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645

天地丸丸
本文:2021-10-31T02:40:38
第六四五章 是龍也得給我盤著!

想要改良無頭騎士多羅之騎射弩,要先回到城裏弄一些材料,靜下心來仔細研究才行。

聶言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該下線了,他從遊戲倉里走了出來。

「你出來啦,快過來吃早餐吧。」謝瑤看到聶言,露出一絲燦爛的微笑。

聶言點了點頭,洗漱完畢之後,坐下來跟謝瑤一起吃早餐,陽光從玻璃處透射了進來,顯得格外明亮,穿了一身明黃色弔帶裙的謝瑤,顯得格外的嫵媚,一縷青絲垂落在肩膀上,恬靜的笑容令聶言心中升起淡淡的溫馨感。

在遊戲里一刻不停地追求巔峰,退出遊戲之後能夠享受到這樣的寧靜,人生再無遺憾了。

「你的鳳凰屬性怎麼樣?」聶言不禁有些愧疚,他已經好久沒有關心到謝瑤的進展了。謝瑤很善解人意,明白聶言很忙,所以一直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實力,希望能夠幫到聶言。

「六階鳳凰,火系魔法精通,在我的影響下多了光明系魔法天賦,有一個浴火重生技能。防禦和血量都比暗翼之龍差了很多,但是魔法能力很高。」謝瑤道,她對鳳凰的實力還是相當滿意的。

聶言詢問了一下鳳凰的確切屬性,對鳳凰有了一些大致的了解,鳳凰和暗翼之龍是兩種不同類型的飛行坐騎,鳳凰擅長魔法,高魔法傷害,而暗翼之龍更傾向於近戰格鬥,擁有強悍的防禦、魔法免疫能力,物理攻擊遠超同階的飛行生物。

同階的鳳凰和暗翼之龍對戰的話,肯定是暗翼之龍更強一些,龍族的魔法免疫能力是相當驚人的,鳳凰普通的攻擊對暗翼之龍無效,一旦被暗翼之龍靠近,鳳凰跟暗翼之龍拼近戰格鬥能力的話,劣勢就更大了。因而各種生物的排名,暗翼之龍要在鳳凰的前面。

「我再過十多天就能轉職成功了,聖魔導師。」謝瑤道,一想到要成為聖魔導師,她就非常開心,成為聖魔導師之後她就能幫到聶言了。

在整個信仰,聖魔導師都是一個令人凜然生畏的職業,他們的魔法非常強大,在戰爭的時候,足以造成非常恐怖的殺傷。

聖魔導師跟大法師最重要的區別就是,他們領悟了元素構成,擁有了施放禁咒的力量。一些強大的殺傷性禁咒,簡直可以用毀天滅地來形容。聖魔導師擅長光明系的魔法,對黑暗生物的傷害遠遠高於普通魔導師。

不單單謝瑤,牛人部落還會湧現出大量其他的魔導師,他們將成為牛人部落最令人恐懼的力量。

其他公會,包括天使霸業在內,暫時只有少數幾個人前去轉職頂級職業,速度遠遠不及牛人部落。

很快地,天使霸業便會發現,他們忽視培養頂級職業玩家,把精力放在捕捉飛行坐騎上,是捨本逐末的一種行為,最後很可能會導致天使霸業的優勢慢慢喪失。

「你在魔法神殿晉階聖魔導師之後應該會學到一到兩個禁咒,在學的時候如果無法做出決定,就問我吧。」聶言道,他對魔導師們的禁咒,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的。

「嗯。」謝瑤點了點頭,她對聶言的話向來堅信不移。

聶言和謝瑤吃過飯,一起到第一軍校之後,就各自去班級上課了。

聶言走進教室,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聶言的身上,他們的表情古怪難明,至於傅光濤等人,他們的目光很有些畏懼和躲閃。

聶言有些詫異地看了他們一眼,露出幾分疑惑的表情,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沒什麼不對勁啊,他朝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

他還沒從角色中適應過來,自從知道聶言遊戲里的身份之後,指揮系的一眾同學們看向聶言的時候,目光都有些不一樣了,他們很難再把現在的聶言跟以前那個沉默低調的聶言等同對待了。

「涅炎老大好。」一個同學打招呼道,他在許岩的影響下加入牛人部落,已經是牛人部落的一員了。

聶言腳步頓了頓,苦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該回什麼,要是以後班裏一大半的同學都叫他涅炎老大,想一想都覺得這場面是多麼搞笑。

「你好。」聶言點了點頭,算是跟平時一樣打聲招呼吧。

「涅炎老大好。」

「涅炎老大好。」

就連班裏頗有威望的褚成浩也過來打招呼了,開口便是這樣的稱呼,他們對聶言都滿懷尊崇。

雖然看得出,褚成浩他們是真誠的,但大家都是同學,突然被這麼多人叫老大,聶言還真有點不習慣,渾身不自在。

聶言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許岩也湊了上來。

「涅炎老大,怎麼樣,指揮系這麼多人,已經有五個人剛剛加入了牛人部落,還有八個準備加入牛人部落,以後整個班裏,一半的人都得叫你老大了。」許岩笑道。

聶言無奈地擺了擺手,苦笑道:「你們還是繼續叫我聶言吧,在班裏聽到有人叫我涅炎老大,感覺全身都彆扭。」

許岩哈哈一笑,但是心裏卻有點明白了,或許到了聶言那個高度,已經不圖這些虛名了。

聶言要的,是一些很實在的東西,低調發展,讓自己越來越強大。

「涅炎老大,要不要把你在第一軍校的事情告訴畫紗姐、壞蛋老大他們,他們在第一軍校的勢力和影響力,除了天王組織和學生會,沒人能比得上,血煞那幫人因為上次被打得滿地找牙,聲望大跌,已經大不如從前了。」許岩提議道。

「告訴他們?」聶言沉吟片刻,想了一下道,「還是再等等吧。你就說我授權給他們,讓他們藍色風鈴可以自由招募成員,不過牛人部落成員的招募還是跟以前一樣,貴在精而不在多。他們要是有什麼疑問,可以在遊戲里問我。」

「好的,我立即給畫紗姐打電話。」許岩有些激動地道,如果藍色風鈴開始在第一軍校招募成員,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搶著進,他可以想像,一股轟轟烈烈的招募風潮將要在第一軍校裏面席捲而來。

就在聶言、許岩等人聊天的時候,傅光濤從後面走了上來,他的臉色有點不太自然的樣子,就像沒睡好一樣,眼神中寫滿了倉惶。

看到傅光濤走了上來,許岩、費哲等人立即顯露出了敵意,班裏絕大部分人都把目光朝這邊聚焦過來,現在整個指揮系近半數都是聶言的人,傅光濤想弄出點花樣,這麼多人一人上來一腳都把傅光濤踩趴下了。

傅光濤看着聶言,臉色變換莫定,自從知道聶言就是狂賊涅炎之後,他心中一直被一種陰霾所籠罩,因為聶言毫無疑問是整個格林蘭帝國最有權勢的人,如果聶言真的跟他過不去,派人盯梢,以牛人部落強大的勢力,幾十個高級盜賊在他後面追殺他,便能將他殺回零級。

一個玩家想要將帳號升到八九十級,所耗費的精力是相當巨大的,而且他們投入了非常深厚的感情,一旦被殺回零級,傅光濤將永遠地掉出第一第二集團,從此淪為無人理會的小卒。高傲如傅光濤之流,是絕對難以承受的。然而他的命運,就捏在聶言的手裏,聶言一句話便能判定他的生死。

如此一來,傅光濤所承受的心理壓力相當大,幾乎令他崩潰,或許聶言已經命令了牛人部落的人,讓他們開始追殺自己,只是還沒開始執行而已。

看到傅光濤走過來,聶言瞟了他一眼,泰山不動,當了這麼久牛人部落的會長,他多少已經有了一些大佬的氣質。

就算處於危險情況之中,他也依然能保持絕對的冷靜,更何況現在,傅光濤這樣的小嘍嘍,他根本不放在眼裏。就算他們是天子驕子,是各個學校最好的尖子生,萬人過獨木橋考進第一軍校,在聶言看來,他們都是一些大一新生,心智不夠成熟,只是一些乳臭未乾的小子而已。

聶言這番神態落在傅光濤的眼睛裏,他終於領悟到了什麼,之前他跟聶言過不去,實在是找抽,聶言一直沒有理會他並不是因為怕了,而是聶言根本不屑於跟他這種級別的人一般見識。

傅光濤終於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低聲下氣地對聶言道:「涅炎老大,之前冒犯你是我有眼無珠,看在大家都是同學的份上,還望手下留情,我一定感恩戴德。」

一瞬間費哲、許岩等人都愣住了,他們沒想到一貫眼高於頂的傅光濤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時間大家大跌眼鏡。

聽到傅光濤的致歉,班裏的同學們都明白了,如果他們處於傅光濤現在的處境,他們也會向聶言道歉的。因為聶言背後代表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他們這群人跟聶言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聶言一個手指頭就能把他們摁死,冒犯聶言等於一種找死的行為。在指揮系,就算是龍,碰到聶言也得乖乖地盤著。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