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大學美女的慾與淚....續

Reader
本文:2021-10-22T15:44:10

陳寶柱的上身向前伏在了她身上,雙手又一次抓住了她潔白挺拔的雙熱乳,舌頭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處的舔食。美麗的女大學生白皙的胴體上中下都處在了陳寶柱的控制下,更加的動彈不得。很快,她的肌膚已變得白裡透紅,乳間也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除了喘息和呻吟的聲音外,美麗的女大學生只得任這矮壯中年男人擺佈自己白皙的胴體。反覆的抽插下,美麗的女大學生的伊甸園溢滿了瓊漿玉液。伴隨著大肉棒的每次往返都發出響亮的聲音,美麗的女大學生徹底的迷亂了,她的十指深深的掐入陳寶柱粗壯的肌肉裡,所有的記憶裡只剩下了失貞帶來的恥辱。

陳寶柱很快為身下的美嬌娘變換了體位。他將美麗的女大學生翻轉身,讓她身體的重量都落在彎曲的雙膝上,把她擺成跪伏的姿勢。他仔細地看著高高翹起的渾圓雪臀,用力地將她們分開來,暴露出深藏在臀溝間的桃源,然後從後面繼續著抽插動作。

美麗的女大學生新鮮美麗,充滿生機的裸裎胴體,最終逃不過被玷污的結局。就在美麗的女大學生痛苦的哀鳴聲中,陳寶柱加大了兩人身體間的壓力,肉棒不再回退,而是緊貼在美麗的女大學生光滑的宮頸口上,陳寶柱更加狂猛地在美麗的女大學生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

刺痛過後,一種愉悅而舒心的快感從那緊緊纏夾著硬梆梆的「肉鑽」種周圍的嫩穴膣壁傳來,流遍全身,直透進芳心腦海。那種滿滿的、緊緊的、充實的感覺,那種「肉貼肉」的火熱的緊迫感,令陸冰嫣忘記了開苞之痛、落紅之苦,代之而起的是強烈的肉慾情火,美麗純潔、清純絕色的小陸冰嫣嬌靨羞得火紅,玉體又酥又麻,秀美艷麗的小尤物癡迷地享受著這種緊脹、充實的快感。下身深處越來越麻癢萬分,需要更強烈、更直接、更兇猛的肉體刺激。

美麗的女大學生感受著玉體最深處從末被人觸及的聖地傳來的一陣嬌酥麻癢般的痙攣,處女那稚嫩嬌軟的羞澀花芯含羞輕點,與那頂入嫩穴最深處的肉棒的滾燙龜頭緊緊吻在一起。陳寶柱一下又一下地不斷頂插令美麗的女大學生連連嬌喘,本已覺得玉胯嫩穴中的肉棒已夠大夠硬,可現在那頂入幽深嫩穴中的火熱肉棒竟然還越來越大越來越硬,更加充實脹大滑嫩陰壁,更加深入窄小的處女嫩穴內。在美麗的女大學生的體內,不斷地感受到處女嫩穴的溫暖和壓力。

陳寶柱一邊抽送一邊用龜頭研磨擠壓嫩穴壁的黏膜,紅色的果肉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隨著他無情的擠壓和有節律的上下抽送,美麗的女大學生的秘道終於不得不放棄了抵抗,開始迎合起他越來越猛烈的抽插,陸冰嫣鮮嫩白皙的身子幾乎和蜜壺一樣震顫起來。

兩片粉紅色的玉門早已因為強行的擠壓而變得通紅和繃緊,細圓的花園口被巨大的肉棒極大的撐開了,細嫩的粘膜因為肉棒的抽插,時而蒼白時而通紅。他強行進入時幾絲鮮紅的處子血夾雜在大量透明的愛液中,順著花園口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兩旁,慢慢滴到了床上。

胴體已蒙上層香汗的美女大學生失魂般的嬌嗲喘歎,粉臉頻擺、媚眼如絲、秀髮飛舞、香汗淋淋慾火點燃的情焰,現在的她完全浸溺在性愛的快感中,無論身心完全被我高超的做愛技術和耐力所征服了。

「唔……唔……嗯……唔……」

她羞澀地嬌吟嚶嚶,雪白柔軟、玉滑嬌美、一絲不掛的美麗女體火熱不安地輕輕蠕動了一下,兩條修長玉滑的纖美雪腿微微一抬,彷彿這樣能讓那「肉鑽」更深地進入她嫩穴深處,以解她下身深處的麻癢之渴。

他前後有節律地運動著,幫助肉棒一遍遍的開墾著富饒而新鮮的土壤,處女嫩穴的緊迫極大的增加了陳寶柱的刺激感。他將陸冰嫣挺拔晶瑩的美乳捉在手中不停地搓揉,嘴巴則深深的親吻著陸冰嫣秀美得超塵脫俗的美靨,同時凌虐著身下的溫香軟玉。陸冰嫣的身子似乎也產生出了反應,不但愛液越來越多,全身都變得鬆軟和順從,瑩白的肌膚在瞬間似乎也光彩明艷起來,她已不再是一個多小時前天真的少女了。

陳寶柱被這清純嬌羞的可人兒那火熱的蠕動、嬌羞暈紅的麗靨以及陸冰嫣那越來越勃起硬挺的稚嫩「花蕾」--大學生美女美麗可愛的嬌小蓓蕾,惹得慾火狂熾,那深深塞進陸冰嫣下身深處的陽具輕輕抽動起來。

「唔……唔……唔……啊……你……啊……唔……唔……唔……」

陸冰嫣被這強烈的抽插刺激得淫呻艷吟,不由自主地挺送著美麗雪白、一絲不掛的嬌軟玉體,含羞嬌啼。美貌清純的絕代佳人那吹彈得破般雪白嬌嫩的絕色麗靨被肉慾淫火脹得通紅,嬌柔溫婉的處女芳心雖羞澀萬般但還是忍痛配合著他的抽出、插入而輕抬玉股雪腿、柔挺輕夾。

陳寶柱逐漸加快節奏。那硬梆梆的「大肉鑽」在陸冰嫣的下身進進出出,把美貌絕色的小佳人陸冰嫣「鑽」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一股股粘稠淫滑的處女「花蜜」流出美貌清純的絕色佳人小陸冰嫣的下身「花谷」。

陳寶柱更加狂猛地在這清麗難言、美如天仙的絕色大學生美女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他巨大的肉棒,在大學生美女天生嬌小緊窄的嫩穴中更加粗暴地澆進進出出……

肉慾狂瀾中的大學生美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駭人的肉棒越來越狂野地向自己嫩穴深處衝刺,粗壯駭人的「它」越來越深入她的「幽徑」,越刺越深……

滾燙的龜頭已漸漸深入體內的最幽深處。隨著陳寶柱越來越狂野地抽插,醜陋猙獰的巨棒漸漸地深入到少女體內那從未有「遊客」光臨過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子宮中去……

在火熱淫邪的抽動頂入中,有好幾次美麗的女大學生感覺到男人那碩大的滾燙龜頭好像觸頂到體內深處一個隱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極,幾欲呼吸頓止的「花蕊」上。

陸冰嫣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聽見自己這一聲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呻吟也不由得嬌羞無限、麗靨暈紅。

陳寶柱肆無忌怛地姦淫強暴、蹂躪糟蹋著身下這個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憑著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將美麗的女大學生姦淫強暴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美麗的女大學生則在他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狂熱地與他行雲布雨、交媾合體。只見她狂熱檔地蠕動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嬌靨暈紅地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

這時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他的陰毛已完全濕透,而美麗的女大學生那一片淡黑纖柔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洶湧、玉露滾滾。從她玉溝中、嫩穴口一陣陣黏滑白濁的「浮汁」愛液已將她的陰毛濕成一團,那團淡黑柔卷的陰毛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

陳寶柱粗大硬碩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美麗的女大學生體內,他的巨棒狂暴地撞開大學生美女那天生嬌小的嫩穴口,在那緊窄的嫩穴「花徑」中橫衝直撞……

巨棒的抽出頂入,將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愛液淫漿「擠」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斷地深入「探索」著美麗的女大學生體內的最深處,在「它」凶狠粗暴的「衝刺」下,美艷絕倫、清秀靈慧的大學生美女的嫩穴內最神秘聖潔、最玄奧幽深,從未有「物」觸及的嬌嫩無比、淫滑濕軟的「花宮玉壁」漸漸為「它」羞答答、嬌怯怯地綻放開來。

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芳心輕顫,感受到了那玉體最深處從末被人觸及的「聖地」傳來的至極快感,在一陣嬌酥麻癢般的痙攣中,處女那稚嫩嬌軟的羞澀「花芯」含羞輕點,與那頂入嫩穴最深處的男性陽具滾燙龜頭緊緊「吻」在一起……

美麗的女大學生整顆頭不停的左右搖擺,帶動如雲的秀髮有如瀑布般四散飛揚,美麗的女大學生嬌軀奮力的迎合陳寶柱的抽插,一陣陣的乳波臀浪,真有一股說不出的淫靡美感。

陳寶柱又不失時機好好獎勵了她一番,他吻住美麗的女大學生柔軟濕潤的鮮紅香唇,輕緩地柔吮著那飽滿、肉感的玉唇,又吻捲住她那羞答答的嬌滑蘭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美麗的女大學生嬌軀連顫,瑤鼻輕哼。

陳寶柱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潤、嬌小可愛的嫣紅乳頭,一陣柔舔輕吮,吻了左邊,又吻右邊,然後一路下滑。給他這樣淫邪的撩逗、玩弄,美麗的女大學生又羞又癢,她的嬌軀在他淫邪的吻吮下陣陣酸軟,不知不覺中仰躺在小圓桌上。也不知什麼時候,她那一雙修長優美的雪白玉腿分了開來,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開,像是希望他吻得更深一點。

陳寶柱一直將美麗的女大學生吻吮、挑逗得嬌哼細喘,胴體輕顫,美眸迷離,桃腮暈紅如火,冰肌雪膚也漸漸開始灼熱起來,下身玉溝中已開始濕滑了,他這才抬起頭來,吻住美眸輕掩的美麗的女大學生那嬌哼細喘的香唇一陣火熱濕吻。

陳寶柱俯身吻住美麗的女大學生那正狂亂地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唇,企圖強闖玉關,但見美麗的女大學生一陣本能地羞澀地銀牙輕咬,不讓陳寶柱得逞。看著陸冰嫣強忍的模樣,陳寶柱心中起了一股變態的虐待心理,將下肉棒緩緩的退出,直到玉門關口,在那顆晶瑩的粉紅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

那股強烈的難耐趐麻感,刺激得陸冰嫣渾身急抖,可是由秘洞深處,卻傳來一股令人難耐的空虛感,不由得陸冰嫣一陣心慌意亂。在陳寶柱的刺激下,儘管腦中極力的阻止,可是嬌嫩的肉體卻絲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隨著陳寶柱的挑逗款的擺動起來,似乎在迫切的期望著陳寶柱的肉棒能快點進到體內。

儘管早已被體內的慾火刺激得幾近瘋狂,但是陸冰嫣卻仍是雙唇緊閉,死命的緊守著一絲殘存的理智,不願叫出聲來。

陳寶柱更加緊了手上的動作,嘿嘿的對陸冰嫣說︰「美人,別忍了,叫出來會舒服點。」

看到陸冰嫣猶作困獸之鬥,突然間,陳寶柱伸手捏住陸冰嫣的鼻子,在一陣窒息下,不由得將嘴一張,剛吸了口氣。誰知陳寶柱猛一沉腰,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衝而入,那股強烈的衝擊感,有如直達五臟六腑般,撞得陸冰嫣不由自主的「啊……」的一聲長叫,頓時羞得她滿臉酡紅。

可是另一種充實滿足感也同時湧上,更令她慌亂不已。眼看陸冰嫣再度叫出聲來,陳寶柱更是興奮不已,開口道︰「對了,就是這樣,叫得好!」

羞得陸冰嫣無地自容。剛想要閉上嘴,陳寶柱再一挺腰,又忍不住的叫了一聲。

這時陳寶柱再度吻上陸冰嫣那鮮艷的紅唇,舌頭更伸入口中,不斷的搜索著滑嫩的香舌。陸冰嫣雖說慾火漸熾,但仍極力抵抗,不讓陳寶柱入侵的舌頭得逞。見到陸冰嫣如此,陳寶柱開始挺動胯下肉棒,一陣陣猛抽急送,強烈的衝擊快感,殺得陸冰嫣全身趐酸麻癢,那裡還能抵抗半分。

口中香舌和陳寶柱入侵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來,只能從鼻中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嬌哼,腦中所有靈明理智逐漸消退,只剩下對肉慾本能的追求。眼見陸冰嫣終於放棄抵抗,陳寶柱再次狂吻著陸冰嫣的檀口香唇。美麗的女大學生最終還是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

陳寶柱舌頭火熱地捲住那嬌羞萬分、欲拒還迎的大學生美女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含住美麗的女大學生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淫邪地狂吻浪吮……。

美麗的女大學生櫻桃小嘴被封,瑤鼻連連嬌哼,似抗議、似歡暢。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難捺至極,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齊湧上芳心。

「啊……啊……啊……哎……啊…… 啊……哎……唔……啊……哎……啊啊……啊……」

美麗的女大學生嬌啼狂喘聲聲,浪呻艷吟不絕。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又將如霜推入淫慾的深淵。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陳寶柱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陳寶柱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擺動,迎合著陳寶柱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陳寶柱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陳寶柱的身體。

隨著陳寶柱的抽插,自秘洞中緩換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艷的美感。更令陳寶柱興奮得口水直流。陳寶柱非常滿意今天自己的表現,他得意洋洋地看著陸冰嫣在身下婉鬃轉掙扎,淫浪呻吟,心裡是說不出的痛快。這個儼若仙子的美人令他感受到了從來沒有到達過的、銷魂蝕骨至極的感覺。

美人經過了自己一夜蹂躪後嫩穴依舊緊密如處子,而且她還能主動地扭擺著屁股迎接肉棒的屠戮,大肉棒在肉穴有節奏地拋摔搖曳中幾次都險些將精液射了出來。

「這是個怎樣的尤物?」陳寶柱心裡一片茫然。

但他管不了那麼些了,男人要的不就是快感嗎,只要她能給自己帶來高潮就不枉此生。老光棍在美女大學生的嫩穴內的衝刺和對她嬌嫩「花蕊」的揉動,將國色天香的絕色尤物美麗的女大學生不斷送向男女交歡合體的肉慾高潮,直將她送上一個從未到達過的、銷魂蝕骨至極的高潮之巔,將她送上九霄雲外那兩性交媾歡好的極樂之頂。

嬌啼婉轉中的美麗的女大學生真的是魂銷色授,欲仙欲死,在那一波又一波洶湧澎湃的肉慾狂濤中,嬌美清純的美麗大學生美女花靨羞紅,芳心嬌羞欲醉,櫻唇嬌啼婉轉……。

陳寶柱就讓肉棍緊緊地頂在大學生美女的嫩穴中,用龜頭輕頂大學生美女的陰核。

他用力一頂,「嗯……」大學生美女陸冰嫣嬌媚呻吟……;他連連輕頂,大學生美女連連嬌喘……

嬌美清麗的大學生美女陸冰嫣本已覺得玉胯嫩穴中的肉棍已夠大、夠硬的了,可現在大學生美女芳心感到那頂入自己幽深嫩穴中的火熱肉棍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硬,更加充實、緊脹著滑嫩的嫩穴,也更加深入幽暗深遽、狹窄嬌小的處女嫩穴內……。

在他的連連觸頂下,大學生美女「花芯」含羞帶露,陰核輕顫……

經過幾百下瘋狂而有力的抽插、衝刺,終於,他深深地頂入陸冰嫣的嫩穴最深處…….

巨大的男性陽具把貌美如仙的絕色大學生美女那緊窄嬌小異常的嫩穴玉壁的每一分空間都塞得又滿又緊,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緊緊地頂住了清純可人的美貌大學生嫩穴深處那嬌羞初綻的柔嫩的處女的陰核,陸冰嫣那敏感至極的處女陰核被頂到,不由得一聲哀婉悠揚的嬌啼。

第一次與男人合體交媾,就嘗到了那銷魂蝕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歡女愛的高峰,領略了那欲仙欲死的肉慾高潮,一個處女剛剛破身,剛剛還是一個清純可人的嬌羞處女的身心都再已受不了那強烈至極的肉體刺激,陸冰嫣昏暈過去了。

他經過這一番狂熱強烈的抽插、頂入,早就已經欲崩欲射了,再給她剛才這一聲哀艷淒婉的嬌啼,以及她在交歡的極樂高潮中時,下身嫩穴壁內的嫩肉狠命地收縮、緊夾………….,弄得心魂俱震,他迅速地再一次抽出碩大滾燙燙的火熱陽具,一手摟住陸冰嫣俏美渾圓的白嫩雪臀,一手緊緊摟住她柔若無骨、盈盈一握的纖纖細腰,下身又狠又深地向陸冰嫣的玉胯中猛插進去…粗大的陽具帶著一股野性般的佔有和征服的狂熱,火熱地刺進陸冰嫣的嫩穴……

直插進大學生美女早已淫滑不堪、嬌嫩狹窄的火熱嫩穴膣壁內,直到「花心」深處,頂住那蓓蕾初綻般嬌羞怯怯的稚嫩陰……

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死命地頂住大學生美女的陰核一陣令人欲仙欲死地揉磨、跳動……

一股又濃又燙的粘稠的陽精淋淋漓漓地射在那飢渴萬分、稚嫩嬌滑、羞答答的陰核上,直射入大學生美女那幽暗、深遽的子宮內。

這最後的狠命一刺,以及那濃濃的陽精滾燙地澆在陸冰嫣的嬌嫩陰核上,那火燙的陽精在大學生美女最敏感的性神經中樞上一激,清純嬌美的大學生美女再次「哎」的一聲嬌啼,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猛地高高揚起、僵直,最後又酥軟嬌癱地盤栽在他股後。一雙柔軟雪白的纖秀玉臂也痙攣般緊緊抱住他的肩膀,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也深深挖進他肩頭。

那一絲不掛、柔若無骨、雪白嬌軟的玉體一陣電擊般的輕顫,從「花心」深處的子宮猛射出一股寶貴神秘、羞澀萬分的處女陰精玉液。

「喔!」

陸冰嫣美麗赤裸的雪白玉體一陣痙攣般地抽搐、哆嗦,花靨羞紅,桃腮嬌暈,嬌羞無限。洶湧的陰精玉液浸濕了那雖已"鞠躬盡瘁",但仍然還硬硬地緊脹著她緊窄嫩穴的陽具,並漸漸流出嫩穴口,流出「玉溪」,濕濡了一大片潔白的床單。

他那漸漸開始變軟變小的陽具慢慢地滑出了陸冰嫣的嫩穴。雲收雨歇,一個美貌絕色、清純可人、溫婉柔順的絕代佳人終於被年泥水匠陳寶柱給開苞了。

「唔!」,陸冰嫣絕色嬌靨羞紅著一聲滿足而嬌酥的無奈歎息。

第一輪床事結束後,陸冰嫣的喘息聲漸漸平復,但臉上那動人心魄的紅暈未曾退去。她的肉體依然柔軟溫暖,嬌嫩的皮膚上仍有細細的香汗。陳寶柱黝黑精壯的醜陋的裸體仍迭壓在美女那潔白嫩滑的嬌軀上,陸冰嫣和那個還壓著她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的矮壯的中年漢子沈浸在高潮後的那種酸酥、疲軟的慵懶氣氛中……

陸冰嫣還在低低地嬌喘,潔白嫩滑的嬌軀像是一朵綻開的鮮花,如此清新,動人,雲雨高潮後全身玉體更是香汗淋漓,滿頭如雲的烏黑秀髮凌亂不堪,秀麗俏美的小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絲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還暈紅如火。

只見潔白柔軟的床單上一片片處女落紅,那刺目、鮮艷的處女落紅彷彿在證明一個冰肌玉骨、婷婷玉立的清純大學生美女,一個雪肌玉膚、美如天仙的絕色麗人,一個冰清玉潔、溫婉可人的嬌羞處女已被徹底佔有了聖潔的貞操,失去了寶貴的處子童貞。

那些曾經在陸冰嫣面前大獻慇勤的大學才子們更不會想到,這個氣質典雅文秀、清純可人的絕色大學生美女會不幸地落入的一個初中都沒畢業的打工漢子手中,被這個醜陋骯髒的中年泥水匠老光棍挑逗、撩撥起強烈的生理衝動和肉體需要,被迫和強姦她的男人雲雨交合、淫亂交歡,和一個比他大二十歲的矮壯中年男人交媾合體,失去了寶貴的處女身。只見凌亂的床單上,淫精愛液斑斑、處子落紅片片,真的是污穢狼籍,不堪入目。

陸冰嫣雙頰潮紅,香喘息息,一想到自己竟配合他的抽出、被迫和他行雲布雨、交歡淫合,由他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他姦淫抽插得嬌啼婉轉、死去活來……。

陸冰嫣性交後那麗色嬌暈,嬌羞無限,美艷不可方物的多情清純的大眼睛楚楚可憐,不知所措。

休息了好一會兒的他從陸冰嫣一絲不掛的嬌軟玉體上翻下來,一隻手在陸冰嫣羊脂白玉般光滑玉嫩的雪膚上輕柔地撫摸著,另一隻手繞過大學生美女渾圓細削的香肩,將陸冰嫣那仍然嬌柔無力的赤裸玉體攬進懷裡,同時,抬起頭緊盯著陸冰嫣那清純嬌羞的美眸。

一看到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絕色佳人,國色天香、溫婉柔順的絕代尤物已被自己徹底的佔有和征服,他不禁飄然欲醉,那種舒爽真是美得難以形容。陳寶柱清晰的聽見那劇烈的心跳聲,不禁意猶未盡的又開始對她動手動腳。一隻手撫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擠到了她的兩腿之間。

此時的陸冰嫣身上再也找不到驕傲凌人的樣子,臉上掛著兩串悲痛可憐的清淚,下體傳來的疼痛和橙色恥毛上的斑斑落紅,讓她一再的認到這殘酷的惡夢正是現實。

美麗的女大學生纖手輕輕撐在桌邊,想要撐起自己身子來,偏偏卻是一用力就全身發酸,每一寸肌膚都好像還沒休息夠似的,四肢都使不出力來。腰間、股內尤其酥軟酸疼,在提醒了她已被強暴破處了。但身旁的陳寶柱並沒給她太多的思考的空間。

被自己破苞蹂躪後洩身的美人,癱軟如泥的腿大叉著仰躺在床上,嫩穴中流出紅色處女的血與我矮壯的中年漢子的精液,不停顫抖的雪白肉體以及一開一合的陰唇中緩緩流淌的血沫。陳寶柱心中有著無限的驕傲,真真是美景良辰,人間天堂無過於此了!

陳寶柱躺在美女大學生的身邊,側著身用兩隻賊一般的眼睛看著身邊的尤物,只見美人美眸輕合,柳眉微皺,嬌軟無力地玉體橫陣在床上,香汗淋漓,吐氣如蘭,嬌喘細細,絕色秀靨暈紅如火,桃腮嫣紅,惹人憐愛。

陳寶柱見一番雲雨過後的少女更是美艷絕倫,下面的剛軟下來的命根子不由迅速地硬硬的翹了起來。他緊摟住陸冰嫣光潔柔滑的赤裸玉體,略一用力,就將陸冰嫣嬌軟美麗的胴體翻了過來,再次翻身壓在了陸冰嫣潔白嫩滑的嬌軀上去。

陳寶柱很有經驗地騎在她身上,一隻手用力的揉著陸冰嫣的一對粉嫩的椒乳,另一隻手扶著自己黑黑的老棒插向身下美艷尤物那嫩嫩的桃花洞口。前面的開苞過程中留下的愛液起到了潤滑的作用,陳寶柱的粗大的老棒很順利地就再次擠進了美女那依然澀澀的嫩穴中。

才定下神來的首次交歡後的美麗的女大學生是那麼的嬌弱無骨,可是貪色的陳寶柱那還顧的什麼憐香惜玉了,又一次將男人那粗魯而且碩大的陰莖進入禁地。他粗大的陽具脹得她的下身要爆開似的,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一下下地撞擊著她那嬌美但已被姦淫的紅腫的嫩穴。

新的一輪床事開始了……。

消魂的一夜在一次次的激情與高潮中落幕了,氣喘吁吁的完成姦淫後,天空已經發白了。 矮壯的中年漢子陳寶柱根本記不得自己和這天仙般的美大學生美女共赴了多少次的雲雨,老當益壯的命根子一次次的排膨脹,他一次次的把它插入身下美人那帶著血絲紅腫的小穴中交媾,在一次次的達到高潮後,一次次將自己的種子注入美人嫩穴的最深處,身下陸冰嫣早已於洩身的疲憊中暈死過去。無論多麼鋼鐵般的男人同樣也會融化在如花蕾般嬌艷的柔美肉體間。

他昏昏的摟著已昏睡過去的美人小憩了一會兒,盡情回味著愛慾的美妙。矮壯的中年漢子那黝黑瘦小的醜陋的裸體側壓著美人陸冰嫣那美艷絕倫的如白玉般的嫩滑的嬌軀,形成的對比是那麼的不協調。

天已發亮,陳寶柱先醒了過來,他開始享用極品美女那無比鮮嫩、艷麗的胴體。的確,美女大學生的身材之好是絕頂的,纖細的腰肢線條柔美,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平坦的小腹白皙繃緊,在燈光下透射出晶瑩的光澤。兩個呈梨形的乳房雪白渾圓,看上去像兩座山峰一樣既豐腴又挺拔,乳峰的頂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暈,粉紅色的乳頭像兩粒小巧可愛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輕微蠕動。

他輕輕揉捏大學生美女那經過昨夜的狂風暴雨的依然溫濕的嫩穴。陸北冰嫣的大陰唇朝著兩邊濕淋淋地翻著,根本已無法合攏,嫩穴口已不再可復原為原來的狹縫狀,就如同一朵已盛開的花朵,一張一合著,嬌艷而鮮嫩。大腿根處仍留有破處留下的痕跡。一切都證明自己也成了這美的不可方物的尤物的第一個男人。夜裡的一切都不是做夢,矮壯漢子嘿嘿的滿足的笑了。

陳寶柱滿足地望著陸冰嫣天仙般絕美的容貌以及玲瓏有致的身段,不禁興奮得全身急抖,心中暗自思量,難得有這麼好的貨色,只玩個一、兩次實在太可惜了,怎樣也要好好享用這上天送給他的絕美尤物一段日子。

陸冰嫣慢慢從沉睡中醒來,睜開了美麗的雙眼,看到的卻只能是痛苦的回憶。身旁的醜陋矮壯的中年漢子帶給自己的是恥辱,悲憤,無奈以及那份短暫的歡愉,難道這就是人生的宿命麼?陸冰嫣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陸冰嫣這時察覺到自己依然如同一隻溫馴的小懶貓似的無意識的正捲曲在陳寶柱的懷裡,雙臂緊摟著他黝黑瘦弱的臂膀,一對豐碩撩人的乳房緊貼著他矮壯的中年漢子黑黑的胸膛,黝黑濃密的胸毛輕柔的摩擦著她的仍然鼓脹的嫩嫩的乳房,不由的令她感到一陣羞赧悲慟,自己竟然是這樣醜陋的老男人的女人了。

陳寶柱的雙手摟著自己微微翹起的肥臀,左手竟然還插在臀溝裡,牢牢地掌握著從來都羞於見人的肛門和美嫩的陰唇。陸冰嫣的粉面立時已是羞得緋紅,複雜痛苦的心情一瞬間盡數湧上了心頭,無言的淚水再次滑落在了臉頰。

陸冰嫣來自湘西的山村,在山村農民的意識中,女娃子處女身子被看得很重。失身的女孩很難找到乙一個好婆家的,要麼跟了糟踏自己的男人,要麼遠嫁,要麼出外出賣自己的身子賺錢。陸冰嫣一位小時玩伴就是這樣子,在上學的路上被一地痞糟踏,後來被父母象丟垃圾一樣嫁給了一個四十來歲的鰥夫,十八歲就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了。

現在的自己該怎麼辦。直到後來,她才逐漸知道,其實處女對城裡年輕人來說並不是那樣看中,畢業時,班裡的十五個女生是個都有過了性生活。聽她的室友深圳女孩杜玫說,大學就要好好的享受。

當她明白這些時,身子已經被這個中年漢子享用了。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高貴純潔的嬌軀就這樣被人在一夜間無情的佔有了,從此已經不再是玉潔冰清的處女了。不敢想像孤傲的她還會被迫做出那麼多只有神女淫娃才會做出的無恥下賤的淫技,以及那些消魂蕩魄的叫床聲。

陳寶柱忽的抬起頭來,緊緊地含住了陸冰嫣的櫻唇,粗魯激烈地熱吻著,幾乎令她無法呼吸。半晌,陸冰嫣才自陳寶柱的口中掙脫出來。很快陳寶柱又一把將陸冰嫣拖入懷中,雙臂緊擁,令陸冰嫣動彈不得。

望著懷中這個小鳥依人般的絕代佳人那吹彈得破的絕色嬌靨上那一片羞紅如火的艷霞,那一副楚楚含羞的醉人嬌姿妙態,他心中不禁又是一蕩,他俯首在她玉美玲瓏的耳垂邊低聲說:「美人……」

陸冰嫣美麗的臉羞得更紅了,陸冰嫣無奈地張開烏黑的大眼睛困惑而嬌羞地望向他,一望之下,又不禁連耳根子都羞得通紅,烏黑清純的大眼睛又趕快閉上,真的是嬌羞無倫……

他越想越得意,輕聲說道:「美人,你真美…………。」

陸冰嫣一張俏臉羞得越來越紅,小臉也越來越燙,芳心嬌羞無奈,連潔白玉美的粉頸也羞得通紅了。

此時的陳寶柱口中淫淫笑道:「閨女,如今你已是我的女人了,我也成了你的第一個男人,只有你我兩人知道,你如果不希望人人知道你被我操過,就不要亂說,否則我看你怎麼見人!以後我還要玩你的身子,你要盡心服侍,若有半點不周之處,莫怪我手段狠毒!」

陸冰嫣無力的閉上了雙眼,屈辱的淚水再一次順著眼角流淌。她清楚地知道,已經別無選擇了,現在的她只有無奈地接受別人強加給自己的凌辱。她也確實不知道不答應他他會對自己身心做啥樣的一些傷害,更何況自己已經被他蹂躪糟踏了一個晚上了,已經是殘花敗柳之身了。雖然她恨這個男人,但他又讓她嘗受到了那男女交歡的那欲仙欲死的滋味,這些已經永遠不能夠改變了。一切由他吧,哪個男人都一樣。

一個清純嬌羞的少女總是對自己的第一次開苞破身、雲雨交歡有著難以磨滅的印記,同時也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第一個跟自己交媾合體的男人印象最為深刻,哪怕他開始時是霸王硬上弓,強渡「玉門關」,強行姦污淫合……

越是聖潔高傲的女人越是如此,一旦失身後就會任命地由那男人擺佈。若是他讓她嘗到了男歡女愛的銷魂高潮,淫愛交歡的肉慾快感,就更為如此。

陳寶柱翻身起床,一邊穿他那破舊的工作服,一邊淫笑地說道:「閨女,大叔我明晚還來,留著門,嘿嘿!不然的話我就讓樓裡每個人知道咱倆個的事,大不了老子再進一回局子,而你?嘿!嘿!。」

陸冰嫣緊閉雙眼,一臉哀怨地側過頭去,淚水無助地掛滿了美麗的面頰。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