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469

Ethan
本文:2021-11-19T08:56:19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上品仙器?

  邋遢老道士哇哇大叫,小身闆不停地抖啊抖,“你小子是不是瘋了?整個珞珈山足有萬裏方圓,你竟然想将其全部煉化,老道我如今不過可以勉強辦到,你這體内世界明顯是剛剛成形,你這也太貪心了!”

  洛天面色剛毅如魔神,身軀不動如山,隻是眼神之中刀劍光芒憑空射出,一下子就從整個珞珈山上來回掃過,此刻珞珈山山門外圍的禁制法陣幾乎被洛天一下子打散,地下的靈氣更是被洛天從中強行抽取了不少,那禁制法陣一下子就完全被破壞,再也無法運轉起來。

  沒有了強大的禁制法陣防禦,珞珈山外圍的無數驚恐的弟子一下子就看到無數隻巨大手掌從高空中拍落,他們之中的結丹期修士還有元嬰期大修士都是毫無反抗之力下被巨大手掌生生拍死,強行煉化,爲那巨大手掌平添不少威力,巨大手掌直接落下,将下方的無數草木山石拍了個粉碎,陷入地下足有數尺深。

  “救命啊!”

  “快向内門長老求救,強敵來襲啊!”

  “啊!師兄,拉我一把…”

  下方彙聚了不少的珞珈山修士,在防護山門的禁制法陣被洛天強行攻破之後,他們遭遇到了無比可憐的下場,一個個隻要被洛天發出的巨大手掌拍上,無一不是魂飛魄散,就算緊急時候祭出法寶,那法寶也是無法抵抗,紛紛碎裂開來。就像,他們隻是可憐的甕中之鼈,洛天完全可以掌控他們的生死,叫他們三更死,絕不會拖拉到五更!

  “造孽啊!”

  邋遢老道士見洛天辣手無情,轉眼之間就殺了數百名珞珈山修士,不由暗自輕歎,修仙界弱肉強食不假,但是這出手就是将别人的道統連根拔起,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事實上,在洛天距離珞珈山千裏的時候,洛天心中就已經被強烈的殺意充斥。他身上有着父親洛雲圖鄭重交給他的一塊本命玉牌,是他那名從未見過面的娘親留下來的,是洛天親生娘親的本命玉牌。事實上,當初洛雲奇說待洛天達到了皇品強者的境地就告訴他關于他娘親的一切,但當洛天達到皇品強者的時候,洛雲奇又變卦了,在洛天的威脅利誘之下,終于是忍不住透露了一些消息,洛天的親生娘親出身于海外一個盡是冥河花的神秘勢力,是以百年前洛天果斷出海尋母,自從碰到沙盛,方才得知天星海隻有一個地方冥河花很多,那就是極少有人去過的珞珈山。隻是因爲當時實力低微,又有其他事情耽擱,洛天最終沒能去得了珞珈山。如今洛天修爲已達大乘期,自然是先要去珞珈山把娘親接回來盡孝道。可是在洛天和邋遢老道士到了珞珈山千裏之外的時候,洛天忽然無比震怒地發現,娘親的本命玉牌碎裂了開來。

  本命玉牌碎裂,隻有兩種情況,一是本命玉牌的宿主形神俱滅;二是本命玉牌的宿主破空飛升。

  這兩種情況,無論哪一種,都是洛天極其不願意見到的,所以,洛天剛到了珞珈山就大開殺戒,連個招呼都不打,娘親都沒了,還跟珞珈山客氣個毛線!

  殺殺殺!天殺的珞珈山!

  洛天把體内世界的黑色寶塔放出,直接把占地萬裏的珞珈山給籠罩住了,這次他是動了真怒,打算把珞珈山殺個片甲不留!

  “何方宵小,敢來冒犯珞珈山,不怕驚擾了上界降臨下來的兩位大人?”一聲怒喝從珞珈山深處發出,旋即一道燦然金光從珞珈山深處疾射而來,帶着滾動不休的金色雲光,光芒之耀眼,使得下方無數珞珈山修士雙目不能視物。

  “長老威武!”

  “長老神威如天!”

  下方的珞珈山修士不管看得見看不見,法螺一通狠吹馬屁一陣狂拍。

  “奈何金橋!”洛天神情一動,“這真是主動送上門來的好處!”

  說完,洛天探手一抓,一隻龍爪在虛空中凝成,從空中一閃就到了那名珞珈山長老,空氣接連五聲爆響,那龍爪上生出了五根長劍般的利爪,轟然一下就抓在奈何金橋之上。

  “哼!奈何金橋也是你能觊觎的,奈何輪回,虛空萬千!”那名珞珈山的長老冷笑一聲,“一念奈何,一念就成永恒國度!”

  “永恒你大爺!”

  還沒等洛天出手,邋遢老道士一聲尖叫,“小兔崽子,老道幫你看好漏網之魚,保證不留下一個活口!珞珈山的小王八蛋,竟然連老道我都要一起湮滅,氣死老道了!”

  洛天還沒想明白,就發現奈何金橋上豁然閃現出了無數金光,但凡被金光所卷過的地方,虛空都立即被煉化成虛無,奈何金橋果然是一件可怕的法寶。

  隻是老道士是不是有些大驚小怪了?洛天眉頭微皺,不動聲色地想道,你好歹也是堂堂的飛仙,至于這麽害怕一件極品靈寶麽?

  啪!

  邋遢老道士這時候一掌拍在洛天腦袋上,“胡思亂想什麽呢!這奈何金橋是遠古的一件極有名氣的仙寶,不知爲何分裂成了九截,所以從上品仙器一下子就跌落到了靈寶級别,否則這九截若是完整如一,便連老道我看到了都要望風而逃。”

  “不會這麽厲害吧?”洛天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一件上品仙器就擁有如此驚人威力?”

  “頭發長見識短!”邋遢老道士翻了翻白眼,對着虛空一抓,直接将那奈何金橋直接攝到了手中,手掌在上面輕輕一抹,奈何金橋上的金光一下子渙散,那名長老和奈何金橋的元神聯系被永遠地切斷,面前這奈何金橋九截中的一截已經正式易主。

  “不可能!噗!”珞珈山那名長老滿臉難以置信的神色,一口鮮血噴出。

  “滾!”邋遢老道士一瞪眼,那名珞珈山長老繼續口噴鮮血,噴起來沒完沒了,照這麽下去,恐怕最終會噴血而亡。

  洛天實在是無語了,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但還從沒見過噴血到死的修士,尤其還是一名合體期聖修士。

  “小兔崽子你試着将這截奈何金橋毀去看看?”邋遢老道士反手将縮成隻有一尺大小的奈何金橋殘片丢給洛天。

  洛天入手一沉,暗自吃驚,這隻不過是奈何金橋的九個殘片之一,竟然就有數萬斤重,實在是駭人聽聞。

  雙手用力,洛天身體湧射出無數道劍光,紛紛凝聚在手掌之上,洛天用力對着奈何金橋殘片重重一拍,奈何金橋上連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洛天雙手生疼地縮回,叫道:“老雜毛,怎麽會如此堅硬?”

  洛天如今肉身可是堪比下品仙器,竟然連一絲痕迹都無法留下,這奈何金橋若是完整,恐怕光是氣息就能将自己震成重傷。

  上品仙器竟恐怖至斯?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