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872

天地丸丸
本文:2022-01-13T11:36:29
第八七二章 虎口奪食

是水妖,它們出現了!

聶言急切地看着寶箱開啟的進度,已經到了78%,快了,要是被打斷的話,前功盡棄了。

那些水妖好像是發現了聶言,它們發出尖銳的聲音,就像玻璃被割破般刺耳,很快地,更多的水妖朝這邊聚集了過來,有十幾隻的樣子,它們聚集了起來。

此時寶箱的開啟正到了關鍵的時刻,給他七八秒左右的時間,他差不多就能把寶箱開啟了。

那些水妖就像一群嗅到了肉味的蒼蠅一般,迅速地圍向聶言。

完了,聶言正準備把手抽回來,放棄開啟寶箱,回到船上去,水面方向突然有了一些動靜。

恰在這時,湖面上迷失的引渡者正好把小船劃到了聶言的上方,謝瑤發現聶言遇到了危險,心急如焚,右手一動,手中多了一個白色的光球,她把這枚光球扔下了水面。

白色的光球絢麗奪目,照亮了整個湖底。

在白光的照耀之下,一眾水妖們發出凄厲的慘叫聲,然後紛紛後退。

聶言正要中斷開啟寶箱,應付包圍過來的水妖,只見水面上突然落下了一道白色的光球,他立即意識到這是謝瑤釋放的,看到一眾水妖因為畏懼白光而後退,他鬆了一口氣,繼續開啟寶箱。

嘭的一聲,那枚白色光球爆開,整個水底瞬間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聖言法師的聖光爆裂!

那些水妖連叫都不會叫了,在這片白光的世界裏,它們根本分不清方向。

聶言也看不清了,甚至看不到寶箱在哪,他只能憑感覺知道寶箱就在自己的前面,手上的觸覺依然清晰。

吧嗒一聲,寶箱打開了,聶言心中狂喜,右手伸進寶箱掏摸了一下,是一塊球狀物體和一條項鏈之類的東西,沒時間去看這兩件東西到底是什麼,把它們扔進了背包。

聶言立即朝水面浮了上去,湖裏的白光漸漸消退,他可以感覺到,那些水妖正迅速朝他靠近,冰冷的湖水涌了過來。

抵達湖面這一段距離,他不得不應對水妖的攻擊。

來吧,聶言握緊了手裏的血腥之匕,準備和水妖殊死一搏。

迷失的引渡者還在不停地划著木槳,他對水底下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他沒有任何智慧,靈魂中殘存的一點點意志驅使他不停地做着重複的工作,謝瑤試圖阻止引渡者,讓他停下來,但是她又沒有任何方法,隨便攻擊一下,就有可能把引渡者幹掉,那麼這個任務就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可是這艘船距離聶言所在的位置越來越遠,謝瑤焦急地看向聶言所在的位置。

「聶言,快一點,不然來不及了!」謝瑤大聲喊。

霧氣漸濃,視線越來越模糊。

再過一會,即便聶言鑽出湖面,恐怕也沒辦法發現船的位置了,如果實在不行,她只能把引渡者幹掉,然後去救聶言,至於後面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快一點,快一點,謝瑤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不停地祈禱。

此時的情況,根本由不得聶言,感覺到一隻水妖靠近,聶言猛地一個轉身,和水妖錯身而過,右手的血腥之匕狠狠地灌入了那隻水妖的頭部,瞬間,凄厲的慘叫在聶言的耳邊響起,耳膜就像被針扎破了一般,疼得要死,精神有些恍惚。

是精神攻擊!

聶言心頭一驚,立即用了精神豁免技能,腦袋一下子清明了很多。

極效威懾!

聶言用了一個極效威懾技能,這些水妖稍稍退開了一些,他立即游向水面,再過一會,那艘船就要離開了!

那些水妖並沒有因為聶言的極效威懾就逃掉,而是緊緊地輟在後面,隨時找機會想要攻擊聶言。

終於快到水面了,聶言加快了游泳的速度,浮出了水面,他向四周張望,附近除了茫茫的白霧,哪還有那艘船的蹤跡!

船走了!聶言心頭一緊,要是船走了,那他就沒辦法回去,只能坐在這裏等死了。

剛才下水的時候沒感覺,現在他才發現,四肢有一種酸麻無力的感覺,這是毒素效果!

這附近的湖水,沒有致命毒素,而是一些令人全身麻痹的毒素。

聶言趕緊灌下一瓶高級解毒藥劑,身上的毒素效果立即減輕了很多,但是這些堅持不了多久,唯一的方法,那就是儘快回到船上!否則必定是死路一條!

「聶言,你那邊怎麼樣?」謝瑤用私聊焦急地問道,「需要我殺了引渡者,把船開回去嗎?」

「不用,放一個光照術!」聶言沉聲道,雖然碰到這樣的情況,他依然像平時一樣冷靜。

謝瑤揮動法杖,一道光球飛上天空,嘭的一聲爆開,白光照耀。

聶言掃視四周,遠處幾束刺目的白光穿透了迷霧,雖然距離很遠,很不明顯,但還是被他看到了,他立即朝那邊遊了過去。

遊了一段距離,聶言在隊聊里道:「再放一個!」

又一道白色光球飛上天空。

聶言朝那邊看去,這一道光照術比之前亮了很多,這證明他和船之間的距離在縮短!

聶言開始加速,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那些水妖緊緊地跟在聶言的背後,它們在水中的移動速度,並不比聶言快到哪去,但是始終尾隨不放。

水底下的水妖數量越來越多,要不是聶言的極效威懾,它們早就撲上來了。

過了大概兩三分鐘,聶言終於看到了那艘船的影子,雖然很模糊,但是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謝瑤時刻關注著周圍的湖面,當她發生聶言出現的時候,一顆心幾乎要跳出胸腔,揮手朝聶言所在的方向大喊:「聶言,這邊,在這邊!」

聶言聽到謝瑤的喊聲,更加用力地游去。

謝瑤揮動法杖,一枚枚聖光爆裂朝聶言所在的方向拋飛了出去,這些白色光球沉入的水底,嘭嘭嘭地爆開。她對距離的把握非常精確到位,這些聖光爆裂並沒有傷及聶言,倒是下面的水妖,被聖光爆裂轟得亂作了一團。

謝瑤知道一眾水妖肯定不會放過聶言,所以用聖光爆裂幫聶言驅散。

由於聖光爆裂是在聶言身後爆炸的,一波又一波衝擊力量將聶言推得更快了,聶言順着水浪遊去,幾分鐘之後,終於到了船邊,爬了上去。

剛才的事情,讓謝瑤情緒幾起幾落,看到聶言上來,她激動地一下子抱住了聶言。

謝瑤激動的情緒令聶言愣了愣,隨即明白了,經常碰到類似的事情,他已經淡定了,而謝瑤,剛才在船上着急上火,以為任務就要失敗了,看到聶言回來,安然無恙,他怎能不激動。

聶言被湖水浸泡之後渾身冰涼,感覺到懷裏溫暖的謝瑤,腦海中閃過一絲邪念,忽然升起一絲調侃的意味,伸手拍了拍謝瑤的臀部,一種瓷實的感覺傳來,不禁心道,好翹,好有肉感,嘿嘿一笑道:「別擔心,有什麼困難能難住我?我這不是回來了么。」

謝瑤臀部遭襲,驚聲一叫,推了一下聶言,她沒想到聶言居然會在這時候做這種壞事,旁邊還有個幽魂,雖然只是一個虛擬怪物,這令她心裏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臉頰瞬間紅了一大片。

聶言差點栽進水裏,好不容易才站穩,苦笑道:「我不就是摸了一下,不至於要把我推下去吧?」

「你活該!」謝瑤嗔怪地瞪了一眼聶言。

迷失的引渡者抬頭迷茫地看了看聶言,又看了看謝瑤,他顯然無法理解這兩個人類的行為,依然做着他機械的擺渡動作。

謝瑤看到引渡者茫然的眼神,才意識到眼前這個幽魂沒有任何思維能力,心裏稍稍釋然。

聶言可以感覺出來,謝瑤還是相當矜持的,只有在他一個人面前,才稍稍放得開,要是有外人在,謝瑤便會非常拘謹。看着謝瑤羞赧的樣子,聶言不禁失笑。

「我們還要很久才能到。」謝瑤岔開話題道,掩飾自己的尷尬。

「不是已經到岸邊了嗎?」聶言疑惑地問道。

這艘小船緩緩地靠向岸邊。

「這裏還沒到地方。」謝瑤搖頭道,我們還得再等一等。

那個引渡者把船開到了岸邊,迷茫地張望,他好像是在等人上船一般,過了五六分鐘,他再度開船,船緩緩離岸。

「你怎麼知道這裏不是目的地的?」聶言看向謝瑤問道。

「有任務提示,是一個謎,不過我猜到了答案,引渡者第三次靠岸,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謝瑤大致描述了一下,那個謎題很長,需要一點一點解開,當時她費了不少力。

「原來是這樣。」聶言點了點頭。

「你開啟寶箱拿到了什麼?」謝瑤問道。

聶言這才想了起來,剛才開啟寶箱他拿到了兩件東西,還沒來得及看,他把背包里的兩件東西拿了出來,是一枚黑色的寶石和一條銀白色墜紅色寶石的項鏈,那條項鏈通體晶瑩,發出迷離的色彩,讓人看了一眼,不禁深陷進去,至於那枚黑寶石,顏色方面,倒是比較正常,但是出奇地大,一隻手才堪堪握得過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