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真沒想重生啊62

porsmm
本文:2022-01-09T23:29:01
六十二、這就是生意
作者:柳岸花又明
  聶小雨是人文社科係工商管理的大一新生,也是外聯部的新幹事。
  其實她本來都沒準備去外聯部,隻是被那天的風波吸引也跟著去了義烏商品中心,目瞪口呆的看著陳漢升壓倒外聯部原副部長周曉。
  後來聶小雨就去競選了外聯部,經過戚薇兩輪嚴格的麵試成功晉級,並且在這次新生晚會的經費籌集活動中如願以償跟著陳漢升。
  不過這個副部長似乎不太管事,戚薇和姚慶國整天在義烏商品中心拉讚助,陳漢升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聶小雨進外聯部是想鍛煉能力的,其他幾個新人也是一樣的心思,如果能力得不到鍛煉,還不如在組織部裏享福呢。
  11月的一天上午,聶小雨下課後正準備去吃午飯,正好看到陳漢升從團委辦公室裏出來,手上還拿著一串鑰匙。
  她趕緊大聲招呼:“陳漢升副部長。”
  陳漢升聽到有人叫自己名字,他轉過頭看了看。
  一個小個子女生,短發垂耳,氣質上有點胡林語的感覺,不過又比胡林語文靜,五官也要漂亮一點。
  “你是誰?”
  陳漢升覺得她有點麵熟,但是又想不起來,索性直接問了。
  “我是聶小雨啊,外聯部新幹事,你的組員!”
  小個子女生有些生氣的說道。
  “噢~”
  陳漢升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有些眼熟呢,吃飯了嗎?”
  “沒有。”
  聶小雨悶悶不樂的回答。
  “那行,我請你吃飯。”
  陳漢升大方的說道。
  聶小雨搖搖頭,急切的說道:“吃飯是小事呀,我就想問問什麼時候去拉讚助,聽說戚薇學姐和姚慶國學長那邊已經快籌齊了”
  “什麼讚助?”
  陳漢升愣愣的看著聶小雨,半響後才反應過來:“我把這事忘得一幹淨。”
  聶小雨一聽都快哭了:“那怎麼辦啊,1000塊錢呢,新生晚會時間都快到了。”
  “急什麼。”
  陳漢升笑嘻嘻的說道:“有我在呢。”
  聶小雨看到陳漢升胸有成竹的模樣,想起來這位副部長有過瞬間籌齊2500塊錢的光輝偉績,心裏才稍微放鬆。
  “小雨同學,我這邊還有點其他事,既然不吃飯那就回見了。”
  陳漢升拍拍屁股準備走人。
  聶小雨一看陳漢升又想丟下自己,連忙說道:“我也正閑著,跟在陳部長身邊打打下手吧。”
  陳漢升也不管她,自顧自來到教學樓F棟的一樓,這裏雜草比較多,有些地方都有半人高,不遠處橫七豎八停著一大片自行車,都是上課的學生騎過來的。
  團委分配那兩間廢棄雜物房就在自行車和雜草後麵,陳漢升打開門,立馬就有一股久不通風的黴味竄入鼻中。
  每間雜物房足有70平米左右,地麵上積滿了厚厚的灰塵,還有一些破舊的桌椅和教學器材,牆角散落著掃帚拖把。
  陳漢升掏出煙默默的點上,半響後對聶小雨說道:“你把其他三個幹事都喊過來,我手機借給你,會使用吧?”
  “會的,我家人裏也有手機。”
  聶小雨接過手機走出去,不一會兒又進來說道:“已經全部通知了。”
  陳漢升抬頭看了看:“你記了他們宿舍的號碼?”
  聶小雨掏出一個小本子說道:“戚薇部長說每個人要互留宿舍電話和QQ,方便有事情通知,我都記在上麵了。

  陳漢升“嗯”了一聲拿回手機,如果這是領導對下屬的第一步考驗,聶小雨已經過關了。
  其他三個人很快就過來了,分別是應用英語的許夢竹、漢語言專業的何兵、新聞學的王岩鬆。
  何兵應該正在吃午飯,前襟上還沾著飯粒,幾個人氣喘籲籲的跑過來,臉上也沒有任何不滿。
  陳漢升就是人文係學生會最大的刺頭,跟著這種副部長,沒點心裏覺悟是不行的。
  “大家進外聯部的初衷是什麼?”
  陳漢升打完招呼後問道。
  “當然是鍛煉能力了,麵試時戚部長就告訴我們,外聯部是學生會最辛苦的部門。”
  聶小雨說道,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陳漢升點點頭:“外聯部的確很能鍛煉能力,不過你們跟著我,這個願望很可能要落空了。”
  幾個新幹事麵麵相覷沒聽懂,陳漢升也不解釋,準備帶著他們出去“見見世麵”。
  ······
  陳漢升等人來到天元東路的深通快遞江陵分公司,總經理鍾建成應該剛應酬完,滿臉通紅的喝茶解酒。
  他在樓上看到陳漢升,招招手大聲說道:“陳經理你過來,提成標準已經定下來了。”
  陳漢升對聶小雨他們說道:“你們在樓下等我。”
  鍾建成懶得問別人身份,直接從抽屜裏拿出文件遞過去:“你看一看內容。”
  陳漢升打開協議,大概意思當前的提成是8毛/件,如果每個學校的日攬收數量達到200,那提成就是1元/件。
  孟學東在財院日攬收數量也就是60件左右,這相當於翻了三倍以上,鍾建成這狗東西心也夠黑的。
  陳漢升默不作聲的看完,又把協議遞還給了鍾建成。
  鍾建成眉頭一皺,噴著酒氣說道:“陳經理對協議價格不滿意嗎?”
  陳漢升搖搖頭:“價格我想是不可能更改的,就是對這個形式有些疑問。”
  “什麼疑問?”
  “既然我作為財院、醫學院、東大、工程學院的總代理,那就沒道理把每個學校割裂開來,鍾經理不如把這些學校打包一起,說個總體標準吧。”
  鍾建成在協議裏玩了個文字遊戲,要求每個學校的日攬收數量達到200件,但是各個學校人數不同,攬收難度也是不一樣的。
  比如說財院的江陵校區隻有6000到7000人,但是東大的分校區差不多1萬5000人;醫學院因為是研究生分部,所以隻有2000人不到。
  工程學院隻有這一個校區,全校師生加起來超過2萬人。
  各個學校情況也不一樣,比如說東大現在的校園代理一心隻想著考研,日攬收數量隻有30多件。
  所以,如果按照學校來劃分,平均每個學校每天200件的攬件量很難實現。
  “要不要我先回去,等鍾經理再拿出一份新的協議?”
  陳漢升問道。
  鍾建成盯著陳漢升看了一會,突然笑嘻嘻的說道:“不用了,其實我本來也核算了兩份,另一份就是四個學校的總體攬收標準,隻是一喝酒腦袋就糊塗。”
  鍾建成又從抽屜裏拿出一份檔遞過來。
  如果陳漢升沒發現這個問題,那估計要按照8毛/件的標準做到死。
  可陳漢升發現了,鍾建成又假裝喝醉忘記了。
  這就是生意。
  鍾建成把手機送給陳漢升是生意,在協議裏玩個文字遊戲也是生意。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