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狂拳傳說

jiouguai
本文:2021-11-12T21:22:26
序章
四處歡聲雷動。

這裡是『什麼都有』的地方。

若硬要說有什麼規則,就只是利用自己的肉體罷了。

在那戰鬥場地內,站著一個男人和女人。

男人是那世界中無人不曉的霸王。

面對著他的女人,面無表情地凝視著男人。

「你…你就是那個叫娜拉的。沒想到最後你還是成了那傢伙的爪牙?」

以一股讓人覺得有壓迫感的聲音說道。

但是,對於那男人所說的話,這個叫娜拉的女孩卻無任何回應。

男人覺得納悶。

從娜拉的眼中,可看出她代表自我的光茫消失不見了。

「死…」

從她的口中,可聽到她微弱的聲音念著。

「嗯?」

那男人耳朵再靠近一點聽。

「死…殺死…柴多,我要殺死你…」

娜拉如此不斷地念著,這個叫柴多的男人終於瞭解她在說什麼了。

「原來,你被下藥了嗎?」

娜拉採取了準備攻擊的姿勢。

這個準備姿勢是一種異於空手道、柔道的獨特姿勢。正確來說,應該是接近於拳法的武術吧?但是看她的拳法,則是『柔』更勝於『剛』。

「呼…難道是用了什麼藥?手上就好像是拿著玩偶一樣!」

柴多將視線微微向上看。

正好看到本次大會的主辦者坐在豪華的座椅上。

柴多與那男人的視線相對。真是一場危險的眼神之戰。

那男人擺出與柴多幾乎一樣的姿勢。

臉孔、體格、以及那股壓迫感。在他人看來,這兩個人幾乎看不出有何不同。

-叮鈴。

纏在柴多手腕上的鈴當,這時自顧地響了起來。

「邱默…」

他集中了思緒,口中念著那少女的名字。

「是的,全都是因為那傢伙發狂的關係。」

在他視線前方又出現了另一個柴多。

--鈴鈴鈴鈴。

那鈴當又再度響了起來。

纏在柴多的手腕上,那死守著他的少女之鈴。

「一定會被敵手取得的,邱默。」

接著,鑼聲響起了。



--------------------------------------------------------------------------------

第一章

咚!

在偌大的拳擊場內。

柴多被擊倒了。

「啊呀」

在倒地的柴多之上,一隻手很快地逼近。柴多一個半回轉,避開了那只逼近的手臂,並很快地站了起來。

「避開剛才那一招的是…流石啊!不愧是柴多!」

獲得讚賞的柴多,滿意地微微笑著。

「怎麼?想來當我的部下,佔有組織高層的地位嗎?」

「哼!想得美!你的部下儘是做些見不得人的事。讓我拿下你的人頭!」

「真是有趣!我看要等我年老倒下時,你才拿得到我的人頭了!」

「胡扯!」

兩人一面互相喊話,一面在場中央扭成了一團。

格鬥暗殺集團。自從柴多組織暗殺集團以來,僅有四年的歷史。

依字面意思,就是以搏鬥技巧暗殺他人的殺手集團。從柴多設立這個組織以來,只有四年,他們都是黑社會與小混混們害怕、畏懼的對象。

「只要是暗殺的對象,必定不留活口。」

這是該組織的座右銘。雖然費用相當高,但總是能夠確實地解決他們的獵物。

從一個格鬥家,單打獨鬥地創立了如此龐大的組織。在一般人看來,簡直就是白日夢。

但這個夢,卻是沾滿了血腥,犧牲不少人的性命才達成的。

柴多,他殺害了暗殺的目標,也獨自擊潰了與他敵對的組織,並取得該組織的資產。利用這一筆資產去做其他的事業,並進一步地一一擊破敵對的團體,且加以吸收。

如今,柴多的組織,其戰力幾可敵國了。

當然,組織越大,越不是柴多一個人所能管理的。因此,柴多便從以往曾經比賽過或 擊破的組織中挑選出優秀人才來。

故而有四大天王的存茌。

據說每一個的實力皆與柴多相近。

現在,在組織的練習場裡與柴多激戰的男人,亦是四大天王之一。



--------------------------------------------------------------------------------

-咚嘶嘶嘶…。

這個男人挨了柴多使盡渾身之力的一拳後,摔到了練習場的另一端。

「哈哈…怎樣?布拉多。你要打贏我,還早得很呢…哈!明白嗎?」

蔑視倒地男人的柴多,其實也是大大地喘著氣。

「畜生…這不是比賽,我根本沒有把全部實力展現出來。」

「呼…胡扯!」

看著被他打敗倒地的男人,柴多滿足地露出笑容。在他的眼裡,這男人的頑強是值得讚賞的。

他的實力越強,就得以將之納為自己的部下,這樣越是能夠讓柴多肯定自己的能力。

「不過啊…布拉多,你確實已經具備有不辱四大天王的實力了。對於這樣的讚美,你應該覺得高興才對。」

「混蛋…說那什麼話,誰高興了!」

這個叫布拉多的男人,有點生氣地轉身跳了起來。

布拉多…他正式的名字應該是布拉迪,渥利歐。因此,認真說來,這並不是他的本名。

此為他在拳擊場的通俗名字。四大天王之一的布拉多,在非法職業摔角界有帝王之稱,為人們所畏懼,直至柴多出現之前,他構 了連戰連勝的神話。

在這非法的摔角場裡,兩人的競賽由柴多獲勝。

自此之後,布拉多便加入柴多的組織,成為他的部下,但同時也伺機準備取下柴多的人頭。對於這樣一個要取自己人頭的人,為何身為組織頭目的柴多要放過他暱?那是因為布拉多只不過是個單純的格鬥笨蛋,對於組織內的權利之爭,他並沒有什麼野心。

「只是單純地想與強手一決勝負。」

布拉多這樣的想法,柴多也能理解,而且還對此表示好感!

布拉多是組織中唯一對柴多說話不用敬語的,但柴多卻能容許他這樣的行為,多少也是因為他那高強的實力,與對戰鬥的癡狂。

「那…」

部屬遞了一條大毛巾給方才調整好氣息的柴多。

-叮鈴…。

一陣鈴聲傳到了健身房來。 「辛苦您了!柴多!」

「啊!是邱默嗎?」

轉頭一看,柴多的身邊站著一個戴有項圈的少女。那鈴聲就是由掛在項圈上的鈴當所發出的。

「柴多,不要讓身子涼著了。讓我幫您把汗擦乾。」

「嗯!」

柴多點了點頭,於是,那個叫邱默的少女便不計辛勞地開始替柴多擦起了身上的汗水。她那注視柴多的瞳孔,散發著熱戀少女的愛意。

「喂!,邱默,我怎麼沒有毛巾?」

布拉多不解風情地說。

「沒你的分!」

邱默用不同於對柴多撒嬌的音調,冷言冷語地回答。 「真是冷酷啊!好歹大家都是四大天王!」

「是啊!邱默。他剛剛才被我打敗,正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懊惱、傷心呢!對他太冷淡的話,搞不好他會覺得待在這組織裡很沒人情味。」

「好啦!等一下。」

雖然布拉多亳不假思索地提出抗議,但是邱默卻始終看都不看一眼不解風情的布拉多。對於邱默而言,只有柴多的話才是對的。

「柴多,您真好!」

「現在的你讓我覺得很溫柔!」

邱默對抗議的布拉多狠狠地一瞥,不知從口袋中拿出了什麼,用力地往布拉多丟去。

「囉嗦!還不趕快把身體擦乾!」 她還是對布拉多相當地冷淡。

布拉多仔細地看看那丟過來的東西,臉色為之一變。

「什麼?這不是街頭髮的面紙嗎?」

「不是衛生紙,就已經很不錯了!」

「你這野貓!你是存心來找碴的是不是?」

他將面紙往拳擊場一扔,站了起來。

「幹什麼!你倒是說說看?」

對著人發脾氣的布拉多,邱默倒是一步也沒退縮。對瞪著自己的布拉多,也面對面地瞪了回去。而且,從未停止過擦拭柴多身上汗水的工作,說有多厲害就有多厲害。

當他們兩人互瞪的同時,可看到在210公分的布拉多與190公分的柴多之間站著僅157公分的邱默,看來就像是個小孩。

搞不好,布拉多那充滿肌肉的胳臂,還比邱默柔軟的腰圍還粗呢!

以一般常識來看,根本毫無勝負可言。

但是,布拉多仍視邱默同為『四大天王』。

也就是說,邱默亦具有相當實力的。

這時跟前的布拉多說道。

「哼!我根本就不想與這小妮子一般計較。我先上去了,柴多。」

「啊!怎麼?想溜啊?」

「剛才不是說了嗎?這小妮子我根本不看在眼裡!女人,跟小孩沒什麼兩樣。」

「你說什麼…」

或許布拉多說的是發自內心的真話。對於粗壯的布拉多來說,和一個體格像小女孩的邱默戰鬥,簡直就提不起興致。而且拖著和柴多戰鬥完的疲憊身子,與同為四大天王的對手苦戰,一定是必死無疑的。

不管他們是否察覺到他現在的心境,布拉多背向激動的邱默轉身而去,立刻離開了健身房。

「那傢伙…說誰是小孩!」

被當成小孩子,讓邱默非常的生氣。邱默一面擦拭著柴多的身體,一面怒氣沖沖地說著。

「別這麼說了。或許他也對你提不起戰鬥的意念吧!」

「可是,他把我當成是小孩子,實在是太過分了!」

「是嗎?這樣的話…」

柴多說著說著,握起了邱默的手。

「那就好好地表現出你大人的一面給我看吧!」

「咦…這…」

邱默聽出柴多話中之意,於是,馬上臉紅了起來。

「你就把你大人的一面,好好地在我房間表現 我看吧!可以嗎?」

「是,是的…我會認真地表現給您看。」

邱默低著頭,快樂地小聲回答著。



--------------------------------------------------------------------------------

在這豪華的寢室裡,有張裝飾得非常豪華且寬大的床。雖說這床睡起來相當地舒服,但柴多一個人睡實在是太大了。

當然,柴多一個人睡的時候,也顯得很孤單。

-叮鈴。

「柴多!」

站在床前的邱默慢慢地挨近柴多。她那撒嬌的聲音中,混著有微弱的嬌羞。

「呼!別這麼著急!讓我先去淋個澡。」

「嗯!我不會在意的。」

「我不喜歡床上有汗味,你在床上等著吧!」

「是的!」

柴多故意留下急躁的邱默,慢慢地進浴室去淋浴。對於柴多這樣的態度,邱默有些使性子般地…像個初 戀愛滋味的少女般, 渴地追上前去。

邱默的外表,與普通的女孩子並無兩樣。無論是誰看到她,一定會認為她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

但是,她卻深藏著一身不辱四人天王之名的武力。

她是某國研究機構於實施非正式實驗時的實驗人。

於該國滅亡後,她被賣到黑市去。柴多為這個『商品』所吸引,而將她買來當成自己的寵物。

並不知道在此之前,邱默是怎麼被對待的?但她一向總是將自己當做是個真正的女人,最後在遇見這位格鬥家時…也可說是被當做寵物時,初次被當做是人類看待,於是逐漸對柴多產生愛慕之心。

在身為實驗人時期,所厭惡的肉體,光是那瞬間爆發的強大威力就已經凌駕柴多的能力了,如今更是對柴多相當有利用價值的肉體。

當然,她對柴多是否真的是那麼地溫柔,實在令人感到相當懷疑。

「真乖!你真聽話,照我說的等著呢!」

「啊!真慢。柴多…」

邱默很快地向洗完澡的柴多靠近,像極了一隻渴望牛奶的小貓一樣。

柴多慢慢地將邱默的手拉上前來,撫摸著豐滿的胸部,並將手慢慢地滑入內衣深處。

「啊…柴多,你怎麼這麼急啊…」

「怎麼會太急了呢?你剛才還抱怨太慢呢!」

「啊…」

柴多那握住胸部的手開始慢慢地畫圓,於是,邱默開始發出了嬌羞的聲音。

「嗯…啊啊…柴多…」

「依舊是這麼完美的胸部,不愧是我的寵物啊!」

「謝、謝謝…」

柴多又繼續地愛撫她的胸部,慢慢地,邱默的小櫻桃硬了起來。那嬌羞的歎息聲也逐漸轉變成喘氣聲。

「啊、身體…我的身體…啊啊…」

「身體怎麼了?是不是開始有感覺了,邱默?」

「是、是的,柴多,您好棒哦!我…」

邱默似乎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躺在柴多的懷中倒進了床上,四肢宛如抽筋似地回應柴多的愛撫。

「感覺如果來了,那就盡情地叫吧!我最愛看你激動的樣子了。」

柴多愛撫的重點已由胸部移至兩腳之間,手指順著股間凹處滑下,不時地用手指刺激著花蕊。

「啊啊…」

發出嬌憨叫聲的邱默內褲裡,已經微微地濕潤了。

「柴多…好舒服…」

「是嗎?那我就讓你更舒服。」

每當柴多的手指在邱默的兩腳之間滑動時,邱默的身體就會隨之顫抖,內褲也越來越濕了。

「怎麼了?邱默。舒服嗎?」

「是、是的。我、我好舒服哦!身體好熱。」

「是嗎?」

邱默的兩腿之間已經濕透了,連床單都浸濕了。柴多見時機成熟,便將邱默的衣服與內褲脫了下來。

「柴多…您要直接撫摸我…」

褪下衣服後,出現了柔軟有彈性的胴體。那柔軟有彈性的樣子,下禁讓人聯想到野生動物…這樣的肉體,實在讓人無法想像她有這麼高的武力。

「比起隔著衣服撫摸,直接撫摸反而更舒服。」

「我也想要柴多您這樣撫摸我…實在是太舒服了。」

「是嗎?這樣的話,我就讓你更舒服點!」

於是,柴多便粗野地揉著邱默的胸部,並用手指捏著那硬而尖的小櫻桃。

「啊…嗯…真是太舒服了,我…」

「小櫻桃這麼硬,真是賤女人。」

「是啊!我是賤女人,所以再對我做更賤的事吧!」

「要更賤的嗎?呼呼呼…那就這邊吧!怎樣?」

柴多更進一步地將手指插入她的裡面不斷地攪動,手指上沾滿了從邱默的桃花源裡流出的愛液。

「怎樣?邱默。」

「好舒服…我快飛起來了…」

「是嗎?因為已經很濕了。讓我看看到底有多濕!」

「嗯、這…啊…」

柴多硬將邱默的雙腿掰開,將自己的臉埋在雙腿之間。

他舐起滴落的液體,滑動著舌頭,邱默的身體有著飄飆欲仙的感覺。

「啊啊、那裡…嗯…」

「呼…就是這樣,你這裡已經濕透了。你這個賤女人o」

「嗯…討、討厭…」

邱默總是服從柴多的支配,被所愛的男人、自己的主人所支配,更讓她覺得興奮。

「有感覺了嗎?邱默!」

「是的,我感覺好熱…」

「那就用我的這個讓你更熱吧!」

柴多展現出他勃起的分身,邱默懇求著說。

「啊啊啊!那個…請把那個給我,柴多,快!」

「別那麼急嘛!」

柴多的分身在邱默濕潤的兩腿之間滑動著。

「請、請不要再挑逗我了,我已經受不了了…」

「是嗎?等得不耐煩了啊!那就好好地品 吧!」

看到著急得彎下腰來的邱默,柴多露出滿足的笑容,並將那挺拔的東西滑入邱默的桃花源裡。

「啊啊啊啊…再進丟!柴多,我…啊!」

邱默那濕潤的雙腿之間,毫無抵抗力地讓柴多滑了進去。邱默裡面滿滿的愛液在柴多進去之後,溢了出來。

「啊啊、柴多…太棒了,啊啊啊!」

「那就讓你更舒服吧!」

柴多那發熱的分身,不停地搓著濕潤的邱默。

隨著柴多的搓動,邱默的喘息聲也變得更加熱情與激動了。

「啊啊…再激烈一點,再狂野一點!」

邱默早已說不出話來了。但是,只要用片段的單字來表達就夠了。邱默有什麼要求,柴多都非常清楚。

「呼呼呼…那就如你所願吧!」

柴多一付要穿透邱默身體似地,激烈地擺動著他的腰部。

柴多激烈進出的壓力使邱默體內的愛液溢了出來,激情地向四處飛散。

「呼…太棒了!柴多!」

「你也很棒啊!」

「柴多,啊啊!」

逐漸達到高潮的邱默,身體微微地顫抖著,將還茌她裡面的柴多分身包得好緊。

「嗚…」

那收縮的壓力也將柴多帶到了高點,他們動得越激烈,那股隨之而來的壓力,同時將兩人都帶到了最高潮。

「再來…啊啊!」

「嗚…」

柴多射出了大量的白濁液,然後,逐漸緩和了下來。

「啊啊啊…哈哈!啊呼…」

邱默大 地深呼吸。

柴多慢慢地將他的分身,從邱默的私處離開。

「哈哈哈…柴多您的東西塞滿了我的 處哦!」

邱默那恍惚的表情,滿足地微笑著。

她躺在床上,臉靠在柴多的胸前。

激情過後,是充滿疲憊且溫柔的時光。

「柴多…」

「什麼事?」

「謝謝您今天這麼地疼愛我,您實在是太棒了!」

「你也不錯啊!」

「真的嗎?」

「嗯!你是我最棒的寵物!」

「能聽到柴多您這麼說,我實在是太高興了。」

「既然這樣,今後你就要好好地服侍我啊!」

「是,柴多。我會永遠服侍您的。」

這是辦完事後的例行談話。藉由彼此說話的聲音確認對方是否睡覺了。

就在這樣的談話之中,柴多和邱默都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

「早啊!柴多。我正在準備早餐呢!」

「嗯!」

隔天早晨…

比柴多早起的邱默正準備著柴多出門前的一切事物。無論自己是多麼的疲憊,為了柴多,她什麼都願意做。

這是邱默所遵守的信條,也是柴多喜歡邱默的地方。

不過,送柴多到組織之後,邱默會再回床上去睡個回籠覺,而柴多並不知道。

「嗯!也差不多該和部下們見見面了吧?」

柴多一面讓邱默幫他更衣,一面想著組織裡的事。

格鬥暗殺集團。

這組織已經不像其名稱一樣只做著和從前相同的工作,而今還同時多方面從事許多計劃。興大企業、大富翁…甚至有時與某國交易,接受他們非法的要求,這就是現今組織的主要工作。

當然,現茌的做法與以前只是單純地暗殺比起來,實際收入也大大地增加了不少,如果組織停止運作,則柴多本身所擁有的格鬥技術也就無用武之地了。

老實說,如此身為組織的首領,才不會覺得無聊。

所以不得不這麼做。

柴多一直如此深信著。



--------------------------------------------------------------------------------

「黃昏月?」

柴多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是的,黃昏月,柴多頭目。」

帶來這個訊息的是夏多。他是四大天王之一,連柴多都沒看過他的真正面目。

他的體格相當好,可以說與柴多不相上下,臉上經常戴著面具,其他的四大天王不用說也是沒看過,就連柴多本人也從沒看過他的真面目。

儘管他是這麼個怪異的男人,但柴多也沒有深入的追究,就將夏多命為四大天王之一。在柴多的觀念中,部下所必須具備的條件只要具有『實力』就好了。而且,夏多也具備有相當充分的條件。若論實力,夏多僅次於布拉多。所以,柴多便將之納為自己的部下。

而夏多則似乎有不可告人之事瞞著柴多,因而相當賣力地為柴多工作。除了有實力外,腦筋也此布拉多靈活許多,故一些柴多自己本身無法做到的計劃,都交由夏多來執行。而且,夏多也是四大天王裡面最常為柴多帶來有益情報的。

「夏多,那是什麼?」

「啊!很久以前一位武力高強的格鬥家想出來了一種武術,並將擁有強人破壞力的武技秘訣記載在一片晝碟上,這晝碟就是黃昏月。」

「記載著秘笈的晝碟?」

柴多重覆跟著說了一次,並反問他。

「是的。但是,據說這位格鬥家因為秘笈使得不少人為它喪失了性命,所以,在 年時就將這片晝碟給分割並封了起來。」

「讓不少人喪失性命的秘笈?莫非,這…」

柴多是一流的格鬥家。對於格鬥技的一切,絕不容許有所妥協,對這方面知識的吸收更是相當的貪婪無厭。

夏多方纔所說的話深深吸引了柴多。

「那就是具有神仙之手的格鬥家所想出,無論對手是誰,只要一拳即可置之死地的武術嗎?」

「不愧是柴多頭目。一點就通。」

夏多佩服得將頭低了下來。

「是嗎?那就是死光掌了?」

失傳的秘笈『死光掌』。

這對於格鬥家來說,簡直是有如神話般的至高武術。

「你所說的是真的嗎?」

聽了這些話,刺激了柴多的心靈,而顯得有些澎湃不已。

「或許就是之前被我們消滅的組織頭目用來做為饒命條件的東西。」

說著說著,夏多便拿出了一片碎片來給柴多看。

「搞不好這就是了…」

這是一片原為碟狀陶器的碎片。在那上面的圖案雖然已有些褪色,但可清楚地看見刻畫著武術動作。但這只是動作的一部分而已,光從這些晝是無法想像這是怎樣的一種武術。

「這似乎是真的!」

在柴多的臉上,露出了異於和邱默相處時的笑容。為什麼夏多看了這碎片上的圖案就斷定這是『真品』,柴多心裡也非常明白。所記載動作的『型式』無疑地是格鬥技中的高招,除非是稍有精通格鬥技的人,否則是看不懂的。

「呼…由圖案看來,若不是所謂的死光掌,也應該是記載著相當高強的武術。」

「現在要怎麼辦呢?柴多頭目。」

「就這麼辦吧!」

柴多的笑容更加地深沉了。

「像這樣的事,絕無理由就此放過。如果真是死光掌的話,我將會比現在更強如果能夠這樣的話,那麼我就能夠支配黑白兩道了。」

「遵命。那我就再去打探其他殘片的消息!根據傳言,這黃昏月總共有四片。」

「原來如此。這麼說,另外還有三片羅!我知道了,這件事就交由你來辦。」

「是的。屬下會盡快辦好。這碎片就讓它嚴密地保存於組織的地下金庫吧!」

「那就麻煩你了!」

夏多聽完柴多的話之後,便深深地低下頭退了下去…此時,柴多又說道。

「等等,夏多!」

「是、是的。還有什麼吩咐嗎?柴多頭目。」

突然被叫住,夏多一下子有點猶豫,或許是因為柴多 他的感覺吧!

但是一心一意只想要得到死光掌的柴多,並沒有發覺到,他問道。

「那個黃昏月…你剛才說是用來做為饒命的代價的,那麼,那個人呢?」

「啊!那個人當然是已經被處理掉了。現在大概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是嗎?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

夏多若無其事地回答柴多的問題,然後退到後面去。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