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噢……哥哥(下)

冰心
本文:2021-10-26T22:56:00
                (三)
  哥哥的女朋友小靜是我的學姐,比我高一級。有一段時間哥哥突然好久沒來找我,也不給我打電話,每次我忍不住給他打電話都說不上幾句話。那段時間我好難受,天天象丟了魂似的,幹什麼都提不起勁,我才發覺自己真的是很愛他,時時刻刻需要著他。我又從別的女生處聽說小靜姐和男朋友同居了,心裡更不是滋味。
  終於,一天,我的手機響了,是哥哥打過來的。這簡直是太讓我興奮了,我是多麼盼望能聽到哥哥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啊。然而我聽到的卻是讓人倍感沮喪的內容。
  「小軒,我要走了。」哥哥在電話的那頭說,聲音很平和。
  「走?去哪裡啊?」我問。
  「要去別的城市,離這裡很遠,因為工作的關係。」哥哥答到,「我是打電話來給你道別的。」
  「那……哥哥,你還會回來這裡嗎?」我很急切地問,「你什麼時候走啊?走之前會來看我嗎?」
  「會的,我答應你,一定會再回來的,我後天中午的飛機,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有,有的。」我連忙說,「哥哥一定要來哦。」
  「好的妹妹,我會的。」
  「對了哥哥,我聽說你和小靜姐住在一起了。」我又問。
  「唔……」
  「真的啊?」我強裝得很高興的樣子,儘管我覺得自己不必那樣做,但不知為什麼電話這頭的我還是假裝出很替哥哥高興的樣子,「誒,她一定還是處女吧?」我很小聲壞壞地問。
  「唔……」
  哥哥短短的兩聲答應讓我的心情跌落到極點,我心中原本抱有的唯一一點點希望也完全破滅了。當然,我沒有表露出來,我依舊用高興的語調說:「哥哥好厲害哦。」
  哥哥卻似乎更不願多談,他只是淺淺地說:「沒什麼,小軒你明晚等我的電話吧。」然後就和我道別掛斷了電話。我知道他今晚一定是和小靜姐在一起的,畢竟那才是他真正的溫柔鄉。但這些都已不重要了,哥哥要離開這個城市,我知道小靜姐也會和我一樣的不開心,大家都是女人,我很瞭解的。
  第二天晚上我排完舞便急急忙忙地回了家,我沒有請假,因為我知道提早了也沒用,爸爸媽媽一般是晚上10點睡覺,所以哥哥是不會很早來的,況且他一定是和小靜姐在一起。我回家洗過澡,換上乾淨的睡衣,借口說很累,要早點休息,便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靜靜地等著哥哥的電話。爸媽都很疼我,他們聽說我今天累,也早早就把電視關了睡去了,免得打擾我休息。
  終於,哥哥打電話給我了,「小軒,你在哪兒?」
  「我在家裡呢哥哥。」我說。
  「那我現在過來了,你在房間裡乖乖等我。」
  「好的,」我甜甜地說,「妹妹把身子洗得香噴噴的等著哥哥來呢。」
  「唔,哥哥馬上就來享用。」
  掛掉電話,我像塊望夫石般在窗口等著,不久,哥哥的身影就出現在樓下。我悄悄出去把門打開,把哥哥放進了我的房間。門一鎖上,我便迫不及待地和哥哥擁吻起來。我最喜歡哥哥邊吻我,邊用他有力的臂膀緊緊地箍著我的身體,使勁收縮,彷彿要把我溶入他的身體裡一般。
  「唔……妹妹的嘴真香。」哥哥讚美道。
  我什麼也不想說,只是把舌頭伸進哥哥的嘴裡,一個勁地吞嚥著他的口水。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我不知道哥哥走了之後會不會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他了。深情的親吻是那麼的讓人陶醉,不一會兒,強勁的吸力使我有些眩暈了。我鬆開口,無力地依偎在哥哥胸脯上,哥哥用臉貼著我的額頭,一隻大手由上往下撫摩著我的長髮。
  「哥哥你帶藥了嗎?今晚哥哥不能只顧自己睡覺不疼妹妹的哦。」我輕聲地說。
  「帶了,」哥哥說,「今晚妹妹一定不會受冷落的。」
  我又說:「哥哥,我幫你口交吧。」
  「哦?我還以為你很討厭幫我口交呢。」哥哥似乎很驚奇我會主動提出這個要求,因為以前哥哥提出口交的要求我是鮮有同意的。
  「當然不是啦,」我說,「哥哥的精液好好吃的。」
  其實我在說謊,但今晚是最後一晚了,只要哥哥高興就行了,其他的又有什麼那麼重要呢。
  我把睡衣、內衣褲全都脫掉扔在一邊,又幫哥哥把衣褲脫了,然後便蹲下含住哥哥的龜頭,幫他舔起來。
  哥哥的陰莖很粗很長,龜頭也尤其大,進到我嘴裡的還不到一半。我把舌頭壓在他最敏感的龜頭口上部,來回地磨動,哥哥很舒服地閉著眼睛,雙手撫弄著我的秀髮和臉龐。今天我洗澡後一點潤膚霜都沒有抹,哥哥很喜歡舔我的皮膚,也很喜歡摸,他常說我的皮膚是世間最令他愛不釋手的東西。
  哥哥的呼吸越來越有力,龜頭也變得鹹鹹的,有好多滑溜溜的液體跑出來。
  哥哥開始興奮了,他把我扶到床上,讓我仰躺著,他坐在我的肩膀上,夾著我的腦袋,讓我沒法移動,然後陰莖一前一後緩慢地在我口中抽送起來。哥哥每次都是這樣,一旦興奮起來就有點虐待傾向,似乎整得我不好受就能讓他更加興奮。但哥哥還是很愛護我的,從來不會傷害我,所以他只是做很小幅度的擺動,每次前進到我喉嚨邊上就會停下來,否則我一定會難受得吐出來的。
  「妹妹,等會哥哥射精之後你先別急著吞下去,含在嘴裡好嗎?」
  我說不了話,就點了一下頭。我配合著哥哥的運動,用舌尖不斷刺激著哥哥的生殖器,哥哥的肉棒越來越粗,越來越硬,終於,他射了。陣陣濃液狂噴在我嘴裡,我緊張急了,一直梗著喉嚨,每次給哥哥口交我都會這樣,精液畢竟是很不好味道的。哥哥的陰莖總算停止了顫動,因為是第一次射精,量特別大,我的口中滿是又鹹又苦,還略帶腥味的液體。
  「來,張開口給哥哥看看。」哥哥很興奮地盯著我嘴裡白白的液體,「乖妹妹,哥哥的愛液味道好嗎?」我點點頭。哥哥很滿意,他邊欣賞著我的樣子,邊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裡,輕輕地揉弄著,過了一會,他才撫著我的頭髮說:「慢慢吞。」於是,我在哥哥的注視下一點一點地將滿嘴滑溜溜的精液吞了下去。
  我簡單地漱過了口。哥哥的手始終沒有離開過我的陰道,哥哥一手摟著我的腰,將我的屁股放在他的腿上,另一隻手的手指用各種方法玩弄著我的下陰,挑逗著我的大小陰唇、陰蒂。「妹妹的陰道怎麼玩都還是這麼嫩。」哥哥讚歎道。
  我也握住哥哥的陰莖,上下套弄著,哥哥的武器很快便再次挺了起來,充滿著戰鬥力,那是藥物的作用。哥哥的手技很好,弄得我很舒服,我的陰蒂被哥哥逗得漲漲的酸酸的,陰道口濕漉漉地流出了好多液體。哥哥彎著腰,把我抱在懷裡,不停地親吻著我的兩邊面頰,堅硬的鬚根象細針般紮在我的臉上,刺激著我的肌膚。
  「哥哥,我要……快點進來……」
  「妹妹很急著要啊?」
  「是啊,妹妹的洞洞是專門給哥哥下面用的,不是給哥哥的手指的。」我抱著哥哥溫暖的身體說。
  「好,那哥哥來了。」
  哥哥分開我的雙腿,像大山般魁梧的身體把我牢牢地壓在床上,讓人感覺格外充實與安全。哥哥長長的陰莖順著我濕潤的陰道長驅直入,大顆的龜頭伸向我的身體深處。我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地感覺著哥哥熾熱的肉棒和光滑的身體,我很快就進入了狀態,我知道哥哥就要離去了,今晚我只想好好地放縱一回,留下一個深刻的回憶。
  我們縱情地在床上亂滾,放肆地互相親吻著,愛撫著。我們肌膚相觸,雙舌纏繞,高漲的情慾推動著我們的身體,在互相配合,互相摩擦。
  「哥哥好勇猛……」我在哥哥的抽送下很快就進入了高潮,那真是種美妙的感覺,被自己心愛的男子帶上性的顛峰,他剛勁的陰莖正在自己的陰道裡瘋狂進出著,兩人的愛液攪和在一塊,雙方的生殖器都水淋淋的,在摩擦中發出動聽的聲音,我們的身體在相互擠壓著,飛奔的血液使我們緊貼的皮膚異常滾燙。
  「哥哥插得夠不夠深啊?好妹妹。」
  「夠了,好深……哥哥好厲害……」
  「不,還不夠,哥哥要把龜頭伸到妹妹的子宮裡去。」
  「嗯…」我被哥哥插得都快受不了了,快感沿著神經系統傳便我的全身,陰道不斷地流出液體。我把手伸到我們身體的結合處,哥哥的下身也濕了一大片,那是被我的體液弄濕的。我的心裡充滿了滿足感,我恨不得為哥哥獻出自己的一切。在藥力的作用下,哥哥表現得很厲害,連續把我帶上了好幾個高潮。足足做了兩個多小時,我陰道裡的液體都快要流光了。
  「妹妹昨天是排卵日,這幾天都是危險期呢。」
  「哥哥算得真清楚……所以……哥哥一定要把精液射在妹妹的身體裡……妹妹的卵子正渴望著哥哥愛液的滋潤呢……」我一直都有吃避孕藥的習慣,所以不存在懷孕的危險。
  哥哥沒再說什麼,他咬著我的耳垂,腰部不斷加速運動,堅硬的肉棒越抽越快,在最後一下中狠狠地把陰莖全部插在我的身體裡,用力地往裡射出精液。我的手抓著他的大腿,他腿上的肌肉繃得緊緊的,我知道他很衝動。陰道中的大肉棒激烈地跳動著,哥哥粗壯的陰莖插在我的子宮裡,噴吐著濃濃的精液。
  兩個多小時的性交令我陰道口有點疼,但我沒跟哥哥說,依舊讓他的肉棒插在我身體裡,今晚是個特殊的晚上,讓哥哥舒服比什麼都重要。
  長時間的運動也令哥哥消耗很大,他精疲力竭地趴在我身體上,不一會竟睡著了。他的身體很重,可我沒有仍然一動不動地讓他壓著,做哥哥的肉墊。哥哥吃了藥,做完後陰莖仍處於半勃起狀態,沒有完全軟下來,依然插在我陰道裡。我輕輕撫著哥哥的後腦和後背,讓他睡得更安穩。
  哥哥小睡了約半小時就醒過來了,我們第一時間開始了第二次瘋狂的性愛。那晚我們又是一晚沒睡,做完一次後,休息一陣又繼續做,哥哥的肉棒在我的陰道裡呆了一整晚,兩人的生殖器一直沒有分開過。直到第二天早上,哥哥最後一次把精液射在了我的身體裡。
  「哥哥要走了,已經天亮了。」
  「一定哥哥的愛液都用完了,才這麼說的。」我說。
  「是啊,哥哥的愛液全都奉獻給妹妹了。」
  「哥哥,答應我,有時間就回來看我,好嗎?」
  「好的,哥哥答應你。哥哥一定還會回來的。」
  「哥哥坐的飛機飛過的時候我一定在地面上看著。」我深情地說。
  「傻孩子。」哥哥最後長長地吻了我一遍,才抽出他的陰莖,穿上衣服,和我依依惜別而去。
  哥哥走後,我用紙巾擦拭自己的下身時,發現紙上竟有一點血絲,陰道口又被哥哥弄傷了,不過我沒告訴哥哥。一晚沒睡,我當真是累壞了,但我沒睡,我也睡不著。我在陽台上靜靜地守侯著,算著時間,當那架我認為是哥哥在上面的飛機從天空掠過的時候,我心裡升起一片的蒼涼,也許真的該有個了斷了,當飛機消失在茫茫天際之時,也就是我的初戀結束的時候。
                (四)
  哥哥走後我的生活又恢復了平淡,每天重複做著同樣的事情,在寧靜的日子裡悄看時間的流逝。雖然校園裡也不乏追求者,但我寧願一個人呆著,我的心很累,需要休息。然而身體卻沒跟上心理的步伐,生理上的渴望如同夢魘般揮之不去。
  睡我下床的小倩常把男朋友帶回宿舍過夜,床下風雨更是使我難以入眠。小倩的男朋友叫阿誠,長得文質彬彬的,當我第一眼見到阿誠,就老覺得他長得像哥哥,於是阿誠很自然地成了我的性幻想對象。當然,我心裡並沒有阿誠,僅僅是讓他慰我夜裡精神上的寂寥而已。
  小倩和阿誠發展得很快,開始沒多久就已經同床共枕了,阿誠也成了女生宿捨的常客,幾乎天天都能見到阿誠在樓道裡進進出出,甚至連續幾天住在我們房間,女生們都習以為常了。
  一天晚上,我練完舞蹈回到宿舍,休息了一陣,就收拾衣服去洗個澡。我們的住宿環境很不好,還保留著過去那種公共洗漱間和公共衛生間的結構,洗漱間的中間是用來刷牙的水槽,旁邊是用石牆隔開的洗澡間,沒有門,只是在入口處拐個彎以遮蔽澡間裡的春秋,每個洗澡間配一個水龍頭,國內讀過大學的朋友都很清楚。
  我捧著水桶和臉盆,居然看到了小倩和阿誠也在前面,兩人共裹著一條大毛巾,如膠似漆地拐進了最後幾個洗澡間。
  「居然明目張膽到這地步。」我心想,我故意挑了個靠著他們的洗澡間,順便偷聽一下,無奈回音太大,除了嘩嘩的水聲啥也聽不著,無聊的我也就只得自己洗自己的。
  我抹了很多沐浴露,從頭到腳洗得乾乾淨淨,又在手上倒上護理液,細心地清潔著自己的下陰。我是個很愛乾淨的女孩,每次練完舞回來都要徹頭徹尾地清潔全身。
  洗著洗著,我突然有點兒想做愛,洗得這麼香噴噴,卻沒有男人來享用,真可惜啊,要是哥哥在多好啊。
  這時隔壁的水聲停止了,我也將水龍頭擰小,豎起耳朵留心著隔壁的動靜,果然隱約聽到小倩歡快的喘息聲,那種撩人的聲音使我也禁不住產生起無限的遐想,「噢……哥哥……」我撫摩著自己的身體,哥哥的身影如同電影般一幕幕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快樂地做著夢,隔壁已經完事了,只聽見小倩說:「你先乖乖回去睡覺,我洗乾淨就回來的了。」
  接著水聲再次響起來。他們的結束可沒影響我的情緒,我繼續靜靜沉浸在回憶的甜蜜中。
  就在這時,一隻手臂忽然出現,從後面攬住我的腰,緊接著,一個赤裸的男人身體貼了過來。我嚇了一大跳,急忙回頭一看,啊,是哥哥!?不對不對,是阿誠!
  「你……」我剛想開口,阿誠已經迅速地用手堵住了我的嘴,然後他的嘴便貼了上來,和我四唇相貼,雙舌纏繞。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阿誠早就知道我在隔壁洗澡,他趁著小倩清洗身體的機會闖了過來。
  「真是個色膽包天的男人。」我想。也許是我缺乏性愛太久了,加上阿誠長得和哥哥有幾分相似,情慾竟戰勝了我的理智。
  我索性放鬆身體,配合著阿誠互相愛撫起來。阿誠知道我已經默許了,放心地鬆開了原本牢牢抓著我的雙手,改為在我敏感的胸脯和下身處揉抓,挑逗著我的性慾。
  我有種觸電的感覺,好久沒有男人逗弄過我的玉洞,好久沒有男人吮吸過我的乳頭了,那種滋味簡直讓人陶醉。我擔心小倩察覺,就把水龍頭擰到最大,讓水聲遮蓋我們的聲音。
  「快點進來吧,你老婆不會再洗很久的。」我捏著阿誠的命根子說。
  阿誠邊親吻著我的臉頰,邊輕聲說道:「寶貝,我剛射過精,哪裡有這麼快啊,你得幫幫我啊。」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蹲下來,含住他已處於半勃起狀態的陰莖,把舌頭壓在最敏感的冠狀溝上,為他舔舐壯碩的龜頭。阿誠的陰莖勃起時有點像右彎,是個拐把子,陰莖很長,龜頭很大,表面卻很平整,顏色中等,不深不淺,看上去讓人覺得很乾淨,因此我一點也不介意將阿誠的東西放進嘴裡。
  阿誠顯然很享受我為他的服務,像個孩子般閉著雙眼,嘴裡喃喃地說著:「好舒服啊……再來……繼續……」
  在我的幫助下阿誠很快恢復了戰鬥力,那根拐把子如同彎刀般堅硬。我雙手扶著牆壁,分開雙腿,阿誠從後捧著我的腰,把我的下身移到他的肉棒上,瞄準目標,一根滾燙的肉棍就開始往我的身體裡鑽進來。
  阿誠的大陰莖進得很慢,卻很順利,我的陰道裡充滿了愛液,阿誠的龜頭擠開四周的肉壁,一點點往上鑽,一直鑽到陰道的盡頭。那真是一種久違的感覺,粗壯的肉棍塞滿了我的整個陰道,從洞口到子宮頸,撐得大大的,堵得一點空隙都沒有,是那樣的讓人感到滿足與甜蜜。
  阿誠將他那根粗大的肉棒拉出我的身體,又再次深深地插進最底端,周而復始,每一次都那麼用力。我像個很久沒沾過酒的貪杯者,巴不得要盡興地醉上一回,我搖動身體配合著阿誠,好讓他的性器能插得深入一點。
  阿誠的雙手揉著我的雙乳,手指捏著我的兩個乳頭微微顫動,那動作好像哥哥啊,我雙眼合上,讓興奮的快感帶著我在幸福的回憶中漫遊,彷彿現在是哥哥正在抱著我,在身體中進出一般。
  「寶貝,你的發育得真好,皮膚好細膩,身材比例又恰倒好處。」阿誠在我耳邊輕聲讚美道,「你知道嗎寶貝,其實像你這種可愛型的女孩現在很吃香的,追你的男生一定不少。」
  「呵,是嗎,小倩也不錯嘛。」我說
  「小倩算什麼,你們班的班花也是讓我給開苞的,她的身材和皮膚也好好,不過乳頭和陰唇的顏色沒你好看。」阿誠說,「真像做夢一樣,想不到能和一個眾多男生追求下仍傲然不動的女生做愛,可惜,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寶貝,你的第一次給了誰啊?讓我好生妒忌。」
  「你是來做愛還是來說廢話的。」我說。
  「我是來拯救你的寶貝,」阿誠說,「寶貝告訴你個秘密,我已經和不下十個女生做過愛,你還是第一個非處女呢。」
  「你是想說我的陰道很鬆,玩起來不過癮吧?」
  「當然不是,怎麼會呢,你下面彈性很好啊,小倩才讓我幹了一個月,現在下面也感覺和你差不多了。」
  我沒再接話,阿誠見我不再說話,也知趣地收了聲,很認真地抽送著他的肉棒,讓我倍感舒服。阿誠抽送得很快,而且中途完全不停下來休息,不一會,我就聽見身後的他已氣喘吁吁了。
  他在我耳邊說道:「寶貝,我不行了,快射出來了。」
  我握住正放在我胸口上的他的雙手,說:「能不能再忍耐一下?一下就好了啦。」
  「不行啊,小倩要洗完了。」阿誠說的沒錯,我們已經做了有一陣了。
  沒辦法,真讓人掃興,我的性慾剛被點燃,還沒到高潮就要熄滅了。
  我很不情願地說:「好吧,那你射吧,只顧你自己舒服就行了。」
  「別不高興嘛寶貝,下次還有機會,好不?我保證。」
  說完,他加快抽插速度,硬邦邦的陰莖如同高速運轉的活塞一般,飛快的動作插得我的陰道又酸又麻,我知道這是最後的衝刺。終於,阿誠的肉棒突然猛地插入我的陰道,暴漲的龜頭使勁抵在我的身體深處,粗糙的陰毛被緊緊壓在陰洞口,他射精了,一汩汩液體如噴泉般衝進我身體的深處。
  阿誠舔著我的後背,盡情地享受完最後一絲射精的快感,最後在我的左乳上狠狠地吻了一口,吸得我的乳房都起了血紅色,才將陰莖抽出我的陰道。
  阿誠剛走沒有多久,隔壁的小倩也洗好了。我覺得自己像個心虛的盜賊般,沒敢吱聲,只一味開大水龍頭繼續沖刷著身體。
  阿誠的精液從子宮裡緩緩地流出來,充斥著我的整個陰道,不時一滴接一滴地從陰道口滲出來,洗完又有,洗完又有,難怪小倩要洗這麼久,阿誠射在她身體裡的一定更多。我沖洗乾淨下身,擦乾身子,才發現阿誠趁我不注意時把我的內褲和胸圍都拿去了,真是可惡之極。
  自從「親密接觸」那次之後,阿誠常找機會親近我。在公共場合我通常都不甩他的,除了有幾次按捺不住生理上的衝動,讓阿誠上了我。
  阿誠很會做愛,每次都弄得我特別舒服,他幾次要求我做他女朋友,我都拒絕了,我很清楚,我不愛他,我也不想讓自己愛上他,愛一個人太累了,我已經累了好多年了,不想再累下去,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阿誠和小倩的戀愛關係沒有持續多久,和我的性伴侶關係卻持續了好久,在大學裡阿誠是唯一和我有過性關係的男同學,到現在為止,我生命中的男人除了他就是我的那個遠在他方的哥哥。哥哥是我唯一想念的人,不知道身在異鄉的他現在如何了,一切都還好嗎?
**********************************************************************  不知道大家覺得此文如何,現在感覺自己的創作靈感有些枯竭了,寫來寫去都沒什麼變化,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該停寫的時候了。**********************************************************************
          噢……哥哥(外傳)——阿誠的故事
  自從和阿誠在洗澡房裡發生了一次關係後,阿誠經常藉故親近我,尤其是上自習的時候。
  在公眾場合我都是不甩他的,如果我那天想做愛了,就會自習一陣,然後獨自到教室外站一會,阿誠會十分知趣地跟出來。
  我給他訂了一個規矩,每次做愛之前都要他講一個被他開苞的女孩,而且是要我認識的。阿誠也不介意將他的纍纍戰果拿出來炫耀,於是他從他入學開始,一一把他的故事講給了我聽。
  阿誠剛開學就很幸運地認識了我們學院的院花(我們學校是學院制的,即數個相關的系聯合組成一個學院,規模大的學校一般都採取學院制),在我們學院當時的迎新晚會上,阿誠和我們的院花文佳被選作男女主持。
  當然,好運通常只會眷顧俊男美女,也就是這樣,頻繁的接觸、排練,使雖然在兩個不同班的阿誠和文佳發展得很快,開學不到一個星期,校道裡就出現了他們成雙對的身影。
  畢竟是院花,阿誠在她身上著實下了不少工夫,足足一個月的慇勤侍侯,阿誠一點一點地攻破了文佳的心理防線,文佳終於全身心地為阿誠開放了。
  文佳和我一樣也是本地人,她家有一間長期空置的房子,有一天晚上,她和阿誠拍拖到很晚,回不了宿舍了,她便將阿誠帶到了她家的這間房子裡。房子裡設施很簡陋,連床都沒有,阿誠搬了個舊沙發,然後在上面鋪上乾淨的報紙,文佳就在一疊報紙上向阿誠敞開了她的雙腿。
  阿誠沒想到文佳還是處女,他在高中時就已經和兩個女同學發生過關係,她們倆無論相貌身材都比不上文佳,阿誠覺得像文佳這麼出色的女子應該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因此當文佳發出痛苦的呻吟時,阿誠簡直興奮得呆住了,自己竟是這位國色天香的美人的第一個男人。
  阿誠順利地得到了文佳的貞操,自從那晚之後,阿誠和文佳正式結束了柏拉圖式的愛情,後來的日子裡,他們幾乎每天都要享受魚水之歡,有時甚至一天要做好幾次。
  文佳的皮膚很細膩,很柔軟,彷彿用手指大力一點都能捅破一般;她的身材非常勻稱,不高不矮,不肥不瘦,屁股和乳房很翹,腰很纖細,令人愛不釋手;臉蛋就更不用說了,白裡透紅的肌膚,瓜子臉型但長得稍圓,標準的小美人。
  阿誠很喜歡她,和她在一起的時間也相當長,阿誠講起這段往事,現在還意猶未盡。
  最難得的是,文佳還有一個妹妹,長得和文佳很像,也是美麗動人,買一送一。文佳的妹妹文軒比文佳小兩歲,讀高一,和文佳的關係很好。因為文軒的名字中有一個字和我的相同,所以對文軒的故事我也很感興趣,讓阿誠詳細講給我聽。
  文軒平時在學校寄宿,每逢週末就吵著要姐姐帶她去玩,因此阿誠就有了很多接觸她的機會。
  阿誠是個很細心的男人,漸漸地,文軒明顯對阿誠產生了好感,關係也迅速密切起來。
  一次週末,文軒獨自跟阿誠去看電影,由於文佳那天忙著別的事情,對兩人單獨出去完全不知,阿誠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他事先安排好一切,就等著文軒闖進自己的懷抱。
  文軒那時才剛滿16歲,天真純情,完全不懂得如何抗拒有好感的男生,電影看到一半,阿誠就將文軒領到電影院最後一格洗手間裡,在那裡,阿誠輕而易舉地扒掉了文軒身上所有的衣服。文軒的屁股沒她姐姐的大,但和文佳一樣,又圓又白,富有彈性。
  與我和阿誠在洗澡房裡的姿勢一樣,文軒站著趴在牆上,迎來了第一根插入她陰道的肉棒。小姑娘流了很多血,阿誠一邊和她做一邊用紙巾為她擦拭,竟用光了一包紙巾。
  據阿誠說他那天玩得非常盡興,早有準備的他提前一小時吃了性藥,因此他那天特別厲害,足足插了一個多小時,初次性交的文軒也被阿誠帶上了高潮,白白的陰精流得阿誠整根陰莖上都是,玩完後阿誠還不忘將小姑娘的內褲也收去做紀念了。
  打那以後阿誠便和文佳姐妹倆建立了長期的性關係,阿誠說那段是他性生活頻率最高的時期,每天都要吃滋補藥品,很是痛苦,不過阿誠說那樣也有好處,經過那個時期的鍛煉,他的性能力突飛猛進,越來越持久。
  文佳從未想過自己會把妹妹也搭上了,甚至後來阿誠和文佳分了手,阿誠仍和她妹妹維持了好久的關係。
  阿誠說他本不想和文佳分手的,他很喜歡文佳,他們分開是因為另外一個女孩,一個叫雪妮的外語系女孩子。
  雪妮比阿誠高一個年級,她和阿誠是大一放寒假勤工儉學時候認識的。雪妮的身材沒文佳好,長得小小的個頭。阿誠認識她的頭一個晚上,就把她帶上了自己的宿舍,在阿誠的床上,雪妮獻出了自己的貞操。
  雪妮很喜歡阿誠,這個傻女孩為了討好阿誠,對阿誠千依百順,有求必應,然而儘管如此,癡心的她仍沒能留得住浪子的心,從頭到尾阿誠只是把她當作洩欲的工具,想幹事了,便把雪妮召過來宿舍爽上一把,平時就扔到了一邊。
  阿誠和雪妮說不上在拍拖,阿誠從來不把雪妮當他的女朋友,然而他們之間的事讓文佳知道了,文佳哪裡嚥得下這口氣,當即向阿誠提出分手,儘管阿誠很喜歡文佳,但覺得感情上出現了裂痕,勉強挽留也沒多大意思,便也沒多放在心上,兩人的關係也就此結束。
  阿誠很快又認識了藝術體育系的小慧,一個可愛型的活潑女孩。藝體專業的小慧有著修長的身段和柔軟的體態,是藝體系的體操隊隊長,在大一下學期的運動會上,她認識了帥氣的阿誠,由此揭開了兩人拍拖的序幕。
  阿誠對小慧一見鍾情,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甜甜的小酒窩,還有可愛的馬尾巴,加上氣質端莊,性格溫柔,阿誠談起時仍百般讚歎。
  阿誠為了把小慧追到手,幾乎斷絕了和其他所有異性的來往,忍辱負重了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小慧終於讓阿誠到她的宿舍裡過夜。為了那一晚,阿誠做了充分的準備,暗中吃了藥物,還事先手淫了一次,以免過早丟盔棄甲。
  他總算是沒讓小慧在初夜裡失望,堅硬的龜頭輕而易舉地衝破了小慧的處女膜,猛烈的進攻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初經人事的小慧獲得了最高潮的快感,性感的軀體在阿誠懷抱中縱情呻吟。
  阿誠說小慧的身體柔軟度非常高,能輕易地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使阿誠每一次在她體內射精時都有新鮮感。小慧的身體素質也好,即使連續做幾次也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在這麼多的女孩中,和小慧做愛是最享受的,也是次數最多的,到後來阿誠索性把精液射在小慧身上,或者讓小慧吃下去。
  最難得的還是小慧十分賢惠,阿誠每次享受完美味,小慧都會又是按摩,又是捶背,將阿誠照顧得很好,連阿誠平時的髒衣服也是小慧幫他洗乾淨。
  不用說,這樣的好女孩阿誠自然是敝帚自珍,兩人過著如膠似漆般的夫妻生活。
  阿誠長期住在藝體系的女生宿舍裡面,終日在美女的簇擁下,亂花漸欲迷人眼,難免會春心蕩漾。
  阿誠首先就相中了和小慧睡一個房間的小敏,阿誠覺得小敏看男生時的眼神很色,似乎總在幻想什麼。藉著經常在小慧房間過夜的機會,阿誠逐漸與小敏熟絡起來,他發現小敏原來是個有色心沒色膽的,她喜歡與別人聊性話題,也看過A片,阿誠經常在聊天中試探她,發覺小敏對性的認識很膚淺,很想嘗嘗性愛的滋味卻很有可能還沒有過性經驗。
  其實阿誠對小敏的感覺一般,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要上這個女孩,也許僅僅是為了尋求刺激。阿誠在一個週末把小敏約去了酒吧,在酒精的催化作用下,小敏獻出了自己的身體,就在女生宿舍的樓頂,小敏第一次嘗到男人陰莖的味道。
  和小慧一樣,小敏的身材相當棒,苗條,柔軟,也只能怪藝體專業的女生太多,且多數女生思想都很開放,如此動人美麗的女孩竟心甘情願地向自己同學的男友敞開了肉體,阿誠覺得自己能在師範學校的藝術學院讀書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小敏與阿誠的關係一直沒有公開,在小慧面前阿誠連小敏的一根頭髮都不回碰,但只要一有機會,小敏就要和阿誠較量一番,讓阿誠的精液灌溉自己飢渴的身體,倆人的這種關係一直維持到小敏交了男朋友為止。對於小敏,阿誠只有肉體上的回憶。
  阿誠和小慧有一年的感情,但最終還是隨著新鮮感的消退而夭折了,阿誠是小慧的初戀,小慧十分傷心,她哭了兩天兩夜,眼睛都哭腫了,然後把阿誠送給他的東西連同她給阿誠寫過的情書等物品包在一起送還了阿誠,代表她對這段感情的徹底絕望。
  阿誠心裡也難受了一陣,但很快他又和藝體系的另一個女孩珊珊好了,那個女孩和小慧住同一層樓,阿誠那時心裡還常惦記起小慧,怕觸景傷情,因此從不上那個女孩的宿舍。
  那個女生也知道小慧與阿誠的事,她雖然長得也很漂亮,但知道阿誠曾經很喜歡小慧,為了獲得阿誠的歡心與重視,她主動向阿誠獻出了自己,那是大二下學期時的事情,剛開學沒多久,兩人晚上出去玩到很晚,索性在酒店裡開了個房間,在那裡,阿誠挑穿了上大學以來的第六個處女膜。
  姍姍的處女膜很有韌性,阿誠說和她第一次做時即使陰莖已完全插到了底,仍然可以感覺到那層膜剩下的部分很有彈性地圍在四周,很讓人驚奇。不過對阿誠來說,處女與否對他來說其實已並不重要,關鍵的還是情。
  阿誠至今仍然歎息和小慧在一起的那段感情,之後他再沒遇到過這麼好的女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