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668

天地丸丸
本文:2021-11-07T16:10:02
第六六八章 橫掃

宋辰冷笑了一聲,聶言以為他自己是誰,戰神雷肅嗎?就算戰神雷肅也不敢同時對抗他們這麼多人。

聶言這是在找死!

「教訓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宋辰雙手抱胸,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

他們這麼多人,就算每個人上去踩一腳,聶言不死也得重傷了。

「話說,需要我幫忙嗎?」一個聲音從健身房的角落裏傳了過來。

眾人微微一頓,宋辰朝健身房窗戶的旁邊看去,只見一個人正悠然地倚靠在窗沿上。

「你怎麼來了?」聶言問道,面前那個人赫然便是刺刀。

刺刀還真是神出鬼沒,就連聶言都沒看到刺刀是怎麼出現的。

「你老爸那邊暫時不需要我了,讓我來這邊。」刺刀微微一笑道,聶父那邊招攬到了不少退役的高手,刺刀樂得清閑。

「這傢伙怎麼進來的?」宋辰皺了一下眉頭,刺刀悄無聲息地出現,令他心中產生了一絲畏懼感。

「不知道!」宋辰旁邊的人都搖頭道。

在場所有人居然沒有一個注意到刺刀。

「我跟他們玩玩。」聶言擺了擺手道。

刺刀點了點頭,他對聶言的性格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的,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聶言應該不會逞強。

宋辰凝眉看着在他們包圍之下依然氣定神閑的聶言,他心裏升起了一絲不安的感覺,想要退卻了。

然而就這麼退了,他又有點拉不下臉來,進退兩難。

在人數上,他們有着絕對的優勢,宋辰掠過一個想法,他們這三十多個人都是機戰系的精英,每個人都經過嚴格的訓練,其中有好幾個人實力僅次於雷肅而已,眼前的聶言只是一個大一新生,他不信一個大一新生能強到什麼程度,這兩個傢伙該不會是在虛張聲勢吧,這樣就想把他們嚇退,也太小看他們了。

宋辰一揮右手,咬牙道:「上,照死里打,出了事情我負責。」

宋辰等人自然不敢真的在第一軍校里打死人,只是教訓教訓聶言的話,他還是能夠擺平的。

三十多個人朝聶言圍了上去。

聶言凝神靜氣,準備迎接一場惡戰了。

眼看着宋辰的人就要一擁而上,嘭的一聲,健身房的門突然被踢開,一大群人一擁而入,他們迅速地散開,將宋辰等人包圍在裏面,人數足足有三四百之多。

宋辰等人沒想到突然冒出了這麼多人,一下子呆住了,他們趕緊做出防禦的動作,看着這些不速之客。

這三四百人各個年級的都有,高矮胖瘦,但一個個顯然也不是好惹的主。

「宋辰老大,是藍色風鈴的人!」有人認出了來人,驚訝道。

門口處,許岩等人沖了進來。

「老大,你沒事吧?」許岩等人焦急之情溢於言表。

被宋辰等人包圍中的聶言搖了搖頭,道:「沒事。」

許岩後面一些人急匆匆地趕過來,大概有十多個的樣子。

「老大,你沒事吧。」

「聶言老大!」

藍色風鈴這群人打招呼聲不絕於耳,一個個神情激動。

聶言看着這些人,一些有明顯特徵的,他認了出來,沖在前面急得火燒火燎的是殺不死的壞蛋,壞蛋後面一個個子高挑的、看起來端莊優雅的美女是十里畫紗,再後面應該是慾望染指青春、本質惡魔、無鋒、黑白等人。

聶言無法將他們一個個全認出來,但是大致知道他們是誰。

無鋒身材高大魁梧,他活動了活動脖子和手腕,骨頭各處就像爆炒栗子一樣噼里啪啦直響。

「一幫雜碎,敢找我們涅炎老大的麻煩,活得不耐煩了。」無鋒冷笑着道。

宋辰等人一下子處於了劣勢,三十對三四百,估計怎麼都沒戲。

無鋒等人叫聶言老大,宋辰忽然想明白了什麼,心頭一震,看向中央鎮定如斯的聶言,難道眼前這個大一的,就是狂賊涅炎本人?這無疑是一個重磅炸彈,宋辰腦袋有點蒙,這個消息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跟在宋辰身邊的三十多個人也都傻了眼,藍色風鈴無疑是全校最有勢力的幾個組織之一了,他們沒想到居然惹了狂賊涅炎,難怪藍色風鈴全體出動了。

聶言看到藍色風鈴的人全來了,苦笑了一下,他大致明白了,估計是許岩等人見自己被帶到這裏,心裏急了,於是就打電話告訴了十里畫紗、殺不死的壞蛋等人。

看到藍色風鈴這麼多人把自己包圍起來,宋辰等人連屁都不敢放了,這裏根本輪不到他們囂張了,聶言一聲令下,這三四百人一擁而上,他們三十多個人根本別想站着走出教室。

「老大,這幾個人怎麼處理,要不要把他們扒光了扔操場去?」壞蛋不懷好意地看着宋辰一行人。

宋辰等人聽到壞蛋的話,一下子臉都青了,要是壞蛋等人真這麼做,他們恐怕再也沒臉見人了,尤其是其中幾個女的,嚇得花容失色。

「這倒是一個好想法。」無鋒等人也深感認同,掃了掃宋辰。

聶言有些失笑,這幾個傢伙還是跟遊戲里一樣不正經,當然他們是不可能這麼做的,影響不好。

「喂,你們三十幾個一起上,要是你們能打贏我,就讓你們走。」聶言目光銳利地看向宋辰,他實在有點手癢。

聽到聶言的話之後,壞蛋、無鋒等人都有些詫異,只要聶言一句話,他們就能把宋辰等人狠狠地揍一頓,聶言為什麼還要自己上去冒險?宋辰一伙人怎麼說也有三十多個,聶言有把握一個人打敗他們?

「畫紗、壞蛋,你們先到一邊去,讓我自己解決吧。」聶言道。

壞蛋等人面面相覷,但看到聶言成竹在胸的樣子,沉吟片刻之後,都退到了一邊,聶言向來說一是一。

看到十里畫紗、壞蛋等人都讓到一邊,將中央一大片區域空了出來,宋辰看向聶言,問道:「你說話當真?」

「當然。」聶言道。

宋辰看向聶言,他感覺到聶言身上充滿了一種強大的自信,他們已經別無選擇了。

「這可是你說的,別反悔!」宋辰咬牙道,想要離開這裏,那就只能把聶言打倒!就算聶言再強,還能將他們三十多個人放倒在地不成?

「我說話從不反悔!」

聽到聶言的話之後,宋辰一揮手,狠狠地道:「大家一起上,揍他!」

前面的幾個人突然暴起,朝聶言撲了上去。

聶言的瞳孔驟然收縮,心裏升起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好像這些人的動作慢了很多,他有足夠的時間出手。他突然上前一步,側身躲過其中一個人的直拳,右手一個肘擊,攻擊在那個人的腹部。

嘭的一聲悶響,那個人就像蝦米一樣弓了下去,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發出陣陣慘叫。

不堪一擊!

又有三個人從前後左右撲上來,聶言身影一閃,一個高難度的迴旋踢,一腳踢在其中一個人的臉上,將那個人踢飛了出去。

聶言跟十幾個人交手,膝蓋、拳頭、腳,這些部位都變成了非常犀利的武器,聶言的拳勁、腳力等等,都太強了,這些人甚至挨不住聶言一擊,再加上聶言攻擊的一般都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一招足以令他們失去戰鬥力。

聶言瞬間便放倒了六個人,站在窗枱邊的刺刀眼神中閃過一絲異彩,他有些驚訝,聶言的實力比以前要強得多了,就連他也不禁為聶言的進步感到驚奇。聶言出手的速度比他只慢了一點點,在力量方面,比他猶有過之。

遠處的十里畫紗、壞蛋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聶言在遊戲里很強也就罷了,沒想到在現實中也這麼變態,他們有點想明白了,為什麼戰神雷肅會在論壇上下戰帖挑戰聶言,聶言絕對有這樣的資格!戰神雷肅估計都不是聶言的對手!

六個人在地上哼哼唧唧,發出凄慘的聲音,令宋辰等人膽寒了幾分,聶言下手太狠了,基本上只要一招就讓他們的人喪失了戰鬥力,這種果斷凌厲的格鬥技巧即便在職業搏擊比賽上也非常少見。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聶言身上,他們實在想不通,隨便一招非常簡單的攻擊動作,怎麼到了聶言的手裏就會有這麼大的殺傷力?

一個又一個人倒在了地上,雖然宋辰等人試圖用人牆將聶言堵死在裏面,但是聶言的動作太敏捷了,他們沒有成功地堵到聶言,反而又被聶言放倒了三個。

看到一群人衝上來,聶言沉喝了一聲,躍步向前一個直踢,嘭的一聲,將一個人踢飛,那個人飛起的身體將後面五個人撞得踉蹌了幾步,才剛剛站穩,聶言一個直拳,又放倒了一個,簡直如虎入羊群,所向披靡。

轉眼之間三十六個人只剩下了二十五個還站着,他們遠遠地退開,沒有一個敢衝上去了。

揮拳的時候拳頭獵獵生風,這種狂暴的力量令聶言心情興奮異常。

太爽了!

聶言壓抑不住心中的激動,一路衝過去,躲過一個人砸過來的拳頭,右手向上一個上勾拳,一股強勁的力量順着手臂宣洩而出,嘭的一聲,一聲恐怖的骨裂的聲音響了起來,那個人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聶言下手很有分寸,沒有攻擊對方的致命要害,雖然看似非常狠的一擊,只是令對方骨裂痛得暈眩而已,到醫院躺上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這聲骨頭綻裂的聲音讓宋辰等人心頭一突,現在的聶言太可怕了,殺氣凜然,猶如一個殺神。這一刻他們甚至絲毫不懷疑聶言會殺了他們。

宋辰幾乎絕望,看到聶言的目光朝自己瞟來,眼神中透著一種戲謔,他實在沒有骨氣跟聶言打了。

聶言一過來,這群人立即屁滾尿流地四散躲避。

嘭的一聲,宋辰感覺自己的腹部挨了重重一擊,腸胃猶如翻江倒海一般,痛得他臉部表情扭曲,抱住腹部倒了下去。

這些人實在太弱了,聶言覺得自己還沒過癮,甚至還沒將自己的所有實力都宣洩出來,這幫人就全倒地上了,讓他覺得十分不爽。

此時任何詞語都無法形容十里畫紗、壞蛋、許岩等人心中的震驚了,他們今天才算是見識到了聶言的真正實力,這些機戰系大四的學生,在第一軍校經常囂張得不可一世的傢伙,在聶言的手下,就像一群待宰的羔羊一般,雖說他們也打到了聶言幾下,但聶言的抗擊打能力也非同一般,他們的攻擊就像打在了鐵板上,沒傷到聶言不說,反而讓自己一拳被打趴在了地上。

大概二十多分鐘,三十多個人全部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了。

「打電話讓校醫過來,趕緊滾吧。」聶言看向地上的宋辰道,三十多個人圍攻一個結果全被打趴下了,這樣的事情估計宋辰等人也不會好意思向外人去說,即便他們散佈一些對聶言不利的言論,聶言早已用手機將整個事件錄製了全息錄像,證據擺在這裏,就算被學校知道了,估計被處分的也只有宋辰等人,因為是宋辰帶着人來找他的麻煩,他是迫於自衛。

宋辰像一條死狗一樣,在地上掙扎著撥通了校醫室的電話,校醫估計很快就會來了。

聶言拍了拍身上的灰,看向壞蛋、十里畫紗等人,微微一笑道:「我們出去喝一杯,我請客。」

眾人發出一聲歡呼。

「老大,你瞞得我們好苦,要不是許岩給我打電話,我根本不知道你進了第一軍校。」壞蛋鬱悶地道。

「某人這麼低調,大家是不是應該讓他罰酒?杳杳也來了吧,把她也叫過來吧。」十里畫紗笑吟吟地看着聶言,她知道謝瑤和聶言在一個學校上學。

「我給她打電話。」聶言訕訕一笑道。

聶言就是狂賊涅炎的消息,大概很快就會傳遍整個第一軍校,屆時估計整個第一軍校都會激起一陣旋風,這是一件多麼轟動的事情!聶言來第一軍校,對藍色風鈴的成員們來說,意義重大,聶言在這裏,所有人都有了主心骨,心裏踏實了很多,藍色風鈴在第一軍校的影響力,肯定也會迅速地擴張。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