的,但是她如此天真無邪,居然,那裡……也會流水。想到這裡,我被這一矛盾的事實刺激的興奮不已。
我開始在短信聊天時有意提及這些,我說:「親愛的,每次和你接吻,我的身體都有反應的。」
她回:「嗯,我也是,覺得好熱的。」
我說:「不僅是熱,我的下身也有反應。」
她過了會才回:「什麼反應?」
我說:「我的那個變粗、變大了,漲漲的。」我那時還不好意思叫陰莖或什麼。
以往她回信息都是很快的,她不忍心讓我長久等待,但此時她回得更慢了,應該是又害羞了,或者是猶豫:「親愛的,其實我下面也有反應,只是沒好意思和你說。」
我看了很興奮,接著發:「你下面什麼反應?難道也硬了?」
她回:「什麼哦,每次和你接吻後,我都覺得下面濕漉漉的。開始我還以為是來例假了,或者不小心尿了,後來才發現,是那裡流出來的。」
我看到這信息後,手都變得顫抖了,我說:「那你怎麼沒問過我呢?」
她回道:「我怎麼好意思呢?要不是你今天說你也有反應,我還是不會說出來的。親愛的,我和你說這些,你不會覺得我是個壞女孩吧?」
我趕緊回:「不會的不會的,我們之間什麼都可以說的。男人女人興奮時,下身都會有反應的,男人陰莖會變大,女人陰道裡會分泌出液體。」
她回:「噢,是這樣啊?那看來也是正常的了。」
我回道:「嗯,當然正常,我每次回來後,都要自己弄一次,要不憋得很難受。」
婷回信息問:「什麼弄一次啊?」
我看了不禁啞然失笑,她什麼都不懂,肯定沒有手淫過,我說:「就是自慰啦!男人女人都會自慰的。」
她回道:「自慰哦?我知道,小學時就聽說過,不過我沒有慰過啦!書上說自慰不好的,親愛的你也不要了。」
我說:「也沒有不好了,再說不弄忍不住的。」
她說:「那是怎麼弄的?我有點好奇。」
我聽她說好奇,機會就來了,我該給她啟蒙性教育了,我說:「這得從頭說起了,男人興奮時陰莖會硬,女人興奮時陰道會濕潤了,那就是為陰莖能順暢插入陰道做準備的,進入後就來回運動摩擦,兩個人就會非常非常的舒服。男人自慰呢,就是模擬那個動作,用手抓住它然後上下擼動。」
中間她還發來一條信息:「老公你在幹嘛?睡著了嗎?」
她收到我上條信息後問:「有多舒服,比我們接吻還舒服嗎?」
我回道:「哈哈哈,傻孩子,從感官角度講,兩者的快感是沒法比的。」
等了半天她才回信息:「老公,聽你說那些話,我下面又濕了,我好熱。」
我知道她每晚和我發信息,怕影響別人,總是蒙著被子發的,此時身體恐怕更熱了。我想她拿著手機,看著那些讓她臉熱心跳的信息,羞得臉色緋紅,小內褲被陰道裡流出的水完全打濕了,這可以想見的畫面,讓我的陰莖漲到了極點。
我覺得應該適可而止了,不能讓她被慾望煎熬,而且再多說,恐怕她一時也不能接受,於是說:「親愛的,我們冷靜下吧,很晚了,該睡覺了。」然後漫不經心的說了些別的,便互道晚安了,心裡卻依然想著她此時如何。
在那之後,我覺得我們可以進一步發展了,我甚至有些處心積慮,總想向前突破一層。我們的接吻愈加頻繁,和她一起上自習時我也變得心不在焉,總是幻想著一會將要進行的激情。
一晚我們如約來到那片樹林,在那裡有時是可以聽到一些男女的呢喃和呻吟聲的,他們是野外交歡,比起我們更上一層樓了,她聽到那種聲音時顯得很不好意思。我們走到林中深處,夜晚的樹林幽靜神秘,有一種奇異的氛圍,彷彿空氣中暗香浮動,有著催情的效果。
我把她的身體靠在樹上,手撫摩著她的臉頰,然後把嘴輕輕的貼到她唇上。我喜歡這樣的循序漸進,比起初吻時她少了很多緊張,不再剛剛碰觸便身體顫抖了。我舔舐著她櫻桃般嬌嫩的嘴唇,那誘人的嘴唇鮮嫩無比,讓人忍不住想要狂吻,可是那嘴唇柔嫩得讓人不敢太用力。
我嗅著她傳來的陣陣體香,她微微張開嘴,我順勢把舌頭伸到她嘴裡,慢慢攪動著,用柔軟接觸的快感把她的嘴唇打開,和她的舌頭輕抵、糾纏,然後漸漸加大吻的力度。我把她的舌頭含在嘴裡,輕輕一吸,她抱著我的雙手忽然緊了一下。那美味的小舌頭光滑柔嫩,簡直想讓人吞下肚去,可是卻只能從舌尖一直吞到不能再吞,然後退回,如此反覆。
我口中傳來的快感太過強烈,雙手也不甘落後的在她後背和臀部游移摩挲,她的身體被這種侵略征服了,雖然她控制著自己不發出聲音,但被堵住的嘴還是發出悶悶的哼聲,而舌吻時發出的聲響卻是我們誰也無法控制的,微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而我們的舌吻聲也「滋滋」作響。
從前我總愛穿牛仔褲,即使陰莖勃起了,也處於被厚實牛仔布按頸向下的狀態,實在是壓抑了好久,而那天穿的是運動褲,柔軟的面料讓我的陰莖絲毫不受束縛,直直的向前伸出。我把身體向她靠去,饑渴的陰莖頂在她小腹上,她驚訝的「嗯」了一聲,但肯定知道那是硬硬的東西是什麼,彷彿下意識的又想往後躲一下,但她後面的樹阻擋了她的去路。
遙想當年春衫薄,春衫薄有多好,我們能透過衣衫感受對方的身體了,那堅硬的男根頂在她柔軟的小腹上,真是一種奇妙的接觸與對比,就像男人的強悍與女性的溫柔,她第一次被雄性的陽物碰觸身體,那種緊張羞澀和興奮可以想像。
我又覺得隔著衣物不夠真切,於是把陰莖離開她的身體,一隻手褪下自己的褲子,粗大的陰莖一下子急切地跳了出來。我的手順著她的肩膀下滑,直到摸到她的手,我拿起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陰莖上,她猛然吸了口氣,又如同初吻那次,身體顫抖了一下。
春日的夜晚雖不冷,也有些涼爽,我們裸露在外的肌膚微微發涼,因為我的陰莖包裹在褲子裡,更由於興奮充血變得火熱,她微涼柔軟的小手一下握住我滾燙堅硬的陰莖,怎能讓她不驚慌興奮。
我也興奮的不能自已,我一邊狂亂地吻著她,一邊拿著她的手在我的陰莖上套弄,那平日裡看到的白皙柔軟的纖纖素手啊,此時正握著我暴漲的陽物,如果此時有光亮,那潔白的小手與通紅的陰莖該是怎樣一種強烈對比。她的手比我的手柔軟很多,我當時想女人的陰道會有多柔軟,大概也不過如此吧!
我邊用她的手套弄,邊在她耳邊說:「知道了吧,男人就是這樣手淫。」她「嗯嗯」兩聲,不知是回答還是無意識的聲音。
色壯人膽,我實在按捺不住了,又把手伸向她的下體,這次她終於沒有再拒絕,任由我解開了她的腰帶,把手伸進了她的褲子裡,碰觸到了陰阜上的陰毛,她頓時停止吻我,好像在期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
我終於把手按在她的陰部,她再也壓抑不住,「啊」的叫出聲來,同時身體軟了下去,如果不是她身前的我和身後的樹,她一定會癱倒在地。而我也激動得微微發抖,伸到她陰部的手,手心和手背都被液體沾濕,因為她的陰道和內褲上都是水,她那裡已經泛濫成災,濕得不成樣子了。
我當時心裡在叫喊著:『天啊!天啊!她居然流了這麼多水!』我在她的陰部輕輕揉搓著,我那時也不知哪裡是陰蒂、哪裡是陰唇,只感覺陰道裡的水源源不斷地流到我手上。
在我的揉弄下,她的意志變得迷亂起來,一邊輕聲呻吟著,嘴裡一邊不停地輕聲叫著:「老公……老公……」那輕柔誘惑的甜美聲音,讓我的心都醉了,卻也讓我的陰莖更硬了,我想那堅硬的陰莖一定能在她濕潤的陰道裡一插到底的。
我忽然把她的身體轉過去,猛地脫下她的褲子到大腿處,露出渾圓的屁股,把怒然挺立的陰莖頂在她富有彈性的屁股上,她雙手時而抓住我的腿、時而抓住我的手臂,看得出她緊張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了。我把陰莖在她兩腿中間進進出出,摩擦著她的陰唇,她頓時把一隻手扶住樹幹,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嘴,深怕自己不小心再發出太大的叫聲。
我覺得一切都已水到渠成了,我們的身體都達到了最渴望的狀態,馬上就該插入了。我把手按在她的後背上,示意她彎下腰去,我才能插進去,可是陰莖剛碰到陰道口,她「啊」的一聲渾身一顫,直起身體對我說:「老公,不行啊……不要了好嗎?」
那時的我怎麼按捺得住,於是又去按她,可是她卻邊轉過身來,邊雙手提褲子,我的心裡都要急死了,不知道她怎麼能忍得住。她也能看出我的急不可耐,摟住我的脖子對我說:「老公,我們結婚那天再……這樣……好不好?」一邊說一邊抓住了我的陰莖,一下下的擼動起來。
我本來很洩氣,氣惱她這麼傳統守舊,既然早晚會結婚,那早一點發生有什麼關係?她一直都是這麼死心眼。可是她這樣的主動,又讓我興奮起來,但那點可憐的氣惱始終沒有退卻,我嫌她手上的動作太慢,於是抓緊她的手,狠命地快速套弄起來。
她很心疼的說:「老公,對不起……別這樣……這樣不痛嗎?」我不回話,咬牙繼續加快手上動作,把她的手想像成她的陰道,我正在狂插來發洩。
那快感彷彿一條直線漸漸上升,終於,一股精液從被她握住的陰莖中噴射而出,我長長的出了口氣,一時忘了氣惱,忘了一切。她用紙巾細心地擦拭我的陰莖,又擦乾凈自己的手,為我提上褲子,再繫好她自己的腰帶,然後一手挽著我的胳膊,靜靜地站在我身邊,等我說話。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