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536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9-25T16:55:31
第五三六章 完美的截殺

聶言的可怕程度所有人都已有耳聞,他們看過很多跟聶言有關的視頻,尤其是當初幹掉黑卓那一擊,成就了聶言的狂賊之名,神話一直延續到現在。聶言的潛行消失給大家釋放了一個信號,他又要出手了!

「牧師,光照!」一個戰士撕心裂肺地喊道。

就在不遠處,一個牧師正準備揮動法杖,釋放一個光照術,探查聶言的位置,只見黑色的火光從他的咽喉處一閃而過,他的最後一個音節被咽了回去,被秒在了地上。

「草,該死,這什麼速度!」看到牧師倒地,那個戰士不禁咒罵了一聲,聶言的動作幾乎是毫無跡象的,快到了巔峰。

幹掉一個之後,聶言再次進入潛行狀態,環顧四周,這裡的人等級太低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的目光鎖定了遠處兩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那兩個傢伙估計就是慾望染指青春口中所說的野狼工作室的人了。

聶言吟唱了一段段咒語,將黃金地龍召喚了出來,體型巨大的黃金地龍出現在這群法師聯盟玩家視野中,宛如一隻來自遠古的巨獸,法師聯盟的人發出驚慌的喊聲。

「是黃金地龍,狂賊涅炎把黃金地龍招出來了!大家快撤!」一個戰士收住了腳步,轉身企圖逃離,他明白,那隻黃金地龍是多麼可怕。

旁邊慾望染指青春一個冰彈轟擊在他的身上,將他轟飛了出去。

「想跑,沒這麼容易!」慾望染指青春冷哼了一聲,有了聶言的支援,他就可以不用束手束腳,盡情地戰鬥了。

法師聯盟的人紛紛從黃金地龍身邊後撤,朝四面八方跑去。

黃金地龍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一口龍息噴吐了下去,灼熱的龍息將一個法師聯盟的元素法師轟成了灰燼。

砰砰砰,十多道魔法飛射在黃金地龍的身上,不斷炸開,火花四射,看似猛烈,但是這些魔法對黃金地龍而言,就像是撓痒痒一般。目前黃金地龍的等級已經到達了八十六級,等級高出這麼多,再加上強悍的防禦,八萬多的血量,基本可以無視這些七十級法師的攻擊傷害。

法師聯盟這邊的情勢急轉直下,黃金地龍一出現,他們便已沒了贏的可能,從追殺者變成了落荒而逃的喪家之犬。

慾望染指青春和黃金地龍瘋狂地屠殺這些人。

有個法師聯盟的法師召喚出了一頭巨型冰狼,冰狼迅猛地撲向黃金地龍,被黃金地龍一個龍息,轟成了碎片。

在冰狼的掩護下,三個法師聯盟的玩家得以逃脫,他們頭也不敢回地鑽進了密林里。

遠處的司空和賭徒看到這番場景,心頭一沉,狂賊涅炎果然跟傳說中那樣,強橫得不可一世。

「賭徒,我們怎麼辦?」司空看向旁邊的賭徒問道。他們在野狼工作室排名前三十,自問實力算得上頂尖水平,平時在野狼工作室里倒也還算低調,但是一出門,他們就有一種高人一等的感覺,因為野狼工作室出來的,在外面很少遇到對手,今天運氣比較背,連續遭遇了兩個人,一個是之前交手的慾望染指青春,另外一個便是現在的狂賊涅炎,這兩個人的實力都遠遠超過他們。他們把自己跟狂賊涅炎和慾望染指青春稍作比較,便可以明顯地感覺出差距來。假如牛人部落排名前三十的都是這樣的水平,那他們乾脆不用打,認輸算了。

「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狂賊涅炎估計也就烏鴉、克洛他們能對付,我們走吧。」賭徒道,這是他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

就在他們準備撤退的時候,聶言以飛快的速度潛行靠近了他們。在聶言看來,普通玩家都是渣,若是能幹掉一兩個野狼工作室頂尖級的高手,牛人部落的玩家們便能輕鬆多了,不知道他們手裡有沒有隨機傳送捲軸,要是有的話,想要偷襲得手就有一定難度了。

聶言距離賭徒和司空兩個人越來越近,聶言站住了腳步,他和那兩個人的距離只有大概五碼左右,近在咫尺。假如聶言繼續靠近,很容易就被他們發現,所以聶言守株待兔,卡在他們可能要經過的地方。

司空感覺有些不對,可又說不上來,環顧四周。

「怎麼了?」賭徒詫異地問道。

「沒什麼,我們走吧。」司空搖頭道。

賭徒和司空說完之後,便迅速地後撤,準備離開了。

聶言握緊了匕首,假設賭徒和司空手裡有隨機傳送捲軸,那他就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偷襲失敗,那兩個傢伙肯定會開啟隨機傳送捲軸逃跑!

賭徒距離聶言所在的位置越來越近,他們根本沒想到聶言已經埋伏在了他們的去路上。

他們對聶言的速度始終沒有一個確切的估計,在普通玩家看來,移動速度達到三四百就已經非常牛逼了,而此時聶言由於各種稱號以及裝備的加成,移動速度已經達到了八九百多,這是他們所無法想像的,再加上疾風步之類的技能,聶言的移動速度可以達到頂尖級玩家的兩倍以上。

就在賭徒轉身的瞬間,聶言突然加速,朝賭徒撲了上去,在如此之近的距離,被聶言突襲,任何人都無法躲避。

人體的反應時間是有限的,這個極限是0.1秒,即便你的反應再快,也無法超過這個極限。聶言曾和牛人部落的精英玩家們試驗過,這種情況下的偷襲,就連璀璨刀光、水色煙頭等人也躲不過!

當然,偷襲成功的前提是聶言的潛行夠高,可以躲避掉他們的感知!

在聶言撲起的一瞬間,賭徒感應到了什麼,他的瞳孔急劇地擴張,正想做出抵抗的動作,只見聶言的澤恩納德之劍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揮下,命中了他的額頭,賭徒陷入了暈眩狀態。

並非賭徒的技術不夠高,而是聶言的攻擊太致命了,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實力再強,感知能力不夠,沒有達到一定的水平,感應不出聶言的靠近,就是死路一條,沒有任何懸念。

旁邊的司空正和賭徒聊天,他根本沒想到聶言會這麼快出現在他們的身邊,因為剛才他們還看見聶言在遠處召喚了黃金地龍,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這簡直是鬼魅一般的速度!

在賭徒被擊暈的那一刻,司空揮起手裡的大劍,一個神聖打擊朝聶言砍了下去。

七級的神聖打擊,司空的大劍發出璀璨奪目的白色光芒,攜著凌厲無比的氣勢,揮砍而下。

聶言擊暈賭徒之後,還沒來得及施展第二個攻擊技能,司空的大劍就已經揮砍而下,他趕緊一個疾風步,閃避掉了司空的神聖打擊。

不愧是頂尖級的玩家,救援非常到位,聶言也不得不正視他們的實力。開啟疾風步和賭徒錯身而過,繞到賭徒背後,聶言施展了一個滅頂災變。

五個詛咒同時加持在賭徒身上,賭徒的屬性頓時下降了六成以上,各項屬性降低到了極點。

「死!」聶言的森冷的聲音在賭徒和司空的耳邊響起。

司空著急地揮動大劍,準備治療賭徒。

澤恩納德之劍一劍揮下,砍在了賭徒的背上,將近六千血的戰士,被一劍砍殺!

聶言的攻擊實在太猛了,司空甚至來不及給賭徒丟一個治療。

六千血被一下秒殺?司空呆了一呆,看到賭徒倒在地上,司空心頭涼颼颼的,要是動作不夠快,他也得死在這裡!趕緊給自己加持了一個氣勢如虹,以最快的速度朝外面狂奔。

聶言一個瞬擊,從原地消失,直擊司空的背後。

就在他的澤恩納德之劍即將擊中司空的背部,司空捏碎了一張隨機傳送捲軸,身體化作光影,消失在了聶言的視線。

聶言身形一頓,這傢伙動作夠快,跑掉了,不過幹掉了一個戰士,也算值了。

不知道爆出了什麼東西,聶言彎腰準備將賭徒掉落的三件裝備撿了起來,在死亡之境掛掉,要掉五級掉三件裝備!這樣的死亡懲罰,夠讓這個叫賭徒的傢伙好好地肉疼一陣了。

「老大,小心!」慾望染指青春發出一聲驚呼。

聶言背後突然出現一把匕首,朝他的後腦勺扎了下來。

有盜賊!反手背刺!

聶言手中的匕首突然反握,身體一錯,閃掉了他的攻擊,朝那個盜賊的背後扎了下去。

那個盜賊一個疾風步,消失在了聶言的視野。

真實之眼!

聶言開啟真實之眼,只見一個身影一閃而過,朝遠處的密林狂奔,鑽進了密林里。是血煞的盜賊,技術不錯的樣子,居然潛行到他的身邊沒被他發現,估計是用了特殊的收斂氣息的技能。

那個盜賊顯然不敢跟聶言正面交手,偷襲了一下,見偷襲不成,便不敢停留,飛速地逃離了。

「血煞。」聶言眼神一冷,上次血煞偷襲他的帳還沒算呢,這次又來了!

那傢伙已經跑了,應該是追不上了,聶言只能作罷,把地上賭徒掉落的三件裝備收入了囊中。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