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一切為了妻子的性福

jiouguai
本文:2021-10-16T17:07:59
(一)

  我和妻子結婚了已經三年,一直沒有要孩子,我們認為對事業也有妨礙。

  感情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在性的方面畢竟是由於時間長了,漸漸地也淡
漠下來。加上我經常地出差忙業務,對她的關心也漸漸地少了起來。特別是在忙
了一天後,常常一上床就呼嚕大睡,顧不上她的一些溫柔舉動了,就是在偶爾的
一次中,我也是倉促上陣,快速下馬。

  日子一天天地這樣過下去,我大大咧咧的慣了,也沒注意到她的一些變化。

  很細小的變化,就是注意了,也沒往那裡多想。總之,她這段時間比較愛洗
澡,愛上街添置新衣服。

  後來,還是一個老弟兄提示我,注意一下我妻子的行動,說是他妻子告訴他
的。他這麼一說,我就一激靈,想想這段時間我們的愛做得也少,她也不怎麼要
求,有時我出差回來,到家裡一看,就是幾天沒生火了,乾淨得叫人不感覺是家
了。我決定注意注意她的動向。

  一天晚上,我說和朋友出去吃飯,說很晚才回來,叫她不要等我了。收拾停
當,我就出門了,悄悄地躲在對面單元的二樓門洞窗口,看著自家的單元。大概
在二十分鐘後,她穿著她那件剛買不久的黃色連衣裙出門了,出了街口,就打了
一輛車。

  我接著也打了一輛車,叫司機跟在後面,司機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但什麼也
沒說,一直跟著前面的車。

  車在小西湖公園路口那裡停下來了,她下了車,就往公園裡面走去,我也付
錢下車,遠遠地跟在那個黃顏色後面,循著小樹林貓著腰跟進去。在假山那裡,
黃顏色停下來了,一個早等在那裡的男人迎了上去,兩人手牽在了一起,向牆根
草叢走去。

  我依然壓著身子跟過去,那個男的好像回頭看了看,然後把手摟在了黃顏色
的腰上。他們找到了牆根最裡面的地方,也就是17中的操場圍牆根下,坐了下
來,黃顏色還從包裡拿出來一大張的紙,兩人就靜靜地依偎在一起,悄悄地像一
對戀人般地坐在那裡。

  我看四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接近他們,只有到17中的圍牆裡面了。想到這
裡,我於是從另一面繞過去,再爬上17中的圍牆,進了校園,進去後,直接貼
著圍牆根就潛到了他們的「面前」。到了那個位置以後,竟然可以聽見他們低聲
說話的聲音,聲音不大,但仔細聽,還是可以聽見他們大概說的內容。

  「他今天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但是以前只要出去吃飯喝酒,就很晚回來……」

  「……」

  然後就是一陣摩摩挲梭的聲音,估計是在接吻,想到那個男人把舌頭伸進我
妻子的小嘴裡,在裡面吸吮著,我心裡就憤憤地想衝出去,但理智還是讓我平靜
了下來。

  一分多鐘後,估計他們分了開來,那個男的又問:「他回來後,你們有沒有
『辦事』?」

  「沒有,我沒要求他,他也沒有要求我,他很累,很早就睡了,就是早上的
時候,用手摳過我那裡,但是我睡著了,最不喜歡這時候人家動我,所以沒有辦
……」

  我心裡真是很氣,今早上我很想那個的,結果被她說困,就打發了過去,想
不到晚上她就跑出來找這個男人了。

  「是不是想我了?想不想我喂餵你……」

  接著就又是接吻的聲音,然後是拉練被拉開的聲音,拉的聲音很短,應該是
那個男的褲子拉練,而不是連衣裙的拉練。

  「你摸摸,看看是不是他想你了……」這時我妻子沒說話,但是明顯地喘氣
聲音大了,她一定是用手握住了那個男的陰莖。

  我當時是這麼猜的,但是心裡又不希望她會摸除我以外的男人的隱秘處,接
著又是紙的一陣響動,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但是估計已經快到我最不想印證
某個事情的時刻了。再接著,是一陣鑰匙的聲音,感覺鑰匙很多,是一大串的那
種,響了好幾聲,最後好像被擱在了草地上,就再也沒響過了,再接著是我妻子
說:「帶上吧,我危險期……」

  「不舒服,難受啊……」

  「我怕出事啊……」

  男的沒有再說話,接著是一聲塑料紙被撕破的聲音,停了有十幾秒鐘的時間
以後,我妻子的重重的「啊……」聲音。我於是明白了,有一個裹著一層薄薄的
塑膠質物的某個男人的陰莖,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

  隔著這個只有30公分厚的圍牆,我妻子就在我鼻子底下和另外一個男人偷
情,而這個偷已經不是只是被人吃了豆腐這樣簡單,而是衝破了最後一道防線,
連最實質性的事情都發生了。

  我幾次想伸頭看過去,但還是忍住了,最怕心理承受不住。一股很酸很酸的
合著一陣熱血上湧的滋味交替著衝擊著我的週身神經,而後我才發覺,我的底下
一直都是在勃起的狀態。

  圍牆那邊的兩人發出著明顯地故意壓抑住的喘息,夾雜著紙被弄出的響聲。

  「舒服嗎?」

  「是,舒服,裡面燙死我了,辣辣的……」

  「我這樣弄你一輩子好嗎?」

  「好,你比他會弄多了,你的粗,弄得我漲漲地……」

  「是,要我給你嗎?我把我的寶貝都給你,要不?……」

  「要,都給我,不要留啊,給我的時候,用勁地頂進去,我好要……」

  「我快了,想嗎?……」

  「嗯,想要,用勁,我就知道你給我了……」

  「……」

  我聽得渾身發燙,先前的被羞辱感已經全沒有了,剩下的只是被某種邪惡的
力量催生出的慾望燃燒著我的大腦和身體每個部位。

  在某個最高峰的時刻,他們交媾的分泌液「噗嘰」的聲音都可以清晰聽見。


  等一切都逐漸安靜下來的時候,等聽到衛生紙搽拭什麼的聲音響過後,等聽
到那個鑰匙串又被拾起掛到某個男人的腰帶上的時候,我知道什麼都過去了。

  下面他們的話,我無心再聽什麼了,這時才感到胳膊上已經被蚊子咬了好幾
口,癢得難受,但我還是忍到他們卿卿我我一陣私語後,離開並走向小樹林外,
我才從原路回去,翻出圍牆。

  我呆在假山那裡等了一段時間,知道他們已經遠離開小西湖之後,我返回到
他們剛才的地方。

  那張大的報紙還在,只是已經破裂了好幾個大塊,周圍卻很乾淨,我低著頭
仔細找著圍牆根,終於在幾步外發現一小團白色的影子。我過去,揀起來,然後
抓在手裡,進去小西湖邊上的WC裡,在一個位子裡蹲下,而後小心地展開裹著
的厚厚的一團衛生紙。

  最裡面是一個長長曲曲的保險套,前端的小袋裡,積滿了那個男人曾想射進
我妻子身體裡,但是被這個塑膠物阻隔住的精液,那個玩意兒裡的東西簡直是在
嘲笑我這個人無能。

  我用手捏捏那個小囊,還略帶著一點溫度,心裡想,這個男人不但佔了我妻
子的便宜,還想把他的東西也排進我妻子的身體裡,隨後我把它丟在了蹲位下。

  想著妻子今晚相應的「乾淨」,我的心裡好受了很多。事後我仔細地想了想
,我其實是個地道的阿Q!

  我決定向她攤牌了,沒想到她沒有隱瞞我什麼,就很如實地說出了一切,無
非是我們的感情是有基礎的,而我對她關心不夠。我聽著聽著,倒開始真感覺我
對她是愧疚太多。

  最後她說,他是她同事,互相一直有好感,他婚姻關係不好,他們是在我某
一次出差後一起喝酒後發生的關係,他的能力很好,這一點才是真正把我妻子吸
引住的原因。

  我問她:「我呢?」她說,我什麼都好,就是時間太短,幾分鐘就完事了,
她很難受,但又不好說,怕傷我自尊。我當時還感動了她一番,真是替我著想,
而我現在又在想,性的方面其實真的很重要,特別是現代的家庭。

  但是互相地找情人我還不願意,總感覺背著對方幹那些事情,一定會由性而
產生真感情,並且時間久了,我感覺她老和一個男人發生婚外性關係,自然會影
響到真正的夫妻感情,與其這樣危險地下去,不如給她經常性地換個性夥伴,把
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性的上面。

  不久以後,我們就開始接觸網絡,通過訪問色情網站、看A片、視頻聊天等
接觸了一些新的朋友和新的東西。後來,我又被「夫妻交換」的觀念所吸引,把
她也拉到一起看這些東西。結果呢,就想起來大家找一個共同的朋友來給我們的
感情加溫,我們決定試一次。

  第一個就想到了她那個同事──海東,我妻子在知道我同意後,自然心裡是
很願意的,畢竟以前是偷偷摸摸,但是表面還是故意說這樣不好吧,我說:「沒
事情,你婉轉地和海東說,看他的反應怎麼樣。」但我心裡也是沒底,不知道海
東會不會感覺不可思議。

  第三天,妻子出去了,很晚才回來,回來就說,海東將信將疑,說你老公真
願意嗎?不會是想編個陷阱訛他吧?我妻子說是她保證了半天,海東才願意。但
是說可能接受不了三人一起,希望是單獨和我妻子一起。

  我心裡罵道,真是得寸進尺,但是妻子說:「你就同意他一次,他說不定是
在懷疑這個事情的可行性啊?你同意一次,不就行了?」想想也是,我就說道:
「那星期六吧,你約他來吧。」

  海東週末晚上如約地來到我家,猛然地一見面,我們都有點尷尬。妻子早已
忙好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然後坐在我們中間,有漂亮的妻子坐在中間,氣氛緩和
了好多,妻子不停地給我們勸酒,大家喝得都不少,但都沒把話題往這方面扯,
估計都是心照不宣。妻子也喝了酒,小圓臉紅撲撲的,在兩個男人中間,越發地
顯出嬌媚來。

  飯吃得差不多了,我就借口去書房上網,單獨留他們在客廳,但是我的耳朵
一直支楞在那裡,聽外面房間的一切動靜。一會估計是妻子開了電視,那很細小
的電視機的「吱吱」的特有交流聲潛入我耳朵裡,但是沒有背景聲音,我知道妻
子放的是A片,一會功夫,客廳的拖鞋聲響起,接著向臥室去了,兩個人進了臥
室。

  我心在撲通撲通地跳,說實話,知道妻子在自己家床上,但是今天卻是另一
個男人來代替我行使丈夫的職責,我心裡是又燥又緊張。回想當時我坐在電腦椅
上就像是做夢一般,腦子裡混混噩噩。

  等我稍微地冷靜下來以後,大概是三四分鐘以後,我強壓住心跳,輕輕地打
開書房陽台門,悄悄地低腰走到臥室陽台邊上的大窗戶下。臥室的窗簾按照我的
希望,妻子留了一條縫隙,裡面的床頭櫃的檯燈和腳燈都開著,我透過這條窗簾
縫隙,看得非常真切,活脫一副現場A片。

  酒精的作用很好,海東趴在妻子的身上,兩人在熱擁著接吻,妻子一邊吻著
一邊幫海東脫衣服,可能是腰帶不好解,海東站起來,脫掉了上衣和長褲,只留
著裡面的平角單褲,妻子也被他剝得只剩下粉紅的胸衣,下面已經被海東剝得精
光,黑茸茸的陰口毛在檯燈下越發地顯著性感。

  妻子那裡的毛生得非常好,非常有光澤,並且捲曲得像一小團平平的絨草,
而底下的小縫兩邊非常光滑,妻子比較豐滿,小縫兩邊的肉很有肉感,像兩座低
低的小肉山丘簇擁在小縫兩邊。

  我知道妻子只要動情得很充足後,小縫裡面就會露出一點象扇貝裙邊一般的
肉唇來,蜷曲著皺皺折折地有時候還泛著一層動情後分泌出的愛液,裹在小縫和
那露出一點的裙邊上,好似抹上了一層蜂蜜的肉蓓蕾的花瓣。

  這麼好的妻子,這麼好的肉蓓蕾,我和妻子剛結婚的時候,是我最迷戀的地
方,今天就被這個叫海東的男人欣賞了,這時窗台外的我有一絲縷的難受從興奮
中擠出,湧上心頭。

  海東不知是喝得多了,還是第一次在別人家裡做這個事情,竟然全沒有欣賞
妻子的漂亮之處,只是三下五除二地脫掉自己的褲衩,低頭看著妻子下面小縫的
位置,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陰莖,另一隻手從左邊扒開妻子陰縫的一壁,先用陰莖
頭在妻子的陰門上轉了幾下,然後用陰莖頭劃撥開妻子的陰道口,然後他兩隻手
都鬆開了,身體向我妻子身上一撲,妻子的屁股和腰也回應著向上一頂。

  我雖然看不見令我這個丈夫刻骨銘心的那一剎那間,但是海東的那個動作明
白無誤地告訴我,妻子的身體現在已經接納了另一個男人的專門用於生殖的那截
肉體。

               (二)

  妻子和海東倆人緊緊地抱在一起,並熱烈地接著吻,海東結實的臀部向妻子
的下方釋放著一次次的沖壓動作,妻子在這個身上男人不斷重壓之下,漸漸地把
腿分開得越來越大,並最後把腿張揚了開來,又捲在海東粗壯的腰上,再度興奮
中,又分開,又捲上,底下的屁股一次次地配合著海東的衝擊而向上迎擊……

  此時此刻的我,心裡百感交集,我可愛的妻子被另一個男人壓在身軀下面,
被人肆意地進攻著,海東在她上面很起勁地忙著,在別人家的床上行使著別人老
公的責任,他一定很興奮吧?

  我不由地就把那天耳邊嘩啦的鑰匙聲和眼前的這個場景合在一起,床上,兩
個擁在一起的身體,幻化成在草地上瘋狂的一對,也是這樣子吧?也是這樣的沖
刺?也是這樣的抽插?那串鑰匙被解下放在地下後所發生的一切,就是現在發生
在我眼前的一切吧?

  海東把他的東西從我妻子身體裡抽了出來,然後站在床邊的地毯上,再把妻
子的身體朝床邊劃拉過來,妻子自己把枕頭跟著拉了下來,自己墊在屁股下,把
自己全是濕的小口對著海東,海東用手把著自己翹勃得高高的陰莖,把陽具頭朝
下壓低了,頂劃著妻子的小道口,還用另一隻手分開妻子一邊的肉肉的唇邊,在
狀態下的妻子唇唇都是向外微翻著。

  這次,海東更加輕鬆地就把自己的一端送進我妻子的身體,抽插的起伏也更
大,兩隻腿的肌肉繃得緊緊,妻子也隨著海東的抽插而把頭髮搖來搖去,然後把
手按在自己的小口處,把中指和食指分開卡在小口的上面,讓在她身體裡進出的
海東的陰莖可以很觸感地經過她的手指間進入到她的體內,海東每一次陰莖在她
那裡經過,都引起妻子肉感的屁股一陣緊縮或者可以說是一哆嗦。

  妻子的嘴裡還是倒抽涼氣,一下一下的,我知道這是她開始要高潮的時候,
唯一和我的高潮還是一次A片後,用一個買來的代用物什使她說自己好像「暈了
過去」。海東和妻子果然不是一次二次,對妻子的這個動作很知道怎麼回事,他
送進自己陰莖的力量用得很適中,對妻子的動作雖然在加快,但是從他臀部肌肉
的緊松程度可以看出來,他在努力調節著自己的力道,海東還時而地把腿曲下,
讓陰莖可以平直順利進去妻子的陰道,或者曲得更低,可以讓陰莖時時頂著妻子
陰道的上部衝擊。

  妻子的臉紅得非常厲害,被海東這些老到的姿勢弄得連連用手指按揉自己陰
道口上的陰蒂部位,嘴裡說著「東,要…東,要……」海東把抽插的速度提得更
加快了,每次插進我妻子陰道底深處的時候,都要很沉實地頓一下,然後臀部很
勁地左右擰動一下,好讓我妻子陰道裡面能更加地感受到他在這次合理地進入他
人妻子身體的活動中而膨脹到最粗的陽物。

  妻子的話語更多地開始迷迷糊糊的「啊…啊…」了,屁股不怎麼為迎合海東
的衝擊而上迎了,腿也不再間或張合地分開,緊緊夾著海東腰部的腿也開始隨著
屁股肉的抖動而抖動並漸漸鬆開,海東續又把妻子的腿並上夾在他腰周,一次次
地比一次次深地往妻子身體深處送入,最後他把身子緊緊地趴在妻子不停抖動的
身上,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是興奮還是舒悅,只是看見他臀部肌肉間隙性地放鬆
和緊張──他射精了!海東將他的精液全部排進了我妻子的身體裡。

  兩人抱緊沉浸了片刻,海東先抬起下身,慢慢用手探進他們的結合處將陰莖
從我妻子身子裡抽了出來,妻子將散在床頭的枕巾用手勾過來,按在陰道口處,
?拭著流出來的海東的精液,然後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朝海東誇張地做了個好
象很噁心的表情。海東朝她笑笑,拿過來枕巾,翻開自己還有點濕漉漉的包皮,
將自己的陰莖?乾淨,然後復又趴到我妻子的陰道前,將一邊輕輕扒開,用枕巾
仔細開始擦又流出來的精液,一邊擦一邊用手指著書房的位置,我妻子點點頭,
然後起身,披上一個大睡巾向臥室門走去。

  我忙潛回書房,假裝上網,其實心裡跳得厲害,妻子披著大紅的睡衣,在書
房門口朝我招手,臉上的紅霞還沒褪盡,還有點害羞地又似下意識地把睡衣裹了
裹緊,我有點猶豫,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面對海東,妻子不說話,一直笑瞇瞇地
看著我,我一鼓氣,起身去臥室,好在海東很知趣,已經穿好了短褲和背心,否
則面對這種場合下的另一個男人的裸體,我不知道有多尷尬。海東說他去洗澡,
就退了出去,還把門帶上了。

  妻子千嬌百媚地仰躺在床上,睡衣被揚了開來,也不再掩蓋,露出我一向迷
戀的毛茸的小蓓蕾,我三下兩下地脫去衣服,把憋了近一個小時的弟弟掏出來,
妻子緊緊閉著眼睛,嘴巴緊緊抿著,我的陰莖頭上早就一片濕乎,分開妻子的大
腿,就伏在了她的面前。

  我習慣性地用手撫摩著妻子短茸的小草坪,剛剛被海東耕耘過的小洞口還稍
微紅著,兩片小肉唇漂亮地合守在秘密的洞口前,肉感而微微交錯起來的蚌唇軟
軟地掩在剛才激烈酣戰的地方。

  我忍不住地分開兩片蚌唇,露出她裡面粉紅色的陰壁來,妻子被我的動作一
激靈,忍不住地夾了一下陰道裡面,一股稀薄的液沫漫在小口的內沿──海東的
精液!我猜想過來這些遺留物應該是什麼東西的了,剛才那種複雜的感情又冒出
心頭,要是在以前,我可能會想著嘔吐,但今天卻有種奇怪的感覺,刺激著我漸
起一種莫名的興奮。

  我忍不住低下頭去,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那從妻子陰道中流出來的白色
渾濁的液體,腥腥的、鹹鹹的液體被我的舌頭捲進我的嘴裡。我竟然吃了別的男
人射在我妻子陰道裡的精液!極度屈辱的感覺讓我迷茫,讓我失去了控制自己的
能力,我埋著頭,使勁舔食著妻子陰戶上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

  非常地溫暖,非常地濕潤,非常地潤滑,我於是象四十多分鐘前的海東做的
動作一般,依式地挺入了進去,海東的精液包裹在我的陽具周圍,給我進入妻子
的陰道很好地起著潤滑,我不費力氣地抽插在妻子軟玉般的身體裡。

  妻子的陰道被前面海東的一番作為後,寬鬆了一些,我喜歡不要太緊的的秘
洞,感覺那樣是比較容易的動作,妻子依然閉著眼睛繼續著這種享受,我像先前
的海東在她身體上耕耘起伏,她開始有重重的鼻音哼出來,之先意尤未盡的感覺
化成滿顏的紅潮重又浮上妻子的雙頰。

  衛生間的門響了,客廳裡電視機的聲音重又響起,海東這個先前四十多分鐘
的主人自顧自地看起了電視,一個男人在「愉快」過後,最想爽的事估計是點上
一支煙,泡上一壺茶,現在這個男人又多了一個可以回憶剛才侵入別家婦人的幕
景,將自己身體一部分基因的液體排在一個本不屬於自己婦人的體內,而他先行
操弄的陰道,現在正被那個婦人合法的丈夫後續地進入,接著是什麼呢?

  接著我在無比的興奮中和激昂中,拉響了戰鬥的結束曲,我狠狠並猛力地將
陰莖頂在妻子的陰道極處,一波波地將精液射進妻子溫暖的身體裡,而全沒想到
這裡前幾十分鐘就接納過海東同樣炙熱激射出的精液,妻子全身在顫抖,高潮燒
得她緊緊咬著牙,小手死命地掐著我的膀子,豐滿的乳房也隨著身體顫抖而像遇
風襲過的荷葉上集滿的凝露在微微擺動,紅紅的乳暈圍著撅挺的乳頭使我忍不住
再次低下頭細細地吮吸起來,妻子緊緊地收縮著陰道夾著我日漸軟縮的弟弟,抱
著我的頭在她乳房上晃搖著……

  我的陰莖終於全滑脫出妻子的身體,妻子一動不動,躺在床上,我扯過一條
薄毛毯蓋在她身上,接著起身去浴室沖洗,路過客廳裡,我和坐在沙發上的海東
對視了一下,海東的眼神裡示著友好,但他哪裡知道,我心裡在冷靜後卻是一片
矛盾,浴室門在我身後關上了,我打開水頭,腦子裡一片空白……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