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凌虐黃蓉

jiouguai
本文:2021-10-03T13:13:17
過了良久,黃蓉悠悠醒來,發覺霍都已經穿好衣服站在一旁了,自己被綁在
身後的雙手也已經鬆開。身旁還放著自己的一堆衣物,黃蓉顧不得擦去膝蓋上的
泥污,稍作掩飾,就把衣衫鞋襪穿好了。看見霍都一臉的得意,黃蓉心道:「就
算要哭,也絕不在你面前哭。」想到這裡,用袖子抹去臉上的血跡。

  天已經黑了,一輪明月掛在天上,黃蓉受辱的地方離開被關押的山洞大約有
百來丈遠,霍都把黃蓉雙手重新綁好,押著她走向山洞,山路崎嶇,每一步從腳
掌上傳來的震動,都讓黃蓉感到下身要撕裂的感覺,于是不由的放輕腳步,想慢
慢挨回去,霍都見了,推了黃蓉一把,道:「怎麼黃大幫主連路也不會走啦?要
是你女兒問起來,你怎麼說啊?」

  到了洞口,霍都解開黃蓉口中穴道,上來幾個蒙古武士把黃蓉接了進去,霍
都又招來幾名武士讓他們到洞口方圓百丈以內去布下一些暗樁。

  洞裡漆黑,郭芙看不清黃蓉的眼角和鼻頭因悲憤都變成紅色了,見母親出去
這麼久回來了,問道:「娘,他讓你出去幹什麼?」黃蓉差一點就要撲進女兒懷
裡痛哭一場,但又如何放得下臉面,于是深吸一口氣,努力使自己出聲平緩,道
:「他們想讓我逼楊過和小龍女把武林盟主的位置讓出來,我沒有答應。」……

  慘被強暴後的夜晚是那麼的漫長,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上,黃蓉都難以承受
,到了中夜,黃蓉仔細聽女兒已經睡著了,用手伸到自己下身,只覺得無論是陰
戶還是肛門都充血腫得火燙。一晚上都沒有睡好,一會兒想自己怎麼對不起郭靖
,一會兒又後悔不應該拆散楊過和小龍女,要不然石陣一戰也不會敗落……

  第二天早上,母女二人到洞外的小溪旁疏洗。黃蓉乘解手時看到褻褲上有兩
灘不大的血跡,用手触摸下身,腫也退下了一半。黃蓉心下擔憂不知道霍都今天
會不會再來侵犯自己,要是再侵犯自己女兒的話,自己非瘋了不可。等回到洞裡
,不見了霍都,卻來了達爾巴,原來霍都和達爾巴武功一內一外,金輪法王筋脈
初通,把霍都找去療傷了。達爾巴雖然是敵人,但為人卻非常厚道,有時候在洞
外煮了酥油茶,也親自送一點進來給黃蓉母女。

  匆匆七日已經過去,這一日清早,法王來到洞中,對黃蓉道:「黃幫主,這
幾日怠慢你了,我們這就下山,老衲要先去蒙古軍營,等你們到了南陽就讓霍都
替老衲好好盡一下地主之宜。」

  山下早已整齊的排列著兩個蒙古千人隊,原來法王通過隨身攜帶的信鴿通知
了蒙古大軍。由于有蒙古大軍的護送,況且蓉,芙母女又被關在馬車中,所以雖
然郭靖和丐幫得到大小武的急報忙得翻了天,但還是沒有想到要攔截這一支開向
南陽的隊伍。

  南陽是蒙古進攻襄陽的橋頭堡,不但屯積著攻打襄陽用的馬匹糧草,就連襄
陽之戰中的傷兵都運到南陽療傷,因此向來重兵把守,整個南陽幾乎有一半是軍
宅,另外一半是老百姓所居,由于蒙古攻佔南陽已久,所以這個重鎮也恢復了昔
日的幾分繁華。

  霍都黃蓉一行是第三天深夜到南陽的,霍都安排好隨行人馬以後,就帶著黃
蓉母女往城西北的一片建築而去,那是一座城中城,南陽的要害所在,在威嚴的
建築群中穿行了小半個時辰,黃蓉放眼望去,到處是崗哨和暗樁,最令黃蓉奇怪
的是在這許多營房之中,居然開出好大一塊地方,修建了一座庄園,霍都一直帶
著母女二人走到園子頂裡頭的一排石室裡。


  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人王媽,是這裡的管事,王媽見霍都到來,連忙獻媚
的迎了上來,霍都看樣子是這裡的常客了,見了王媽,也很隨便,道:「老虔婆
,近來可好,這幾天又有你忙了,你看我帶什麼來了。」說著,令人把黃蓉母女
押了上來。王媽啐了一口道:「幾天不見,也沒有一句好話,一見面就老虔婆,
老虔婆的亂叫。」一見母女二人道:「唷!姐妹二人好俊,是不是又不聽王爺話
了?才送到我這裡的?」對霍都道:「王爺放心,要不了三天,我定讓這姐妹倆
乖乖的自己把褲子脫光。」霍都懟黃蓉笑道:「只要你受不了了,就讓王媽來找
我。」

  等霍都一走,王媽把黃蓉郭芙帶到一間密封的石室,石室靠牆是一個柜子,
王媽對黃蓉郭芙道:「到了我這裡的,都不用原來的名字,」一指黃蓉「你就叫
丙三,她叫丙四。聽到沒有?」黃蓉和郭芙對望一眼,不想作無謂的抗爭,點了
點頭,王媽續道:「只要你們聽話,我也不會怎麼得罪你們,萬一有朝一日你們
三千寵愛集一身,老身就死無葬身之地嘍。」郭芙一知半解,黃蓉卻皺緊眉頭。
王媽從丙三和丙四的抽屜裡各拿出一件袍子和一雙草鞋,道:「你們現在統統脫
光了,把這個穿上,頭上的首飾也統統摘下。」黃蓉和郭芙一聽之下都滿臉通紅
,自郭芙懂事之日起,就沒有在對方面前裸體相對過了,雖然親如母女,但也十
分尷尬。王媽見她們不動,道:「再不脫,我就叫人近來了。」黃蓉無奈,懟郭
芙道:「芙兒,把衣服換上。」說罷轉過身去。

  在王媽犀利的目光的注視下,母女二人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換上了王媽替她
們準備的袍子,兩人都羞憤欲死。等全部穿好,兩人轉過身來,郭芙幾乎都不敢
看自己的母親。袍子只到膝蓋,粗糙的草繩編織起來的草鞋,使母女二人嬌嫩的
腳下的肌膚感到微微的痲痒。王媽把她們換下的衣物收進抽屜,領她們到臥房。

  臥房的床是一張石頭砌成的通鋪,上面鋪了一張草席。床邊上站著一排六名
女犯人,剛剛收工回來,因為上床以後要把腳銬住,所以王媽不來,她們都不敢
上床睡覺。

  王媽讓黃蓉站到排頭,又讓郭芙站到排尾,道:「你們現在可以上床了。」
說完就看見六名女犯開始脫衣服,袍子一退下,身上就一絲不掛了,但這六名女
犯卻好像已經習慣了,用袍子把草鞋一包,當作枕頭,頭腳交錯的躺下了。黃蓉
一見沒有辦法,好在大家都是女人,也顧不得許多了,等八人都躺下,王媽把八
人的腳用銬子銬在床上,一襲一丈多長的白布蓋了上來,黃蓉有孕在身,對氣味
十分敏感,聞到邊上女犯腳上的汗酸臭,不禁轉過頭去,王媽見了,道:「這裡
春秋季十天洗一次澡,剛才我就站在你邊上,難道你的味道就很香麼?哼!」

  才睡了兩個時辰多一點,就被一陣鑼聲敲醒了,原來已經四更天,又到了眾
人上工的時間了。八人擠在井台邊梳洗,離井台兩丈遠近還放了兩個便桶。一晚
上裸身睡下來,黃蓉和郭芙已經不像剛開始那麼害羞。況且大家都是同病相憐,
黃蓉解完手,問邊上也在解手的女犯道:「這位姐姐,請問試身的布在那裡?」
那女犯道:「什麼布?」說完拿起邊上小木桶裡的竹片,在屁股中間刮了一下,
然後把竹片投到另外一個放用過的竹片的木桶裡。黃蓉一生嬌貴,一見之下幾乎
昏倒讓她用這樣的小竹片清潔自己的身體是不可能想象的,她這才明白,為什麼
睡在她身邊的女子襠間會有那樣的異味。在這裡霍都不但佔有她們的肉體,侮辱
她們的人格,連女子最基本的愛乾淨的權利都要剝奪,長期這樣的生活,恐怕自
己都會覺得自己不再是人了。

  早飯是碎米頭、菜皮和著點鹽一起煮的,黃蓉、郭芙和其他六名女犯站在那
裡,連碗也沒有,把半乾半稀的食物捧在手裡,吃的時候發出吸溜溜的聲音,這
是黃蓉最鄙視的粗胚吃飯時發出的聲音,現在黃蓉自己也不得不發出這樣的聲音
了。

  吃完飯八人來到一個有巨大磨盤的房間,王媽把她們的手銬在杠子上以後就
回去睡覺了,留下兩個守衛。磨盤巨大,八人用足了全力才推動起來,才推了兩
圈,汗水就滲了出來,到第十圈所有人的衣服都濕透了,袍子帖在身上,其他六
人雖然容貌不及芙蓉,但也是練武之人,身材亦自挺拔,兩名守衛的眼睛早就直
了起來,忽然其中一人揮動鞭子抽到郭芙身上,郭芙吃痛不過叫出聲來。

  黃蓉一見女兒被打,叫道:「你為何打我女兒?」那守衛道:「她偷懶,但
凡用力推磨者,小腿肚子這塊肉總是凸著的,你女兒前幾圈在用力,但剛才沒有
用力。」郭芙回過頭來,淚流滿面道:「娘,我實在受不了了,我肚子好難受啊
!」說到這裡,人忽然跪了下來,但雙手還掛在杠子上,這時大家都停了下來。
黃蓉著急,大聲叫嚷起來,引得王媽又來到磨坊。


  郭芙的雙腿間留下了一行殷紅的血,黃蓉一見知道原來是女兒月事來了,就
對王媽道:「她月事來了,不能再幹了。」王媽也看到郭芙腿上的血跡,對郭芙
道:「你等我一下。」王媽出門到丙四的抽屜裡拿出一只郭芙的襪子,又到灶台
下勾了點灶灰倒入襪筒裡,回到磨坊,把襪子從郭芙襠下穿過,然後用繩子固定
住。道:「現在好了,接著往下幹。」黃蓉一見真是心如刀絞,說什麼也不忍心
女兒受這份折磨。對王媽道:「麻煩你把王爺請來,我有話跟他說。」

  ……

  黃蓉換回自己的衣物,站在霍都的面前,王爺的臥房畢竟不同凡響,黃蓉一
路之上早就想清除了,自己越是抗爭,越是感到屈辱,霍都就越能感到快感,反
正受辱是難免的了,倒不如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兩人互相注視半晌,終于是黃蓉忍不住了,道:「是不是要我脫光?」霍都
一愣,細細一想,也明白了黃蓉的意思,道:「脫自然是要脫的,但慢慢來,不
要著急,嗯……你先把上衣脫了吧。」黃蓉目光呆滯,靜靜的把外衣,中衣和貼
身小衣一件一件的脫下,不一會兒,整個雪白的上身就裸露出來。霍都咽了一口
唾沫,饒著黃蓉轉了一圈,停在黃蓉胸前,因為身孕,乳房丰滿而微微下垂,乳
頭和乳暈是暗紅色的,并非處女的粉紅色。霍都一只手揪住乳頭,一只手恣意的
揉捏乳房,目光确盯住黃蓉的眼睛,黃蓉目光看著遠方,雙手放在大腿兩側,一
動不動仿佛是個死人,但嘴角還是微微顫抖著,過了一會兒,黃蓉左邊那只被霍
都所掌握的乳房已經明顯比右邊那只挺了起來。霍都忽然停了手,道:「你現
在把鞋襪脫了。」

  黃蓉好像完全喪失抵抗意識,彎下腰去,把靴子和襪子脫下,霍都看到黃蓉
襪尖結成硬塊的黃色汗斑,微微冷笑,道:「這倒很奇怪哦!我以為冰清玉潔的
黃幫主只會流香汗,而臭汗只是我們這些蠻子流的。」黃蓉不理睬他,把鞋襪扔
在一邊,直起身來,倔強的繼續目視前方。

  看到黃蓉這副樣子,霍都心想,倒要看看是誰厲害,道:「現在你把剩下的
這一點也脫光,但要慢慢的脫,一邊脫,一邊要扭動屁股。」黃蓉一口氣堵到嗓
子眼,幾乎不能呼吸。慢慢解開褲帶,手一鬆褲子就掉到了腳下。霍都道:「我
讓你慢慢的脫,還要扭屁股,你沒有聽見麼?重新來過,這次要是再做不好,就
讓你女兒來做。」

  黃蓉只得把褲子再提起來,從新慢慢放下,等放到膝蓋以上時,扭起屁股來
,但才扭了一下,就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一把提起褲子,揮拳向霍都衝去
,「畜生,我和你拼了。」……

  兩下連續擊中右頰的耳光,把黃蓉打翻在地,流入口中的鹹鹹的血液讓黃蓉
清醒過來,不待霍都吩咐,這次黃蓉主動站在那裡一邊脫褲子,一邊扭屁股,但
隋之而來的是無聲的淚水,肢體僵硬,臀肉顫抖,可以說是霍都看見的最令他興
奮,和最難看的一次扭屁股了。因為羞恥,黃蓉整個胸部以上的肌膚都變得粉紅。

  等到褲子全部脫光,霍都發現黃蓉的兜襠布上有幾塊不同顏色的硬塊,那是
霍都的精斑,黃蓉下體排出的體液,還有肛門被霍都作處女開發後留下的血污和
少許糞跡,十幾天沒有換洗,站在兩尺開外的霍都都聞到一股惡臭,黃蓉不好意
思讓霍都看見,把它團在一起,仍在鞋襪堆裡。

  霍都上前,把黃蓉的髮飾全部摘下,然後拿起兜襠布,把髒處翻到外面,對
黃蓉道:「不要以為我沒有看見。」黃蓉的臉羞得好像要滴出血來,霍都續道:
「把它含在嘴裡,自己的東西怕什麼?」黃蓉氣得差點就要暈倒:「你,你實在
是欺人太甚。」霍都道:「難道你還想吃耳光?還是讓你漂亮的女兒來吞?」

  黃蓉沒有辦法,只得把這塊發著惡臭的兜襠布含在嘴裡,想到布上有霍都的
精斑和自己的大糞汁,整個胃部翻滾起來,但沒有吃過中飯的胃囊實在吐不出任
何東西。

  霍都讓整個腹部因為惡心而起伏著的黃蓉彎下腰雙掌按住地面,隨後讓黃蓉
雙腳踩在自己手掌背上,黃蓉武功高強這個動作自然輕而易舉就做到了,但這個
動作的結果确是自然而然的暴露出了自己在下身的兩個出入口,兩片臀肉向兩邊
分得很開,霍都靠近仔細觀察,十幾天以前被自己小住過的處女地,又恢復成一
個門口帶有肉褶的小孔,陰戶依然飽滿誘人,霍都覺得自己身上開始起變化了,
霍都把鼻湊近,有肉褶的小孔附近的味道是腐臭的精液和糞便的惡臭,往下一寸
的味道最好聞,是成年雌性的臊味,尤其是一個十幾天沒有洗澡的孕婦,強烈的
體味直衝腦門,幾乎讓霍都當場泄掉。繼續往下,霍都聞到了一股尿臊味,女人
都比較愛乾淨,要不是懷孕的黃蓉被俘十幾天沒有洗澡,天底下那裡能夠聞到這
樣的味道,況且這是號稱中原武林第一美女的體味啊!

  黃蓉雙腿筆直的站在那裡,作出奇怪的羞恥的姿勢,頭發飄散開來,由于頭
朝下,不但血液湧向頭部,而且從胃裡翻上來的酸水也流進了鼻孔,黃蓉實在難
受得要死,全身開始出汗了,從磨坊出來,就已經有準備了,強姦,酷刑,甚至
輪姦……

  霍都的鼻尖埋在黃蓉的陰戶裡,上下慢慢移動著,陰戶溫暖而乾燥黃蓉現在
唯一的愿望就是霍都快一點插進來,無論是令黃蓉最感到恥辱和恐怖的排泄地方
,或者陰戶,只要快點幹完就好。作為女俘被強姦是沒有辦法的,但黃蓉即使在
被凌辱時也想保持自己聖潔的形象,但是這一愿望被放在自己嘴裡的兜襠布無情
的粉碎了。這比受到輪姦還要難受。黃蓉憎恨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難
聞的氣味。

  霍都繼續折磨著黃蓉,霍都要把黃蓉的精力體力全部讓耗盡以後,才把黃蓉
弄上床,而現在才剛剛開始。望著幾乎就要滴出水來的陰戶,霍都心想,要是在
陰戶上刷上蜜,讓黃蓉到園子裡去厥著屁股晒太陽,螞蟻會不會爬上來呢?

                      (2.1完)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