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公務員也淫蕩(上)

冰心
本文:2021-09-19T23:28:56
  現在這社會,想混好是越來越難了,很多人求一份穩定的工作,很多人想著法的做點小買賣,要是再有點人有點實力的都削尖了腦袋往國家單位鑽,不但穩定,而且輕松,待遇又高,但要是真沒兩下子,還真進不去。這不我就靠家裡給點錢,自己整了個小網吧,日子輕松,也算是能養活了自己。前段時間突然得知我家有個什麼親戚,在政府混了幾十年,現在雖不能說是位高權重吧,但隨便說個話也有個幾分斤兩,老爺子想趁著退位之前把這家裡能安排的人都給安排了,把家裡這些個親戚子弟們都安排了個遍,沒想到竟然也有我的份兒,我竟然通過一次嚴格的“考試”之後正式被錄取為國家公務員了。
  剛去報道的時候心裡是興奮的,也是緊張的,但到了政府大院之後經過觀察發現,這裡的一切都很一般啊,樓房很一般,裝修很一般,桌椅更是一般了,甚至可以說很老啊,以前在電視上看政府辦公樓都是很豪華的吧,但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幾年,我心裡也深深的知道,全市不知道有多少重大的決定都是從這裡發出的,這裡決定了整個市的命運,也決定了很多人的命運,如果成功可以一步登天,不成功可能真的萬劫不復了。
  接待我的是接待處的秘書長,為什麼還帶個長呢,因為畢竟咱家還是有點實力的,這小子自然來賣個順水人情給我,此人姓劉,略微發福的身材,戴著一副金絲眼鏡,一看就是個油滑之人,對我很是熱情,給人一種熱情的感覺,但我還是在他身上多少的感覺出了一些危險的味道,深知這類人不可相信,但表面上還是寒暄了一下,說著劉秘書得多關照我,他也微笑著應承。
  我來到這裡的第一份工作還算是不錯,或者可以說是相當好了,因為種種關系,剛來我就可以做干部處處長的秘書,只不過這個秘書前面要加個實習倆字,但其實還不是給外人看的麼,只要我不犯什麼原則性的錯誤或者不來更厲害的人,我肯定會轉為正式的。對於這個位置我內心裡也是很暗爽的,因為不知道有多少人請客送禮都不一定會得到這樣的要職,而且干部處手裡掌管全市一方干部的任免,其中權利可想而知了,不知道這個處長是怎樣的人呢,這很重要,這也許會關系到我以後的命運啊,因為跟個好老大是很必要的,但如果干不好隨時可能有危險啊。
  在劉秘書的引導下,我來到了四樓走廊的最裡面(因為機關單位的人都知道,級別高的人即不在最上面,肯定不能讓領導上那麼多的樓梯了是吧;也肯定不會在樓層太低的地方,要不人來人往的很亂,領導害怕打擾,另外也不是誰誰都能見到的是吧),心裡一陣緊張,但首先見到的是處長的女秘書,哎,好巧啊,政府裡也有和我一樣年輕的啊,我還以為都是些老家夥呢,這個秘書負責處長辦公和接待事務,而我是負責隨行,經過劉秘書介紹,我知道了這個小秘書叫劉靜,打過招呼後我感覺對劉靜的印像不錯,首先是年齡差不多,另外是因為劉靜穿上高根鞋後大概有一米七吧,一身的傳統職業裝,我腦海裡慢慢的浮現出日本A片裡OL的摸樣,只是由於工作需要,劉靜的衣服和鞋都比較傳統,但我能看得出來,不工作的時候她肯定是一個時尚的女孩兒。
  有了這個插曲,緊張的心也放松了很多,隨後兩人引見我見到了我的領導,干部處張處長,張處看起來四十多歲,略微顯胖,面色紅潤,看起來很和藹,只是頭發有點稀疏了,張處見到我後並沒有太多的領導架子,而是很平易的和我嘮起了家常:“小高啊,你姑父我們很熟啊,你來我這裡也不要太拘謹了,平時工作的時候該叫什麼叫什麼,私下裡就叫我張叔吧,工作上有什麼問題多問一下劉秘書,年輕人多問問題是好事啊,你的辦公室就在我對面,先熟悉一下,然後就要進入角色了哦,我的秘書可要很厲害的,不過小夥子看起來還是很精神麼……”我自如的應答著,第一次見面還是不錯的,又看看自己的辦公室,雖然小了點,但這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
  慢慢進入角色之後我才發現這是個很好做的工作,上班時間幾乎我都是沒事可干的,文職的事有另外的秘書劉靜全部完成了,只有張處長出去走訪,視察的時候我就跟在旁邊,幫著拿拿東西,安排一下行程,讓接待的人如何做好工作就完成了,另外就是下班之外,張處長有應酬或者打麻將的時候我做自己該做的事就行了,或者可以說就是一個跟班。
  有幾次吃完飯後活動的時候,就有劉秘書接手了,並不讓我去,我想可能是有什麼其他安排吧,直到我半年後轉為正式秘書後,才開始真正的接觸到了他們的生活。
  有天晚上,下班之後張處長照例出去應酬,又是一個不知道什麼部門的小頭目想要上位,豐盛的酒菜,最後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這小頭目說他自己開了家娛樂城,希望大家去放松一下。正常這個時候我就該回家了,但這次在車上,張處微微的眯著眼睛對我說:“小高,能到我們現在這個程度水很深啊,經過這段時間我發現你人很機靈,辦事勤快,另外加上你姑父的能量,你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但這裡的水很深,很多事你也該接觸接觸了,張叔現在拿你當自己人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我以為是張處長喝多了隨意說的,但後來發現張處長是要帶我一起去了。
  到了地方之後發現這娛樂城裡項目還真全哎,那小頭目直接帶我們到一個大包房,然後又引著張處另開了一間包房,我腦子裡靈光一閃,很自然的和大家一起進到自己的包房,並沒有跟著張處,分開的時候我對張處說:“張叔,我手機震動,有事叫我。”張處長滿意的笑笑點頭走進包房。
  我們這房裡有小頭目請來的陪客,還有三個人就是劉秘書,張處長的司機還有我了,不大一會兒,魚貫進來一群小姐,全是三點式的泳裝,張處的司機先大喊著說了:“哎,我就喜歡這樣的,別穿著衣服什麼都看不見,挑都沒法挑~ ”司機叫李強,是個退伍軍人,開車非常好,身體素質也相當好,雖然在政府混了多年,但明眼人一看還是能看出他是個粗人的,其實我也是,哈哈~
  本來以為是一人選一個,但小頭目給我們三個每個人兩個,另外剩余那些小姐也全都被留在包房裡,然後就點歌的點歌,跳舞的跳舞了,李強最是豪爽了,兩只手在小姐的乳房和大腿上來回揉搓,還回頭跟我說:“兄弟,以後咱們就是一起了,別不好意思啊。”劉秘書也一改白天的作風,在女人的胸前擡起頭來說:“咱們兄弟在一起就是隨便,隨便玩兒啊。”我一看,咱在繃著那也不叫事兒了,整吧~ 喝酒,跳舞,最後我們把所有小姐的衣服全都脫光,屋子裡一群裸體女人,李強早就把褲子解開,露出自己硬挺的J8,這小子很會玩兒,讓所有的女人都給他吸幾下,舒服的不得了,劉秘書也是,一邊享受著小姐的口活,一邊抱著一個女人揉著她的乳房,正當我也想享受一下時,兜裡的電話突然動了,我心裡一顫,還好沒把褲子脫了,果然是張處長,張處長在電話裡說:“小高,今天晚上太晚了,但還有件工作沒做好,明天早上要用到的,你現在去西風家園別墅區,X座,到那裡把我書房桌上的檔案帶拿上,明天上班務必要帶來,你來我這裡拿鑰匙吧,怕太晚了沒人開門。”我答應著到了外邊,見到張處長,臨走時候張處長特別囑咐到,打車去,不要讓李強開車送你了,酒喝太多了。
  坐在車上我能猜想到讓我拿的東西是什麼,可能就是今天晚上這小頭目的任職報告,因為明天早上的會議,肯定要宣布的,但據我所知張處長的家不在西風家園啊,那為什麼又不讓李強送我去呢,他明明知道李強的酒量很大,開車從未出過事的……想著想著就到了地方。
  下了車我不由得在心裡暗嘆一聲,有錢人就是爽啊,這大別墅,來到門口,我想還是敲門吧,畢竟是領導家,得有個禮貌吧,敲了半天,沒有人,但其實我是忽略了,有電鈴的,天太黑了,沒注意到。我想可能家裡人都睡了吧,怪不得張處長要給我鑰匙呢,開了門,進到了別墅裡,挑高的客廳非常豪華,書房在一樓最角落,我盡量的放輕腳步,想著到書房連燈都不用開,直接拿上袋子回頭,任務就完成了,但就是很輕的原因,才讓我聽到了一些聲音,是二樓傳來的……好像是女人的聲音……
  我輕手輕腳的上了樓,發現二樓大臥室的門是虛掩著的,我看到裡邊有一個女人正跪在床上嘴裡含著一根肉棒來回的吞吐,一只手還在不斷的套弄,長長的頭發擋住了她的臉,但可以判斷的是這個女人的身材非常的好,跪在那裡屁股和腰的美妙弧度,胸前兩顆大乳房正貼在躺在床上那男人的雙腿上……我在樓梯上,只露出眼睛,看著她的每一個動作,過了一會兒,床上的男人坐了起來,應該是爽的差不多了,他開始擺弄女人的乳房,然後把女人的兩腿分的很開,用手指頭玩弄女人的小穴,女人則仰起頭,嘴裡偶然的發出呻吟聲,這次我看清楚了,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大概二十多歲,而且從呻吟聲我能判斷這個女人叫床一定非常的厲害,聲音嘹亮,有起有伏,而且就是那種騷勁絕對是骨子裡的。
  等一下!~ 我突然有點震驚了,這個男人……不是張處長的兒子麼,雖然我只見過一面,並不是很確定,是,應該是的!他為什麼在這,莫非這是他的別墅,那為什麼張處長會把文件放在他這裡?如果不是他的別墅他來這裡干嘛,還有這個女人,是他的女人,臨時來這開房?張處長的公子應該不會連開房的錢都沒有吧?那如果這別墅是張處長的,女人也是張處長的,那他兒子……莫非這女人一個人服侍他們父子倆?
  亂了亂了,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聽見女人一陣嬌笑,原來男人又平躺在了床上,女人則站在床上,開始穿一套黑色的情趣內衣,黑色的絲襪和高根鞋,穿好之後,又隨意的在床上扭了幾下,我想一個男人在下邊這種角度看應該是相當噴血了吧。扭了會兒女人慢慢蹲下,一手扶住了男人挺裡著的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這時男人突然下體用力一頂,女人“啊”的尖叫了一聲,這一聲真的是放蕩之極了,然後女人開始快速上下運動,不得不說這女人的功夫真的太好了,每次都根根到底,頻率又快,甚至連她大聲的呼吸聲我都能聽到,而且她的叫床那真的是叫,不是呻吟,每次都是大聲的喊出來:“啊……啊……好大啊……啊~ ”
  兩人纏在一起,女人胸前的兩個大奶子不斷的上下跳動,整個場面和聲音看的我也顧不上想到底是怎麼個關系了,之覺得混身發熱,加上之前酒精和娛樂城的刺激,覺得自己也要釋放一下了,於是我把小弟弟也掏了出來,心裡不平衡的想著,劉秘他們這工夫正玩著一群女人,我大遠跑來還是看人家玩兒女人,我這干嘛呢這是。
  這時我聽到了男人的說話,確定了確實是張處長的兒子,這小子把女人翻了過來,讓女人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翹起,然後在後面抱住她的腰,邊撫摩著她胸前的奶子,邊劇烈的撞擊著她的屁股,不斷的發出啪啪的聲音,時常還撫摩她穿著絲襪的大腿:“賤貨~ 我玩過很多女人,你是最漂亮也是最騷的~ 恩……哦……就喜歡這樣操你的屁股,你爽不爽,是不是比我爸操你的時候爽多了!~ ”女人搖著頭,一邊浪叫一邊回答說:“啊~~~~~ 恩,比那老家夥強多了……而且……啊……你太會操了……快點……用力干我~~~~~~”
  我小弟弟剛有點感覺,這一聽心裡真是一驚,果然是一女侍二夫,而且是是侍父子!雖然驚嘆,但我這手也沒閑著,看著屋子裡熱火超天的場面,幻想著我就是那個男人,正在操那個穿著黑色性感內衣的肉感美女,特別是聽到她大聲的浪叫,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干到她!正尋思著好呢,兜裡的電話又動了,我這一驚可真的是非同小可啊,如果被發現,我的工作就完了,我的前途更完了,這才是因小失大了。在驚魂未定時候才發現因為剛才張處長交代,我把手機調成了震動,而屋裡的男女又正在奮戰,沒有注意,我才真的躲過一劫啊~ 一看是我一哥們兒,估計是找我喝酒的,太不是時候了,我拒接之後看著手裡的電話,直接調成了靜音,然後拍了幾張照片,然後打開了攝像功能……這麼精彩怎麼能錯過呢。
  那小夥兒還是年輕啊,在女人劇烈的刺激下,沒過一會兒就射了,女人將所有的精液全都吃到嘴裡,還淫蕩的笑著,雖然還很想再看下去,但我知道,再看下去被發現了我就徹底的GAMEOVER了,於是,我慢慢的原路退回,又回到了別墅的外面,在門外安靜的抽了一根煙,解著點火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很笨啊,這不是有門鈴麼!~ 又呆了一會兒,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我按響了門鈴。
  不長時間,門上監控系統傳來了聲音,問到:“你找誰啊?”我很平靜的把自己的工作證舉到攝像頭上,然後回答說:“我是張處長的秘書,我姓高,是張處長讓我來拿些東西,他說就放在書房的桌子上,是一個檔案袋,如果方便的話,你能幫我拿出來麼?”然後她告訴我等一下,大概十分鐘左右,門開了,開門的是她,此時的她穿著一身絲綢的睡衣,胸前的兩個大乳房比我剛看到的還要豐滿,把睡衣高高的頂起來,頭發散亂,面色潮紅,我腦子裡又出現了剛才她被人干的大聲浪叫時的表情,但冷靜心情我還是說:“對不起,這麼晚了還來打擾,張處長說這東西明天就要用,很重要,所以才不得已……”女人對我倒是很客氣,拿到了東西,又互相客氣了幾句我轉身告辭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腦子裡全是那個性感女人的影子,心裡又是對張處長和他兒子以及這個女人三個人之間關系的思考,思考無數之後最後我把心一掃,算了,以後再說,回家睡覺!
  第二天把檔案交給了張處長,然後還碰到了李強,李強剛洗完車回來,正好沒什麼事兒,碰上之後李強順手甩了我一根兒煙,然後問我:“高兒啊,昨兒晚上你上哪兒了,我們正玩的高興你咋沒人了呢,找妞出去單練也得叫上哥哥我啊,你這太不夠意思了也。”我說:“李哥,我哪兒想走啊,是張處,臨時給我安排了點活,算加班吧,你們玩兒著我干活,不是我不夠意思啊,是你們不夠意思。”李強又說:“啥活晚上干,你沒在我們都沒玩兒好,等改天跟哥哥單獨出去,咱年齡差不多,我比你大兩歲,哥哥絕對照顧你,以後你要是發達了可別忘了哥哥。”我滿口答應著,心想,昨天晚上看這李強身體素質不錯,雖然燈光很黑但能看著他老二特別大,這小子玩女人肯定是老油條了。這次我並沒告訴他我到底去干什麼去了,但後來混熟了之後才知道,住在西風的那個女人確實是張處長的情婦,而且張處長深知李強的好色,所以基本不讓他接觸這個女人,所以那天晚上才讓我自己去,知道這些之後我心裡暗想,原來張處長在某些方面還是比較相信我的。
  又過了一段時間,和周圍人的關系都還算不錯了,也慢慢感覺出來了,什麼機關單位,誰都別說誰,都是亂七八糟,男的一個個都是道貌岸然,平時上班都跟個人似的,下了班不定在哪兒操女人呢,女人也一樣,官場上的女人要麼上面有人,要麼肯定跟領導有一腿,而我自己也慢慢的在這種環境下被浸染,也變的城府,凶殘。
  我家住在23樓,有時候做電梯的時候總是碰到一個女人,不知道是幾樓的,應該是在我家樓下,為什麼記得她呢,因為這女人是個少婦,個子不高,但身材異常的好,胸部豐滿,腰很細,屁股又大又翹,身材比例很好,即使不高,也顯得她的腿很長,而且她穿衣服總是有點緊身,把好身材完全表露出來,另外一點原因就是開始見面就像陌生人似的,但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她每次見我都是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了,我也跟著還禮,尋思著這可能是鄰居低頭不見擡頭見的,打個招呼很正常麼,而且這麼有味道的少婦還是還招人喜歡的。這天上班又碰到了這女人,又跟我打招呼,正好電梯裡沒人,打完招呼她又說:“你看這總打招呼,也沒介紹一下,我姓李,你就叫我李姐吧,應該是比你大幾歲吧?”打開話題之後才明白,鬧了半天她就是想問問我是不是在政府上班,是不是在干部處,另外就是一頓誇啊,如何年輕有為什麼的,請我有時間去她家坐,還問我要了電話,說有事互相聯系一下,我也沒推辭就答應了。
  結果,當天下午李姐就來電話了,問晚上有沒有事,哎你說那天也奇怪,還真就沒有事,張處長讓我隨時待命,難得有一天閑啊,李姐就說晚上去她家吃飯,我說那怎麼好意思,剛剛認識,但她那熱情真的讓人沒法推辭,也就答應了。下了班回了家,反正樓上樓下,都一樣了,到了她家發現她家還真不錯,應該是有點錢,李姐也穿的很隨便,是條絲綢的睡裙,挺貼身,前突後翹的,讓人有想摸一把的衝動。
  吃著飯聊了聊我問她說她老公呢,她這才開始說她的正題:“弟弟啊,你要是不說我老公還好,一說我這就犯愁呢,你大哥在XX學校當個副主任,是主任把還是個副的,副的也就認了,但是學校還在XX呢,雖然說不遠,兩三個小時的車程,但也不近啊,這一直想往近了調調,但一直也沒找到什麼合適的位置,現在好容易有了,但也就是個普通老師,待遇什麼可不行啊,後來我聽說老弟你在政府干部處上班,這比教育局還好使多了,你們也都有聯系吧,你看能不能幫我們引見引見,幫你大哥一把?”
  我一聽,果然這飯不是這麼好吃的,也不會平白對我這麼好麼,我說:“李姐,不是我不幫你,說實話我是那上班,但我就一秘書,說話也不好使啊,真得好使了還得是領導們,而且這等著引見的人多了,領導會生氣的。”李姐也是個明白人,當下就拿出一萬塊錢放在桌上了,說:“兄弟,你幫我不會讓你白幫的,只要能見著領導,咱都能表示到,而且事成了絕對不虧待兄弟你。”我一看這姐姐還真是想辦這事哎,平調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但看她這意思還想再提提,那就不太好辦了,於是我把我包一拿,裡面有差不多兩萬塊錢(當然不是我的,我是誰啊,秘書,收錢花錢全是我管我這錢最多,只不過是張處長的),說:“李姐,我不差這錢,也不是別的意思,這樣吧,這錢你拿回去,我就當幫忙了,給你問問,行也就行,不行也就沒辦法了。”
  由於接觸時間不長,又看我挺堅決,她又讓了讓最後也就只能說拜托了,當天晚上時候我還尋思著李姐家裡的香味,還有她說話時候的眼神,而且當時的穿著她裡面應該是沒穿內衣吧,真夠性感的……想著想著就睡著了,第二天又繼續上班,繼續小心應對各種情況,就把李姐說這事兒給忘了問了,幾天之後,突然電話響了,我一看,哎呀,李姐,肯定是問我那事兒的,接完電話她倒是沒提什麼,只是說晚上還到她家吃飯,我當時正忙也就順口答應了,但回頭一想,肯定還是上回那事兒,估計這次得跟我要個說法了,於是當下馬上就找到了劉秘書,現在那關系可比開始那時候瓷實多了,把事兒一說,劉秘書笑笑:“兄弟,這太簡單了,你就是個引見,見完了你就完成任務了,上回咱們一起吃飯那個管教育的,你引給他,這點小事算啥,輕松完成,你這是給他送錢呢,他還得請咱吃飯呢。”我這一聽心裡有底多了,一打聽晚上沒啥大事,直奔家裡。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