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545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9-28T15:38:06
第五四五章 殺機

奧術法師給自己套了一個奧義護盾,這是奧術法師最強的護盾,被奧義護盾防護的時候,可以無視控制魔法,應該能支撐住幾秒,在這段期間,他還能自救一下。

不過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聶言的澤恩納德之劍砍落了下來,奧義護盾稀里嘩啦地變成了碎片,他的血量瞬間見底。

秒殺!

被秒殺的時候,奧術法師依然一臉的不可思議。

在他以往的戰鬥經驗里,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的事情,一個盜賊居然能把加持了奧義護盾的他秒殺,狂賊涅炎未免也太非人類了。

他的瞳孔漸漸渙散,雖然很不甘心,但是最後也只能認命。

幹掉奧術法師,聶言照着火烈鳥的後腦勺扎了下去,火烈鳥發出凄慘的悲鳴之聲,被暗翼之龍一擊撲殺。

吃掉火烈鳥的生命核心之後,聶言感覺到,暗翼之龍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它的身體由黑色變成了暗紫色,愈發地晶瑩剔透。

暗翼之龍的力量變得更加充盈了,膚質也變得更加堅硬,上面就像塗抹了一層釉質,有一種光滑的感覺。

距離進階還很遙遠,不過暗翼之龍實力的增加卻是很顯著的。

聶言騎乘在暗翼之龍上,俯瞰下方,萬里河山盡在腳下,心中升起一種傲視天下的感覺。

這時,本質惡魔騎乘着滄瀾翼鳥魏顫顫地飛了起來,遍體鱗傷,它身上染滿了鮮血,已經分不清到底是它的血,還是蝶妖的血了,反正蝶妖被本質惡魔放倒了,屍體散了一地。

「老大,弄到一枚生命核心。」本質惡魔喘了一口氣道,他累得夠嗆,只差那麼一點點,掛掉的就是他和滄瀾翼鳥,而非蝶妖。

滄瀾翼鳥的爪子抓着一枚血紅色的生命核心,發出迷離的光芒。

「你自己拿着吧。」聶言道,朝遠處看去,剛才暗翼之龍跟風蛇、火烈鳥搏鬥的時候,另外兩隻飛行坐騎的主人見情況有些不妙,早已騎乘着各自的飛行坐騎逃離了,哪還敢逗留。

法師聯盟六隻飛行坐騎,四死兩逃,信仰的第一次空戰,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

聶言的暗翼之龍和本質惡魔的滄瀾翼鳥,也將在信仰的公會戰爭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以二敵六,造成對方四死兩逃,這樣的戰績絕對是非常輝煌的。

聶言騎乘暗翼之龍降低高度,回到地面的時候,發現下面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了。

「戰鬥結果怎麼樣?」聶言問道,極目看去,地上密密麻麻都是屍體,以法師聯盟的人居多,牛人部落的人卻沒有幾個的樣子。

「到目前為止,總共殲敵兩千五百六,狂法帶着一部分人跑了,這幫傢伙溜得倒是挺快的。我們總共掛掉了三百七十人。」璀璨刀光道,露出一絲笑容,這是他們打得最漂亮的一仗了,牛人部落的實力算是保存了下來,對手是法師聯盟、神聖守護和各大工作室的精英,按理說實力比他們要稍強,卻只有這麼點傷亡,比大家的預期好太多了。

「幸虧涅炎之前磨掉了法師聯盟那麼多實力,再加上寒冰穿刺和火焰之海那麼一爆,法師聯盟肯定頂不住了,我們在後面追殺,他們根本沒辦法組織起反抗。」旁邊的水色煙頭分析了一下道,打到後面基本上就是他們在追殺法師聯盟,不停地衝鋒衝鋒,幹掉一個又一個,法師聯盟那些人根本不敢回頭反抗,跑得稍慢一點就被幹掉了,那時候法師聯盟的人只恨沒多生兩條腿。

大家把法師聯盟那些玩家們掉落的裝備都撿了起來,足足有六千件之多,而且都是極品裝備,法師聯盟這回真的是損失慘重,這麼多法師聯盟玩家掛掉的損失,就夠他們受的了,除此之外,其他人的損失,也要他們賠付,這回算是大出血,估計沒兩百萬金幣下不來。

狂法等人雖然逃掉了,但掉五級是不可避免的,只要聶言佔據十處城堡,維持一小時以上,法師聯盟就輸了,還是得掉五級,就算在這張地圖裏面躲得再好都沒用。

接下來,是牛人部落對法師聯盟的大追殺,聶言騎乘暗翼之龍在天空中疾馳,要是碰到法師聯盟落單的玩家,便操縱暗翼之龍撲下去,將他幹掉。另外璀璨刀光、謝瑤、唐堯等人分別帶領十一支隊伍,對法師聯盟的殘兵敗將圍追堵截,頓時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法師聯盟早已潰不成軍,剩下的人狼狽逃竄,只能東躲西藏,在一些角落裏不敢出來了,狂法根本沒辦法將這些人組織到一起,他本人也成了喪家之犬。狂奔出數千碼之外后,他仍然沒有一點安全感,因為sun就像幽靈一樣,跟在他的後面。

身邊已經沒有其他隊員了,他在空曠的叢林間遊盪。

「該死的牛人部落!」狂法憤怒地咒罵,揮動法杖一個火球放了出去。

火球轟的一聲,將一棵大樹炸飛。

他想要發泄心中的怒火,對於法師聯盟的未來,他也有些茫然了,此刻牛人部落的投石機,正大軍壓境,開向月光之城,法師聯盟經此一役,已經損失慘重了,還要被牛人部落划走五座要塞,這樣一來,牛人部落在月光之城就有了橋頭堡,進可攻,退可守。

協議里那些條款,讓狂法有一種想要砍人的衝動,割讓的五座要塞,一個月內不能攻打,在這一個月里,牛人部落可以利用這五座要塞,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了!牛人部落可以好整以暇地進攻法師聯盟的主要塞!

這時候,蒼涼安靜的叢林,忽然讓他有了一種英雄末路的感覺。

他把身上的極品裝備都換了下來,穿上一套垃圾的裝飾性裝備,才過了片刻,一把匕首突然出現在了咽喉前面。

終於來了,狂法閉上了眼睛。

噗的一聲,鮮血飛濺。

看到狂法倒地,sun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還以為狂法會跟他決一死戰呢,沒想到竟會以這樣的方式自裁。

狂法明白,他現在怎麼掙扎都是徒勞的,還不如趕緊死掉,趕回月光之城穩定大局,牛人部落這邊這麼大的動作,要是他不在,月光之城指不定會亂成什麼樣。

狂法這邊繳械了,另外一些人卻沒消停下來,人數大概五六十個的樣子,他們是野狼工作室和血煞的人,他們以打游擊的方式,跟牛人部落纏鬥,雖然他們明白,輸是肯定的,不如破釜沉舟,幹掉一些牛人部落的人,從他們身上撈點裝備用用。

牛人部落被這些玩家幹掉了幾十個,他們的損失也不小。

王者天下在密林間潛行飛掠,他盯上了一些人,總共八個,領頭的是野狼工作室的烏鴉和克洛。

「狂法繳械了。」烏鴉看了一下消息欄,道。

「那個蠢貨,我們被他害慘了,在這個鬼地方,跑又跑不了。」克洛鬱悶地罵道,生澀的中文時不時夾雜着一些英文的罵人的話。

「走一步看一步吧,估計還能宰掉幾個牛人部落的人。」烏鴉道,他朝遠處的叢林看了一眼。

「怎麼了?」克洛察覺到了烏鴉異樣的神色,在隊聊里問道。

「我們被跟蹤了,是盜賊!」烏鴉道,雖然對方動作很隱秘,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了。

烏鴉一直保持着一個非常謹慎的習慣,那就是在他經過的地方,留下一種叫傳導符咒的東西,把傳導符咒弄在樹木上,便可以探知是否有人跟蹤。

王者天下因此暴露了行蹤,烏鴉知道了王者天下的大致位置,但想捕捉到王者天下,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烏鴉、克洛等人神色如常,依然朝前行進,他們隊伍中的兩個盜賊慢慢進入了潛行狀態。

看到野狼工作室這群人當中的兩個盜賊潛行消失了,王者天下皺了一下眉頭,他感覺到有些不妙,要不要繼續跟下去?

眼看着野狼工作室的人越走越遠,王者天下遲疑了一下,還是繼續跟了上去。

「聶言,我現在正跟在野狼工作室那幫人的後面。」王者天下在隊聊里道。

「跟緊他們,再過幾分鐘我就帶人過去。」聶言道,他正指揮暗翼之龍撲殺了一個又一個法師聯盟的玩家。

就在王者天下向聶言彙報消息的時候,突然之間,漫天的粉塵紛紛揚揚地飄灑,王者天下心頭一驚,是顯隱之塵!他曾在聶言那裏見到過這種東西,聶言一直放着沒捨得用,不過他對顯隱之塵的效果,卻是有所了解的。

這些粉塵粘在王者天下的身上,王者天下身體的輪廓,慢慢顯現了出來。

這些東西暴露了王者天下的位置!

王者天下正想逃跑,兩個盜賊就像兩道閃電一般,撲向王者天下,左右夾擊!

「看你往哪逃!」其中一個野狼工作室的盜賊冷笑道。

不好,被夾擊了!王者天下心中一沉,兩把尖銳的匕首撲面而來,閃爍著噬人的寒光,就像死神的召喚。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