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美麗的婦人變性奴上

Reader
本文:2021-11-15T11:35:17
美麗的婦人變性奴
「嗚嗚……我死了,你可怎麼活呀?我可憐的孩子。」

美芬望著熟睡的兒子,心如刀割!

「嫂子,你可千萬不能尋短見呀!嗚嗚……我們家這是怎麼了呀?」

雅琦哭哭啼啼地勸美芬。

這一家子太不幸了!!

美芬今年30整,兒子剛滿10歲,身患怪病,每月都要去醫院換血,一次就要
花費2000元。大學同學的丈夫下崗後開的士,一周前車禍身亡。美芬在一個月以
前剛剛下崗。婆婆聽說兒子死了,當時就腦出血身亡。公公也是腦出血,幸虧搶
救過來,可是落得四肢不靈。小姑子今年才剛滿18歲,剛剛考完大學,還不知道
能否錄取,就是錄取了,也沒錢上學呀。夫家沒有什麼親屬了,家裡的積蓄早被
兒子的病拖空了。原來一家子就靠丈夫拚命開的士掙錢養活,現在丈夫死了,沒
有了經濟來源,狠心車主還逼著美芬四處借錢賠了車款。現在弄得美芬連借錢的
地方都沒有了!

美芬娘家更是指望不上,遠在窮山溝裡,為了供養美芬大學畢業,一家變賣
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還借了好多外債!現在父親癱瘓在床,家裡只有靠60歲
的老母維持,還有16歲的妹妹等著美芬每月寄些錢讀中專,小弟才13歲,已經輟
學回家幫母親幹農活了。

「是呀,現在這殘缺的一家老小都指望著我呀,家鄉的父母弟妹也指望著我
呀,我要是一死了之,他們還靠誰呀?也只有死路一條呀!」美芬內心苦楚,感
覺這生活擔子太沉重了,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無論如何我得找份工作!」美芬咬緊牙關。

可是社會無情,一連半個多月,硬是沒有找到一份工作,即使髒話累活工資
低的活,也有那麼多下崗的、外來的人搶著幹。美芬家裡已經兩天沒吃飯了!!!

可是美芬就是死也無法做出上街乞討的舉動。已經試過去當三陪,可是年齡
太大,競爭不過那些年輕小姐,連三陪都做不成。真是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
呀!!

老家又來信了,那邊也是揭不開鍋了,等著美芬寄個20、30元的應急。可是
現在美芬全部的財產就只有手裡攥著的這5 角錢了,她要用這錢給兒子買1 個饅
頭充飢。

「天啊!為什麼這樣對我??」美芬歇斯底里地大聲哭喊。

美芬步履蹣跚地走著,她要去買最後一個饅頭。她不知道明天該怎樣活?




第二節當上保姆

「哎,李大姐,這兒有個保姆的活你幹不?」

街旁的一家職業介紹所裡的小廖看見這些天跑來無數次的李美芬路過,就沖
她喊。

「什麼?有活?干,干,什麼都干。」美芬像瘋了一樣衝進職介所。把小廖
嚇了一跳!

「李姐,今天有個老闆來要保姆,要求必須是大學以上學歷,30以下年齡,
女性,相貌嬌好。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病,現在哪有年輕女大學生當保姆的。剛
才你路過,我才猛然想起你條件正刮邊,要不你去試試?」

「謝謝!」李美芬突然跪在小廖面前。

「哎!李姐,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快起來!」

「小廖,謝謝你給我找到工作,可是我沒有錢付中介費呀!」

「嗨!李姐,看你說的,你這麼困難,這點忙我還是能幫的。你先別謝我,
快去試試罷,還不知那老闆要不要你呢。對了,那老闆今年36,私營企業家,獨
身,有車,有房,有企業,很有錢!工資給的也高。要不是一來他是獨身男人,
二來他要求大學畢業,這麼好的工作怕是早給別人搶走了,快去吧,這是他電話。」

「好,我這就去。」

美芬立即趕到那老闆家。

「叮咚」

「誰呀?」

「是我,李美芬,剛才跟您通過電話。」

「哦,等等。」

門開了,美芬面前出現一位中年男人,中等個,微胖,很有氣質。

「請進。」

「謝謝。」

美芬忐忑地走進屋子,「天呢!」屋裡裝修豪華,令美芬目眩!

「小姐請坐,你願意來我這做保姆?全天的?」

男人審視著美芬,「這女人長得真有味道!」,男人心裡暗喜。

「我叫李美芬,長沙師範畢業,今年30歲,丈夫死了,我也下崗,家裡有老
有小,全指望我了,先生求求你留下我罷,工資多少都行,什麼活我都會做,我
還燒得一手好菜。」美芬說著,「撲通」一下跪在了男人面前。

「啊!這!」男人儘管很有氣派,但絕沒想到眼前這漂亮少婦為了這保姆工
作竟然如此!這倒很合他心意。「不過?這裡面恐怕有問題?」多年商場鏖戰,
使男人學會謹慎!「你一個大學生,怎麼願意幹保姆?」

「先生,我真是需要這份工作養家餬口,不瞞你說,我家老小已經兩天沒吃
飯了。」

美芬難過地低下頭,兩行眼淚流了下來。

「真的?這年代還有吃不上飯的?」男人無法相信,可看眼前這女人很是賢
淑舉止,不像奸猾之人。

「那好吧,我先說說我的規矩,其實我要求很少,一是聽話,二是勤快乾淨。
工資嘛,每月1000元。你看行嗎?」

「什麼?1000元?保姆通常每月工資才400 元呀?」美芬驚愕!以為聽錯了。

「對,1000元,因為你是大學生呀,另外我要求嚴格呀!」

「謝謝,謝謝先生!」美芬激動得直磕頭,原先在單位,美芬工資也不過就
是500 元左右呀!

「那你明天來吧,以後不要叫我先生,要叫我主人。」男人的語調溫和親切。

「啊?!哦……嗯!」美芬內心硌登一下,一種怪怪的特殊感覺一閃而過,
但立即消失了。

「要說,是,主人。」

「哦,是主人,奴婢記住了。」美芬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回答。

美芬曲意發揮的回答:「奴婢」二字著實令男人滿意。

「好好,天不早了,快回去吧。哦,對了,我名字叫張峰,沒結婚,父母都
在國外。」

「主人,我……」美芬欲言又止。

「哦?還有什麼事?」

「主人,我能不能先預支一點工資,我家……」美芬的眼圈又紅了。

「該不會是騙錢吧?」男人有些猶豫,「好吧,這裡是500 元,你先拿著。」

「謝謝主人。」美芬又是磕頭,然後拿著那500 元悄然退出房間。

美芬來到大街上,高興得一路跑跳,路過飲食店,一下子買了好多吃的東西。

「大家快來吃呀,好東西!」美芬回到家,高興地招呼兒子、小姑來吃飯,
又給公公拿到床前一些東西吃。

「嫂子,哪來這麼多好吃的?」雅琦驚訝地問。

「好妹妹,你吃吧,嫂子找到工作了,以後天天都能吃上這些好東西。」

「是嗎?那太好了!什麼工作?」

「當保姆,那家人挺好的。不過小妹,以後我要住到那家,這家可就靠你照
應啦!」

「行,放心吧!那你什麼時候去?」

「我這就去,免得夜長夢多,丟了這份來之不易的好工作。兒子,你要懂事
呀。」

美芬有些淒然地囑咐兒子,然後收拾了一些簡單的衣物就走了。

「叮咚」

「嗯?誰呀?」這麼晚了,會是誰?張峰有些納悶。

「主人,是我,美芬。」美芬不知怎麼竟然低聲下氣地說出了這麼一句。

「啊?!」張峰倒是驚訝了,「看來她真是很需要這份工作。」

「來,進來吧。」

「謝謝主人!」美芬好像已經工作很久了一樣,很自然、很甜蜜地叫著「主
人。」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張峰帶著美芬熟悉一遍他這近600 平的大房子。

「好了,主人,您休息吧,我明白了。」美芬落落大方地請張峰到客廳坐,
然後就麻利地開始工作了。

「主人,給您咖啡。」美芬給張峰端來一杯濃香的咖啡。

「哦!好好!」張峰真是很滿意地看看美芬,「你很討人喜歡!」

「謝謝主人誇獎!」美芬嫣然一笑,轉身又去忙碌了。真是勤快麻利之人,
不到兩個小時,已經把獨身男人的亂窩收拾得乾淨整齊了。

「來來,美芬呀,你也累了,來這裡坐坐,看看電視吧。」

「嗯」美芬大方地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邊跟張峰聊天一邊看電視。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美芬熟悉了工作,張峰也熟悉了美芬。美芬心裡的一塊
大石頭也落了地。這主人雖然叫著有些害羞,可是人倒是不壞,很有風度,很溫
和,「唉!哪個女人能嫁給像他這樣即富有又文雅的男人真是天大的福分!」美
芬心裡思想著,「唉!看我都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美芬呀,這是你的工資。」張峰遞過1000元。

「呦,主人,我已經預支了500 了,這多了。」

「哦,沒關係,那500 ,算是獎金吧,你工作得這麼好,應該的。」張峰資
產千萬,根本就不在乎三萬兩萬的,像這幾千甚至幾百的小錢他根本就不在意,
可對美芬來說可是了不得的大數目呀!

「謝謝主人!」美芬不由得腿一軟,「撲通」跪下了。

這次張峰沒有像以前那樣說客氣話,而是以主人的口氣、但溫和而親切地說
道:

「你很乖,以後要把握好主人和奴婢的關係,擺正自己的位置,學會跪。」

「啊!是,主人。」美芬明白張峰的含意,可是儘管感到有點屈辱,也不得
不應承了。

「今天我給您買了一些衣服,以後你那些破衣服就不要穿了。」

「是主人,謝謝主人。」

「去試試吧。」

「是主人。」美芬把一大包衣服拿到自己房中,「呀!真漂亮!就是太性感
了!」

張峰給美芬買了很多衣服,的確都很漂亮,件件美芬都喜愛。

美芬穿了一套中式丫鬟裝,豐滿的胸部和肥大的臀部被薄薄的絲質衣褲襯得
更加迷人。

「呦!好看!美芬穿上這樣的服裝才像是我家的奴婢嘛!」張峰看著身材豐
滿的美芬,滿意地讚許著。

「來,給我捶捶腿。」張峰正坐在沙發裡看電視,兩腿擔在腳墩上。

「是主人。」美芬心裡泛起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有些羞愧,可是又好像順理
成章。

美芬跪到張峰身旁,捏起美人拳,輕輕捶起來。一邊捶一邊也看著電視。

忽然,美芬感到一隻手在撫摸她的秀髮。美芬沒敢動,繼續捶腿,她感到害
怕,可也感到異樣的激動,畢竟她是青春少婦呀!身體是誠實的。

撫摸的手越來越放肆,已經撫摸起她的粉頸了。美芬的臉羞紅了,她畢竟還
知道廉恥,可是她卻不敢抗拒,因為眼前這主人是她養活全家及娘家全家人的唯
一靠山。

她慢慢轉過頭,瞟了張峰一眼,垂下眼簾,繼續捶腿。

張峰看出美芬的畏懼,更加有恃無恐,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美芬嬌美的下巴,
迫使她轉臉仰頭,面向自己。他就這麼微笑著看著她,她就這麼無措地繼續捶著
他的腿,他不放手,她也不敢躲避,眼裡充滿哀怨。

「你從到我家來,就一直很乖巧,我很滿意,你也很聽話,聽話懂嗎?以後
會聽我話嗎?」

「嗯」美芬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回答,頭微微點了點。

「你真漂亮!」張峰用拇指撫弄著美芬的下巴。美芬不敢躲避,也不能停止
捶腿。

「給我按摩一下腳吧,會嗎?」

「學過幾天。」

「哦?!那更好了!把電視閉了,放點輕音樂,對了,把大燈閉了,只開弱
光燈,

這樣有情調。」張峰吩咐完,就瞇上眼睛、倚在了躺椅上。

室內的光線很柔和也有些淫靡,高級音響裡放出輕鬆的曼妙細曲。美芬把主
人的一隻腳捧起來,放到膝蓋上,慢慢地按摩起來。

「哇!好舒服!以後你要天天給我按摩一下,很解乏吶!」

「是主人。」美芬輕輕回答。

一隻腳按完了,該另一隻腳。

兩隻都按完了,可是主人卻沒有要把腳放下的意思。美芬只好把兩隻大腳捧
在膝蓋上。

「美芬呀,這裡很軟呀!」張峰的腳趾勾到美芬的乳峰。

「主人」,美芬羞得滿面通紅,不知該怎樣回答。

「近一些,美芬。」張峰瞇著眼睛,溫和地命令。

「主人,那樣……」美芬有些顧慮。

「美芬吶,明白什麼叫做聽話嗎?」

「主人……我……明白。」美芬無奈,身體往前挪了挪,一對飽滿的乳房擠
壓在主人的腳掌上。

「哦,就這樣,很好!」張峰感覺從腳掌心傳來一股麻痺的電流,很舒服。

美芬無奈,只好含羞忍辱,用一對乳房慢慢摩壓主人的腳掌。

「這……這可叫我怎麼見人吶?!」美芬心內苦楚,可是乳房不斷地摩挲,
卻違背她的意志,漸漸令她週身燥熱起了。「哦……咿呀……嗯……」美芬強忍
著興奮的刺激,但摩壓的力度卻不自覺地加重了。美芬感到渾身發火。

「美芬呀,熱了吧,把上衣解開涼快一下吧。」張峰還是那溫和的語調。

「哦……我……」美芬想不出拒絕的言語,只好默默解開上衣扣子,她明白
主人想要什麼,所以把胸罩也除去了,用豐滿細膩的乳房直接摩挲主人的腳掌。

「哇!……感覺就是不一樣,以後再給我按腳時知道該怎樣做嗎?」

「知道,主人!」美芬感到非常羞恥。自己竟然用赤裸的乳房給丈夫之外的
男人按腳!「我……我真羞恥!」美芬內心戰慄,但不得不服從。

「你學過按腳,那應該知道還有什麼步驟漏掉了吧?」

「我……是……知道。」美芬頓時更加慌亂,放下主人的腳,跪到張峰面前,
伸出顫抖的玉手,順著張峰的大腿慢慢捏摩上去。近了、更近了……美芬的手慢
慢接近主人的大腿根部。

「啊!?沒穿內褲?」美芬羞得不敢正視,別著臉,兩手慢慢向上……「呀!
是那個……」美芬的嫩手觸及到軟軟的肉袋,像似被燙了一般,馬上抽手出來。

「嗯……美芬……你也是結過婚的……知道該怎麼做吧?」

「我……是……主人。」美芬無奈,忍羞伸出一雙玉手,用力按壓張峰大腿,
待松過一輪之後,沒有抽回手,而是捧住主人的大肉袋,兩個拇指在肉袋根部和
肛門上或輕或重地按壓。以前學習按腳時師傅說過,要想多掙小費,按這裡才是
關鍵,這裡是男人最愜意的地方。幸虧室內燈光暗,不然可以看到美芬的臉已經
羞得像是紅蘋果了。美芬還從未給男人按過這種恥辱的地方,即便是丈夫。

「啊……嘶……沒想到呀,美芬,你還有這一手?!」

「主人,快別說了,羞死了!」美芬心裡突突止跳,敞開的胸襟裡,兩隻碩
大的乳房也如白兔一樣騰跳。

「哎呀!主人,你!」張峰的右手已經捏到美芬的左乳,美芬不敢躲避,只
能繼續給主人按摩陰囊,而乳房也只好任由主人捏弄把玩。

「主人,你的那個好大呀!」美芬說出這一句竟然連自己都驚呆了,羞得把
頭深深地埋在張峰腿上。「我……怎麼竟然說出這麼無恥的話!?」美芬內心劇
烈翻騰。

「哈哈,美芬,把它含在嘴裡。」

「什麼?」

「含在嘴裡,沒聽見?還是裝糊塗?」張峰故意用溫怒的口氣責問。

「啊!我……明白。」美芬向上瞟了一眼主人,趕緊把頭埋在張峰襠裡,張
開性感的小嘴,努力把火熱巨大的肉棒含在嘴裡。這可是美芬破天荒頭一次,不
過女人特有的本能使她很快就掌握了吮舔的技巧,嘴裡一條溫軟的小舌,上下翻
飛,把個滾燙的龜頭舔得突突直抖,美芬的頭在上下擺動,一根肉棒在嘴裡進進
出出,說也奇怪,美芬本以為此髒物入嘴,定是噁心,哪想到自己竟然有些喜愛
此物了。

其實下面小穴中早已淫水氾濫,騷癢難耐了,真恨不能立刻把如此一條好槍
整根塞進去。「不能,美芬,你不能這麼下流,主人命令的事不得不執行,可是
自己怎能有這麼無恥的想法。」美芬強烈克制著自己內心那顆熟透了的少婦之心。

主人的手按住了美芬的頭,小腹在劇烈挺動,「啊……啊……」,一股滾燙
的液體直接射進美芬的喉嚨,因為主人的龜頭已經頂到咽喉了。

「咳咳,咳咳。」,美芬劇烈咳嗽,臉被憋得紅得發紫,大口喘著粗氣,
「你…」,美芬羞憤地盯著張峰。

「要叫主人。」張峰也注視著美芬。美芬避開張峰的目光,垂下頭,「主人
……你……嗚嗚、嗚嗚。」美芬委屈地抽泣起來。

「啊!好舒服!以後記著每天給我按摩。」

「我……嗚嗚……是……主人。」

「我要睡覺了。」

「是,主人。」美芬一邊抽泣,一邊攙扶主人進臥室,為他鋪好被子,伺候
主人上床歇息。然後悄然退出,帶上房門。

回到自己的房間,美芬再也忍不住了,「哇!嗚嗚……嗚嗚……」,屈辱的
淚水象黃河決堤,奔湧而出。這一個月來主人只是言語挑逗,偶爾動動手腳,美
芬都忍了,可今天,今天竟然如此下流地侮辱我!「我……我不幹了!」美芬羞
憤至極,決定再也不忍辱求全了。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很早就醒了,躺在床上
發呆。

美芬換上自己的樸素衣服,傲然站在張峰床前,

「先生,我不幹了,你另請別人吧。」

「咦?不是幹得很好嗎?」

「你……那樣……還……」美芬羞於啟齒。

「哦……哈哈……你又不是大姑娘,女人嘛,歸根到底還不是那麼回事,有
什麼想不開的。」

「不,我不幹了。」美芬很堅定。

「哦……好好,尊重你的決定。」張峰很有風度地回答她,「不過,能否請
你伺候我上班了再走?」

「我……」美芬沒有拒絕,默默拿出張峰衣服,「啊!該死的,又沒穿內褲。」

美芬無奈地,臉紅心跳地幫主人穿上內褲,襪子,衣服,褲子,然後出去准
備好

早餐,伺候主人吃過早餐後,收拾整齊。

「美芬呀,這是你這周的工資300 元。」張峰平靜地遞給美芬。

「謝謝……主人……再見!」美芬突然好像有些傷感,默默結過錢,轉身走
了。

張峰意味深長地微微笑了笑,聳聳肩,也竟自上班去了。

美芬回到家,開心地跟兒子聊天。

「媽,明天要交學費了,400 元,能交嗎?」兒子雖小,已經理解家中的困
苦,悄聲問媽媽。

「啊?又要交學費了?……」美芬心裡一下子又緊了起來,「哦,有有,好
孩子,你不用擔心,只管好好學習就行了。」

「嗯。」兒子懂事地使勁點了點頭。

「媽,我們什麼時候去醫院?」兒子已經習慣了每月去醫院換血。

「呀!差點給忘了,這就去吧。」,美芬剛剛放鬆的心情,一下子又被抓得
緊緊的。

從醫院回來,美芬這一個月的工資就只剩下9 元錢了,這還搭上了主人平時
給的獎金呀,零花呀以及買菜剩的零錢。「明天的學費拿什麼交呀?!」美芬內
心痛苦萬分,「唉!為了孩子,我豁出去了!」美芬思前想後,不得不再次回到
張峰家。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