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撫摸搓揉著少女飽滿的乳房

kg0000
本文:2021-10-30T23:53:45
「……….啊……..啊……很痛……..不要……噢..…..輕點…..…明哥….好厲害啊………..噢………..不行,我不行了…….噢…….好痛…….」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一絲不掛的躺在房中的桌子上,被另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壓在身下。那少女緊緊抱著那個叫阿明的男子,雪白的長腿也大力的夾著男子粗壯的腰身,那玲瓏浮凸的身躺隨著男子抽插而劇烈地扭動著、搖擺著。一對雪白的乳房,正被男人雙手大力的搓弄、擠壓著。在這昏暗的房間中, 充斥著那少女的淫叫聲,那男子似乎毫無憐香惜玉的愛心,一下下狠狠的抽插著少女幼嫩的下體,少女的小穴似乎更因過份殘暴的抽插而變得紅腫。更令少女從開始時銷魂的呻吟聲慢慢變成沙啞的慘叫聲。

在他們旁邊,另一個跟他差不多年 紀的男子,似乎十分享受著這間酒吧包房中發生的一切,正一邊品嚐著名貴的紅酒,一邊控制魔法球錄下現場的情況。而在這酒吧的另一邊,我和尼爾在控制室內, 也透過魔晶屏觀察著包房中的一切。尼爾可是這間名為粉紅帝國的酒吧的少爺,所以當他一看見我們的同班同學陳明、呂強,居然來這裡要了間獨立吧房後,立即就 激活了這房間的魔法監視系統。來後,我們驚訝的發現了我們另一名同班同學,雪莉,居然也緊隨進入包房中,接著,他們兩人, 便開始輪姦著雪莉。

「想不到他們暗地裡有這樣的關係呢!看陳明呂強幹得那麼狠,這種關係應該是剛剛開始,這麼巧便給我們碰著。也想不到那平時斯斯文文的雪莉居然這麼淫賤,自己都有男朋友了,還出來跟別的男人幹。不過看她平時普普通通的樣子,原來身材到是不弱,幹起上來這麼浪,要是我也能夠上去插幾下就好了。」我一面說著,兩眼依然牢牢的盯著魔晶屏上淫穢的畫面。

「天元,你說要是給湯姆知道了他那女友自動送上門給人家干,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尼爾笑說道。天元就是我的名字,全名張天元。而湯姆則是雪莉的男朋友, 聽說他們中學二年級就開始戀愛了。要是今天沒親眼看到雪莉居然不知廉恥地跟另外兩個男同學做愛,還真的以為她是個純情專一、天真無邪的少女。

「沒辦法,誰叫我們這些人家裡這麼窮,卻要交這麼貴的學費,自然對你們這些有錢少爺盲目的追求。」我無耐的說著。我們都是奧爾德第一學院的四年級生, 奧爾德第一學院學費是出名的貴,我家也是十分艱苦才支持得住學費,所以對雪莉的情況也有些同感,她家中聽說比我家更窮,偏偏她的男朋友湯姆又是沒有錢的, 難怪會對那些有錢帥哥們十分嚮往,想勾引些公子哥兒,不過沒想到她會如此主動的去勾引男人,還要一找就找兩個,真的是又淫又賤。可憐的湯姆大概還不知在那 裡思唸著她呢!

在這酒吧的包廂內,陳明狠狠的抽插大約持續了十五分鐘,隨著他的一聲低吼,把自己的精液射入了雪莉的子宮。雪莉這時也終於支持不住而暈了過去。陳明也似乎筋疲力盡了,他今天而是第三次射入雪莉的子宮。

「想不到老哥你這方面很強嘛……..老弟我甘拜下風。今天也干夠了,不如我們走吧,如果再不走,蘇菲亞和安妮問起就不好解釋。」坐在一旁的呂強說道,他今 天也幹了兩次,似乎也沒有興趣繼續接力。加上太晚回去的話,女朋友問起,也不好解釋,他們兩人的女朋友都不是好打發的那種。

「難得可以出來一次,這麼就回去,好像有點可惜。」陳明依然依依不捨地撫摸著雪莉赤裸的身軀。經過兩個男人瘋狂的輪姦後,儘管雪莉一早已經不是處女,但這 次還是累得昏睡過去, 以前她男朋友湯姆每次性交都是十分溫柔的那種,那裡像這兩個男人般只是一味瘋狂的抽插,幹得少女雪白的大腿依然合不回去,那飽受摧殘的小穴還微微的張開, 兩個男人的精液,夾雜著淫水以及絲絲血絲從小穴中緩緩流出。

「又不是沒有下次,這臭婊子不是說隨傳隨到嗎。下次再幹嘛,要是幹得太厲害,會把她插壞的,到時可就浪費了。」呂強口中雖然這麼說著,但明顯他也不想就此結束,依然回味地搓弄著少女充滿彈性的乳房。

其實雪莉的樣子也並不是十分的漂亮, 一張瓜子臉,加上一頭剛剛到肩的直髮,雖不漂亮,但卻很順眼,像是那些心地善良、開朗害羞的女孩。而且她的皮膚也是很好,白裡透紅,潔白無暇的,不過身材 卻只能算是不差的33C,26,31,165cm高,還有個小小的肚腩。整體來說,只可以算個中等偏上的女孩,可是卻有一種特別的氣質,不是高貴的氣質, 而是一種特別誘惑的感覺,雖然她的行為不算放蕩,平時也斯斯文文的,只是好像有種很開放,很感性的感覺,還有一種纖弱的氣質,令男人們一見到她就特別的吸 引,很想把她按在身下瘋狂的抽插。

在呂強和陳明二人的撫摸下,雪莉口中慢慢發出了陣陣微弱的呻吟聲,約兩三分鐘後也悠悠轉醒了。當少女雙眼張開後,第一眼便看到兩個男人似乎意猶未盡的撫摸著自己的身體。少女驚叫道 :「啊!不要再來了,我會支持不住的!求求你,我不行啦!」然後便企圖逃離二人的魔掌。

「這個賤貨,都給我們幹成這樣了,還要裝害羞,我最恨這種女人了,看我怎樣幹死你。」雪莉這微弱的反抗,不只沒有用,更激起了本來已經準備離開的呂強的獸 性,他一把將雪莉按在身下,有力的雙手緊緊的按著雪莉雪白的手臂,衣服也不脫,直接從褲襠中提出老二,對準了就插進去,直至沒莖,然後在少女已經變得沙啞 的求救聲中,展開了猛烈的抽插,兩手大力搓著雪莉的乳房。每一下呂強都是盡根沒入,然後差不多整根拔出,再大大力的一插到底。這樣的姦淫又持續了二十分 鐘,隨著呂強大吼一聲,身體一陣震顫,再一次把精液都射進去了。

可是雪莉的小穴沒有得到休息的機會,呂明拔了出來後,旁邊一早已經回覆體力的陳明便馬上提槍上馬,狠狠的幹著。這樣的接力賽又持續了一個小時,直至陳強再 射出了今天第五次的精液而結束。那個只有十六歲的可憐少女在總數剛好十次的姦淫中多次被幹得昏了過去,然後又幹得醒了回來,接著又昏了過去。要不是他們兩 人的確已經江郎才盡,少女的惡夢可不會就此結束。

其後,呂強和陳明在少女的陰道中,塞入了五萬紫幣後,並對著她的嘴中各撒了一泡尿,然後他們稍事休息,順便商量一下下次如何折磨這個少女後,也就一起離開 了。房間中,只剩下一個昏迷不醒,全身赤裸,沾滿精液、尿液的少女,以及她粗重的喘氣聲。大約一個小時後,少女才醒了過來。她草草清潔一下自己的身體,並 施展一兩個小小的治療魔法治療一下重創的下體,再把陰道中的五萬塊拔了出來,然後只穿起了一條她來時穿的性感低胸連身的淡藍色吊帶短裙。可是內衣褲都給呂 強和陳明取去了,現在穿起這條緊身的短裙,胸前的兩個乳暈都明顯的突了出來,短裙也只是剛剛好蓋著她渾圓的屁股。加上由於她下身剛剛經歷戰火摧殘,令她走 起路來也左搖右擺的,雙腿更是要分開著走,裙下的春光不時洩露,只要人們稍稍留心,很容易發現她裙下的真空情況。這令本來已經十分性感的雪莉變得更加惹人 犯罪,她便是穿得如此性感的走出去酒吧的大廳。另外,從她步履欄柵的行走姿勢中判斷,似乎少女的下體經治療後依然十分痛楚。明顯,陳明和呂強二人當雪莉只 是一個供他們洩慾的工具,只是不斷的抽插,然後射精,做愛時毫無感情可言,在十多次的性交中,雪莉連一次高潮也沒有,只有不斷的慘叫、呻吟。可憐的雪莉在 他們心中甚至比妓女還賤,這對少女的身體和心靈上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始終,她才十六歲。雪莉真的缺錢缺到這個地步嗎?

我和尼爾見沒戲看後,也走出了酒吧的監控室,兩人都對剛才的香艷淫糜的景象回味無窮。

「尼爾,剛才的確是十分精彩啊,看她現在走路連大腿都合不上的樣子,就知剛才是多麼的激烈。要是我們也能插上一腳,你說多好!對了,我們可以用剛才的錄像 來威脅雪莉,令她也聽命於我們,行嗎?」我在酒吧的大廳中,一邊看著另一邊正給一大群色狼圍著吃盡豆腐的雪莉,一邊和尼爾討論著。可憐的雪莉在眾多色狼 中,一點反抗的力氣也沒有,只好任人魚肉。有些人只是摸摸她大腿,乳房之類的位置,可是有些比較大膽的,甚至把手伸進裙子裡,直接搓弄雪莉的小穴和乳房。 而面對這種情況,雪莉只能象徵式的推開一下把手伸進裙子內亂摸的男人,並努力向酒吧門口移動,只要身旁的男人不太過份,她也不作反抗。她也明白自己現在實 在太虛弱了,必須盡快離開,回家好好休息。要是一不小心在酒吧中支持不住,再次暈了過去,那身旁幾十個色狼,是不會跟她客氣的,說不定明天再醒過來的時 候,自己會給人家幹成什麼樣子。

「這樣做太卑鄙下流了,不太好吧!而且我也不想給人知道我的背景。」尼爾搖頭道。

「好吧!那麼這就算了!不過你也不要太過正氣,始終,我們男人就像水一樣。」遠處的雪莉此時也終於逃離了眾色狼的魔掌,走出了酒吧。不過從眾狼們滿足的目光中看來,雪莉的豆腐是不會少吃的了。

「男人像水一樣?何解?」尼爾天真的問道。

我只好指著遠處剛吃完豆腐的色狼們,答道:「向下流的。」



第二章 慾望的國度

今天是暑假的第二天,由於昨晚差不多凌晨三時多才睡,所以今天起得特別遲,差不多睡到中午十二點左右才起床。我的室友尼爾,更加一直睡到下午兩點多才肯下床。

「你會不會有點過份,兩點多才起床,差不多睡足十二個小時了。你昨天很辛苦嗎?」我不滿的問道。

「養精蓄銳嘛,天行,你不知道嗎?今天我們酒吧有表現看呢!會搞得很晚,所以現在先睡足點。」尼爾邊吃著早餐,邊說道。

「表演?什麼表演?」我高興的問道。尼爾的酒吧可不是什麼正當地方,那他所謂的表演,也不會是普通的唱歌跳舞。

「今天晚上可精彩了,會有幾場脫衣舞,還有真人秀看,還有壓軸表演。」尼爾興奮的說著。

「什麼是真人秀?還有壓軸表演?」

「真人秀嘛......就是幾個男人,在台上即場幹著幾個女人,當然會有很多不同花式。至於壓軸表演嘛,將會是一場人獸大戰,幾隻不同的動物,還有魔獸,在台上強姦一個少女。」尼爾自豪的說著。

「什麼!人獸大戰!」聽到這裡,我的口水已不自禁地留了出來,心思都一早飄到晚上的盛會了。

「是啊!而且今晚參演的,全都是我們整個集團中的金牌小姐,個個都年輕貌美,身材一流。那個壓軸表演的小姐,更只得十七歲,是我們整個集團重點栽培的小姐,身材相貌都是一絕。」尼爾也留著口水說道。

一個少女將要在大庭廣眾的地方,被幾隻不同的動物,甚至是兇殘的魔獸們輪姦,在眾目睽睽之下向所有人展現出自己最淫蕩和最下賤的一面,想到裡,老二不自覺的硬了起來。而且這少女還只有十七歲,十七歲就已經肯在人群中跟魔獸做愛的少女,還要是個美女,真不知會是什麼樣子的少女,真的很想看一下。這令我更加期待晚上的盛會。



到了晚上六點,我們就去到了尼爾那家酒吧,粉紅帝國。我們到了的時候,酒吧內一早已經人山人海,座無虛席,差不多每張桌子都坐滿了人。據尼爾說,全場差不 多有二千多人,有男有女,全都是腰纏萬貫的財主或手握重兵的軍官。那些等待著表演開始的賓客們,有些人已經點了些酒菜開始吃著,有些沒有耐性的男人們,更 加已經找來幾個小姐陪酒,一邊飲酒,一邊對小姐各們上下其手,甚至有的已經忍不住把小姐們按在沙發上就地正法。整個酒吧中女性的尖叫聲和呻吟聲更是此起彼 落,令現場充滿著淫糜的氣氛。現場中,不論男女觀眾們的獸性也因為那些淫蕩的聲音而慢慢被釋放,觀眾們的行為也變得放蕩和淫穢。

在人群中,我又發現了陳明,呂強和雪莉三人的影子,他們也來看今晚的表演了。雪莉好像又穿了上次的那條性感的吊帶裙,內褲和胸圍都已經被脫了出到,隨便拋 在地上,裙子被翻起到腰間,一邊的吊帶也滑到手臂上,露出了一邊的乳房。雪白的長腿夾著陳明粗狀的腰肢,雙手環抱著陳明的頭部,整個人坐在陳明的身上,下 身的小穴慢慢的吞吐著陳明粗大的陰莖。陳明則坐在舒服的沙發上,一手環抱著雪莉的纖幼的腰肢,一手隔著衣服搓弄著雪莉的乳房,嘴也在吸咬著另一邊裸露的乳 頭,似乎他也非常享受雪莉的服務。

「嗯......嗯.....噢......好舒服....嗯.....來......不行了....好大啊.....幹得雪莉好舒服......」雪莉 不斷的呻吟著,顯然,這次陳明溫柔得多了,雪莉的小穴也開始適應陳明的尺寸,開始享受著男人的抽插。不過,她似乎不察覺,她高昂而充滿磁性的淫叫,己經吸 引了不少男士的圍觀。就連我這麼遠的距離,也能清楚聽到她的呻吟。由於雪莉那十分感性的淫叫聲,令不少男士更捨棄了自己本來的女伴,加入了圍觀的行列。

就在雪莉陶醉在性愛中的時候,我和尼爾已經在一張貴賓級的座位中坐下,這座位不錯,正對著表演台,加上特殊的魔法陣保護下,外面的人看不見裡面的情況,相反,裡面的人則可清楚的看見外面的景物。

「怎樣?場面不少吧?這可是我們集團一年一度的盛會,就是一張入場卷,都要五千紫幣,要是再想要一個座位,一張桌子,更是要一萬到幾萬紫幣不等,像你現在 坐著的貴賓位置,更是值十萬紫幣。要不是有我,你一輩子也別想坐一坐這張沙發。」尼爾自己自豪的著說,完全沒有留意他身旁的我根本不在聽他說話,還在留心 著不遠處雪莉被姦淫的情況。

那邊本來正舒服地享受著雪莉的服務的陳明,好像發現了圍觀的人不斷增加著,也似乎有點壓力,因此加大了抽送的速度和頻率。一段時間後,更反客為主,把本來 身上的雪莉按在身下,開始了他常用的一桿到底式的大力抽插。可憐的雪莉又被陳明狼狼的幹著自己幼嫩的小穴,她昨日的傷還沒好全呢。在陳明瘋狂的發洩下,本 來以為可以難得享受一下性愛的雪莉再次輪為陳明純粹洩慾的對象,發出了粗重急速的慘叫聲。

「呀....好痛...受不了....噢.....噢.....不行.....不要.....痛死了....噢.....嗚....嗚嗚....」雪莉不 斷的大聲呻吟著,可是這更加刺激了陳明的獸性。他一手把本來還半吊在雪莉身上的短裙撕爛,,把少女雪白幼嫩的身體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眾人眼前,在觀眾一片叫 好聲,以及少女的慘叫聲中,瘋狂的催殘著雪莉的身體。

幸而,陳明在如此瘋狂的抽插中,也支持不久,在十五分鐘後,陳明也在少女的體內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正當呂強打算接力的時候,大會的主持人,一個胖胖的中年 男人,也在這時走了上台,這也代表了今晚的表演正式開始。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台上去了,雪莉也因此而得到寶貴的休息機會,躺在沙發上喘息著,今晚對這 少女來說,似乎又不好過呀!

在主持人說了幾句開場白後,今晚的表現大會也正式開始了。首先登場的是一群穿著一套水手服的少女,約四、五十人,全部都長得清純可愛,加上每人都紮了一馬尾,更顯得她們青春活潑,好像是一群天真無邪的少女。她們一上台,台下馬上響起了如雷的掌聲。

「天行,不錯吧!她們全部只有十多歲,最大的十九,最小的才十四歲,還都是處女呢!要是你看中了哪一個告訴我,我給你打個折。」尼爾又在我身邊炫耀著。

「那麼要她們陪一晚要多少錢?」儘管尼爾的態度十分討厭,但我不得不屈服在眾女的魅力下。

「不知道,照規矩,她們的初夜是會在表演後公開拍賣的,底價是十萬紫幣,一般來說能叫到幾十萬一個人,最貴的一次甚至叫到一百萬紫幣一晚。」尼爾更加驕傲的說著。

唉,有錢人就是不同,為了一個臭婊子肯花上一百萬一晚,我老爸一輩子把找不到這麼多錢。五萬紫幣已經夠我們一家六口好好過上一年了,要我是女人,我也肯幹,陪人家睡一晚就幾萬幾萬的說。難怪現在現在不會魔法的女人都去幹這行。

「不過見你是我的朋友,你付五萬紫幣給我,台上的女人任你挑一個,這可已經是底價的一半。怎樣?」尼爾扮作大方的說道。

五萬紫幣,底價的一半,的確已經少了很多,但這可已經是我半年的學費,給了你,我怎麼對得起我爸媽。老爸老媽,以及大哥大姊一年四人加起來才賺那十五萬紫 幣。我那學費一年去了十萬,他們四個人,加上一個小我三年的小妹一年生活費才得那五萬,日子可是紮緊肚皮過的,我再把他們那五萬拿去嫖妓,那我還是人嗎?

「就你那些貨色,我可看不上眼,我要的話,自己泡一個回來,都比你那些騷貨強。」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我只好這樣對尼爾說,他怎會明白窮人們的情況,我也只好把目光轉回台上,吃不到就看個夠吧。

台上已經響起了節奏強勁的搖滾樂,五十個少女中,有十個已經站到台前,正隨著音樂瘋狂的舞動著自己誘人的身驅。她們頭上的馬尾,不知何時鬆開了,一把長髮 飛散開來,隨著音樂而飛舞。水手服上也鬆開了三顆鈕子,即使離得遠也可清楚的見到少女們胸前一道深深的乳溝,兩團肉球隨著少女的躍動而跌蕩。從兩團肉球的 震盪幅度來看,少女們都沒有戴胸罩。就在這十個少女充滿野性野的舞姿,以及音樂的催化下,台下的男人們內心的野性都被激發出來,一雙雙像餓狼般貪婪的眼 睛,緊緊的盯著台上那十個野性的少女。但那些少女們依然繼續全情投入自己狂野的舞步,火辣的身體做出了一個又一個誘惑性感的動作。

我也忍不住要隔著褲子搓一搓一早已經硬脹的老二。隨著時間的過去,少女們的衫鈕也一顆一顆的脫下去。三分鐘後,在全場男士的叫好聲中,終於鬆開了最後一顆 扣鈕,薄薄的水手服勉強的罩著少女惹火的身段。後來,更把身下的百褶裙脫了,露出了裡面的性感內褲。但少女們依然繼續狂野的節奏,任由沒有扣鈕的襯衫在胸 前飄蕩著。正當所有人都期待著少女們把最後的屏障脫下時,強勁的音樂突然停止了,燈光也回覆光明。

這時,那個胖胖的主持人在一片柴台聲下又走了出來,在魔法加持下大聲的對眾人說道:「感謝第一組少女們精彩的表演,大家有沒有看中那個少女呢?現在我們將 要展開這十位少女的處女之夜的拍賣!她們每個底價是十萬紫幣,現在首先拍賣的是一號美少女,名叫卡莉,十七歲,三圍是........」當主持人粗略的介 紹一下少女的基本資料,那名叫卡莉的少女便站了出來,身上依然是剛才那個裝束,鬆了的鈕也沒有扣回去。接著,在台下的男性貪婪的目光下,便開始了她的處女 權的拍賣。在數輪叫價後,卡莉以十五萬三千的價錢,給一個有錢的胖子買去了。那胖子到台下付款後,卡莉便走下台,投入胖子的懷中。那胖子馬上脫去少女的水 手服,毫無顧忌的撫摸搓揉著少女飽滿的乳房。未經人事的少女馬上發一陣陣輕微的呻吟聲,在胖子的撫摸,以及旁人妒嫉的目光中,返回胖子的座位。

接著,便是另九個少女的拍賣,最高價格的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女,雖然只有十六歲,但身材卻非常的一流,特別是她36E的上圍,更令台下的男人為之瘋狂。

當這十個少女的初夜拍賣完畢後,便是下一組少女的表演,然後,就拍賣這十個表演完畢的少女的處女權。表演大會便是這樣一組一組的表演拍賣下去,只不過,每 組少女的表演時,音樂的性質都不同,少女的舞姿、風格也隨之改變,如第一組的,便是野性的風格,還有其它如性感誘惑、清純害羞、可愛大方等的風格,憑著音 樂、舞步、裝束、以及少女們本來的氣質,塑造了五組少女們各自的風格。若只從藝術的角度去看這場表現,可觀性也是很高,當然,從色情角度上看,更是精彩絕 倫,令人拍案叫絕。只是,拍案叫絕的,似乎只有台下的觀眾,從眾少女站出來被拍賣時,眼神中偶爾閃過的一絲絲滄然、憂鬱和無奈的眼神中,可知道今天發生的 一切,在少女們的內心將會留下一個深深的印記。不知會那個今晚最年輕的十四歲少女,看到以全場最高的五十七萬紫幣買下自己的處女之夜的男人,居然是一個八 十多歲、骨瘦如柴但又非常好色的老伯時,她有什麼想法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