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5

porsmm
本文:2022-01-11T14:51:04
六十五、QQ愛
作者:柳岸花又明
  “誰說我要賣身的?”
  陳漢升心想胡林語那男人婆都知道我在開玩笑,偏偏你還當真了。
  沈幼楚呆呆的看著陳漢升,看到他沒收錢,又把450塊錢的“鉅款”向前遞了一下,有些倔強還有些可愛。
  陳漢升笑了笑,伸手捏了一下沈幼楚的臉蛋。
  沈幼楚剛剛打掃很賣力,臉蛋和鼻尖都是汗水,臉蛋也紅撲撲的,陳漢升還稍微用了點力。
  “嗯······”
  沈幼楚不知道陳漢升為什麼用力要捏自己,睜著淚目的桃花眼看著陳漢升,也不曉得要往後退縮或者躲避。
  “太憨了。”
  陳漢升都忍不住歎一口氣。
  正在這時,胡林語又返回F棟101麵前:“幼楚,我以為你回去了,問了室友才知道你還在這裏打掃。”
  她剛走過來就看到這一幕,陳漢升正捏哭沈幼楚,胡林語氣的大聲說道:“陳漢升,你還是個人嗎,沈幼楚都好意思欺負。”
  她一把拉起沈幼楚往外走:“幼楚,以後不要和這種人見麵了,他不是好東西。”
  沈幼楚邊走邊轉頭看了陳漢升一眼,發現陳漢升正對著她笑,這才安心的離開。
  本來晚上都計劃一起吃飯的,結果讓胡林語攪和了,陳漢升又變成了孤身一人。
  “男人婆,祝你大學四年都打光棍!”
  陳漢升詛咒胡林語一句,不過恰好晚上外聯部部長戚薇聯係聚餐,陳漢升索性和這幫人一起吃了。
  戚薇和姚慶國這幾天也都在籌款,但是不同於陳漢升一次性搞定,他們是這家湊200,那家湊300,甚至有時候一天都是無用功,說話時戚薇的嗓子都啞了。
  “咳,我們說一下各自的結果吧。”
  戚薇清了清嗓子說道:“我這邊1500塊錢已經完成,姚部長那邊呢?”
  “我們組的1000元任務也在上午完成了。”姚慶國說道。
  “陳部長那邊呢?”戚薇又看向陳漢升。
  陳漢升掏出1000現金放在桌上,寓意很明顯。
  戚薇眼神動了動,笑著說道:“我在義烏商品中心碰了好幾次姚部長,但是從沒見過陳部長。”
  陳漢升淡定的吐著煙霧,沒有回應。
  雖然說是外聯部聚餐,其實隻是幾個人在食堂打了菜然後拚在一起,最近每個人壓力都有點大,真正聚餐估計要到新生晚會落幕。
  在吃飯的過程中,戚薇也分配了3500塊錢的作用,有些是橫幅,有些是logo衫,有些是小禮品,有些是牌匾。
  戚薇問陳漢升讚助商家的要求時,陳漢升說道:“四條顯眼的橫幅。”
  這種活動橫幅讚助格式就是“XXX商家祝賀人文社科係新生晚會圓滿開幕”,既宣傳了新生晚會,也擴大了商家在校園的影響力。
  戚薇點點頭:“沒問題,我們明天就各自把橫幅列印出來,這週五就是新生晚會了,希望大家最後再堅持一下。”
  第二天是計算機課,公共管理專業有文秘屬性,所以計算機操作證是必拿的證件之一,否則畢不了業。
  上課前陳漢升特意拐去F棟101和102看了看,昨晚他沒有鎖門,打算盡可能的散走黴味。
  不過剛走進去,陳漢升就感覺好像有一絲不同,但是又說不出在哪裏。
  環境雖然幹淨了不少,但門還是門,牆壁還是牆壁,窗戶還是窗戶。
  等等,
問題就在窗戶上。
  陳漢升走到玻璃窗邊,那裏驀然多了一盆茂盛的綠蘿,細碎的陽光打在青綠色的葉子上,似乎都能看清背麵的莖幹和支脈。
  深秋的氣氛裏,這抹若不起眼的柔弱綠色,讓整個房間都多了一種溫暖。
  陳漢升伸出手指撥弄幾下葉子。
  “也不知道是哪個小可愛把你擺在這裏的。”
  ······
  大學裏的計算機課一般都是老師在上麵講知識,學生在下麵聊QQ,裝扮空間,楊世超和金洋明幾個男生更是把CS局域網下載好了,準備來一場男生寢室之間的PK。
  陳漢升也和其他人一樣,麻利的登錄自己的QQ。
  “陳英俊”是他的昵稱,打開好友欄看見了幾個熟悉的傻叼網名。
  “年少不懂輕狂”是王梓博那個鐵憨憨,他裝模作樣還下載了金城武的照片當頭像。
  “北島的雪”是高嘉良,紅名的vip時時刻刻彰顯他貴族身份。
  還有幾個是什麼“心夢無痕、往事如煙、水晶女孩”這一類的名字,當時絲毫不覺得中二。
  “滴滴滴”
  陳漢升有段時間沒上Q了,還收到一個好友申請,驗證消息上寫著“哥哥,我是妹妹。”
  “沒想到現在就有性騷擾廣告了。”
  陳漢升吐槽一句,隨手回道:“我不喜歡妹妹,喜歡少婦。”
  沒過五分鍾,梁美娟電話就打來了。
  “舅媽家的表妹明年中考,她有些題目不會加你QQ想問下,你回答的什麼亂七八糟?”
  “日······”
  陳漢升連忙解釋:“媽,這是個誤會,你聽我說······”
  “我不聽,你這狗東西上了大學就開始飄了,你給我等著!”
  老娘梁美娟惡狠狠的掛了電話,陳漢升其實也沒當回事。
  等著就等著,你還能來找我怎的?
  “滴滴滴”
  一個好友發來信息,原來是王梓博的。
  年少不懂情況:小陳,這週末我去找你玩啊。
  陳英俊:沒空。
  年少不懂輕狂:每次找你都說沒空,是不是兄弟都沒得做了?
  陳英俊:嗯。
  年少不懂輕狂:(生氣的表情)。
  陳漢升懶得回複,直接叉掉了“年少輕狂”的聊天頁麵。
  這時,QQ右下方又在“滴滴滴”的跳動了。
  陳漢升不耐煩的剛要點退出,結果發現是“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發來的,他隻能暗歎一聲下次務必要隱身上線。
  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小陳,今晚我去找你啊,我想看看你的新店麵。
  陳英俊:這幾天新生晚會,忙的一直不可開交。
  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那你怎麼有空上網的?
  陳英俊:我來查資料,順便上QQ提醒你,這兩天冷空氣來了,注意保暖(玫瑰花)。
  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害羞的表情)知道了,那我週末去找你吧,這幾天選修課一直很忙,不說了我要去上課了。”
  接著,“躲在海底吐泡泡的魚”頭像就灰了。
  陳漢升怔怔的看著,蕭容魚一個人過來沒準要出事,必須要幾個電燈泡陪著。
  他想了想,又點開“年少不懂輕狂”和“北島的雪”的QQ頁麵。
  “梓博,嘉良,週末來財院玩啊,我這邊風景秀色,美女如雲,熱茶一壺,侯君到來。”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