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美麗的婦人變性奴下

Reader
本文:2021-11-15T21:14:30
主人的宅子是一幢別墅二層小樓,有很大的院子,裡面種滿了漂亮鮮艷的花
草。

離主人下班還有一段時間,美芬熟練地修整起花草來。

「嗯?主人回來了。」美芬聽到熟悉的奔馳車的聲音,果然,一輛黑色奔馳
600 型大轎車悄然開進院子。「奴婢恭候主人回來。」美芬這次居然跪在院子裡,
也不怕鄰居看見。

「咦?你怎麼又回來了?」張峰故意問她。

「主人,我……」美芬無以回答,只好羞愧地低下頭。

「美芬呀,你走了,我不能沒有女傭吧,所以又雇了一個,我不能再用你了
呀。」

「啊!不……主人……不。」美芬聽到這句話,如五雷轟頂,渾身不由自主
地顫抖起來,「主人,主人,您不能這樣呀,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求您收下
我吧,求您了。」美芬跪行到張峰跟前,抱住主人大腿,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哦?你不是很有自尊嗎?怎麼現在……?你看,那邊有人看著你呢。」

「啊!」美芬一驚,看見對面樓裡有人在觀望她,頓時羞得無地自容,「我
……」

美芬管不了那些了,讓他們看去吧,「主人,我……求您留下我吧。」美芬
已經哭起來了,「嗚嗚……嗚嗚……主人……」美芬抱著張峰大腿,跪在地上,
悲怯地乞求著。

「那……你想好了?能幹好?」張峰意味深長。

「能,能,只要您能留下我,讓我做什麼都行。」美芬急切地答應。

「是嗎?那我從這裡走進屋,你能跟在我後面爬進屋嗎?」

「啊?!你……主人……??」美芬實在沒有想到張峰能如此侮辱她,心想
「爬?那不跟狗一樣嗎?」美芬羞憤,猶豫。而張峰卻已經向門口走去。

「怎麼辦?要想留下,只能爬著進屋。」美芬強忍萬分恥辱,不得不跟在張
峰後面慢慢爬行,這裡距房門區區十幾米,可是當著鄰居的面,對於美芬來說,
卻是萬里之遙,每爬一步,都像是剝掉美芬一件衣服,待爬到客廳,美芬已經渾
身濕透,內心也好似經歷了一場徹底的折磨!「我真下賤!竟然像狗一樣!唉!
都是我自作自受,早晨真不該那麼冒然就辭職了,現在弄得像狗一樣,還不如原
先的奴婢地位呢。」美芬五內具焚,萬分羞恥,爬在張峰腳前,竟然無力站起來。

「哈哈,哈哈」,張峰的笑聲依然溫和,「美芬呀,你這麼跟著我進來,知
道這意味什麼嗎?知道以後該怎樣做嗎?」

「我……主人……我明白。」美芬唯唯諾諾地嘟噥。

「哦,既然明白,就說出來。」

「我……我以後……就是……主人的……一條……狗。主人……說什麼……
我……就做……什麼。」美芬因為恥辱而全身發抖,說話都帶顫音。

「嗯,不僅是一條狗,而且是一條母狗,懂嗎?母狗。」

「是,主人,我是母狗。」美芬當然明白主人為何要加重語氣說「母狗」二
字,那就意味著自己的肉體……美芬不敢再想下去,「唉!為什麼我是女人,要
承受這麼多羞辱?!」

「去幹活吧。」主人平和地說了一句就進書房了。

「謝謝主人。」美芬此時說不出是感激還是恐懼,內心百感交集,擦擦眼淚,
重新換上一套法式女傭服,熟練地收拾起來,看著早上剛剛收拾過的傢具、餐具,
美芬好像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美芬開始準備晚餐,正在洗黃瓜。忽然看到鏡子裡映出主人的身影,他穿著
一身休閒服,正微笑著看著美芬的背影。

「主人……」美芬羞愧地微微一笑,繼續洗菜。「哦……」美芬感到主人的
手在撫摸她肥碩的屁股,她纖細的腰頓時有些僵硬,「主人……」,美芬沒敢躲
避,只是微微扭了扭屁股,紅著臉繼續。

「美芬的身材很好呀!」

「主人……」美芬含羞低聲,「啊!……不……不要……」,聲音低得連自
己都難以聽見。

張峰的手已經探到裙擺裡面了,在光滑的肉丘上摩挲。一股一股的麻痺感強
烈地衝擊著美芬的神經。屁股在顫、大腿在顫,渾身都在顫,可是,可是……

美芬無法迴避,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洗菜,其實那菜早已洗淨,只是主人沒
有收手,美芬也就只好那樣繼續蹶著肥嫩的屁股供主人摸玩。

「不……求求您了……不要那樣。」美芬渾身戰慄,羞愧難當。原來主人的
手正在扒她的內褲。美芬尚待考慮晚餐後如何開口向主人預支下月的工資,好為
兒子交學費,此時又怎敢違拗主人的意志?

「啊!……」內褲被扒下來了,白嫩的臀肉裸露出來,那麼性感迷人。張峰
喜不勝收。美芬的內心在流淚,可是卻不得不委曲求全,甚至在主人手指的示意
下,把兩腿略微叉開一些,以便主人手指的自由活動。

「好美的屁股!」張峰的手盡情地撫摸著,從光滑如脂的臀肉上傳來電流一
樣的快感,這快感也同樣電擊著美芬。兩片花瓣恐怕已經偷偷開放了,美芬只感
覺那裡騷癢難耐。「小淫婦,你喜歡這樣,不是嗎?」張峰侮辱性地問美芬。

「不……不是……主人……我……不是那樣的。」美芬感到難堪,極力否定。

「啊!……」美芬渾身一震。主人的手指到花穴口上蘸了一下。

「小淫婦,你看這是什麼?」主人的手指舉到美芬眼前,晶瑩的淫汁沾滿指
尖,一條涎絲垂下,一股強烈的騷香味鑽進美芬的鼻子,更加刺激了美芬。

美芬的窘迫身體狀況被主人看破,更令美芬難堪,羞辱萬分,卻無法否認,
成熟的女人身體正被主人靈巧的手指帶入魔境。

「你的屁股真好,以後不要再穿內褲了,即便出門也不要穿。」

「主人……我……是。」美芬欲言又止,不得不答應這羞辱的規定。

「胸罩也不要再戴了。」

「哦,是的,主人,可是……可是那不方便呀。」美芬低著頭,小聲說著理
由。

「沒關係,我會給你更好的乳罩和內褲的。」張峰詭秘地告訴她。

「嗯。」美芬還不知道將來主人會給她什麼衣物,但決沒有想到那衣物比不
穿衣服更羞辱。

「你繼續做飯呀。」

「我……」美芬無奈,只好繼續。

張峰則跟在美芬身後,一邊聊天,一邊時不時地摸摸美芬赤裸的屁股。美芬
也漸漸習慣了,甚至還故意扭擺肥臀,跟主人調情。

「來,把這件大圍裙換上。」張峰拿來一件由胸及膝的圍裙,命令美芬脫光
衣服,只穿這件圍裙。

「唉!……」美芬心裡屈辱,卻只能服從,脫光了衣服,而且是當著主人的
面,這是她生平當著丈夫之外的男人第一次裸露肉體。她好似著了張峰的魔法,
張峰說什麼,她就不得不照做。主人從沒以暴力威脅她這麼做,可是……可是…
…不知怎的,美芬總是感到主人溫和的話裡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嚴,令她不得
不屈從。

穿上圍裙的赤裸軀體更是肉感。美芬開始燒菜,主人依然在身後摸弄她的屁
股。

「咦!這根黃瓜很粗壯,不知是否合你意。」

「嗯!這根黃瓜是好,比那些都大好多,而且你看這上面的小刺,說明新鮮。」

「這麼說你喜歡這根了?」

「當然。」美芬不知主人是何用意,很自然地回答。

「那好,我把她給你吃。」說著,張峰拿起這根又粗又長的黃瓜,從後面掠
過兩片臀肉,壓過菊花密地,直搗花穴。

「啊!不……不要……主人……求您了……」美芬夾緊兩腿,使勁扭擺屁股,
抗拒著黃瓜的入侵。

「啪,啪」兩記狠狠的巴掌,扇再左右肉丘上,頓時呈現兩隻巴掌印,火辣
辣的痛感使得美芬一激凌。

「菜要糊了。」

「哦」,美芬趕緊翻炒,可屁股依然緊夾,扭擺。

「你不聽話了?」

「我……主人……不要那樣。」美芬含羞乞求。

「你忘了你是怎麼進來的?」張峰以嘲弄的口吻提醒美芬,「把腿叉開。」
不容抗拒的命令。

「我……是,……嗚嗚。」美芬被逼的哭泣起來,屈辱的淚再也控制不住。
兩腿慢慢分開,「主人,為什麼這樣對我呀……」美芬哀怨地泣訴著。

「啊……嗯哼……」美芬的屁股在顫抖,帶刺的黃瓜低住了花穴的入口,一
寸、一寸,慢慢侵入。「啊!……好痛!」美芬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扭動。「主人
……痛呀……行了吧,求您了,不要再深入了。」

「別急,別急,還有這麼長呢。」張峰根本不管美芬的痛楚和羞恥,把一根
表面佈滿鮮刺的足有雞蛋粗的黃瓜硬是插進去足足30公分,恐怕已經頂進子宮了。

外面還露出約有20公分。像一隻硬邦邦的陰莖一樣。

「哈哈,這真好看,好了,這回你該享受了!千萬不要掉出來呦,那樣我會
嚴厲懲罰你的。」張峰得意地欣賞著他的傑作。

「好難過呦!做飯又不方便的,主人,你……好壞耶!」美芬有些害羞,又
有些撒嬌的意味。

「嗯?你在跟誰說話呢?這麼沒規矩,別忘了你的身份,小母狗。」

「啊!……我……是,主人。」美芬剛才的確有些撒嬌,她本以為她最隱秘
的地方都給主人侵犯了,應該關係更近一層了,萬沒想到主人僅僅是把她當玩物
玩玩而已。

「不謝謝我嗎?」

「是,謝謝主人!」

「謝什麼?」

「這……謝謝主人給奴婢吃黃瓜。」美芬說出這淫蕩恥辱的話,感到自己的
確下賤!

「哈哈,哈哈。」張峰回客廳去了。

美芬無奈,陰道裡插著粗大的黃瓜,兩腿也不能靈活地走動,還要繼續做飯、
炒菜,又要夾緊陰道防止黃瓜掉出來,的確令美芬難堪又難過。

「主人,飯菜好了,請用!」

「哦,好的。」張峰坐下慢慢用餐,美芬垂手站立一旁,隨時聽候吩咐。

「嗯,今天的菜燒得跟以前一樣好吃,你手藝的確不錯!」

「謝謝主人誇獎,能讓主人高興、愛吃,奴婢就滿足了。」

「哦?呵呵,還挺乖,來,到桌子下面去。」

「嗯?那……主人……幹什麼呢?」美芬有些糊塗。

「呦?這麼聰明的大學生難道還不明白主人的心意?」

「哦!……那個……是。」美芬明白了主人的意圖,羞得真是「吱溜」一下
就鑽進桌下,滿臉羞紅怕主人看見。

美芬熟練地扒開主人的休閒短褲,把主人軟軟的肉棒含進嘴裡,兩隻嫩嫩的
手捧起褐色的肉袋慢慢輕輕地揉搓起來,細嫩的舌頭纏繞著主人的龜頭。

「哇!美芬,你的技巧越來越精湛了!」張峰愜意地慢慢品味紅酒、小菜、
香米、精點。下面也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

「哦,對了,美芬,知道我為什麼要找大學畢業的保姆嗎?」

「嗚……不知道……嗚嗚……」美芬含著肉棒,吐字不清。

「因為大學生聰明,以後你要學會體會我的心意,不要總讓我直接說出來要
求,那樣多沒情趣呀!」

「嗯嗯。」美芬答應著,頭在上下動,她能感覺到主人快要射了。

「啊!……啊!……」主人的肉棒在美芬的嘴裡強勁地勃動,一股濃稠的精
液灌進美芬的喉嚨。拔出陰莖,美芬貪婪地給陰莖舔乾淨,最後連嘴角的幾滴精
液也抿進嘴裡,好像吃蜂蜜一樣吞下肚。

「主人休息一下吧,待我收拾完,再來給主人按摩。」美芬爬出來,利索地
伺候主人到客廳休息,自己則麻利地收拾餐桌、碗筷。一會兒,還有淫靡的工作
等著她呢。

美芬收拾完餐廳、廚房,就為主人準備好洗澡水。

「主人,請洗澡吧。」

美芬熟練地為主人脫光衣服,她已經習慣了,不再害羞看見主人的裸體。

然後,美芬又忙著去準備主人的臥室,再去收拾客廳,準備咖啡。通常主人
洗完澡要到客廳喝咖啡休息一陣才會上床,而這一段時間也是她應該守候在主人
身邊,陪主人聊天,給主人按腳,並做其他讓主人高興的事。

「美芬呀。」

「哎,來了。」美芬馬上進到衛生間裡,幫主人擦乾身體,「主人,要穿睡
衣嗎?」

「不了,裸體舒服。」

「好的,主人到客廳休息吧,我洗淨身子馬上就來。」美芬甜媚地攙扶主人
到客廳,「給您咖啡。」,然後轉身自己去洗澡。

美芬舒服地洗完了身子,擦乾水珠,嬌羞地自己笑了笑,紅了臉,一絲不掛
地進了客廳。

「呦!今天怎麼了?」主人微笑著問美芬。

「我……」美芬扭捏地交叉雙手護住豐滿的胸部,緊夾著大腿,慢慢蹭到主
人面前,「我想主人大概喜歡我這樣子……哎呀……羞死了!」說完,美芬羞怯
地低下頭。

「呵呵,有進步啦,好吧,給我按腳。」

「哎。」美芬答應著,熟練地跪坐在主人面前,開始認真按摩,腳、小腿、
大腿、陰囊,然後又是特有的乳壓腳掌,然後又按摩頭、頸、肩、背。全套按摩
下來,張峰感到渾身舒暢,美芬的玉體肌膚表面卻已是一層細微香汗了。

「主人,舒服嗎?」美芬柔聲問道。

「嗯,你的手法越來越熟練了,很好,來,前面陪我聊天。」

「是,主人。」美芬乖乖地跪坐在主人腳下,倚著主人的腿,一手摟著主人
的腿,另一隻手的食指在主人的小腿上輕輕地劃著,嫩嫩的臉蛋就親親地貼在主
人的大腿上。美芬現在真是從心裡開始喜歡主人了,畢竟主人是很有風度的男人。

「你越來越乖了!」主人贊許地輕輕撫摸美芬的秀髮。

「主人,我……」美芬吞吞吐吐。

「有什麼困難嗎?」主人關切地詢問,「你看,你都來了一個多月了,我還
沒詳細瞭解你的困難呢,這是我的錯,說吧,美芬,我會幫你的。」主人關切的
話語很真誠,感動得美芬熱淚盈眶!美芬抽泣著說:

「主人真好!謝謝主人!」

「哎……你還沒說有什麼困難呢?」

「我……明天孩子要交學費,我能不能再預支幾個月的工資?」美芬有些不
好意思,剛來時就預支了一個月的工資,現在又要預支幾個月的工資,她真是羞
於啟齒。

「美芬吶,你詳細說說,你到底有什麼困難?」

「主人……我……下崗了,丈夫死了,婆婆死了,公公半身不隨,兒子患重
病,妹妹上中專,小姑要上大學,婆家娘家的值錢東西都賣光了,還欠著五萬多
元的債,兩大家子現在全靠我一個人支撐呀!」美芬說到這,再也忍不住悲傷,
摟住主人的腿傷心痛苦起來,「嗚嗚……嗚嗚……、」

「哦!這樣……」主人愛憐低撫摸著美芬的頭,「不要哭,不要哭。」說著,
主人站起來,走進臥室,一會兒又出來了。「美芬,這些你拿去吧,把債還了,
剩下的再把家裡重新收拾一下,也給孩子、小姑、妹妹買些必要的衣服,另外也
要給娘家寄些錢,還有,以後孩子的醫藥費我每月另外給你,不算在工資以內。」

張峰把一摞百元鈔票放在茶几上。

「啊!」美芬頓時驚呆了!她從未同時看到這麼多錢!「1 、2 、3 、4 、
5 、6 、7 ,七萬?七萬?啊!……不不……不……主人……這……太多了!…
…我……還不起呀!」美芬結結巴巴地嘟噥著。

「呵呵,傻丫頭,你當然還不起了,不過,這是我送給你的。」張峰坐在沙
發上會心地欣賞著眼前赤裸美女的癡呆模樣。

「啊!?那……那……怎麼行……我……我怎麼報答您呀?!」美芬激動得
匍匐在地,腦門頂著主人的腳,渾身顫抖。

「呵呵,美芬呀,其實你可以報答呀,就看你願不願意,不過即使你不願意,
我這錢也照樣給您,我可不喜歡乘人之危,強人所難呦!」

「主人,我願意,我願意!」美芬沒有抬頭,只是一個勁說願意。

「你願意什麼呀?我還沒說吶?」

「你說什麼我都願意!」

「呵呵,那我讓你去死,你也願意?」張峰逗弄美芬。

「那也願意。」美芬毫不猶豫。

「哦?那你死了,你孩子和你那兩大家子的老小靠誰養活呀?」

「啊?這……」美芬倒是沒有想到這一層,是呀,他們都依靠我生存呢,我
這麼下賤不就是為了養活他們嗎?」那……除了死,我什麼都願意,就是給主人
當牛做馬也心甘情願。」美芬語氣很堅定,她是決心為孩子,為那個家獻身了。

「哦……不不……我不要什麼牛呀馬呀的。」

「那……主人想要奴婢怎樣?」美芬不知還能怎樣報答眼前這救命恩人。

「你忘了你是怎麼進來的了?」

「啊!對對……我願意給主人做……」美芬感到羞恥,一時語塞。

「不不,我不強迫你,其實你只要做好女傭工作就行。」

「不不,那不行,1000元的工資就已經遠遠高於保姆工資了,還要每月給我
2000元醫藥費,那有保姆掙這麼高工資的?就是市長也掙不了這麼多呀!主人給
我這麼多工資,我要是不報答主人,那不連狗都不如了嗎?」美芬自己在責問自
己。

「我……我願意做主人的……的……一條小母狗。」美芬說出這句話時,連
屁股都羞紅了。

「哦!那我可不敢收,你是人,不是狗呀!」主人繼續逗弄美芬。

「我……我是……就是……請主人收下我這條乖乖狗。」美芬好像真的有些
著急。

「呵呵,好好,不過,我不難為你,不強迫你,諾,這些錢你先收下,起來
吧。」

「是,主人。」美芬跪立起來。

「你看,這是一條包真狗皮的鋼頸圈,看這裡,這是鎖扣,圍在脖子上一扣,
就再也拿不下來了,這鋼圈用的是超強合金材料,尤其圍扣在脖子上,就是採用
破壞性方法也很難把它摘下來。」張峰把鋼圈遞給地上的美芬。

「呀!真精緻!」美芬拿在手裡仔細端詳,「咦?這裡有刻字:「()自願
做()的終身奴隸』」,美芬低聲讀出來。

「去睡吧,好好想想,明天再回答我。」

「是,主人。」美芬默默拿起項圈和錢,悄然回她自己的房間了。

夜已經深了,張峰也去臥室安寢了。

美芬呆呆地坐在梳妝台前,面前放著七萬元巨款和那個精緻的狗項圈。大學
畢業的美芬,思維夠敏銳,她明白主人的深刻含意。

「我該怎樣?主人不是暴君,可這錢的威力竟然如此可怕?!我,一個堂堂
大學畢業生,身材好、臉蛋漂亮,竟然在考慮做別人的性奴?!」

美芬面無表情,但淚水如斷線玉珠,已經潤濕了她嫩白的酥胸。

「我,一個弱女子,應該怎樣生活?又能怎樣生活????我的孩子!可憐
的孩子!」美芬想到孩子,悲從心中來,淚從眼底湧,「難道我還有什麼選擇余
地嗎?能遇到這麼仁慈的主人,我應該知足了!」

美芬緩緩拿起那項圈,慢慢圍到漂亮的脖子上,對著鏡子仔細看著,「戴上
它,你就不再是從前的美芬了」,看著鏡裡的美貌少婦,美芬有些傷感。忽然,
她好像想起什麼,放下項圈,找來一把尖尖的小刀,在項圈上認真地刻起來。

看來那行小字的底子是特殊材料,專門為刻字準備的,不像鋼片。美芬刻下
「李美芬」、「張峰」兩個名字。這行字變成:「李美芬自願做張峰的終身奴隸」,
然後美芬像是害怕自己再改變主意一般,急忙把它圍到脖子上,兩端扣鎖對準,
兩手稍一用力,「卡嗒」,項圈鎖死了。剛剛比脖子大一圈,外包的狗皮和一周
的小鋼環,黑白輝映,煞是刺眼。美芬對著鏡子反覆擺放這項圈的位置,慢慢地
竟露出笑容,「還挺漂亮!」女人總是喜歡漂亮的東西,「哎,美芬,從此你就
脫胎換骨了!」美芬長長歎了口氣,好像是解脫了一般。然後起身,悄悄向主人
的房間走去。

美芬輕輕打開主人臥室的房門,躡手躡腳走到主人床前,看著熟睡的主人那
充滿中年男人魅力的臉龐,美芬心底湧出一股說不清的感覺,亦喜亦悲!美芬給
主人整理毛巾被,「咦?嘻嘻,這個東西豎起來了。」美芬心裡一震,此時的美
芬從心裡已經不像剛來時那種主雇關係的定位了,已經接受了張峰的主人身份,
也已經認同了自己的奴隸地位,甚至已經把主人和男人聯繫起來,把自己同女人
聯繫起來,也就是說美芬內心的情感、性感已經復甦。剛剛看到主人的陰莖勃起,
自己那裡就開始濕潤了。「我真是天生淫賤!」美芬自己罵自己。

看著眼前微微勃動的粗壯男根,美芬泛起一陣春情,忍不住俯下身子,把主
人的肉棒輕輕含進嘴裡,細細品味起來。肉棒越來越熱,美芬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一隻玉手還握住主人的肉蛋,溫柔地擠捏。

「啊!啊!」主人在夢裡射精,精液很多,美芬沒有讓精液漏出一滴,全部
吞了下去,最後還仔細舔淨主人的整根肉棒。「咦?今天怎麼感覺這精液有些香
甜?」

美芬捲曲在主人身旁,頭埋在主人小腹上,嘴裡含著主人半軟的肉棒,慢慢
進入夢鄉。張峰睜開惺忪的睡眼,「呦?!」,他發現了卷俯在他小腹的美芬,同時也
感覺到了美芬溫軟的唇的輕微刺激。他稍稍挺了挺小腹。

「哦……呀!……天亮了!」美芬倏地爬起來,「主人,你看這裡。」,美
芬把項圈指給張峰看。

「呵呵,你戴著它還真挺般配。」張峰內心不感意外,但很高興!

「小母狗,主人要放尿了,你渴嗎?」張峰還是那種溫和的微笑。

「嗯?!放尿?……渴……」,美芬一時還沒太理解主人的意思,「哦!-
對了,是的,主人,我……渴。」當美芬突然明白主人的意思的時候,一股巨大
的羞辱幾乎把她壓垮!「這??竟然讓我喝尿?……太過分了!……可是……」
美芬沒有選擇餘地,只好俯下頭,再次用嘴含住憋滿了尿而堅挺的肉棒。

「嗚---唔---」主人的尿粗野地放到她嘴裡,她慌亂地狂嚥著,以免
漏出來。初次喝尿,感覺騷澀已經不算是什麼大不了的了,而那種性奴的屈辱感
才真正令她戰慄,「這就是我的命啊!……性奴!……喝主人的尿!……被主人
肆意侮玩……」美芬的心在流淚。

「啊!好爽!想不到在美女嘴裡放尿竟是如此暢快!以後這就是你的專利嘍!」

「是,謝謝主人。」美芬把主人的肉棒仔細吮舔乾淨,為主人穿好衣服,然
後轉身去準備早餐。

「美芬呀,以後要早些起了呦,我醒的時候你應該都準備就緒了,而且要跪
在我床邊。」

「是,主人。」

「哦,以後我會逐漸給你定規矩的,你要用專門的筆記本一一記下來。」

「是,主人。」

「另外,我有兩條總原則:一是你對我必須無條件地服從,二是如果你違反
了規矩要請求我對你施行任意程度的懲罰。」

「是,主人。」

「那好吧,去把客廳的那根細籐條取來。」

「是,主人。」

美芬取來籐條雙手舉給主人。

「把屁股蹶起來,我要抽你十下,你要查數,但不許叫喊。」

「啊!?」美芬害怕,「主人,我……我犯什麼錯誤了嗎?」

「當然犯了!」

「啊!?我……我沒有呀!主人。」美芬感到委屈,她的確不知道犯了什麼
錯誤!

「真是蠢才!我來告訴你,你究竟犯了什麼錯誤:我要抽你,你應該無條件
服從,而你卻想問原因,這就是你的錯誤所在!明白嗎?」

「啊?!……我……明白了!」美芬無奈地低下了頭,蹶起了肥大的屁股。

「一、二、唔……三、四……呀嗚……五……六、七……啊……八……嗯哼
……九……咿呀……十。」

美芬的屁股已經凸起了十條血紅的凜子,火辣辣的痛。美芬眼含屈辱又委屈
的淚哀怨地望著主人。「主人,我可以去為您準備早餐了嗎?」

「呵呵,好呀,不過,來來來,把這根籐條插到這裡更好。」張峰示意美芬
再次蹶起屁股,並且要她自己扒開兩片臀肉,好看的菊花肛門正在蠕動。

張峰把籐條的粗端低住美芬的屁眼,慢慢用力,一點一點地插了進去。

「唔……呀……嗯哼……主人……求求您……主人……好難過呦……」

插進去幾乎有一尺長,美芬實在痛苦不堪,嫩嫩的肌膚已經滲出一層冷汗了,
渾身的美肉在哆嗦。

「好了,去準備早餐吧。」

「是……主……人。」美芬艱難地回答,然後艱難地挪動腳步,再然後艱難
地準備主人的早餐。

「哎呀,這籐條插在屁股裡真是難受!」

美芬屁股裡的籐條還露出有一尺多長,隨著美芬的動作,在後面左右搖擺,
煞是好看!可插在直腸裡面的那截籐條卻令美芬行動艱難,好像腸子要被戳穿了
一樣。

「唉!---這性奴可也不好做,主人可以沒有理由地折磨我---」

美芬逐漸明白了奴隸是什麼意思了,遠不止她當初想像的那樣:只要不斷向
主人獻慇勤,獻肉體那麼簡單。「可是我別無選擇!我的命好苦呀!我可憐的孩
子,媽媽一切都是為了你呀!」

「主人,請用早餐吧。」

美芬把早餐擺好,請主人入座,然後就鑽到桌子下面,熟練而溫柔地吮舔起
主人的肉棒了。

「美芬呀,我要去外地幾天,這幾天我給你留了一些VCD ,你好好學學如何
做好奴隸,想做個好奴隸也不容易呦!另外,把那些錢拿去料理一下家事。」

「唔---嗯。」美芬含混不清地答應。

「主人慢走,早些回來,奴婢想主人!」美芬嬌媚地送走張峰,收拾好房間,
拿著那一摞用自尊換來的沉甸甸的錢,回家去了。

………………

美芬料理完家事,安排好孩子,就不自覺地回到了主人家,她好像感到這個
「家」已經很熟悉了。

「這些是什麼VCD ?」美芬翻弄著主人留給她的VCD ,有些預感,但又模糊
不清。

拿起一片播放。「啊!?---媽呀!太羞了!」熒屏上出現了赤裸裸的色
情,而且還非常特別:捆綁、懸吊、滴蠟、灌腸、暴露、鞭打、針刺、等等等等,
都是美芬從未見過的極度性虐待場面。奇怪的是本應恐懼的美芬卻沒有恐懼,而
是充滿莫名期待?!手已經不自覺地摸到了自己的陰蒂,那裡已經濕濕的了。

「哦---嗯哼……、」美芬聚精會神地盯著熒屏,自摸的手指在不斷地加
快速度,「啊!---啊!---啊!---」美芬感到一股火熱的液體從花巷
中噴射出去,同時渾身無法克制地劇烈顫抖,她體驗了有生以來最激烈的一次高
潮。

「哦---好累!」美芬癱坐在地上,無力地喘息著,熒屏的畫面還在繼續,
看著電視裡女奴在痛快地受刑,美芬也漸漸產生被虐的慾望。

「難道我也是那樣?真是太羞恥了!」

「嗯哼---唔--」美芬又開始不自覺地摸弄自己的陰戶,隨手又從茶几
上拿起一根粗大的香蕉,迫不及待地塞進滑膩膩的陰道。「啊---唔---咿
呀---」,美芬的陰道在用力地裹纏著香蕉,在熒屏虐刑的刺激下,美芬很快
又一次達到高潮。

神差鬼使,美芬接著再次自摸,她已經沒有力氣了,斜倚在沙發上,手中的
香蕉在進進出出,「對了,給主人收拾臥室時,好像看到有一箱東西跟電視裡的
那些奇怪器具一樣。」美芬突然想起那令她神秘的箱子,就趔趔趄趄地去主人的
臥室裡取來那箱子。學著電視裡的樣子,在陰道裡插了一根電動棒,在屁股裡也
插了一根電動棒,然後把它們都打開電源,頓時從下體兩個肉洞裡傳來令人麻痺
的快感!

「啊!--」美芬腿腳一軟,跌倒在沙發腳旁,就那樣倚坐在地上,迷迷糊
糊地似睡非睡,每隔一段時間就被電動棒弄到高潮,渾身的嫩肉顫動一會兒,接
著就癱軟,再被弄到高潮,再顫動,再癱軟,好久沒有丈夫的成熟少婦--美芬,
在沒人的豪華房間裡,盡情釋放著性的壓抑,貪婪汲取著性的快感!

就這樣一整天,美芬被電動棒淫弄得已經無力起身,電池也耗盡了,美芬就
在地上赤裸著,被自己的淫水浸泡著,迷迷糊糊睡了一宿,第二天中午才醒。

「呀!」美芬看著依然插在兩個肉洞上的電動棒,粉嫩的臉頓時羞得紅紅的,
「嘻嘻,我真是淫蕩!是個小淫婦,小母狗!」美芬情不自禁地說了出來,「真
有點想主人了。

畢竟他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美芬自言自語,不覺又有些騷情。「唉!還
是起來吧,瞧我這一身,粘粘糊糊的,真丟人!」美芬說著,起身去洗浴,然後
收拾好狼藉的客廳,給自己弄了點吃的。

「沒事做,還是看看那些VCD ,好刺激!」美芬已經放棄了自尊,就釋放出
淫蕩的本性,在幾天時間裡,把那些SM-VCD反反覆覆看了無數遍,自己也反反覆
復高潮了無數遍,整天處於發情的恍惚之中,「我真的喜歡SM了,我天生的淫賤!」
美芬給自己下了最終結論。「金……金秘書……我……我幹什麼?」美芬看著洋妞,自己倒先害臊起來。

洋妞反倒恢復常態,說:「這是張總這個家的女管家--葉韻小姐,以後這
裡一起聽她安排,我是隨身生活秘書金吉兒,也住這兒,至於你麼,要等張總明
天回來後才能安排。」

美芬惶惶然忐忑不安地迷糊了一宿。

第二天張峰回家了,眾服務員極有訓練地把張總迎接進屋,行禮跪拜,然後
為張總服務得極其周到,細緻入微。

晚飯過後,雨婷依偎在張峰懷裡撒嬌,不安分的小手摟弄著張峰的陽物玩耍。
張峰也逗弄著雨婷那一對可愛的乳房。

女服務員們默然無聲,肅靜地站在自己的崗位上,美芬跪在沙發前,等待張
峰發落。此時她的心情實在苦楚,「這麼多年輕漂亮的女服務員,個個訓練有素,
恐怕我會被辭退!那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

我已經發誓做張峰的性奴了,可他會不會拋棄我呢?可要是留在這裡,我什
麼也插不上手,那我又能處於什麼地位呀?」美芬心裡打著小鼓。

「峰哥……」雨婷嗲嗲地鶯聲燕語,「聽說你這次出門還收了個四姨太?恭
喜你呀!」

「呵呵,真心恭喜麼?我怎麼聽著有些酸味呢?」張峰捏著乳頭抻著玩。

「誰酸了?」雨婷嬌嫩的小拳頭捶打著張峰的胸膛,「人家真心恭喜你嘛。
什麼時候也讓我給四姐行大禮呀。」

「嘻嘻,會有極會的。」張峰繼續扭捏乳頭,雨婷被扭痛了,咧咧嘴。

「老公,求你一件事,一定要答應我。」雨婷忍著乳頭的苦楚,溫柔地揉捏
張峰的肉蛋,她知道張峰最喜歡被揉那裡。

「呵呵,還沒說什麼事,就逼著我答應?」

「答應人家麼嘛,人家好久也盼不到你的影子,就這麼一點小小心願還不能
滿足人家麼?」雨婷用大而嫩的乳房擠摩張峰的胸脯。

「好好,我的心肝,答應你,快說罷!」張峰被磨不過,也是寵愛雨婷。

「我看杭州的茹梅、蘇州的杏花、還有北方的那個什麼菊妹都有自己的貼身
女傭,你就把美芬賞給我罷!求求你了。」雨婷撒嬌扭動。

「哦……原來你打美芬的主意……小淫婦……就你心眼尖,什麼都知道,不
過美芬我的確很喜歡呀,你看她那奶子,那麼大,不比你小,」說著,伸腳踩著
美芬的大乳房晃了晃,「還有她那肥肥的大屁股,多撩人!」

美芬赤身裸體跪在他們面前,已經夠羞恥的了,現在又被他們象品評牲畜一
樣品評,還用腳踩弄乳房,美芬真是萬分屈辱!

「嗯……小氣鬼!你有那麼多好女人,還捨不得這一個?因為她是我校友,
我才特別喜歡她,求求你賞給我罷。」雨婷不依不饒,撒嬌撒潑。

「好好,誰讓我就喜歡你呢?給你罷。」

「噢!……謝謝峰哥,謝謝老公!」雨婷激動地親吻張峰。

「美芬,嗚嗚……快去拜見你的雨婷主人呀!」張峰被吻著嘴,嗚嚕嗚嚕地
命令美芬歸雨婷。

美芬倒是真沒想到會是這樣結局,不知該喜該悲?只好爬到雨婷面前,親吻
雨婷的腳,「主人,芬奴效忠主人。」

從此,美芬便是雨婷的私有財產了,月例自然更多,只是回家的時候更少了。

最令美芬懼怕的就是變態的雨婷總是羞辱、虐待她,讓她常常吃不消!

可又不得不含羞忍辱地承受,而最使她感到自卑的是她居然對這種性虐待、
性羞辱越來越喜歡了!

她常常問自己:「我是不是已經墮落成一個不知羞恥的淫婦了?我好像天生
就是屬於雨婷的淫賤母狗,哎!這種屈辱的母狗生活倒也輕鬆愉快!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