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639

天地丸丸
本文:2021-10-29T02:42:53
第六三九章 陰影的舞者

許岩等人的隊伍組建以來,人數擴充到了二十人,絕大部分是指揮系的同學,剩下的人是他從牛人部落拉過來的,他們下了幾趟副本,都非常順利,團隊的裝備很快提升了上來,有幾個實力不錯的指揮系的同學在許岩的影響下,也加入了牛人部落。

許岩、費哲、夏天宇在指揮系的威望直線上升,至於趙詩鈺、傅光濤、柏俊這些人,則有點眾叛親離的味道。趙詩鈺等人自然是很不甘心的,雙方的摩擦也越來越嚴重。

「我們要不要去下幽冥沼澤的骷髏礦洞?」褚成浩提議問道,看向許岩。換做以前他們想也不敢想,骷髏洞穴是九十級副本里比較高級的一張,但是現在,他們差不多可以去了。

這段時間他們團隊的裝備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明天就去下骷髏礦洞!」許岩沉思片刻,道。

他們像往常一樣從卡羅爾城出來,帶著團隊朝北部進發,一路上有很多玩家在刷怪練級,經過一片叢林的時候,周圍越來越多的玩家朝他們聚集了過來,大概有百來號。

許岩立即意識到不對。

「大家快點撤!」

「是傅光濤那些傢伙!」

許岩等人看到趙詩鈺、傅光濤、柏俊帶著上百人把他們團團圍住。

「草,今天看你們往哪跑!這次總算把你們堵住了,不幹掉你們難解我心頭之恨。尤其是你們,許岩、夏天宇還有費哲,別以為在遊戲里傍了個有錢的我就拿你們沒辦法。」傅光濤獰笑道,他們盯了許岩等人這麼久,終於找到機會了。

趙詩鈺雙手抱胸,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我們還跟他們廢話什麼,趕緊把他們幹掉我們還要一起組團下副本。」

「那三個小子身上的裝備真他嗎好,弄下來幾件我們分了。」

許岩、夏天宇和費哲相視一眼,局面對他們很不利,傅光濤那邊人這麼多,就算用人堆也堆死他們了。

「所有隊員跟我一起衝出去!」許岩在隊聊里低沉地喝道,做一個團隊的隊長是很歷練人的,當了這麼長時間的隊長,許岩身上多了幾分精明幹練的氣質。

許岩一個衝鋒,朝外面沖了出去。

夏天宇和費哲心有靈犀地開啟火力支持許岩。

嘭嘭兩聲,傅光濤這邊有兩個人被密集覆蓋過來的魔法轟飛了出去。

「堵死他們!」傅光濤沒想到許岩等人竟敢率先發動攻擊,氣急敗壞地道。

傅光濤手下的人立即朝許岩等人包圍了過去,一場大戰爆發了,在人數上許岩等人處於絕對劣勢,許岩等人幹掉了三個,但也很快被放倒了五個。他們衝出傅光濤等人的包圍,一路朝南邊撤退!

「別讓他們跑了!」趙詩鈺聲音尖銳而扭曲。

聶言騎乘在暗翼之龍上,暗翼之龍在天空中飛掠,他朝下面俯瞰,遠處叢林的邊緣,一百多號人在那邊發生了交戰,魔法飛舞,嘭嘭嘭,爆出一道道奪目的光芒,場面混亂。

應該就是那裡了,聶言縱身朝那邊跳了下去。

聶言的高度迅速下墜,很快就接近了地面,嘭的一聲落在地上。

許岩、夏天宇和費哲等人陷入了苦戰,眼看著一個又一個隊友被幹掉,二十人的團隊僅剩下七個人,雖然他們也對傅光濤、趙詩鈺的隊伍造成了極大的殺傷,幹掉了十七個,但是對手人太多了,簡直殺之不絕,他們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

「別讓那三個小子跑了,一定要把他們的裝備給我爆出來!」傅光濤厲聲喊道。

近百人圍著許岩等人,許岩等人怎麼也不可能跑得掉。

眼看著外面人越聚越多,他們的壓力越來越大,血量也不多了。

「費哲、天宇,看來這次我們要掛在這裡了。」許岩苦笑道。

「能撈一個是一個!」夏天宇道,他開啟氣定效果,三個炎爆魔法接連出手,將對面一個戰士砸飛了出去。他這一身裝備,對於普通玩家而言,還是相當牛逼的,法傷非常驚人。

「我這裡有一張隨機傳送捲軸,你們誰拿著。」褚成浩道,從背包里抽出一張隨機傳送捲軸。

「你自己用了吧,還能跑掉一個。」許岩道,這個時候一張隨機傳送捲軸顯得彌足珍貴。

「我這一身垃圾裝備,就算爆掉了也不可惜,你們誰拿著,快點!」褚成浩嚴肅地道。

許岩、費哲和夏天宇看了一眼褚成浩,褚成浩身邊的許岩用拳頭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鄭重地道:「兄弟!」

誰也沒接褚成浩手裡的隨機傳送捲軸。

他們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聊天了,許岩一個衝鋒,將一個戰士撞飛了出去,費哲補上兩箭,穿透了那個戰士的胸口,即便身處重重包圍之中,他們的攻擊依然犀利。

眼看著戰士的屍體從自己身邊橫飛了出去,傅光濤忍不住咒罵了一聲:「嗎的還垂死掙扎,戰士衝鋒!」

傅光濤話音剛落,十幾個戰士開啟衝鋒朝許岩等人沖了上去。

這回就算許岩等人有三頭六臂也跑不掉了,傅光濤心頭閃過一絲得意。

正當傅光濤以為志在必得之時,只見一個幻影一掠而過,三個戰士倒在了地上,全被秒殺。

怎麼回事!傅光濤心頭一驚,他還沒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聲又一聲系統提示音響了起來。

系統:你的隊友浮華已死亡。

系統:你的隊友枯樹已死亡。

......

聶言殺得很爽,如入無人之境,這些人對他來說基本上都是一刀秒,就他們那點血量怎麼可能擋得住聶言那恐怖的攻擊,他所到之處,一路伏屍。

眼看著眼前的影子一掠而過,一個戰士揮劍斬下。

聶言的動作比他快了一步,縱身躍起一個側踢,一腳掃在那個戰士的脖子處,那個戰士被一腳掃飛了出去,秒殺!

聶言右手撐地,靈活的躍出數碼距離,到了一個聖騎士的面前,一個反手背刺。

那個聖騎士感覺聶言的靠近,驚恐地準備後退,但是還沒等他的步子邁開,聶言的澤恩納德之劍一劍砍在了他的後背,嘭的一聲,聖騎士朝前撲倒在了地面上。

聶言一招一個,片刻之間便放倒了二十多個,許岩等人身邊的敵人一下子被清空了。

許岩等人的目光都有些獃滯,原本都已經是必死之局了,沒想到居然發生了這樣戲劇性的變化,朝前面看去,只見一個身影一閃而過,他們甚至看不清來人到底是誰,便見一個又一個玩家倒在了地上。

他們的心裡也是陣陣發寒,那個傢伙到底是誰,太可怕了,幸好那個人是來幫他們的。

「操,那個傢伙是誰!用魔法轟他!」傅光濤歇斯底里地大喊,眼看著自己的隊友一個又一個倒地,自己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這種感覺太可怕了。

一道道魔法朝那個人影激射了過去。

那個身影突然消失,這些魔法全部落空。

轉眼又傳來幾聲慘叫,又有幾個人倒在了地上。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聶言殺人!

將近一百多號人轉眼就剩下了二十多個,其中有七八個是指揮系的。

「嗎的,你到底是誰,讓我們死個明白!」傅光濤憤怒地咒罵,朝旁邊看去,周圍空空如也,那個人影憑空消失了,後面幾個牧師幾個光照術飛上天空,覆蓋了周圍三十多碼的區域,但始終沒有捕捉到聶言的蹤跡。

氣氛有些窒息了,他們知道隱藏在黑暗中的聶言並沒有走開,聶言決定著他們的生死,一旦聶言決定取他們的性命,他們一個都別想活下來。

他們的命運,已沒辦法由自己掌控。

「你是誰,殺了我們這麼多人,連名字都不願意留下么?」趙詩鈺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情況,面對空氣中瀰漫的濃郁的血腥和殺戮氣息,她花容失色,只能讓傅光濤替她出頭了,說到底,她只是一個空有長相沒什麼能力的女人而已。

至於柏俊,則顯得比較冷靜一些,他開啟神之眼,用神之眼掃視四周,可是不管他怎麼搜尋,都無法尋找到聶言的蹤跡。

神之眼無效?

他不知道的是,聶言晉陞影舞之後潛行效果大幅度提升,他們這種低級的瞳視技能,對聶言早已經沒有任何效果了。

周圍空蕩蕩的,沒有任何聲音,緊接著又是兩聲慘叫,一道光影閃過,傅光濤和柏俊身邊兩個玩家被瞬間秒殺。

隱藏在黑暗中的聶言,就像一個宣判死亡的死神,聶言想殺誰,誰就不可能活到下一秒。

在極致的速度之下,這些玩家就像一群待宰的羔羊。這是一種暢快淋漓掌控一切的快感,聶言對於影舞的實力,又一次有了深切的體會和震撼,他施展出的任何動作,即便非常緩慢,在普通玩家看來,都是快如閃電。在潛行中獵殺敵人的時候,如果對手的速度跟不上,簡直必死無疑。陰影的舞者,謂之影舞!

「你們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的等級嗎?今天讓你們死個明白。」隨著話音落下,聶言的身影慢慢顯現了出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