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557

天地丸丸
本文:2021-10-02T10:03:04
第五五七章 背叛!!

月光之城的戰爭如火如荼地進行着,聶言用盡了各種方法聚斂錢財,想要支撐一場戰爭,沒有足夠雄厚的資金是不行的。

就在聶言為了資金的事情而忙碌的時候,郭懷那裏忽然傳來消息,幾個牛人部落的玩家要退出公會,向他發送了申請。退會申請需要聶言簽字同意才能通過的,所以他就發消息給聶言了。

「是誰要退出公會?」聶言心頭一驚,問道。牛人部落的玩家要求退出公會,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上次水色煙頭退會事件自然是除外。對於燒餅,聶言還是有幾分熟悉的,是牛人部落的老隊員了,他曾讓燒餅幫他帶翟浩等人升級。

「是燒餅還有另外五個人。」郭懷道,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燒餅等人在牛人部落二線玩家中算得上頂尖,是牛人部落一點一點培養起來的,這些人要離開牛人部落,無疑是在郭懷心頭狠狠捅了一刀。

「他們現在在哪?」聶言問道,他大致已經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燒餅等人肯定在世紀財團那裏獲得了比牛人部落更高的協議價,那些見錢眼開的,在金錢的誘惑下,自然動起了退出牛人部落的心思。

假如聶言同意簽字,他們可以毫無負擔地離開,節約了一大筆開支,假如聶言不同意簽字,他們肯定會違約離開,至於違約金,背後站着世紀財團這樣一個大財主,他們不至於為這麼點違約金煩心。

「在克里普斯要塞公會總部。」郭懷道,他正在勸解燒餅等人。

「我立即過來。」聶言道,放下了手頭的事情,朝公會總部方向走去。

大概十多分鐘之後,聶言趕到了公會總部,朝公會總部中央的大廳走去,他進到公會總部的時候,裏面聚集了大概三十多個牛人部落的玩家,郭懷正和燒餅等人面對面地站着。

「燒餅,我們牛人部落一直打拚到現在,我有沒有虧待你,要是我哪裏做得不好,你覺得我虧了你們,你說出來,我肯定為你們解決。」郭懷還在試圖把燒餅等人勸回來。

燒餅有些慚愧但很堅決地道:「執行會長,我們跟着你和涅炎老大這麼久,你們確實沒有虧欠我們,但是人各有志,我希望我們可以安靜地離開。」

「燒餅大哥,我剛進牛人部落那會,是你把我帶上來的,如果不是你,我根本混不到現在這個位置,我們這些兄弟都希望你能留下來。」翟浩在一旁道。

燒餅喟然一嘆,道:「兄弟,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哥哥對不住你們,我們沒辦法繼續呆在牛人部落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們好聚好散,以後見面還是兄弟。」說到這裏,燒餅神色有些黯然,他實在有一些不得已的苦衷,他已經和世紀財團簽好了合同,那邊給出了六倍的協議價,雖然他也不想離開牛人部落,但是為了家人,為了更高的薪水報酬,他只能離開,那些錢對他來說,至關重要。

燒餅身邊另外五個玩家也面有愧色,他們實在無顏去看周圍這些牛人部落的兄弟們。

「草你嗎老余,當初涅炎會長、刀光老大他們是怎麼對你的,好了,現在你翅膀硬了,要退出牛人部落了。你對得起涅炎會長和刀光老大嗎?」旁邊有個戰士玩家沖了上來,揪著燒餅身後一個盜賊的衣領,被旁邊的玩家們拉開了。

「洛飛,算了。人各有志!」

那個叫老余的盜賊一直低頭不語,慨然嘆道:「是我對不起會長和刀光老大。」

「你要是回來,還是我洛飛的兄弟,要是你今天退出牛人部落,別怪我以後見你一次,殺你一次。」

聽着洛飛的咒罵,老餘一直垂頭不語,他心中有愧,根本沒有答話的底氣。

看到老余的反應,洛飛忍不住咒罵:「我看你是鐵了心退出牛人部落了,以後別怪我不客氣。」

公會大廳里有些喧鬧,聶言明白,燒餅等人是第一批退出牛人部落的,他們絕對不是最後一批,以後肯定會有更多的人退出牛人部落,他要是處理得不好,可能會產生很惡劣的影響。

「涅炎老大來了。」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涅炎老大。」

看到聶言進來,這群牛人部落的玩家們紛紛退開了一條路。

聶言朝燒餅等人走了過去。

燒餅看到聶言之後,低下了頭,他對聶言還是心存敬畏的,不敢有任何逾越的舉動,此時的他根本不敢正視聶言,對於牛人部落來說,他是一個背叛者。

燒餅已經在等待聶言狂風暴雨般的喝罵了,被罵一通的話,他的心情能好上不少,走得也能輕鬆一點。其他五個人的想法和燒餅差不多,他們也都是無顏面對聶言。

讓燒餅等人沒想到,聶言並沒有像想像中那樣,咒罵他們,而是溫和地一笑。

「燒餅,我記得當初你剛進牛人部落,被我罵了幾次,今天要走了,你不會記恨我吧。」聶言朗聲一笑道。

燒餅連忙搖頭,道:「當然不會。」

「還有老余,你是牛人部落少數幾個從牛人部落創建開始就跟着我的人之一,我還記得當初牛人部落被凱旋帝國封鎖的時候,你連續掛掉了十多回,不過也幹掉了凱旋帝國二十多個人。」聶言有些懷念地道。

那個叫老余的盜賊眼眶一紅,點了點頭。

「還有你們,瓜子、鋼鏰、老林、老柳,你們跟着我涅炎也不短了,是我虧待了你們,我都沒什麼可以回報你們的。」聶言慨然一嘆道,他是真心實意的,他明白這些隊員們都不容易。

「涅炎老大,你別這麼說,是我們對不起你,對不起牛人部落。」幾個人有些難過地道。

「我知道大家之所以離開牛人部落,肯定有很多個人原因,我可以理解。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各有志,我不會勉強你們。你們在牛人部落的時候,我涅炎一直把你們當兄弟,你們要走,我絕對不會卡你們的,你們臨走我沒什麼好送你們的,你們去公會倉庫挑幾件用得上的裝備吧。今天以後,各為其主,就沒辦法做兄弟了,大家各自保重。」聶言拍了拍燒餅等人的肩膀,黯然道。

聽到聶言的話,燒餅等人都有些哽咽出聲了。

「老大,對不起。」燒餅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朝聶言深深地鞠了一躬。

「燒餅,老余,保重。」一旁一個牛人部落的戰士喊道。

「保重。」其他牛人部落的玩家們也陸陸續續地喊道,聲音此起彼伏,有無奈,也有嘆息。

畢竟是一起組過團、下過副本、上過戰場的兄弟,見燒餅等人要走,他們心裏都不好受。

燒餅向其他隊員們深深地鞠了一躬,眼睛已經被淚水迷糊地看不清了:「大家保重。」

在這一刻,燒餅才深深地感覺到了牛人部落眾兄弟們深厚的情誼,他覺得,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然而他已經無法回頭了。除燒餅之外,其他五個人也是泣不成聲。

聶言在燒餅等人的退會申請上籤了字,燒餅等人將公會勳章交了出來。

看着磨損得有些破舊,從進牛人部落起就一直佩戴着的公會勳章被收回去,燒餅等人都露出了失落的表情,心頭彷彿被狠狠地剜走了一大塊,空蕩蕩的。

從此以後,他們就不是牛人部落的人了。

燒餅等人想起了聶言剛才的話,今天以後,各為其主,就沒辦法做兄弟了。想到這裏,燒餅等人心頭一痛,他們這才體會到,什麼叫做惶惶如喪家之犬。離開了牛人部落,他們的心裏,就缺少了一份依靠和寄託。

牛人部落,再也回不去了。燒餅很想找一個地方大哭一場,其餘五個人也難過得淚流滿面。

聶言忍住心中的悲愴,轉頭對翟浩道:「翟浩,送他們走吧,如果他們需要,到公會倉庫拿幾件好的裝備給他們。」

「嗯。」翟浩點了點頭,對燒餅等人道,「燒餅,我送你們出去吧。」

「兄弟,我...」燒餅正想說點什麼,但是話到臨頭,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翟浩搖了搖頭,嘆道:「走吧,以後不要再用這樣的稱呼了。」

燒餅心頭一陣刺痛,以後兄弟兩個字,都成了一種奢侈。想到世紀財團那份合約,心頭慚愧無比,當初真的是被豬油蒙了心,牛人部落的待遇,雖然比不上世紀財團開出的價錢,但也算是非常優厚的了,牛人部落並沒有虧待他們。

大家目送翟浩送走了燒餅等人,情緒都有些低落。

聶言看向旁邊的隊員們,道:「要走的就讓他們走吧,雖然燒餅他們走了,但是牛人部落還有這麼多兄弟在,大家打起精神來,干翻法師聯盟和神聖守護,再幹掉天使霸業和世紀財團!我們的路現在才剛剛開始!我們牛人部落沒有一個慫貨!」

「聶言老大說得對,我們還有這麼多弟兄!」

這些玩家們總算振奮了精神。

聶言看向一旁的郭懷道:「我們動作得加快了,世紀財團可不是省油的燈。」世紀財團的威脅已經近在眼前了,他們必須要做好應對的準備。

郭懷錶情有些凝重地點點頭,牛人部落到底有多少玩家已經接觸過世紀財團了?未來的一段日子裏,還會發生類似的事情么?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