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重生之賊行天下535

天地丸丸
本文:2021-09-25T10:46:27
第五三五章 殺神降臨

慾望染指青春技能逃命技能很多,因而剛才被圍堵的時候能夠憑藉自己的技能逃脫,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一般不會使用隨機傳送捲軸,因為隨機傳送捲軸用得太多了,漸漸有些供應不上,他們也要十分節省才行。不過既然聶言已經有了計劃,決心阻截這幫法師聯盟的人,他也就不再準備逃跑了。

看了一下附近的地形,身後全是聳立的峭壁,附近這片空地上,沒有什麼植物生長,適合混戰。

慾望染指青春站住腳步,回頭看去,一個個身影衝出了叢林,進入了他的眼帘,這些人把他的去路全都堵死了。

「靠,小子,這回看你往哪兒跑!」幾個戰士獰笑着從各個方向朝慾望染指青春包圍了過去。

慾望染指青春朝不遠處看去,兩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從密林間走了出來,那兩個傢伙就是野狼工作室的人!

野狼工作室的司空和賭徒遠遠地看着,沒有想要靠近的意思,至於血煞那個盜賊,不知道去哪了。

慾望染指青春有些着急,這幾個傢伙不靠近的話,聶言等人傳送過來,說不定會被他們跑掉,該怎麼把他們引過來?

幾個法師聯盟的戰士已經越走越近,進入了慾望染指青春的攻擊範圍之內,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一道道魔力的光環在慾望染指青春的法杖上盤旋飛舞,吞吐著噬人的光芒。

「賭徒,我們不過去的話,這些法師聯盟的蠢貨估計對付不了那個牛人部落的元素法師。」司空皺眉道,他明白像慾望染指青春這樣的法師爆發出來的話是多麼強悍,慾望染指青春一兩個魔法就能放倒一個人,而且控制技能定然也非常多,就算被圍攻,也不會毫無反抗之力,至少也能幹掉七八個法師聯盟的人。

「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他完全可以用隨機傳送捲軸逃走,沒必要留在這裏。」賭徒道,按照以往的經驗,像慾望染指青春這種級別的玩家,身上肯定備有隨機傳送捲軸這種東西,但是慾望染指青春一點都不急着逃走,有所依仗的樣子,難道他就不擔心被暗牧的戰爭枷鎖鎖定嗎?

聽賭徒這麼一說,司空也覺得不對勁:「難道他隨機傳送捲軸恰好用完了?」

「我們等等再看吧!」

他們沒有靠近慾望染指青春,而是讓法師聯盟的人上去劫殺慾望染指青春。

至於血煞那個盜賊,則一直都沒有出現過,賭徒和司空對血煞那個盜賊心中也頗為忌憚,這個血煞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他們從來沒有接觸過,只是聽說血煞的五個人之前差點成功刺殺聶言。

初時他們對血煞不怎麼重視,但是剛才血煞那個盜賊表現出來的實力倒是讓他們有些驚訝,對於這個神秘的勢力,他們也產生了一些好奇心。他們無法命令血煞那個盜賊,畢竟他們實力相差無幾。不知道那傢伙在什麼位置,如果他肯出手的話,慾望染指青春估計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他們樂得明哲保身。

衝鋒!衝鋒!衝鋒!

三個法師聯盟的戰士朝慾望染指青春沖了上來。

「小崽子,看爺爺怎麼收拾你!」一個法師聯盟的戰士粗聲道。

不自量力!慾望染指青春冷笑了一聲,假如在野外和這三個戰士遭遇的話,他可以輕鬆地玩死他們。

慾望染指青春給自己套了一個盾,一道魔法脫手,飛快地朝旁邊跑去,緊接着又是一道魔法脫手。

嘭地一聲,這道魔法轟擊在其中一個戰士身上,那個戰士頭上飄起了一個3000多的傷害數值,血量一下子降到了只剩下20%,他嚇了一大跳,好恐怖的法傷!

正當他準備停下來等後面牧師和聖騎的治療,又一道魔法朝他這邊激射了過來,他一個激靈,趕緊就地一滾,躲掉了慾望染指青春的攻擊,嚇出一身冷汗,一道治療術落在了他身上,把他的血量救了回來。

慾望染指青春明白,這樣的攻擊是無法幹掉這些人的,他試圖想拖延時間,把野狼工作室的兩個人引過來。

那兩個戰士衝到了慾望染指青春的身邊,正準備攻擊,慾望染指青春一個抗拒光環將兩人推拒了出去,一邊跑動,一邊一道道魔法脫手。

法師聯盟另外一邊也有很多人包抄了過來,將這裏圍得水泄不通。

慾望染指青春心頭有些焦急,那兩個野狼工作室的人絲毫不為所動的樣子,跟他保持着極遠的距離,那兩個傢伙可能意識到了危險,可怕的嗅覺!慾望染指青春一想,拼了,先幹掉幾個人再說,等會兒讓聶言他們過來救。

遠處一個法師聯盟的暗牧施展了戰爭枷鎖技能,將慾望染指青春鎖定,隨機傳送捲軸是用不了了。

慾望染指青春也發狠了,一個寒冰咆哮釋放了出去。

寒冰咆哮是個超強的攻擊技能,吟唱時間大概需要5秒鐘左右,在非常激烈的戰鬥中一般不會使用,因為吟唱時間太長,容易被別人打斷,但是慾望染指青春有一個瞬發技能的特殊狀態魔法,可以讓某一項技能的冷卻時間瞬間為零,兩個技能一合併,寒冰咆哮的效果立即變得強大了起來。

瞬發的寒冰咆哮,足以讓所有人為之膽寒。

一個巨型的冰球激射而出,頓時幻化成漫天的冰錐,橫掃在附近所有人身上。被冰錐橫掃到的人,身上立即覆蓋了層層的冰霜,速度驟減,頭上飄起了一個個幾百的傷害,雖說不多,但是密集的冰錐橫掃而來,一個聖騎被擊殺,周圍五六個人全部只剩下殘血。

一道道白光落在了前面那些戰士身上,他們把戰士的血量救了回來。

慾望染指青春並沒用就此罷休,一道寒冰之錐朝其中一個戰士直射了過去,嘭地一聲,將那個戰士擊飛,那個戰士血量見底,倒在了地上。

沒掛的戰士和聖騎士在冰霜的作用下,移動速度太慢了,被慾望染指青春遠遠地甩開了。

近戰的玩家休想近身到慾望染指青春的身邊,但是後面法師聯盟法師們密集的火力就讓慾望染指青春有些難熬了。

在跑動躲閃之下,仍然挨了五道魔法,身上的護盾四分五裂,血量也即將見底,他忍着心痛趕緊喝下了一瓶高級瞬間回復藥劑,血量一下子回到了滿值。像高級回復藥劑這種東西,十分稀缺,牛人部落是限量供應的,只有頂尖級玩家才能分到一些,他不得不省著點用。

他再次給自己套了一個冰霜護盾,朝旁邊閃避了出去。

就在這時,他突然間感覺到了什麼,心頭一驚,有賊!

一道寒光朝他的後腦勺猛扎了下來,犀利無比,說時遲那時快,慾望染指青春一個閃爍,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朝原地看去,一個盜賊顯現了身形,是血煞那個盜賊!

那個盜賊一擊落空,微微一愣,沒想到慾望染指青春反應這麼快。

慾望染指青春回身一記冰霜審判,鋪天蓋地的冰霜朝那個盜賊覆蓋了下去。

那個盜賊一個疾風步閃掉了他的攻擊,消失在了他的視線里。

慾望染指青春感覺到,那個盜賊沒有遠離,應該就在附近,緊盯着他,一旦他有任何的破綻,就會上來給他致命一擊。

被這樣一個盜賊盯着,慾望染指青春也感到了極大的壓力。那兩個野狼工作室的人一直都沒有過來,再過一會兒,他可能會被幹掉,實在有點等不及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叫涅炎老大過來吧!

「涅炎老大,快點過來吧,我撐不住了。」慾望染指青春有些焦急地道,「法師聯盟那邊的火力有點猛。」

「你那邊需要幾個人?」聶言問道,將瞬移之戒換了上去。

「如果你來的話,一個人就足夠了。」慾望染指青春可是清楚地知道聶言的實力,只要有聶言在,一切問題就能解決了。

聶言想了想,他和慾望兩個人的話,目標比較小,其他人還是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去吧,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聶言用了一下瞬移技能,眼前環境一變,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是一片混亂的戰場。

慾望染指青春正一邊奔跑着,一邊釋放攻擊魔法,跟法師聯盟的人對轟。

聶言的忽然出現令周圍的人呆了一呆,一個法師聯盟的玩家驚呼出聲:「靠,澤恩納德之劍,是狂賊涅炎!」

聶言手裏的澤恩納德之劍實在太顯眼了!

遠處的賭徒和司空看到聶言之後,吃了一驚。

「狂賊涅炎?他怎麼會來這裏?」賭徒震驚地道,聶言的出現是毫無徵兆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好像是傳送過來的,他們有傳送技能!」司空心頭一沉道。

狂賊涅炎出現在這裏,事情就有點不好辦了。

「他們會不會有其他人來?」賭徒擔心地道。

「不知道?」

就在這時,聶言進入潛行狀態,消匿了行跡,法師聯盟的玩家們心頭一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