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706

天地丸丸
本文:2021-11-20T11:59:38
第七零六章 奴隸亞洛普

聶言一邊騎乘飛行坐騎,一邊查看背包里的三件東西。

第一件,是一卷用錦緞織造而成的地圖,將地圖攤開,上面刻畫的,是阿伯內西大草原的地形全貌,山川河流湖泊草原等等,都有標明,中央一大片用金色紋路圈畫起來的,是他的領土範圍。

在阿伯內西大草原巡視了一下,終於確認了邊界線的位置。

第二件東西,是一張領主契約證書,這是聶言身為領主的憑證。

這兩件東西跟他都是綁定的,有了這兩件東西,他才算是這裡真正的領主。

至於第三件東西,聶言將它拿了出來,這是一塊棱形的水晶碎片,散發出瑩瑩的綠色光芒,前端成尖錐形,就像一把鋒利的匕首。在聶言拿出來的瞬間,它發出耀眼奪目的綠色光芒,一股強大的不知名的力量撲面而來。

「這是什麼東西?」璀璨刀光疑惑地問道。

眾人的目光都被這塊水晶碎片吸引了。

「喬比亞之權杖的殘片。」聶言看了一下它的屬性,吃驚地道。

「喬比亞,就是格林蘭帝國的帝王?為什麼它會在你的手裡?」

「是啊,按道理說,這種東西不是應該在喬比亞大帝的手裡嗎?他又沒死,像權杖這種東西,除非他死亡,一般是不會破碎的。」

聽到他們的議論,聶言眉毛一挑,這塊水晶殘片,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現在妄作猜測還為時過早,他把這片水晶殘片收了起來。

聶言等人發現了一個非常龐大的部族,數千頂白色的帳篷綿延不絕地鋪蓋在草原上,其間有很多人走動,外面還有一些牧民在放牧,成群結隊的牛羊在草原上遊盪。

「我們下去看看吧。」聶言道,這是他們進入阿伯內西大草原之後見過的最大的一個部族了。

他們在部族中央的空地上緩緩降落,六隻大型的飛行坐騎,令空曠的廣場一下子變得擁擠了起來。

立即有些穿著簡單皮甲,手持弓箭的衛兵沖了上來,圍住聶言等人。

一個身材高大,全身都是突兀肌肉,健壯異常的中年人走了過來,他左手拿著一把巨大的長弓,右手拿著一把短劍,看向聶言等人。

「這裡是卡瓦納斯部族領地,我是卡瓦納斯的族長桑普爾,陌生人,請出示你們的身份,否則你們將被卡瓦納斯部族視為敵人。」那個中年人高聲喊道。

這片廣場上的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遠處一些玩家指指點點,他們中有一些人認出了聶言,都在看形勢的發展。

這附近雖然是格林蘭帝國和薩特恩帝國的邊界地帶,但還是有很多玩家進入了這片區域,他們和阿伯內西大草原的部族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在這裡做任務、刷怪練級、出售戰利品等等。不過每一個進入這裡的人,都要獲得當地部族的認可。

「尊敬的桑普爾族長,我來自格林蘭帝國卡羅爾城,這是格林蘭帝國和薩特恩帝國一起授予的契約證明。」聶言將領主契約拿了出來。

那個叫桑普爾的中年人露出幾分疑惑的神情,從聶言的手裡接過領主契約,查看了一下,還給聶言之後,右手放在胸前,鞠了一躬之後,道:「尊敬的大領主,涅炎先生,歡迎你來到卡瓦納斯。」

見桑普爾向聶言鞠躬,周圍手持弓箭的衛兵立即放下了弓箭,也和桑普爾一樣,對聶言鞠了一躬。

當聶言出現在這裡,遠處的玩家們便明白了,這裡的一切即將改變,阿伯內西大草原將從一個三不管的邊界地帶,變成了一片玩家領地,有的人已經決定離開了,有的人則準備留下來,看看聶言到底會將這裡變成什麼樣。

聶言和璀璨刀光等人相視一眼,果然領主契約是管用的。

不過這裡的每一個部族,都有自己的處事規則,聶言不能隨意調動他們,領主的職位只是一個威懾而已,如果沒有建立自己的軍隊,三個月的保護期之內,即便天使霸業不動手,這些部族也會動搖聶言的統治地位。

「尊敬的領主大人,請跟我來,卡瓦納斯將用最好的美酒,最漂亮的女人,款待最尊貴的客人。」桑普爾道,一揮手,旁邊手持弓箭的衛兵們紛紛讓開一條路。

聶言看了一眼桑普爾,不知道為什麼,他從桑普爾的神情中感覺到了一絲不友善,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他的到來要和這片領地上的部族爭奪土地的控制權,想要獲得擁戴是很難的,看來想要當一片土地的領主,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一聽到「女人」兩個字,慾望染指青春眼睛一亮,問道:「這個大塊頭的族長說的最漂亮的女人不會是那種絕色的NPC美女吧?」不得不說,信仰用數據模擬出來的NPC美女都是很有風韻的,讓人垂涎三尺,不過普通情況下,玩家們是不敢對NPC美女有任何妄想的,萬一被衛兵抓起來,那就慘了。

「你就別想了,你也不看看這個部族裡走的一個個女人,都長得跟水牛一樣,估計他們的美女也好不到哪兒去。」水色煙頭毫不留情地給慾望染指青春澆了一頭冷水。

璀璨刀光看向聶言輕聲道:「我怎麼覺得這個桑普爾族長對我們不太友好。」

「跟我的感覺一樣,我們繼續看下去吧。」聶言道,即便桑普爾族長對他們非常不友好,但也不能拿他們怎麼樣,畢竟聶言是這片土地的領主。

「嗯。」

一行人跟在桑普爾族長的後面,穿過帳篷之間凹凸不平的道路,一直朝遠處一頂巨大的金色帳篷走去。

這裡的居民並不富裕,從他們的穿著便能看得出來。居民們見到桑普爾族長之後,都趴在兩邊的地面上,戰戰兢兢地不敢動彈。

看著這番場景,聶言若有所思。

他們走了幾分鐘,一隊十多個人朝這邊走了過來,是十個全副武裝的衛兵,押著一個全身被繩索捆綁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身材彪悍,身上只穿了一條破舊的褲子,裸露著上半身,皮膚黝黑,但是肌肉遒勁,上面布滿了道道鞭痕,新傷和舊傷交錯縱橫。

「亞洛普,等會你就會體驗到死亡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你的身軀將會被切割成一塊塊皮肉,餵食天上飛來的禿鷲。」一個衛兵尖聲道,發出古怪的笑聲。

「我沒有罪。」那個叫亞洛普的青年想要掙脫繩索,但是無濟於事。

「你沒有罪,你最大的過錯就是有一個漂亮的妻子,她長得太妖嬈了。」

這些衛兵發出嘲弄的笑聲。

他們看到迎面而來的桑普爾,立即噤聲,紛紛鞠躬道:「尊敬的桑普爾族長,亞洛普犯了盜竊罪,我們正將他押往刑場。」

桑普爾的眼神如同鷹隼一般,盯著亞洛普的臉,半晌道:「雖然你是卡瓦納斯最強大的勇士,我也不願意置你於死地,然而每個人必須為他所犯下的罪承擔罪責,半個小時內行刑處死。」

聶言和那個叫亞洛普的年輕人雙目相對,亞洛普的眼神里,寫著一種難以解讀的仇恨和桀驁。

亞洛普臉上三道傷疤幾乎貫穿了整個臉頰,左臉上有一個非常清晰的烙印,上面寫著『奴隸』兩字。

在格林蘭帝國,每天都會有人被處死,聶言並不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了。

在和亞洛普錯身而過的時候,聶言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撲面而來,這個亞洛普絕對是一個強者。

「尊敬的桑普爾族長,請問這個人犯了什麼罪?」聶言開口問道。

「他犯了盜竊罪,偷盜了幾戶人家的東西。」桑普爾看著聶言,眼眸中有一種晦暗難明的陰桀。

「如果僅僅只是盜竊罪,應該不至於處死吧?」聶言道。

「僅僅只是盜竊罪不至於處死,但是他是一個奴隸,在卡瓦納斯,如果奴隸犯了盜竊罪,將被處以極刑。由於他之前是一個勇士,曾經打敗過克里蘭人,所以賜予他天葬。」桑普爾淡淡地道。

水色煙頭、璀璨刀光等人心頭一跳,這個桑普爾絕對是一個狠辣的傢伙,判了一個人死刑,居然說得這麼理所當然,就像是給人恩賜一般。

「尊敬的桑普爾酋長,作為阿伯內西大草原的領主,我是不是有權力赦免一個人的死罪?」聶言看向桑普爾道,從亞洛普出現的那一刻,他彷彿感覺到了一種宿命的力量。他立即反應過來了,救下亞洛普!

這件事情,是他真正成為阿伯內西大草原掌權者的一個任務環節。

「是的,毫無疑問。」桑普爾盯著聶言,目光閃爍不定,最終點頭。

領主的稱號,還是有一定的威懾力的。

「我想赦免亞洛普,作為阿伯內西大草原的領主,我恕他無罪!」聶言道,他明白,從他救下亞洛普開始,他和桑普爾就無法融洽了。在NPC中周旋,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不一會,剛剛走遠的亞洛普被那些衛兵帶了回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