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劉惜芬受刑祕錄

jiouguai
本文:2021-11-14T11:25:27
(一)
  “嘩!”一桶冷水潑在劉惜芬的臉上,姑娘的身體被水激得搖動了幾下,頭依
然垂著不動。

  “嘩”,又是一桶涼水,她慢慢甦醒過來。魏清坐在沙發上,抬起惜芬的臉,
“惜芬小姐,是招供啊還是繼續?”

  惜芬剛剛甦醒過來,眼前一片模糊,漸漸清晰,現出魏清醜惡的獰笑。

  “讓我投降,你做夢!”

  “阿芬小姐,我勸你還是趁早招了吧!別逼我剝光你的衣服,小姐還是黃花閨
女吧?”說著他又捏捏惜芬秀挺的乳房,姑娘羞憤交加。

  魏清從地上拾起惜芬破碎的胸衣,“說了馬上給你穿上衣服,再不招你穿的褲
子很快便成破布。怎麼樣?”魏清在劉惜芬同志面前晃動著破碎的粉紅的胸衣。

  “呸!畜生!”

  魏清一聲冷笑用刀劃開了惜芬的褲子,三下兩下惜芬身上只剩下褻褲遮羞。當
敵人的手再次伸向她的胯部時,惜芬同志緊閉雙眼,身體不住地微微顫抖著。

  “嚓”地一聲,惜芬的褻褲被挑開了。

  “啊!”雖然早有準備,惜芬仍然不禁發出一聲驚叫。

  女兒家最隱秘的羞處完全裸露在敵人面前。惜芬盡力并攏雙腿,可是由於腳被
綁著,雙腿還是大大地分開著。

  魏清伸手摸著劉惜芬同志的陰部,把弄她的陰毛,惜芬不禁叫道:“不!別碰
我!”一直忍住的淚水唰地流下來。

  “怎麼?惜芬小姐,現在說還不晚。”魏清得意地淫笑著。

  “你們這些禽獸,欺負女人,不得好死!”

  魏清竟冒然從劉惜芬同志的下身殘忍地拔去一撮陰毛!

  “啊∼∼”惜芬發出淒厲痛楚的叫聲。

  魏清下流地把那撮陰毛在鼻前嗅了嗅,拿到惜芬面前。“惜芬小姐,有點疼吧
?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如果再不說,我有幾十種刑具讓你那裡嘗嘗滋味的。”

  魏清吩咐左右說:“把阿芬小姐捆到刑台上去!”

  四個打手一同撲上來,解下了劉惜芬,經過長時間折磨,劉惜芬已經虛弱得無
法站立,打手們就提著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了刑房的一角。在那裡,有一個用木板
改造成的刑台,刑台上有多個皮銬和鐵鏈,可把受刑者身體和四肢牢牢地固定在了
刑台上。刑台上面有一部無影燈,打開這個燈,刑台上女性的一切將暴露無遺。

  惜芬的神志已經不太清醒,但是當她看到這個刑台時,也不惜力氣在打手們的
手中掙扎著,拼力不肯上刑台。她明白被捆在這個刑台上的後果──她女兒家的一
切都將被肆意地淩辱、蹂躪。但是她一個虛弱的女犯,怎麼可能敵得過四個強悍的
打手?打手們分別抓住她的四肢,一下子惜芬就被提起被重重地扔在刑台上。打手
們按著她的四肢迅速地用皮銬將她的手腕、肘部、膝蓋、腳腕銬在了刑台上。這樣
,劉惜芬就被固定成一個雙臂平伸,雙腿弓曲向左右張開的羞恥姿勢。

  “嘩──”一桶涼水潑在了姑娘身上。惜芬的身體激靈了一下,神志也清醒了
很多。想到自己被固定成這種恥辱的姿勢,惜芬真想立刻就大哭一場。但是她明白
,這樣只會增加打手們蹂躪她的樂趣,也會讓魏清更知道她的弱點。所以緊咬嘴唇
不使自己哭出來,把臉轉向一邊,閉上了眼睛。

  魏清走了過來,他打開了刑台上的燈。在強烈的燈光下,惜芬同志身體的一切
都毫無保留地袒露了出來。在潔白如玉的胸脯上,兩粒粉紅的乳頭勃起著,上面仍
然插著那萬惡的鋼絲。兩腿間的陰毛不多,由於未經人事,小陰唇還是粉紅色的,
即使雙腿大張開,仍然緊緊并攏著。

  魏清伸出手,熟練地分開了劉惜芬的陰唇。他注意到,當他的手接觸到姑娘的
秘處時,姑娘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哼,只要是女人,尤其是年輕女人,不信她能
過得了這關!”。魏清想著,仔細地觀察著姑娘雙唇間嬌嫩的秘處,在強烈的燈光
下,姑娘下身的一切都異常清晰地展現在他眼前。不出他所料,姑娘的陰道口處還
保存著那聖潔的薄膜,魏清用手探了探,確認劉惜芬還是處女無疑。“哈!哈!既
然惜芬姑娘還是處女,今天我們就先不破她的身了,先來點輕的,讓她好好考慮考
慮吧。”

  魏清當然不可能對劉惜芬手下留情,他這樣做,恰恰是因為他是刑訊老手,對
女性的生理心理都有很深的了解。他知道,女人的陰道裡其實神經元並不多,處女
失身之所以痛苦,主要是心理上的因素。從生理上講,女性的陰蒂、陰唇、尿道、
肛門都比陰道敏感,對這些部位下手,給女性帶來的痛苦要比折磨陰道劇烈得多。
但是像劉惜芬這樣的未婚少女不可能知道這點,她們一般都認為失身是最痛苦的事
,對失身抱有極大的恐懼感。魏清就是要利用姑娘的這種恐懼感,先用酷刑折磨她
的最敏感的部位,卻給她一種“最壞的情況還沒到來”的感覺,用這種對未來的恐
懼迫使她屈服。

(二)

  “先給她上把鎖!”魏清狠狠地說。一個打手拿來了一把鉗子,竟然是檢票員
給車票打孔的那種檢票鉗!他揪起惜芬的一片小陰唇,把那把可怕的鉗子夾了上去

  “說不說!”魏清吼道,“不說就把你這裡打穿!”。

  “無恥!”劉惜芬知道接下來她要承受的痛苦,那將是一種非人的煎熬,難以
言狀的痛楚。但是她已下定決心,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能讓敵人看出自己的恐懼。
想到這裡,她繃緊了全身的肌肉,緊咬住嘴唇。

  “夾!”隨著魏清一聲令下,打手收緊鉗子,“吱”的一聲。“啊∼∼”惜芬
姑猛然地痛叫,柔嫩的陰唇被夾得變了形,一條小陰唇被打穿一個血洞,鮮血流了
下來。惜芬姑娘痛得雙手雙腳在皮銬中使勁掙著,指甲扣進了捆綁她手臂的木杠,
身體一陣抽搐,喉嚨裡發出一聲聲悶哼。

  “說不說,不說,那邊也要打洞!”魏清威脅著,打手已經把鉗子夾在了劉惜
芬的另一條小陰唇上。

  “畜…生…!”劉惜芬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兩個字。

  魏清一揮手,打手又開始夾緊鉗子,劇痛又向劉惜芬襲來,她死死地咬住嘴唇
,不使自己叫出聲來,可憐的姑娘疼得眼前發黑,汗水再一次濕透了全身,她也只
是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呻吟。。

  “好一個堅強的女人”魏清心裡暗暗驚嘆,他知道,這次他遇到了一個難以對
付的對手。為了羞辱惜芬,他故意大聲對一個打手說:“你們去找一把鎖,一會兒
給阿芬姑娘帶上,這樣就不怕有人對阿芬非禮了,哈哈。”

  劉惜芬依然閉著眼睛,默默地忍受著敵人對自己的羞辱。魏清取過一根鋼針走
上前,用兩個手指掰開了姑娘的陰唇前端,露出了由嫩肉包裹著的嬌小的陰蒂。他
把鋼針頂在了劉惜芬的陰蒂頭上,威脅說:“再不招,就紮你這裡。”

  “不要……”巨大的恐懼使姑娘本能地喊出了聲,那裡異常敏感,是女兒家要
害的要害。劉惜芬再堅強,畢竟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

  “你終於求饒了,不想紮針就快說!”魏清似乎看到了希望。但是他想錯了,
劉惜芬只是一時本能地恐懼,實際上,並沒有屈服。

  魏清見劉惜芬沒有了反應,就狠狠地把針紮了進去。

  “啊──”劇痛終於沖破了姑娘忍受的極限,她大聲地慘叫了起來。她的陰部
抽搐著,腰部拼死往上抬,她想躲過那可怕的鋼針,哪怕是鋼針紮在她身體的其它
任何一個部位都好。但是,魏清的鋼針牢牢地紮在了姑娘的陰蒂頭上,魏清慢慢地
撚著鋼針,看著姑娘被痛得死去活來。

  一陣前所未有的抽搐後,劉惜芬終於又昏死了過去。

  淩晨的刑訊室裡,傳來一陣陣淒楚的慘叫聲,那是劉惜芬在遭受針刺陰蒂的煎
熬。魏清五次將鋼針插入姑娘的要害,劉惜芬三次昏死過去,都被無情地潑醒。盡
管如此,劉惜芬依然竭力控制著自己,盡量壓低慘叫的聲音。眼看著已經淩晨三點
了,魏清也有些累了,他看了看姑娘滴血的陰蒂,知道今天不能再這樣審訊下去了
。再這麼紮下去,劉惜芬的陰蒂就會潰爛并最終壞死,那樣,就如同開鎖時把鑰匙
折斷在了鎖孔裡,是刑訊中最不可取的行為。“好了,今天就先到這裡,阿芬姑娘
也夠累的了,先給她喝點水,別渴壞了。”魏清陰笑著說。

  打手們應聲提來了一桶水和一個大漏斗。劉惜芬以前也聽說過,刑訊時有一種
灌冷水的酷刑是用水把犯人的肚子灌得暴漲起來,再用皮靴踩。對付一個已經被折
磨得奄奄一息的姑娘,四個打手的力量綽綽有餘。他們很快就撬開了劉惜芬的嘴,
把漏斗插了進去。然後,一個打手提起水桶往下澆去。奇怪的是,劉惜芬并沒有掙
紮,只是順從地喝著水,只是水流太急的時候,才從嘴邊溢出一些水。劉惜芬知道
,敵人要用一種酷刑折磨自己,那麼無論她怎麼掙紮,都是逃不過去的,掙紮只會
增加敵人的樂趣和自己的痛苦,所以,她大口地喝著水,只希望這個噩夢能盡快結
束。

(三)

  一桶水灌完了,雖然灑了一些,但還是有三分之二灌進了劉惜芬的身體。打手
們抽出了漏斗,可憐的姑娘在刑架上喘息著,等待著酷刑的到來。

  但是,打手們并沒有像往常那樣,用腳或者木杠猛壓受刑者的腹部,他們只是
站在那裡。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了劉惜芬的心頭,她本能地感覺到:敵人的酷刑可
能比她想象的還要殘酷。魏清從衣兜裡掏出了一根手指粗細,三寸多長的橡膠絛,
橡膠絛前端稍微細些,末端帶有一個小鐵環。他陰險地笑著,走到劉惜芬的面前說
:“劉惜芬小姐,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這叫尿道塞,它能讓你今天晚上舒服到
家!”說著,他分開了劉惜芬的陰唇,用一根手指伸進姑娘的陰道,往上一頂,在
姑娘嬌嫩的前庭上,顯現出一個不起眼的小紅點,那是劉惜芬的尿道口。魏清用另
一只手拿起橡膠絛,就向姑娘的尿道捅去。

  “不──你們這些畜生!啊──”劉惜芬瞪大了眼睛,用力地掙著雙腿。她簡
直想不到,世上還有這麼歹毒,這麼無恥的刑法。橡膠棍捅進狹窄的尿道,帶來了
撕心裂肺的痛楚,那種感覺,比鋼針探乳頭還可怕得多。劉惜芬再也無法忍受下去
,她大聲地叫著,淚水也湧出了眼眶。

  魏清一直把尿道塞全部插入姑娘的身體才罷手。他吩咐打手們把劉惜芬解下刑
台。“把她帶回牢房,別忘了把她的手反捆上。”

  兩個打手拖著劉惜芬走了出去,魏清揮了揮手,帶著另兩個打手也走出了刑房
。走廊裡,魏清看著劉惜芬的背影,得意地對那兩個打手說:“對付這種女人,得
文火慢烤。用不了多長時間,給她灌進去的水就會變成尿,到時候她膀胱漲滿卻尿
不得出,讓她又羞又痛又急,明天等著看好戲吧。”

  由於折騰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十點魏清才來到刑訊室。他命人把劉惜芬提來
,不一會兒,隨著一陣沉重的腳鐐聲,劉惜芬被帶進了刑訊室。姑娘的雙手還被綁
在身後,腳腕上釘著重鐐。一把鐵鎖穿過姑娘陰唇上的孔,把她的兩片陰唇生生地
鎖在了一起,使她每走一步,都會痛得鑽心。

  不過最令劉惜芬感到痛苦的,倒不是陰唇上的傷口。昨天晚上被灌進去的水,
早已充盈了她的膀胱,而她的尿道卻被塞住,無論如何也排不出一滴尿。每當她一
走動,極度漲滿的膀胱都會讓她感受到一種難言的痛楚。她清楚,今天魏清肯定會
利用這點來盡情淩辱她。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酷刑啊,劉惜芬不敢想下去了。

  魏清端詳著這個赤裸地站立在刑訊室中的年輕女子。劉惜芬乳頭上的鋼絲已經
被拔去,但是乳孔依舊張開著,從裡面不斷地滲出血來。姑娘的陰毛被拔去好幾撮
,估計是哪個獄卒幹的。由於膀胱極度膨脹,姑娘的小腹已經微微隆起,肚皮上可
以清晰地看出膀胱的輪廓。

  “考慮好了嗎?”魏清用手指挑起劉惜芬的下頜,姑娘的臉顯得比昨天憔悴了
許多,卻依然那麼剛毅。但是魏清可以從中看出,這份剛毅的表情裡,已經流露出
了一絲恐懼,這正是魏清求之不得的進展。

  “把她捆到那邊去。”魏清指了指牆邊的木樁,幾個打手推搡著劉惜芬,走到
木樁前,他們解下了劉惜芬身上的綁繩和鐵鐐,一個打手拿出鑰匙,把鎖在劉惜芬
陰部的鐵鎖也除掉了。接下來,他們把劉惜芬捆在了木樁上,雙腳分開固定在地面
上的兩個鐵環裡。

  “先讓我們看一場好戲吧。”魏清拿起一個用鐵絲彎成的鉤子,鉤住了插入劉
惜芬身體的尿道塞末端的小環,一用力,尿道塞被拉出了一截。

  “劉小姐現在想撒尿了吧,我讓你痛快痛快。”魏清說著,用力將尿道塞徹底
地拉了出來。

  “哦,不要……”劉惜芬發出了絕望的呻吟,雖然她已做好了受任何侮辱的準
備,但要她當著這麼多敵人的面撒尿,她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決不能在敵人面前出醜!”劉惜芬暗暗下著決心,拼死收緊括約肌,阻止尿
液流出。魏清本以為隨著尿道塞的拔出,劉惜芬會立刻噴出小便來。但是,劉惜芬
的意志超出了他的意料。

  只見劉惜芬緊閉雙眼,咬緊牙關,由於下腹的脹痛,姑娘的雙腿微微顫動著,
但硬是不肯排尿受辱。魏清扭過惜芬的臉,恨恨地說:“你小丫頭還真能挺啊。我
看你能挺到什麼時候!”說罷,魏清趙了一把椅子徑自坐下了,打手們圍在惜芬的
身旁,一會兒撥弄撥弄乳房,一會兒將手指摳進姑娘的下體,肆意地淩辱著惜芬。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刑訊室裡,雙方就這麼僵持著。劉惜芬感覺到,自己
的忍受能力已經達到了生理的極限,失禁只是遲早的事情了。膀胱中越積越多的尿
液最終肯定會沖破她的意志,使她在敵人面前受辱。但是,少女羞澀的本能還是支
持著她繼續著絕望的抵抗。一刻鐘過去了,姑娘硬是挺住沒有流出一滴小便。

  “好一個堅強的女人!”魏清心裏暗自驚嘆,他從椅子上起來,走到劉惜芬面
前說:“劉小姐大概是覺得這個姿勢撒尿不好看吧?弟兄們,給劉小姐擺一個好看
的姿勢。”打手們聞言,便七手八腳地將惜芬的雙腳從地上的鐵環中解開,然後,
在每個腳腕上拴上一根繩子,并且把繩子的另一頭繞過房梁上的滑輪。打手們拉住
繩子用力一拉,劉惜芬的雙腳就離開了地面。惜芬的雙腿掙紮了一下,很快就放棄
了。現在身體的任何移動對她來說都是一種酷刑。繩子被越拉越高,最後,惜芬的
雙腿被拉得筆直,雙腿間的一切都暴露了出來。

  “怎麼樣?喜歡這種姿勢嗎?”魏清掰開了劉惜芬的下身,在兩片陰唇之間,
昨天那個小小的紅點由於尿道塞的折磨,周邊已經紅腫了起來。魏清的手裡,拿著
一根筷子粗的鐵棍。這當然不是一般的鐵棍,而是一把特制的刑具,有著不平的凹
凹凸凸表層。魏清把這鐵棍輕輕觸拍惜芬姑娘的肛門,惜芬一陣驚涑,睜開了眼,
她意識到了將要遭受的折磨,兩顆淚珠無聲地從她的腮邊滾落。

  但魏清威脅說:“趕快招供,只要你招了,就把你放下來,讓你單獨一個人尿
,給你治傷,而且很快就會釋放你,否則的話,這東西今天就給你疏通一下尿路!
”說著,就將鐵棍頂在了姑娘的尿道口上。

  惜芬面對毒刑依舊是一言不發。

  “我讓你硬!”魏清說著,手一用力,那根罪惡的鐵棍便插入了劉惜芬那女兒
家嬌嫩無比的尿道。那種疼痛是任何人也無法忍受的。堅強的劉惜芬也不得不發出
了淒厲的慘叫。但是更可怕的折磨還在後面,魏清將鐵棍插入了半尺後,又用力一
抽,鐵棍被拉出了尿道,鐵棍上凹凸的表層急速磨擦姑娘尿道內壁的嫩肉。

  “哦,啊──”劉惜芬痛苦的慘叫,陰部劇烈地抽動著,雙腿用力地掙紮。但
是由於腳腕被繩子緊緊地拉住,雙腿掙紮的餘地非常小。還沒等她從劇痛中恢復過
來,魏清又再次將鐵棍插入了姑娘的尿道,一切又周而復始。當魏清第五次將鐵棍
抽出姑娘的身體時,劉惜芬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陰部抽搐了幾下,尿液從她的下
身噴湧而出。

  尿液噴湧了一分鐘才漸漸地停止。劇痛和羞辱使姑娘全身劇烈地顫抖著,被捕
後,她第一次大聲地哭泣出來。看到劉惜芬無助地哭泣,魏清暗自高興,他決定乘
勝追擊,一舉突破姑娘的心理防線,讓姑娘在絕望中崩潰。“怎麼樣?舒服嗎?我
看阿芬小姐不太喜歡撒尿啊,既然不喜歡,那我就不讓你尿!”說著,魏清又拿起
那個尿道塞,用力向姑娘的下身插去。

  “啊──”劉惜芬那痛楚中的尿道怎麼承受得了粗硬的橡皮塞的插入,盡管她
盡力不讓自己叫出來,但是那鑽心的刺痛還是讓姑娘慘叫起來。她的雙腿劇烈地掙
扎著,全身覆蓋了一層汗珠。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