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親戚關係(上)

冰心
本文:2021-09-30T23:23:42
第一章 幫舅媽搬家
那天我去探望舅媽,舅媽已經和舅舅離婚快十年了,卻未曾再婚。
舅舅年輕時就是個遊手好閒的混混,那時,舅媽年輕貌美,不過才十七歲就被舅舅娶進門,嚴格來說,應該是拐騙進門才對。所以舅媽娘家對舅媽十分不諒解,也不再和她連絡。
婚後不到一年,生了表妹小怡後,又過了兩年,舅舅本性難移,勾搭上另外一個年紀比舅媽還輕的女孩子,舅媽憤而和舅舅協議離婚,那年,舅媽才二十一歲。
我母親因為親生父親早年過世,外祖母在大陸上與外公再婚後,逃難到台灣,這才生下了兩個阿姨與舅舅,所以最大的阿姨與母親的年紀差了有十五歲之多,而舅舅與母親的年紀差更多了。是以,我今年十九歲,已經上了大學,而大阿姨才三十七歲,舅舅三十五歲,小阿姨也才三十一歲而已。
那天會去探望舅媽,是因為舅舅拜託我去幫舅媽搬家。
來到舅媽家,看到舅媽已經將要搬的物品都打包好了,搬家工人過一會會來。我與舅媽問好,舅媽,笑著摸摸我的頭說:「阿興,幾年不見,你已經長這麼大了。」
我有些靦腆,說:「以前看舅媽結婚典禮的時候好漂亮,幾年不見,舅媽還是和剛結婚時一樣年輕呢。」
舅媽臉色有些異色,輕斥了聲,說:「老了,你還記得舅媽結婚時的模樣。」
我知道她想到舅舅就有些生氣,所以趕緊說:「當然…不過舅媽現在比以前更迷人。」
舅媽轉身去收拾東西,說:「以前的事別再提了。喔,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回答:「大概是小怡告訴…說你今天要搬家,所以我來看看有什麼要幫忙的。舅媽,小怡呢?」
舅媽說:「大概還在學校打球吧,這丫頭,才不過小學六年級,野的很,老是靜不下來,你這大表哥也該勸勸她,專心唸書才是。」
我聳聳肩,說:「我和小怡也好多年不見了,不知道她是不是還記得我這個大表哥。舅媽,你東西都收好了嗎?有沒有什麼要我幫忙的?」
舅媽四下看看,說:「應該都差不多了,就等搬家工人來。」
說著,電鈴響起,我去開門,原來是搬家工人到了。於是我幫舅媽指揮工人,將傢具一一搬上卡車,舅媽告訴我新家的地址,和搬家工人隨車先到新家去,留下我將舊家整理整理,收拾看看有沒有遺漏的東西。
空蕩的屋子裡,剩下我一個人,我看地面凌亂不堪,先打掃了一回,又到臥室裡東翻翻西瞧瞧,突然,我發現舅媽床旁的櫃子裡好像有個包包忘了帶走,於是將之拿起來,隨手翻看。
一看之下,大吃一驚,裡面原來是幾本A書,還有一根女子自慰用的按摩棒。不小心打開開關,按摩棒不但開始震動,龜頭的部份也開始旋轉。我啼笑皆非,不曉得舅媽怎麼會將這種個人隱密的東西留在這裡。
將電動按摩棒關上,塞進包包裡,沈思片刻,不知道舅媽這東西還要不要?只是,無論如何,這東西絕不能留在這裡,免得下一個房客來看到,對舅媽會有些不尊敬的想法。但是就這樣拿給舅媽,也是十分尷尬的事情。
想了想,起身去櫃子裡隨便拿了些舊衣服,和包包放在一起。心想:這樣一起拿給舅媽,若是舅媽問起,就說沒有看包包裡面的東西,只是收起來帶給舅媽,這樣,舅媽應該就不會感到不好意思了。
正要關上櫃子,突然又發現另外一個抽屜裡,舅媽留了些內衣褲在裡面。
我心想:舅媽怎麼這麼糊塗,東西也沒收拾好,就叫工人來搬家,哎。
拿起舅媽的內衣褲,發現舅媽也挺好玩,一個人,淨穿些性感萬分的內褲,不但有蕾絲邊,有幾件褲襠還是薄紗透明的,其中還有一件下體處竟然是有開洞。我拿在手上,心中不由得一盪。我畢竟才十九歲,對男女間的事情雖然還未曾體會,但和一般少男一樣,碰到這種事情,難免會興奮起來。
我用力搖搖頭,將內衣褲與包包也放在一起,又去其他地方收拾了會,看看已經收得差不多了,回到臥室,坐在因為太舊而沒有搬走的雙人床上,眼睛瞪著那堆東西發呆。
身體裡血液不斷沸騰,我幾次伸出手朝向那堆東西,又收了回來。嘆口氣,我還是拿起那個包包,翻出那幾本A書,打了開來。
頭一本A書裡,大概和我自己收藏的差不多,一男一女做愛,一男二女做愛,二男一女做愛,反正就是做那回事。我雖然沒有真實經驗,但A書看多了,對這些圖片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應,只是下面褲襠開始腫脹了起來。
拿起第二本,翻到第一頁,眼睛瞪得大大的。原來第二本的內容竟然是國外早期的一種A書,怎麼說呢,就是全家亂倫性交的那種圖片。父親插女兒,母親舔兒子,淫亂的程度我從來也不曾看過。
在這裡大概介紹一下,封面寫著大大的:LOLITA;我當然不知道這個辭彙是什麼意思,只不過從此這個字眼便深深印在腦海中。
第一頁,是一家四口,穿著整齊地坐在餐桌前用餐,不過父親與母親的臉上都充滿了淫邪的笑容,而小女兒與大兒子也笑著回視父母,小女兒手中還抓著一根熱狗,伸出舌頭舔著,當然是充滿了性的暗示。
第二頁,父親站起身來走到小女兒身旁,摸著小女兒的肩膀;大兒子將椅子推開少許,而母親便蹲在大兒子身前伸手去解大兒子的褲帶。
第三頁,小女兒瞇起眼睛,父親將她的上衣解了開來,撫摸著她幼嫩的乳頭,另一隻手也解開自己的褲子拉鍊;母親這時已經掏出大兒子的陰莖,抬臉與大兒子兩人相視而笑。
第四頁,小女兒伸手抓住父親的大陰莖,笑著望著那根巨棒,張開口,正要放入嘴裡,父親兩手叉腰,顯得挺威風的;母親已經將大兒子瘦弱的陰莖含入嘴中,眼睛還是望著大兒子,而大兒子這時已經閉上雙眼,享受這份快感。
第五頁,父親抱住小女兒的頭,巨棒幾乎有三分之二含在小女兒的嘴裡;而母親這時也專心地舔弄大兒子的陰莖。
第六頁到第九頁,都是差不多的情景,只是母親一邊趴著舔大兒子的陰莖,裙子已經拉了上來,內褲也褪了下去,露出長滿陰毛的陰唇;小女兒轉頭含父親的巨棒,花格子的裙子也整件脫了下來,露出光潔無毛的陰部,而大兒子同時也反手去摸妹妹的陰唇。母親的陰唇與小女兒的陰唇放在一起,一個淫穢,一個純潔,成為極端奇特的景象。
第十頁,父親拉起小女兒,叫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根醜惡的巨棒就要插進小女兒稚嫩的陰戶裡;母親也抬起屁股,用手扶住大兒子的陰莖,正往自己的陰道裡塞進去。
第十一頁,父親的巨棒終於插進小女兒的陰戶裡,但是大概因為小陰戶塞不下這麼大一根巨棒,所以只進去了三分之一,小女兒背對鏡頭,看不到臉上的反應;母親的陰唇緊緊地包覆住大兒子瘦小的陰莖,整根插了進去,只留下陰囊在外面,母親半轉過臉,嘴張得大大的,似乎正在淫叫。
第十二頁到第十四頁,差不多。
第十五頁,父親將小女兒放到地毯上,與母親併排仰躺,大兒子與父親兩人如同比賽般,一個插著小陰戶,一個插著毛陰唇。只見父親這時已經將巨棒幾乎有半根都插進小女兒的陰道裡,而大兒子的陰莖插在母親的陰道裡,從陰唇留下一滴滴的淫水,沾得大兒子滿屁股都是。
第十六頁,父親與大兒子都抽出陰莖來,兩人笑著互相擊掌,好像摔角換手般情景。
第十七與第十八頁,父親插著母親的陰道,而大兒子也同時插著妹妹的陰戶。
第十九頁,大兒子畢竟年少,終於射了出來,精液滴在妹妹已然成了個大洞的陰戶門口,臉上表情好像爽到了極點,只差沒有聽到他的叫聲;母親興奮地看著兒子的龜頭,好像十分欣慰。
第二十頁,大兒子躺在旁邊,已然無力再戰;母親爬到小女兒的陰戶前,用舌頭幫小女兒舔乾淨大兒子流下的精液,父親仍抱住母親雪白的大屁股,奮力往裡抽插著巨棒。
第二十一頁,母親趴在小女兒身上,小女兒伸出舌頭舔著母親的乳房,一手撫摸著母親的陰蒂,小陰戶剛好就在母親的陰部下方,父親的巨棒仍然插在母親的陰道裡,大兒子這時也回過神來,興奮地看著這場大戰。
第二十二頁到第二十五頁,父親有時插入母親的陰道裡,有時插入小女兒的陰戶裡,大兒子也坐過來與母親接吻。
第二十六頁,父親終於受不了,站了起來,母親與小女兒都坐起身來一同舔著父親的陰莖,母親用手指摳著父親的屁眼,小女兒則摸著父親的陰囊,大兒子不甘寂寞,也在後面偷摸著妹妹的小乳頭。
最後一頁,父親張大了口狂叫,精液射在母親與小女兒的臉上,母親快樂地伸出舌頭吸吮父親濃濃的精液,小女兒似乎怕被射到眼睛裡,雙眼緊閉著,大兒子坐在旁邊,眼瞧這邊,微微地笑著。
我看到這裡,已經受不了,掏出陰莖,坐在床上開始套弄。一邊翻閱著那幾本A書,一邊拿起舅媽的內褲放在臉上呼吸,可惜舅媽的內褲是洗乾淨的,沒有什麼味道,但是在A書的刺激之下,我好像也變成那個大兒子插著母親的陰戶般,幻想插著舅媽的陰道,陰莖在舅媽的陰唇來回摩擦。
下體傳來一陣酥麻,我知道已經到了最後階段,只要再套個十來下,就可以射出我滿心的淫慾。平常這時總是忙著找衛生紙,這時我知道這個舊床鋪沒人要,就算射滿了我的精液也沒關係。
於是閉上雙眼,左手抓著舅媽的內褲,將兩根指頭抵在內褲的褲襠,想像這就是舅媽的陰唇,右手快速地套著我的陰莖……喔……
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在輕輕撫摸著我的陰囊,我嚇了一跳,睜開眼睛,表妹小怡笑嘻嘻地趴在我前面,正眼不轉睛地瞧著我自慰。
第二章 我的祕密
小怡笑嘻嘻地緩緩坐起身來,隨手拿起舅媽的內褲,將她臉上我的精液擦去,沒說什麼。我嚇呆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就這樣挺著一根陰莖,在小怡面前晃來晃去。
小怡低下頭,翻著剛才我看的那些A書,我噤口無言,也不敢亂動,一些沒完全射出的精液慢慢沿著陰莖留了下來。
小怡終於說話了:「大表哥,你……這樣舒服嗎?」
我這才回過神來,遲疑地說:「是……是呀,小怡你……」
小怡笑了笑,說:「還不把褲子穿起來,羞不羞人呀你。」
我連忙把還沒消腫的陰莖塞進褲子裡,拉上拉鍊,不小心還夾了皮一下,痛又不敢說,站起來,默默地站在一旁。
小怡邊翻著A書,邊說:「大表哥,你這樣是不是叫做“自慰”?男生自慰都要這樣看書嗎?也要拿女生內褲放在臉上啊?好奇怪,我從來沒看過男生自慰的樣子呢。」
我羞愧地說:「小怡……對不起,這……真對不起,我是因為……」
沒想到小怡大方地說:「沒關係,這是人性自然的需要,我了解。」
我想不到小怡才十二歲,小學六年級,怎麼會有這麼開通的想法。一般像她這麼大的小女孩若是看到了剛剛的景象,應該會是嚇得尖叫躲開,要不然就是呆呆地看著不敢說話,哪有一個小女孩會像她有這般成熟的思想。
小怡站起來,笑著說:「我可要去洗把臉了。」
說著走去浴室,東瞧西瞧,看不到毛巾,只有走回來拿了件她母親留下來的衣服,又走到浴室,打開水龍頭,嘩啦嘩啦地洗了個臉,這才回來對我說:「大表哥,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對不對?」
我硬著頭皮說:「是啊,大概有兩年多了。前一次見面好像是過年你回外婆家的時候,我了妳一面,是吧?」
小怡一副天真的模樣,說:「我記得那天你和外婆他們打麻將,好像輸了不少哦。」
我邊收拾床上的東西,邊說:「虧你還記得,那天我可輸慘了,大概有三千多吧……對了,小怡,你媽媽到新家那裡去了,你怎麼還留在這裡?你不知道新家的地址嗎?」
小怡說:「我當然知道,我只是想回來看看住了這麼多年的房子,留下一些回憶。」
我「喔」了聲,心想,這小鬼的心思還挺細的,只是沒想到會是在這種場合碰面。將舅媽的東西找了個塑膠袋裝起來,塞進我的背包,對小怡說:「這樣吧,我騎車送你去新家。小怡……你不會把我剛剛的事情告訴你媽媽吧?」
小怡鬼靈精地說:「當然……不知道,就看你怎樣賄絡我囉。」
我又好氣又好笑地拍了她的頭一下,說:「這下糟糕了,被你抓住小辮子,好吧,待會兒請你吃麥當勞,這總可以了吧。」
小怡歪著腦袋想想,點頭說:「勉強啦,不過我可要選最貴的套餐哦。」
我邊走出去邊說:「好啦,好啦,一切都隨你。」
來到麥當勞,看著小怡在我面前吃吃喝喝,還又點了支冰淇淋,小怡笑著看我,竟還伸出舌頭緩緩地用舌尖舔著冰淇淋,那副樣子好像在嘲笑我剛剛的醜態,暗示我A書上舔陰莖的模樣。
我搖搖頭,莫可奈何,只有問小怡:「你對男女之間的事情倒底懂多少?為什麼看到……也不會害怕?莫非……你有過類似經驗?」
小怡舔著冰淇淋,也不回答我這問題,只是隨口說:「嗯,不多,也不少吧。大表哥,你以為非得要有經驗才會懂得這些嗎?少笨了,我們同學早就大家都在討論這些事情,我還算比較保守的呢,」
她突然小聲靠近我,「告訴你喔,我有個同學叫做阿惠,她懂得的可多了,什麼自慰啦,高潮啦,這些名詞都是她告訴我們的。」
我吃了一驚,沒想到現在國小女生也這麼新潮開放,訥訥地說:「你們年紀這麼小,怎麼這麼……」
我還沒說完,小怡不屑地「哼」了聲,說:「年紀小又怎麼樣?告訴你,我那同學阿惠,她早在四年級的時候就已經是有經驗的女人了。」
我張大了口,心想,這……這不太好吧。忍不住問小怡:「她有沒有告訴你,她是跟誰……?」
小怡帶著一絲羨慕又有些忌妒地說:「阿惠是跟她哥啦,第一次的時候,阿惠四年級,她哥國中一年級。有一次,阿惠她爸和她媽出去旅行,家裡就剩下阿惠和她哥,她哥在自慰的時候被她撞見,於是就和她上了床。」
小怡突然有些興奮地看著我,說:「就和我們今天一樣耶。」
我苦笑著說:「不一樣,我又不會和你上床。哎,別說這個了。」
小怡賊嘻嘻地笑著:「為什麼別說了?我知道,聽我這樣講,你那裡又“勃起”了,是不是?」
聽到小怡這樣說,我確信她知道男女之間的事還真不少。
吃過麥當勞,我根據舅媽給我的地址,騎車帶她到她的新家。一進門,就看到舅媽頭上纏著毛巾,正獨自吃力地搬著傢具,我趕忙上前幫忙。
我問:「舅媽,那些工人呢?怎麼沒有幫你搬東西。」
舅媽氣呼呼地說:「別提了,那些可惡的工人,說了我就氣。明明講好價錢的,搬到這裡,又要加錢,我不肯給,他們放下東西轉身就走,留我一個人在這裡搬,累死我了。」
我笑了笑:「搬家公司就是這樣,沒辦法,他們吃定你一個婦道人家,不給錢就不搬。」
舅媽有些感傷地說:「是啊,我也知道,誰教我孤家寡人一個,想講道理又怕他們動粗,可我也不願吃虧,只好打發他們走,凡事自己來啦。」
我拍拍胸脯,說:「不打緊,一切有我,你放心。」
幸好經過成功嶺的六週訓練,這些粗活我還應付得來。
舅媽瞥了小怡一眼,問說:「你怎麼會碰見這丫頭的?」
我臉上紅了紅,小怡看著我微笑說:「我回家裡找東西,剛好看見大表哥……」
我心中噗咚噗咚地跳,「……在幫你收東西,就叫他載我過來。」
舅媽說:「喔,什麼東西?啊,忘了告訴你,」
舅媽轉頭對我說,「我那裡留的東西都是不要的,打算過幾天去包一包丟掉,你收了也是白收呢。」
我臉上又是一紅,實在沒勇氣將背包裡舅媽那袋東西拿出來還給她,這時心中才想到,好險小怡沒看到她媽媽那根按摩棒,否則不知道會怎麼想。咦,不對呀,她還是看到了那堆A書,這下她應該知道她媽媽的祕密了。哎,不對,是我的祕密。
幫著舅媽將傢具歸定位,又將紙箱裡的東西拿出來一一擺好,小怡懂事地在旁幫忙。我見到一旁還有些紙箱,打開其中一只,正要將東西拿出來,舅媽有些慌亂地說:「那些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先放著吧。」
我點點頭,轉身到一旁,與小怡兩人互換了個眼色,我這才明白,為什麼舅媽那些A書和按摩棒留在那裡不要了,原來舅媽另外有“新貨”,舊的不想帶過來,只好暫時放在舊家,準備另行找機會扔掉。
忙了好久,終於整理得差不多,我們三人直起發酸的腰,看著新家慢慢成形,有了家的感覺,心下都好是安慰。
舅媽抬手看看錶,驚叫:「哎呦,現在都六點多了,忙了一個下午,小怡,你和大表哥吃過中飯了沒?」
小怡笑說:「來之前大表哥帶我去麥當勞吃過了。」
舅媽瞋道:「也不會替媽媽帶一點,可餓死我了,中飯也沒吃。」
我這時才想到,在麥當勞時,我身上的錢全都奉獻給小怡堵住她的嘴,自己只喝了杯可樂,這時肚子咕嚕咕嚕地直叫,可也餓極了。
舅媽看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說:「阿興啊,真是抱歉,讓你忙了這麼久,也沒什麼好招待,過一會,舅媽帶你和小怡去吃館子去。」
我笑說:「好啊,舅媽,只是我得先打個電話回家。」
舅媽拍了自己腦袋一下,說:「我可忘了,這裡電話還沒牽。這樣吧,你到巷口打公用電話,順便幫舅媽帶幾瓶飲料回來。小怡,你幫大表哥去拿東西去,我先洗個澡。」
於是我和小怡走出門外,望了望方向,到一旁便利商店,小怡進去買飲料,我在店門口打公用電話回家,告訴媽媽我在舅媽家,吃過飯回去。
放下電話,小怡也買完出來,我對小怡說:「多謝你剛才沒有告訴你媽媽……中午的事情,否則我就完了。」
小怡說:「放心,你請我吃麥當勞,我不會出賣你的。不過……」
我有些緊張,問說:「不過什麼?」
小怡看了我一眼,狡猾地說:「不過有件事情你要答應我,要不然我就要告訴媽媽你拿她的內褲套在頭上自慰。」
我氣道:「小怡你……你真是奸詐,不是說好麥當勞就可以了嗎,還有什麼事情?」
小怡笑笑,說:「放心,不是壞事,對你也有好處的。」
我問說:「倒底是什麼事情,快說啊。」
小怡說:「我現在還沒想到,不過想到的時候,你可不許耍賴,聽到沒有?」
我無奈地說:「好吧,誰叫我做了虧心事,一切都依你。」
第三章 舅媽的祕密
回到舅媽家,小怡放下飲料,就打開電視想看,怎奈畫面一陣亂跳,小怡對我叫著:「大表哥,快幫我修電視機。」
我繞到電視後面瞧了瞧,說:「笨蛋,你家電視還沒有接天線哪,當然沒畫面。」
小怡愣了愣,說:「那怎麼辦,不管,你要幫我修好。」
我嘆口氣,起身到外面陽台去看有沒有現成的天線可以接上的,看了半天,發現似乎隔壁有接一條有線電視的纜線,心生一計,回屋裡找出工具,打算從中暫時跨接過來。
在陽台上忙了半天,回頭叫小怡幫我把老虎鉗拿來,怎料小怡不知道什麼時候溜出去玩了,大概是等得不耐煩,自己先跑了。
將老虎鉗拿來,正要夾起線頭,忽然聽到身後有一種奇怪的聲音傳出來。
我回頭去看,發現舅媽家的陽台,是可以通到客廳與主臥室的那種。我現在站的位置,正好在舅媽臥室外面,只是舅媽房間的落地窗將窗簾拉上,看不到裡面。
仔細聽那聲音,好像是以前看A片的時候,女主角那種哼哼唧唧的爽快淫叫。我停下動作,又專心聽了一下,臉上通紅,確定那聲音正是從舅媽房間傳出來的,心中七上八下,有些想偷偷看舅媽在做什麼。
其實也不用多猜。自從發現舅媽的按摩棒,便知道舅媽因為離婚多年,又因為小怡的緣故,沒有另外去找對象,這些年來,舅媽大概就是靠那些按摩棒渡過寂寞的夜晚。我並不會就此認為舅媽是個淫亂的女人,換了是我,我當然也會這麼做,又何況今天中午我也曾經……
舅媽大概是以為我和小怡買東西還沒回來,趁剛洗過澡,自行解決一下。
我心中非常矛盾,不知道是否應該偷窺舅媽自慰。想了想,終於按耐不住男性的慾望,偷偷壓低身子,從舅媽房間落地窗的窗簾旁邊縫隙,往房間裡面偷看。
就見到舅媽果然躺在新買的床上,旁邊散落著浴巾,全身赤裸,兩腿大開,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奶,一手拼命在下體處摩擦。
從我這個角度,沒辦法看到舅媽陰部的詳細景象,心中有些懊惱,但想到終於看到舅媽的豐胸,又同時窺探了舅媽的隱私,不由得我不興奮起來,褲襠也脹得有些難受。
舅媽突然翻了翻身體,嚇得我趕緊躲開身形,躲在一旁大概半分鐘,忍不住,又將腦袋伸到窗簾細縫旁,瞇著眼睛瞧。
舅媽這時換了姿勢,趴跪在床上,屁股翹得老高。由於舅媽的屁股正對著我這個方向,我看得清清楚楚。舅媽左手撐住身子,另一手在陰戶裡摳摳弄弄,中指還插入陰道裡,不斷進出摩擦,食指輕扣著陰蒂,無名指和小指則輕撫著舅媽的會陰部。
舅媽磨了半天,我也在陽台掏出陰莖套了半天,未幾,見到舅媽身子顫抖了一下,屁股不斷左右搖動,好像快要到達高潮。我也想和舅媽同時射出精液,怎奈得中午已經射過一次,而且偷看的時候心情既緊張又害怕被發現,硬是射不出來。
舅媽仰起頭,右手還插在陰戶裡,左手塞進嘴裡吸吮著,一下子,舅媽便倒在床上,似乎高潮過去,全身脫力。雪白的大屁股還是對著我,我卻再也不敢繼續偷看,於是趕緊將老二放回褲子裡,起身繼續假裝接電視天線。
過沒多久,舅媽換上輕便的休閒服,若無其事地走到外面來,看我在做什麼。
我粗手粗腳地將天線拉到客廳,接上電視,電視機倏地出現了畫面,我拍拍手,說:「終於接好了,舅媽,你和小怡有電視可看了。」
舅媽露出奇怪的笑容,說;「可真多謝你了,阿興,舅媽今天才知道,家裡沒有個『男人』可真是不行。」
我奇怪舅媽為何強調『男人』這個字眼,不敢多話,打算去廚房洗手。
舅媽說:「阿興啊,你到我房間浴室去洗手好了,我那裡有肥皂。」
我點頭應了,走進舅媽房間的浴室,洗好手,順便尿了一泡尿,正要打開門出去,發現浴室浴缸旁放著一件舅媽穿過的內褲。我遲疑了下,走過去拿起內褲,輕輕放在鼻子前面,閉上眼睛深呼吸,一股尿臊味混著一種成熟女性的體香撲入鼻中。
我禁不住拿著舅媽的內褲,另一隻手便開始搓弄我已經脹大的老二,越搓越快,正要射出來,舅媽在外面問:「阿興,怎麼洗個手這麼久,快出來我們去吃飯去。」
我吃了一驚,精液又縮了回去。無奈,放下舅媽的內褲,照著原先的樣子放好,恙恙然打開浴室門出去了。
與舅媽、小怡在外面吃過晚飯,回到舅媽家,小怡坐在電視機前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節目,舅媽和我坐在餐桌前,喝著下午買回來的飲料。
舅媽說:「阿興,你今年多大了?十九是吧,舅媽應該沒記錯。怎樣,有沒有女朋友?」我不好意思地說:「哪有,才剛上大學,我又不帥,怎麼會有女孩子喜歡我。」
舅媽說:「亂講,你的條件不錯啊,只要你敢開口,有哪個女孩子抵擋得住你的魅力。」
我笑說:「舅媽別開玩笑了,真的沒有嘛。」
舅媽斜望了小怡一眼,說:「舅媽不是跟你開玩笑,改天舅媽幫你介紹個女孩子,不過能否成功就看你自己的工夫了。」
我搖搖手,說:「舅媽別鬧了。第一,有舅媽如此美貌的女人在眼前,條件再不錯的女孩子也被舅媽比了下去;第二,我帥不帥自己心中明白,也不是討女孩子歡心的那種型,連吉他啦,運動啦都比不上其他同學。哎,要是真得有機會認識女孩子,想必對方也看不上我。」
舅媽握住我的手,鼓勵我說:「別自暴自棄,舅媽知道你一定有比別人『強』的地方,是不是?」
我看著舅媽的眼睛,笑得彎彎的,眼光中充滿了莫名的奇怪含意,額頭上冒出汗來,趕緊抽回手,說:「舅媽我要回家了,改天再來看你。」
舅媽臉色一變,嘆口氣,坐著不說話,我也不敢動。
舅媽又看了小怡一眼,小怡還是盯著她的電視看。舅媽悄聲對我說:「來我房裡一下。」
說著起身到房間去了。
我心中又是緊張害怕又是有些幻想期待,莫非舅媽……不會吧,別多心了。
隨著舅媽來到她房中,舅媽拍拍床鋪說:「來,坐下,舅媽有些事情對你說。」
我依言坐下,兩手規矩地放在膝蓋上。
舅媽走到衣櫃前,拿出一個小包包,說:「這就是你幫舅媽收拾的東西,是不是?」
我嚇了一跳,那包東西正是我中午在舅媽舊家發現的那些A書和按摩棒,但是我不是放在背包裡嗎?怎麼會被舅媽發現。
舅媽走到我身旁坐下,看著我,說:「別害怕,其實,舅媽知道你已經發現舅媽的祕密了,這……你會不會看不起舅媽?」
我義憤填膺地說:「不會,舅媽,我不會看不起你,這些……不過是人性自然的需要罷了,不是嗎?」我也套用小怡中午對我說的那番話。
舅媽說:「那就好,舅媽怕你覺得舅媽是個淫亂的女人,其實我……哎,你也知道舅媽和你舅舅離婚這麼多年,始終是一個人過,有的時候,女人難免有些需要,舅媽不是聖女,只好靠這些東西渡過夜晚。你懂嗎?」
我臉上一紅,低頭說:「我懂。」
舅媽拿起我的手,放在那根按摩棒上面,眼中泛出奇怪的神色,說:「你以前見過這些東西沒有?嗯?」
我想縮回手,怎奈舅媽抓住了不放,我訥訥地說:「沒見過。」
舅媽說:「你知道女人怎麼用這些東西嗎?」
我頭低得更低,說:「……就是放進去,打開開關。」
舅媽輕輕地笑著:「放進哪裡啊?告訴舅媽。」
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抬頭看著舅媽說:「放進舅媽的……陰道裡去。」
舅媽笑說:「呦,阿興終於開竅了,你知道舅媽為什麼問你這些嗎?傻小子。」
我這時終於了解舅媽的用意,也笑著說:「當然知道,舅媽,你是不是想告訴我這傻小子,假的東西畢竟比不上真的東西來得受用。舅媽,其實我……」
舅媽伸手遮住我的嘴,說:「舅媽知道下午你在外面看舅媽,舅媽是表演給你看的,你知道嗎?傻小子。」
我驚訝地說:「你……那麼……」
舅媽靠在我耳朵旁邊說:「要不是小怡在這裡,舅媽早就……嘻,你願不願意和舅媽上床?」
我聽舅媽這樣直說,心中突然又想起道德與倫理課本中的教條,遲疑地說:「舅媽,你是我舅舅的太太……」
舅媽拍了我腦袋一下,說:「你雖然口中叫我舅媽,心中可還把我看作你舅媽?況且,我早已和你舅舅離婚了,現在,我可是單身一個人。你不要老是把我想做是你的舅媽,要是我是你在街上認識的一個女人,你就願意和我上床了嗎?」
我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回答:「願意……」
舅媽說:「那就對了。這樣,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叫小怡去找她同學阿惠玩,你過來。」
我望著舅媽,兩人慢慢一起笑了起來。舅媽又握了我的手一下,便起身說:「好了,你該回家了。」
我興奮地趁舅媽不注意,在她臉上親吻了一下,跑到客廳拿起背包,對小怡說:「我回去了。」
小怡轉頭看看我,又去看電視,口中說:「拜拜,別忘了我說的事情哦。」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