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飛來艷福

jiouguai
本文:2021-10-12T22:09:31
我雖然不是玩家,但很好笑,在一些朋友眼中,他們都視我為玩家。

  當我見到有人這麼叫我時,我會問自己:我真是個玩家嗎﹖真正的玩家,他們是有
個格言的,格言是“來者不拒,去者不怨”。

  但我卻是個重感情的人,這個材料實在不夠資格做玩家,可是在現實生活中,奇怪
得很,我經常會有艷遇。

  這種飛來艷福,大多數都是孽緣,上過了床之後,翌日便告分手。

  幸運時大家幽會多幾次,令我覺得彷彿如鏡花水月,有開始,花是開了,可是卻無
結果,衹能空追憶。

  以下這個故事,正好就是這樣,說來也有點令人惆悵。

  較早前有一晚,我約了老友錢二爺下賭船,原來是最近濠江(澳門)治安不靖,經
常出現刀光劍影,更甚的是,“冷槍”亂放,由於子彈無眼,為免殃及池魚,我於是找
了錢二爺作伴,到賭船開開心心玩一個晚上。

  下午六時半,當我抵達尖沙嘴鐘樓對開碼頭時,苦候了足足半個鐘頭,始終不見錢
二爺露面,當時我心中想道:就算有要事不能來,也打個電話通知一聲呀﹗怎麼如此不
明不白﹖

  正當我怪責他時,手提電話響了:“我現在新界,不能來啦,你自己去發財好了,
不必等我了。”

  他一講完便收線,看來他一定有事無法分身,以他平日守時守信,絕對不會對老友
爽約的。

  我拿著兩張船票,正在猶豫間,下船還是不下呢﹖就在這個時候,有個少女走近我
身邊說:“先生,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這突然一叫,我本能地望望她,見她身上T恤一件,牛仔褲一條,腳踏運動鞋,背
上背著一個米黃色“背囊”,直覺上感到她全無“撈”味。

  於是禮貌地問道:“小姐,你想我怎麼幫你﹖”

  她把手中相機一揚,說:“你可以幫我影張相嗎﹖舉手之勞而已。”

  我點頭說:“可以。”

  於是便接過她那個相機,在附近替她影了幾張。

  影完相,我們互相自我介紹,她的英文名叫露意莎。

  她說:“我剛從美國回來,大概三個星期後就要飛返西雅圖了。”

  原來她移民去美國已經多年,目前還在攻讀預科,與媽媽移居美國,她父親卻在香
港經商,因此每年暑假,都會返港一行,看看香港、順道向爸爸問安。

  我問她:“去年的香港與今年的香港,都是差不多,如果說它變了,衹是由過去港
英殖民地政府,變成現時的特區政府而已。”

  我再問她:“你這次回來,對許多地方是否覺得陌生﹖有些不習慣﹖”

  她笑笑口說:“沒有,我是在香港長大的,不會覺得陌生,香港人很親切,樂於助
人,好比你,我一開口,你就毫不思索地幫我。”

  聽了她這幾句得體的回應,我知道她很有教養,也很懂得社交應酬,當時我已立定
主意,不下賭船了,跟眼前這位小妹妹聊聊,也是一樂也。

  當時我們在尖束海旁並肩而行,一面行,一面交談,她很聰明,衹是有點“野性”
的樣子,對一些新事物十分好奇,當我們坐下來時,她顯得落落大方,依偎到我身邊,
情深款款,別人看來,可能誤會我們是一對親密情侶。

  尖東的夜景,雖然不算最美,但這個地方勝在幽靜,坐在那裡夜話悄悄,絕不會有
人打擾。

  半小時後,忽然有一陣海風吹來,露意莎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立刻把身體依偎過
來,緊緊的貼著我說:“我好冷。”

  我下意識想:這分明是一種挑逗。

  這種反應,儘管是很自然,為了保護她,我於是把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肩膊上。
她隨即向我投以微笑,說:“你很懂得關心別人,對其他女孩了,你是否對她們一樣關
心﹖”

  我笑笑口口說:“是的,這是一種禮貌,女人是弱者嘛,她們需要男人保護。”

  她睨了我一眼說:“你以為女人都是弱者嗎﹖如果是,那你就錯了﹗”

  我訝然:“難道不是﹖”

  她說:“當然不是,我不妨舉個例問你,好比在床上,你說男人是強者還是女人是
強者﹖”

  我知道她的用意,於是說:“你果然是女強人,好一個冰雪聰明女子。”

  她說:“你我還未上過床,你又怎知我是個女強人﹖”

  她說時,整個上身靠攏過來,還伸手環腰抱得我緊緊,我心想:這分明是對我一種
暗示,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薄如紙。

  面對眼前這個野女郎,我知道此刻將是我們的孽緣開始了。

  就在這時,她已經把頭伸了過來,把香唇湊到我的嘴邊說:“吻我﹗”她說完,便
迅速把雙目閉上。

  此情此景,如果我還沒有些表示,那麼我便是天下間最大的傻瓜了,當時我想也不
想,便摟實她擁吻起來。

  這一吻,並不是點到即止,而是兩條舌頭交在一起的濕吻,她把舌頭伸進我口裡,
讓我吮啜一番,而我吮啜一會之後,也把舌頭送進她的口裡,任由她吮啜。

  這種滋味,確是一種享受,妙不可言。

  一吻已罷,她立即採取主動,拉了我的手按在她胸前,說:“你是否感覺到,我的
心跳得很快﹖”

  她這一下來得很突然,令我覺得我們的愛情發展實在太快了,不管如何,這令我有
點受寵若驚,於是說:“你的心跳得真是很厲害,不過,你的乳房實在很可愛,那種軟
綿綿的感覺,簡直令我想入非非呢﹗”

  “隔著衣服撫摸,你便有這種快意﹖”她笑著說:“來,你把手伸到裡面,試試這
又是怎樣的感受。”她說話時迅速解開兩粒鈕扣,拉著我的手塞了進去。

  這一回卻不同了,再沒有衣服阻障,肉體的直接接触,這種快感,自然是充滿真實
感。

  “你現時覺得怎樣﹖”她催促地問。

  我親她一親說:“我剛才見你,還不知道你沒有戴胸圍呢!”

  她說:“我這個習慣,已經有兩年了,因為我覺得胸圍是一種束縛……。”

  我一面細意撫摸,一面說:“你說得太謙虛了,你擁有這樣的一對豐滿乳房,應該
引以為傲才是,如果我猜得不錯,你的胸圍,大概不少過卅五吋,我有猜錯嗎﹖”

  她微笑說:“你的法眼真厲害,不,我應該指你的估計真正確,我的胸圍剛好是卅
五吋。”

  我隨即問:“那麼你的臀圍呢﹖”

  她說:“你又猜猜吧。”

  這一次,我決定不回答她,男女間如果這麼直接,似乎有點乏味,為了增加一點情
趣,我於是說:“我不想猜,你何不讓我摸一摸﹖”

  她馬上向我拋了個媚眼,然後笑嘻嘻地說:“也好。”說完便伸手解開牛仔褲鈕,
再拉下那條褲鍊,略為站起,屁股抖了抖,把褲子褪了下來。

  這時天色已黑,周圍無人,但她這種說做就做的狂野舉動,確實令我“刮目相看”
了。

  火頭既然已經點起,我又怎能怯場﹖於是我也不再跟她客氣,立即伸手過去,雙手
環繞她的豐臀抱了一抱,繼而又再細意地撫摸。

  “你量度完了沒有﹖”她向我催促說:“到底是幾多吋﹖”

  我對她說:“應該有卅五吋,不!是卅六吋,它實在太飽滿了,你這副身材,簡直
比女鬼還要動人、迷人哩!”

  她徐徐的坐了下來,依然讓條牛仔褲褪下,說:“你想不想驚奇一下﹖”

  我訝道:“難道你想令我怎麼驚奇﹖”

  她立即拉著我的手,按在她的私處,說:“你試試摸摸它,看看有甚麼不同﹖”

  我這時已知道她的用意,她顯然是以女強人的本色,向我展開挑戰,我衹好按照她
的指示去做,隔著這條薄如蟬翼的內褲,摸著摸著。

  我笑著對她說:“你果然是一個奇女子,我甚麼都摸不到,衹覺得你那裡好像是光
脫脫的。”

  她說:“你果然不簡單。”說時掀開內褲,又再拉著我的手伸進裡面。

  我故意打趣說:“我真是走眼了,你應該有十八、九歲啦,怎麼還未發育完全﹖”

  “誰說的﹖”她睨我一眼說:“我這個生理狀況,是遺傳的,聽媽媽說,她也好像
我一樣,四十幾歲人仍然毛都沒有一條,真奇怪。”

  我安慰她說:“你何必為此難過,阿媽生你就是這樣的,難道你還想植毛,在那裡
“插秧”﹖”

  她咭咭地笑起來,說:“誰說我要植毛﹖我親密的男友說,我這樣更好看、更性慼
哩﹗”

  我這才知道,原來她已經有親密的男朋友,看來她早已經見過世面了,一想到這裡
時,我隨即便大著膽子,把手向下伸去。

  當我的手摸到了“桃花源”洞口時,直覺的反應,我已察覺到她那裡很濕,彷彿如
“溪水”涓涓的流著,女人的生理就是這麼奇怪,當她情慾亢奮時,她的愛液,就會湧
現出來,隨時迎接“肉棒”光臨,令它能順利滑進去。

  露意莎的手這時輕輕按著我的手,她見我像跳手指舞的不斷活助,顯得十分緊張,
細細聲說:“我要,你給我好嗎﹖”

  我在她燙熱的臉上吻一吻說:“這裡是公共場所,怎可以﹖”

  她說:“怕甚麼,這裡又沒有人。”

  我對她說:“萬一有人來到怎麼辦﹖”

  她輕輕在我肩膊咬了一下說:“我不怕,我可以坐在你的大腿上。”

  她說時遲那時快,閃電般拉開我的褲鍊,把我的內褲一拉,便掏出我的“肉棒”出
來,俯首便吻。

  她一口把它啣進嘴裡,然後捲動舌頭,很有節奏的替我口交。

  她的技術看來十分老到,不一會,她已把我的“寶貝”弄得一寸一寸地脹大起來,
把她的櫻桃小嘴塞得滿滿的。

  到了這時,她忽然又採用過另一種招式,運用吐納術令到“肉棒”在她口裡進進出
出,並且不時輕咬,由於力度恰好,我不但覺得毫無痛楚,相反的是獲得一種說不出的
快感。

  由於我的手在她的“桃源”不停地施為,她極度舒服時,便會本能地發出“啊……
哎喲……舒服死了!”這種動人的淫聲,這種叫聲,這時聽起來簡直比蕭邦的樂曲更加
動聽。

  結果,我們的情慾終於戰勝了理智,這時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便在尖東海旁的坐
凳上大幹起來,露意莎把內褲脫去,兩腿張開坐在我的大腿上,她跟我面對面,雙手摟
著我的頸項,拼命地搖動她的豐臀。

  這時是萬籟俱寂,我隱約的聽到有種奇妙的聲音,當露意莎拋動身軀之際,“桃源
洞”的愛液便發出“唧唧”的聲音,它實在太扣人心弦了。

  這種奇炒的聲響,它一直剌激著我們的感官,令我們更添快意、更加陶醉。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我們獲得了無窮無盡的享受。

  如果有人問我,食覺的亨受與情慾觸覺的享受,要我任擇其一,我將會如何選擇﹖
我會毫不猶豫地答他,當我魚與熊掌兩者無法兼得時,我寧願選擇後者。

  萬惡淫為首,這句話一點也沒錯,此時我與露意莎簡直無法無天,彷彿把這個公眾
場所當作是伊甸園,而我們卻變成阿當夏娃,如果有人前來,或者有警察巡過,我們勢
必會當場出醜的。

  就在這時,我忽然渾身一顫,心知不妙,露意莎已察覺了,她立即緊抱我說:“不
要動,我也舒服死了。”她自已也靜止下來。

  我的感官頓時獲得一連串快感,這種快樂,文字是無法表達它的萬一。

  此刻,我與露意莎陶醉於這個境界,良久,我才鬆開手,讓她“下馬”。

  她一邊用紙巾清理我們的淫液浪汁,一面問我:“剛才我太舒服了,我知道你也很
舒服的,如果再多片刻,那就更妙了。”

  我慚愧地說:“我已經盡了全力啦,剛才你對我說,女人不是弱者,你說得并沒有
錯,今日一戰,你確有女強人的風範,但我倒想問問你,我們甚麼時候再見面﹖”

  她說:“我也不知道,如果我們有緣,一定會再見的。”她說時跟我擺出分手的模
樣。

  我知道無法挽留她,唯有苦笑的跟她說聲拜拜,望著她的背影逐漸在黑暗中消失。

                               - 終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