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606

天地丸丸
本文:2021-10-18T15:24:48
第六零六章 排擠

聶言很想知道,第一軍校這些組織裡面的人碰了面,會做些什麼,PK?

十里畫紗、殺不死的壞蛋等人都在第一軍校裡面,他倒不是孤身一人,還是有組織可以投靠的,想到這裡,聶言微微一笑。

這些頂尖級玩家若是發生PK的話,倒是很有看頭。不知道有沒有天王組織的人在場,聶言的目光掃視全場。

「我們要不要去見見畫紗姐和壞蛋他們,估計他們還不知道我們進了第一軍校。」謝瑤看向聶言問道。

「還是不用了,以後再跟他們碰面吧。」聶言道,現在不是出現的時機,還是盡量不出現在大眾視野里比較好,第一軍校的學生們知道狂賊涅炎進了他們學校,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震動。

「好吧。」謝瑤目光眨了眨,看了看聶言,聶言的行事風格向來如此,一直都非常低調。

聶言和謝瑤聊著,聶言說了一些信仰里的玩家們發生過的一些囧事,逗得謝瑤咯咯直笑,身邊幾個學生聊天的聲音傳了過來。

「班長,我們把班裡最強的幾個人都召集過來,組成一個團隊,一起下副本練級吧。」一個女玩家開口說道。

聶言的目光朝那幾個人看了過去,那個女玩家口中所說的班長,是一個身穿淺藍色法袍的女法師,長相倒是蠻不錯的,身材也不錯,就是有點妖艷,顯然經過了精心打扮。

沒想到竟會在這裡碰到這個女人,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跟聶言有點不太痛快的趙詩鈺。

趙詩鈺的身邊還有五個人,兩女三男,一個奧術法師、兩個戰士、一個聖騎士、一個牧師,算得上一個標準配置的小型團隊了。聶言的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給他們丟了一個超級洞察。兩個七十五級、一個七十六級、三個七十七級,趙詩鈺本人七十七級。在普通玩家當中,趙詩鈺算得上很強了,不過跟牛人部落的頂尖玩家比起來,她什麼都不是。跟聶言、謝瑤更沒得比。

「要組起二十個人有點困難,要不要把機戰系的也拉幾個過來?我認識幾個機戰系的高手。」一個男生開口道。

「還是不必了,就我們自己班的人吧。」趙詩鈺立即否決道,她肚子里有點小心思,要是把機戰系的人也叫過來,估計她就當不了隊長了,那些機戰系的人可不一定會聽她的。

「夏天宇實力不錯,也七十七級了。」旁邊一個男生道,他一身銀白色戰甲,是一個七十七級聖騎士。

「夏天宇跟聶言走得很近,我們叫他他未必肯過來。」趙詩鈺皺眉道。

「聶言那傢伙格鬥真厲害,鄭旭真夠倒霉的,不知道聶言那傢伙遊戲裡面混得怎麼樣,以他的實力,等級應該不會很低。」那個聖騎士道。

聽到聖騎士說起聶言,趙詩鈺露出厭惡的表情。

「那可未必,很多人格鬥的實力很強,遊戲裡面的實力卻很垃圾,他自己都說等級很低,連之前班裡的聚會都不敢來,估計是怕丟人。」旁邊另一個七十七級的戰士用嘲諷的語氣道,他對聶言很不屑的樣子,諂媚地看了一眼趙詩鈺。

趙詩鈺的表情稍稍好看了一些。

「我組建的隊伍,是絕對不會讓聶言來的,柏俊,你問過夏天宇了嗎?他來不來?」趙詩鈺看向那個聖騎士問道。

聶言看了一眼那個叫柏俊的聖騎士,他回想起來,班裡是有那麼一個人,好像是體育委員,身體素質不錯的樣子,全班排名第二,這幾個人一直跟趙詩鈺混在一起,聶言懶得去理會。

「夏天宇拒絕了,他說他已經和費哲、許岩他們組了。」柏俊道。

「費哲和許岩那麼垃圾,夏天宇跟他們組,不把等級拉低了才怪。不組就算了,難道我們還要去請他不成?」那個戰士嗤笑了一聲。

「傅光濤,你還能找到其他人嗎?」趙詩鈺看向那個戰士,有些楚楚可憐的樣子。

傅光濤聽到趙詩鈺軟綿綿的聲音,骨頭都酥了,立即拍胸脯道:「包在我身上。」

傅光濤開始四處拉人,把班裡幾個等級高的都叫了一遍,趙詩鈺、柏俊都在,很多人多少都還是賣他們一些面子的,很快的,他們聚集起了十多個人。

「找齊二十個人,我們晚上一起下副本吧。」趙詩鈺看到隊伍漸漸成形,也喜笑顏開,儼然以隊長自居了。

有幾個人雖然比較不滿於趙詩鈺等人自大的口氣,但同學們都在,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就剩聶言、夏天宇幾個人沒來了,把他們叫過來人數就差不多了。」一個瘦高的男生道,他比較佩服聶言,所以開口說話了。

「聶言、夏天宇高傲得很,一副天王老子我最大的樣子,不屑跟我們一起組隊,我們請不起。前幾天邀請他來參加班會,他都沒來。」傅光濤道,他這樣一說,就把污水全部潑到了聶言身上,他有意讓同學們都疏遠聶言。

傅光濤等人這麼一說,聶言便在大家眼裡,留下了一種很傲慢的印象,那個瘦高的男生雖然有點將信將疑,但也不好說什麼了。聶言沒來,這是大家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覺得他是因為等級太低,都不好意思出現吧。」旁邊有個人插嘴道。

聽到傅光濤等人這麼說聶言,謝瑤已經義憤填膺了。

「他們怎麼能這麼說你。」謝瑤站了起來,氣憤地想要上去跟他們理論。

聶言拉住謝瑤,笑了笑,道:「幾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而已,跟他們一般計較,不值得,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聶言明白,過多的解釋是沒有用的,以後這些同學自然能看清楚每個人的為人。

他拉著謝瑤坐下,不再理會這些人,看向遠處,夏天宇、許岩和費哲他們坐在角落裡,周圍的座位空蕩蕩的,他們顯然被傅光濤等人有意孤立了起來。

聶言對夏天宇、許岩和費哲心生歉意,要不是因為他,他們幾個也不會被傅光濤等人排擠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