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540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9-27T02:25:43
第五四零章 連環陷阱
看到所有隊員走完,聶言這才把黃金地龍召喚了回來,潛行狂奔而去。他就算不使用隨機傳送捲軸,也沒人堵得住他!

涅炎等人走後才過片刻,狂法和烏鴉等人便到了這裡,這附近已是一片慘象,法師聯盟的隊伍亂作一團,地上到處都是屍體,狂法心頭抽搐了一下,這麼多精英玩家,就這麼全掛了,掉五級掉三件裝備,他只覺得心頭在滴血。

「我們的人死傷多少?」狂法詢問身邊的逍遙楓天道。

「大概兩百多,到目前為止累積傷亡已經五百多了。」逍遙楓天道,這還沒跟牛人部落碰到面呢,他們就已經損失了六分之一了,牛人部落的優勢在擴大,要是再折損一些,法師聯盟乾脆認輸算了。

烏鴉皺了一下,問道:「剛才狂賊涅炎和黃金地龍也出現了,你們不是說狂賊涅炎呆在那座城堡里沒過來的嗎?」

「難道是情報出錯了?可是我的人五分鐘前看到了狂賊涅炎,他從那邊趕過來,至少要十五六分鐘,難道是,傳送?」狂法心頭一震,道。

烏鴉點了點頭,有可能!估計是用群體傳送捲軸之類的東西過來的,法師聯盟玩家們心頭沉了下來,牛人部落偷襲得手,說不定還會用同樣的方法過來,要是再被狂賊涅炎這麼來幾下偷襲,等他們趕到牛人部落所在的城堡,他們也沒實力跟牛人部落正面對抗了!

就在狂法苦思冥想怎麼應對牛人部落的時候,法師聯盟派出去的盜賊們,已經接近了牛人部落所在的城堡。

三十個頂尖級盜賊分成六隊,各憑本事潛行靠近城堡,準備給牛人部落的玩家們造成一些麻煩。根據狂法給他們的消息,城堡外面布置了一些陷阱,牛人部落的玩家們正三三兩兩地閑坐在城堡外面的空地上,防禦很鬆懈。

一點點陷阱就阻擋住他們這群頂尖級的盜賊,牛人部落想得未免也太簡單了吧。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他們的夢靨。

五個盜賊正在叢林間行進,陽光從茂密的樹蔭間透射了過來。

他們五個人中,有三個是法師聯盟的,一個神聖守護的,一個血煞的,法師聯盟的三個人一起比較熟絡一些,神聖守護那個盜賊則有些被孤立,至於血煞的盜賊,則一臉冷漠,誰也不搭理的樣子。

這個盜賊便是血煞五個人中的冥,他一邊走著,一邊和其他四個人保持著聯絡。

「牛人部落既然敢派人偷襲法師聯盟,他們肯定也有所防備,狂法那邊可能漏掉了什麼,大家小心點。」冥在隊聊里對烈等人道,冷眼看著前面四個盜賊,故意遠遠地落在後面。

那個神聖守護的盜賊看著三個法師聯盟的盜賊有說有笑,冷哼了一聲,朝旁邊的小道走去,小道兩邊是茂密的灌木。

他用手撥開了一根橫亘出來的樹枝,突然之間,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目光朝遠處的樹杈看去,樹杈上被設置了一個小型機弩,一條細細的絲線被拉伸了出來,綁在一些灌木上。

在他撥動灌木的時候,那根細線被扯動了一下,那個小型機弩吧嗒一聲,扣動了扳機,嗖的一聲,一道弩箭朝他這邊激射了過來。

寒光一閃。

他目光驟然緊鎖,是陷阱!不過這麼簡單的陷阱,就想幹掉他,牛人部落未免也太小看他們這群人了。

他一個疾風步,閃掉了這道箭矢,躲到一旁。

他以為這樣就算結束了,但是一切才剛剛開始而已!

這道箭矢射進了灌木,釘射在了一根木樁上。

那根木樁恰好被刻畫了一個引燃符文,被箭射中之後,火苗噗的一聲,躥得老高,一下子引爆了旁邊一棵樹木上的爆破符文,轟的一聲,符文爆炸,衝擊波橫掃而來。

居然是連環陷阱,他臉色驟變,在爆破符文引爆的那一瞬間,朝旁邊撲了出去,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加恐怖,他的動作引動了更多的陷阱,密集如雨的箭矢從四面八方朝他們這邊激射了過來,轟轟轟,一張又一張爆破符文被引爆。

五個盜賊立即四面逃竄,無數的爆破符文、攻擊性圖騰爆破的威力疊加起來,比電影裡面的特技鏡頭還要給力,兩個法師聯盟的盜賊好不容易躲過了一些爆破符文,但還是死在了爆炸產生的衝擊波里,連喝葯都來不及。

剩下三個人,冥先一步逃掉了,這些爆破符文的威力,讓他著實有些震撼。一張爆破符文的爆炸威力不怎麼樣,以他們的技術,可以輕鬆躲掉,但這麼強大的連環爆炸,想要躲掉就有些難度了。冥是比較幸運的一個,他走在後面,一看前面情況不對,輕鬆地溜掉了。他的四個隊友,兩個法師聯盟的盜賊被炸死了,另外兩個盜賊屁滾尿流,就像沒頭蒼蠅一樣亂竄。

那個法師聯盟的盜賊一看情況不對,森林裡到處都是爆炸聲,喝下一瓶中級瞬回,朝一片空地上跳了出去,突然之間,腳下堅硬的泥地變成了一片沙地,將他牢牢地吸住,然後慢慢陷了下去。

驀然發現,方圓三十碼以內,全是流沙陷阱!

這是高級流沙陷阱!範圍好大!他曾在NPC商店裡看到過設置流沙陷阱的道具,一件道具要將近一百金幣,牛人部落真捨得砸錢!

他驚恐地想要把腳拔出來,但是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往下陷,只能絕望地一點一點沉了下去,最後在流沙中窒息而死。

要是有人拉他一把,說不定還能把他救回來,遠處神聖守護的盜賊看到這番情景,哪還敢過來,轉身就跑,發現一條溪水從上游順流而下,一頭扎進了水裡,心想這回應該沒事了吧,牛人部落總不會把爆破符文安放在水裡!

噗通一聲,水花飛濺。

他在水裡潛遊了一會,聽著上面此起彼伏的爆炸聲,心頭舒了一口氣,不過還沒等他有所放鬆,水底下突然發出一聲沉悶的爆響,一股絕強的衝擊波橫掃過來,重重地撞擊在他的腹部,他喉頭一甜,一股血水噴涌而出,身體有些麻木,朝下面沉了下去。

他觸動了水裡的地精水雷!

緊接著,地精水雷的震動引爆了水底的什麼東西,一股綠色的液體從水底擴散了出來。他接觸到這些綠色的液體之後,一股強烈的灼痛感傳來,他頭上飄起了一個個傷害數值,身體也陷入了僵硬狀態,不一會,他的皮膚變成了醬紫色,成了一具死屍。

狂法派過來的盜賊們算是嘗到了聶言布設的這些陷阱的厲害,單單布設這些陷阱,聶言便花掉了大概五十多萬金幣,普通的陷阱很容易被盜賊們躲掉,但這些陷阱環環相扣,想要躲掉的話,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一旦觸發其中一環,他們就等著享受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吧,就算技術再好,還是很容易被這些無所不在的陷阱陰到。

六個盜賊小組幾乎都遭遇到了類似的事情,三十個人最後只剩下十一個人狼狽逃離,聶言布設的陷阱,給他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他們第一次見識到,陷阱竟然可以這麼布置。

聶言布設陷阱的時候極為講究,要有專門的機械師計算好每個陷阱的數據,以及觸發引爆的臨界點,把每種陷阱有效地結合起來,讓它們的威力成百上千倍地增加,當然,這是一些費錢的活,估計也就聶言敢花這麼多錢,布設這麼豪華的連環陷阱。

狂法那邊收到了盜賊們傳回去的消息,傻了眼,在他的思維慣性裡面,一般陷阱對頂尖級盜賊是無效的,盜賊的反射檢定屬性極高,不容易被陷阱陰到,即便被陷阱攻擊命中,受到的傷害也比其他玩家少得多。

然而他派過去的三十個盜賊,卻只剩下十一個人回來了,還沒見到牛人部落的人,就掛掉了大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牛人部落布設的,到底是什麼陷阱!怎麼有這麼大的威力!

狂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狂賊涅炎似乎已經把每一步都算計好了,等著他往套子里鑽。狂法仔細地回想了一下整個過程,在他們剛進死亡之境,牛人部落兩萬精英帶著鐵甲投石機奔向月光之城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被牛人部落牽著鼻子走了。牛人部落可以慢慢地拖延時間,派頂尖級的盜賊消耗他們的實力,一切盡在掌握。而法師聯盟,想要儘快決戰卻找不到牛人部落的主力,又承受著牛人部落的偷襲,於是乎,就悲劇了。

這種情況下,狂法應該怎麼辦?一切似乎陷入了一個無解之局。

逐漸攀升的傷亡,讓狂法顯得有些焦躁,難道死亡之境這一戰,註定要成為法師聯盟的悲劇?如果僅僅因為實力不夠的話,他也就認了,但是這樣輸掉,他實在有點不甘心。

狂賊涅炎,敢不敢堂堂正正地打一場?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