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老婆、他

jiouguai
本文:2021-09-19T11:28:39
週六,晚上六點,我拿起遙控器熟練地轉到電玩快打,看著這一週又有什麼新遊戲上市。
  「唔?PS3又有新遊戲啦?真想玩玩哩……」
  我自顧的自言自語,不過想歸想,家裡可沒多餘的錢買呢,只能看著電視望梅止渴。
  「想買啊?那明天來光華看看啊!」
  在一旁的老婆剛洗完澡,正用毛巾擦著頭髮,空氣中瀰漫著洗髮精及沐浴乳的香味。
  「買?我們有多餘的錢嗎?」我懷疑地看著老婆,但還是不敢相信她會答應幫我買這貴死人的遊戲機。
  「是還有一點啦,我們公司的工程師也有不少人在玩,說我老公真可憐,沒有得玩……要不要,我們也來買一台?」
  「當然要啦!又不用花我自己的零用錢當然好。哈!」
  「厚……就知道你藏了不少!拿出來!不然不買給你囉!」老婆笑著搔弄我的腋下,她知道那是我的弱點。
  「哈哈哈哈……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明天再給妳不就好了!」
  「這樣才乖。晚餐吃什麼?老婆來煮。」
  「嗯……咖哩飯好了。」
  接著,老婆走進廚房,開始煮著晚餐了。我心中不禁大喜!我就要擁有一台PS3了呢!
  隔天,我們開車來到了光華商場,仔細地比較了一下各家的售價後,挑了其中一家買了一台60G的版本,也買了兩塊昨天電視介紹的遊戲。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路飆著車,迫不及待地想趕回家玩。
  到家後,我急忙地拿出PS3,把色差線及電源都連接好了後,打開電源!哇……不愧是PS3啊!畫面真是精美到無話可說哩!放入遊戲片後,我開始了與PS3的第一次接觸,老婆看我這麼開心,也笑著陪在我身旁,看我打電動。
  這時,老婆的電話響了,看了一下是誰來電後,接了。
  「喂?對啊對啊,我也買了一台給我老公啦!哈哈哈……對啊對啊……」
  不知道是誰打來的,不過老婆似乎很開心的跟對方聊著天,我卻忙著衝鋒陷陣,沒有多留意老婆的對話內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婆終於講完了,臉上還掛著愉快的笑容。
  「誰啊?看妳聊得這麼開心。」
  「沒有啦,是我們工程師阿成啦!禮拜五有聽我說要買PS3給你啊,現在打來問我們有沒有買,還跟我介紹什麼遊戲比較好玩呢!」
  「喔……是喔?」講到阿成,我的臉就拉了下來,盡管我跟老婆結婚都快三年了,這傢伙還是幾乎天天打電話來跟老婆聊天。奇怪,公司還不夠聊啊?非得這樣天天熱線?
  「幹嘛啊?吃醋了喔?」老婆發現我把臉拉了下來,知道我又為了他不高興了。
  「沒有啊,我又沒有不准妳跟其他人聊天……」說是這麼說,不過我不是一般的愛吃醋哩!
  「呵呵……那就好。晚餐想吃什麼?」
  「隨便吧……妳決定就好。」
  就這樣,我們隨便的吃了點東西後,我又回到電視前繼續玩著電動。而因為客廳的電視被我佔著,老婆就到房間裡去看電視了。
  約一小時後,因為尿急,我來到了廁所前,聽到老婆在房間講話,我心想:「不會又是阿成吧?這麼好聊喔?」當下沒想太多,純粹因為好奇而貼著房門聽聽他們到底聊些什麼。
  不過,因為裡面看著電視,老婆聲音也不大,除了笑聲外,老實說很難聽得清楚,這可引起我的好奇心啦!回到客廳關了電視及PS3的電源後,再一次仔細地聽著老婆的對話。
  「明天喔……爭鮮如何?天氣太熱了,吃壽司也不錯……哈哈哈……對啊……」這回可清楚多了,似乎是在講明天要吃什麼。好啊……背著我去吃好料的,我都只有吃泡麵耶!
  「嗯……嗯……我知道啦……我也是啊……下個月我老公要出差……到時再說啦……」
  什麼!他們是在商量什麼東西?一股不安的氣氛佔據了我的心頭。為了怕打草驚蛇,我深呼吸了幾下,開了門進去。
  果然,老婆又拿著手機講個沒完,不過像被我嚇一跳般急忙的就跟對方說再見並掛上了電話。
  「耶?你不玩啦?好不容易買了PS3還玩不到四個鐘頭,真不像你喔!」老婆緊張的收起電話問著。
  「嗯,對啊……有點累了,我要睡囉!」
  「喔……喔……這樣啊?呵呵呵……」老婆似乎以為我沒有發現,有點心虛的笑著。
  「對了,明天我們一起吃中餐吧,好久沒一起在外面吃了。」我故意這麼問著,看老婆怎麼回答。
  「明……明天喔?我明天中午要值班耶(大家去吃飯時負責接電話),晚上好不好?」
  「晚上喔?我知道了……晚安……我愛妳……」
  「嗯……老婆也愛你,啾……」老婆在我臉頰親了一下,隨後關了燈後也跟著就寢。
  隔天中午,我悄悄的來到老婆公司附近埋伏著,並一度試圖告訴自己昨天是聽錯了,一切都只是我想太多。
  12:15,我的腦門似乎被重物重擊,眼前一片空白,耳鳴得厲害,立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老婆抱著一個男人共乘著一部機車,那台車很眼熟……是阿成的!
  若是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是一對情侶還是夫妻呢!不對,她老公是我才對啊!為什麼她抱著別的男人?她公司的其他同事都不知道嗎?
  我隨即騎上我的機車,並且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著他們倆,然後來到昨天老婆說的爭鮮壽司。
  待老婆及阿成進了店裡後,我偷偷摸摸的從遠處看著店中,看到他們就坐在門口處,正擦著手準備開始用餐,期間阿成還不斷地獻殷勤,幫老婆倒醬油、哇沙米、幫老婆開筷子,看到老婆頭髮亂了,還不忘幫老婆順一下。
  看到這,我簡直快噴火了!怒氣衝衝的拿出手機,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打給老婆。
  「喂!老婆啊?吃飯了沒?值班辛苦了。」
  「嘿啊……今天真是有夠忙的……一堆人請假,老婆都快累死了……」
  「這樣啊?那有沒有吃啊?要不要老公買過去給妳?」
  「不用了啦……我買好便當正在吃了。你呢?吃了沒?」
  「我啊……在吃壽司喔!嘿嘿嘿……怎麼樣啊?」
  「厚……好詐喔!老婆也想吃!」
  天!妳不是正在吃嗎!?睜眼說瞎話真是一流!
  「誰叫妳昨天說不要的……活該!」
  「好啦好啦……老婆還要接電話,回家再聊吧……啾……」
  說不到幾句便被老婆掛了電話。我繼續看著店內,老婆收起了電話,一旁的阿成似乎問著老婆是不是我打的,老婆點點頭,做出有點不耐煩的表情,阿成像在安慰老婆,摟著她的肩膀往臉頰親了一下。
  看到這一幕,幾乎可以確定他們倆的關係了,我心冷的騎著車離開,盤算著該怎麼走下一步……

(二)
  當晚,老婆找我到外面用餐,我對她說今天好像曬得有些中暑,說下次好了。
  「還好嗎?要不要緊?」老婆摸著我的臉說著。
  「嗯……還好,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我不吵你囉,早點洗澡睡一下吧……啾……」
  老婆一樣的親了我一下後,開始收拾著早上出門時曬的衣物,我看著老婆的,一頭及腰的直髮、纖細的腰部、小而翹的美臀還有那對豐滿的酥胸……是不是都被阿成玩弄過了呢?老婆跟阿成上床……又是怎樣的情形呢?
  我搖著頭,試圖揮去那不切實際的妄想,僅管一再的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但是中午的畫面卻一再的出現在腦海中,之前聽到老婆跟阿成的對話,似乎在計畫等我下個月出差後準備做什麼,照這樣看來,答案應該很明顯了。
  在出差前的這一段時間,我急忙的請同事代我出差,並上網找了許多關於監視器的資料,好在還有留一些私房錢夠我利用,趁一天請假的空檔,我在家裡裝了一堆監視器,等著「出差」時看這對狗男女現形。
  終於,時間到了,我早早的就出了門,躲進了我們家樓上的空屋中,由於無線針孔的發射訊號不強,加上這裡平時不會有人進出,所以便成為了我監視的秘密基地。
  時間來到了九點,我看著房間的監視器,老婆還在床上熟睡著,怎麼?今天不用上班嗎?
  沒多久,老婆手機響了,因為也有收音裝置,所以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喂……嗯……早安……對啊,還在睡,呵……他出門啦……嗯……好……快點喔……」
  看著老婆掛斷電話後,懶洋洋的伸了腰後,來到廁所洗臉刷牙著。
  約三十分鐘後,樓下傳來汽車的引擎聲,車主熄火後下車,我悄悄的從窗戶外探頭看著,果然是阿成!看來他們一等我出差就請了假,想搞得天翻地覆是吧?
  沒多久,我家的電鈴聲響起,老婆開門迎接著阿成,身上還穿著當初送她的紫色薄紗睡衣,由於老婆沒有穿內衣褲睡覺的習慣,無論是若隱若現的乳頭還是暴露在空氣中的陰毛全都呈現在阿成眼前。
  老婆開心的先吻了阿成一下,接過他手中的早餐後便轉身進客廳,阿成關了門後也來到老婆身旁坐著一起吃著,這時我也拿出準備好的乾糧,一邊吃一邊看,畢竟要躲個三天,乾糧及飲水都準備好了。
  「你也真猴急,我老公前腳才出門,你後腳就跟著進來。」
  「嘿……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再說,你老公又不常出差,平時又沒什麼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啊……」阿成一邊賊笑著一邊伸出手撫摸著老婆的奶子。
  「唉呀……吃飽再來啦……這樣怎麼吃啊?」老婆一邊撥開阿成的手一邊繼續吃著手中的三明治,阿成似乎也知道時間很多,並不急於一時便縮回了手。
  吃過早餐後,倆人來到了我們的臥房,老婆放了點輕音樂,要阿成坐在床上,自己開始跳起了舞。
  要不是實際發生在眼前我還真不敢相信自己老婆舞跳得這麼好,隨著輕慢的音樂,老婆舞動著蛇腰,時而快時而慢的在阿成的面前來回的誘惑他,然後,老婆慢慢的脫去身上僅有的睡衣並這麼跨坐在阿成的大腿,雙手環著他的脖子開始熱吻著。
  隨著音樂的進行,老婆也一邊脫去阿成的上衣,一路由脖子吻到了胸口,並用舌尖繞著他的乳頭打轉,然後,她要阿成躺下,像隻小貓般舔著他的身體來到了胯下。
  雖然室內的光線不佳看不太清楚,不過阿成的胯下早就膨漲了起來,老婆用手掌按在那裡,輕輕的來回滑動著,然後開始為他脫下褲子及內褲,阿成的肉棒還被內褲勾到大大的彈了一下然後高高的翹著,一股很強烈的存在感。老婆先是用手在阿成的肉棒上熟練的來回套弄著,然後伸出舌頭用前端的部分仔細的舔著龜頭,接著便一口吞入上下的吸吮著。
  看著賣力幫阿成口交的老婆,我又是生氣又是妒嫉又是……興奮?對,我是興奮了,看著這一幕,看著比妓女還騷的老婆,我竟然還能平心氣合的一直看下去,而且不知何時我的手也開始套弄起自己的肉棒了……我到底怎麼了?
  老婆幫阿成口交沒多久後阿成似乎受不了了,挺直了上半身坐了起來,並將老婆扶起示意要她再一次的坐到大腿上,老婆也懂他的意思,笑了一下便扶著阿成的肉棒,慢慢的插入自己的體內然後直到完全吞沒。
  「啊……好舒服……你還是一樣大呢……呵……」
  「妳也是啊,小騷婆一個,才幫我吹一下自己就濕的亂七八糟了。」阿成一邊講一邊扶著老婆的屁股前後的開始搖了起來。
  「啊……嗯……慢一點啦……我還不太能適應呢……」老婆雙手環著阿成的肩不停的嬌喘著。
  不過阿成沒多加理會,似乎故意跟老婆作對般更加的用力突刺著老婆。老婆的一對酥胸也因此隨著動作上下不停的跳躍著,而且,沒多久後老婆還配合著阿成,自己也開始扭動著腰部,迎合著每一次的抽插。
  接著,阿成要老婆趴在床上做出小狗的姿勢然後頂起翹翹的豐臀,他扶著老婆的屁股後頂了一下,再一次的又進入老婆體內。
  抽插了老婆幾下後,阿成雙手握住老婆的乳房,手指還不停的撥弄著前端敏感的乳頭,並要老婆回頭,倆人就這樣一邊抽插一邊濕吻攪弄著舌頭,空氣中瀰漫著淫穢的氣氛。
  「喂……好久沒用這裡了,怎麼樣?可以吧?」阿成一邊幹著老婆一邊問著。
  「啊……嗯……可以啊……不過要慢一點喔……我太久沒這麼做了……要輕一點……」
  然後,阿成放開了老婆,轉身到自己帶來的手提包中拿出了一罐東西來,倒出了一點塗在老婆的肛門也塗了一些在自己的肉棒上,接著,又跪在老婆身後,抓著自己的肉棒試圖塞進她的肛門中。
  肛交!?雖然只在A片中看過,自己也沒什麼興趣,沒想到老婆竟然也會!?這……這女人到底還瞞了我多少事?
  「啊……輕點、輕點……嗯……對……對……對……啊……進來了、進來了……好大……好漲喔……」經過一番努力,阿成成功的插入了老婆肛門中並開始慢慢的滑動了起來。
  「真服了妳老公,這麼舒服的穴竟然擺著不用,真是浪費。」阿成操著我老婆竟然還一邊調侃我?有沒有搞錯啊?
  「唉呀……現在不要講他啦……唔……啊……」老婆因興奮不停的喘息著還拉著阿成的手要他搓揉胸部。
  「呵呵……妳老公作夢也想不到妳跟我是老相好吧?真不懂當初為什麼跟我分手然後嫁給他,白白浪費我調教的成果。」
  「說過不要講他的……再說我就要轟你出去囉……」
  「是、是、是,不講就不講……」
  「原來如此……這個賤女人……跟我結婚後還忘不了前男友就對了……」我心中這麼的想著,憤怒的想大叫,想衝回家直接砍死這對姦夫淫婦,但是想到過去種種……我……真的下的了手嗎?
  「哈……哈……呼……快……快射了……」阿成抱緊老婆,下半身用力的快速刺著老婆。
  「唔……啊……給我……射在裡面給我……啊……」
  最後,阿成停止了動作,雙手緊緊的捏住老婆的奶子,看來是射精了,倆人維持這個姿勢好一陣子後他才從老婆身上離開,還不忘貼心的拿衛生紙幫老婆擦拭由肛門所流出的精液。
  收拾好後,倆人並沒有馬上穿衣服,直接躺在床上看著電視,阿成點了根菸抽著,老婆側身趴在他身上一付小鳥依人的模樣。
  「喂……既然跟我分手了,為什麼妳還這麼做啊?不怕對不起妳老公嗎?」
  「你不要誤會了……雖然你的技巧真的很棒,但是我還是愛我老公的……」
  「喔……這麼說,客廳那台PS3是補償他的囉?」
  「嗯,算是吧?看他之前一直嚷著要,不買給他又很可憐……所以囉,對我自己來說也好過一點……」
  「哈……老婆只值一台PS3,你老公知道了不知會怎麼想喔……」
  「你別嚇我,被他知道我死定了,你敢讓他知道的話我就死給你看,詛咒你一輩子喔!」老婆離開阿成的身上,沒好氣的用力朝他的胸膛拍了一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嘻……」
  阿成摟著老婆的肩膀,一邊又搓揉起老婆的乳房一邊又吻起了老婆,然後,朝著鏡頭看了一下……

(三)
  「不會吧……」
  我摀住自己的嘴,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剛剛阿成的確看了鏡頭一下,嘴角似乎還微微的上揚,難不成……他發現了我裝的監視器嗎?不、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錯了!
  「喂!是我,東西準備好了嗎?……嗯,我知道了,就等妳了,快點喔!」我把視線轉回房間的監控畫面上,阿成拿了手機不知打給誰,掛斷後又回到床上繼續摟著老婆。
  「她要過來啊?」老婆問著,手還一邊套弄著阿成軟掉的雞雞。
  「嗯,大概還要半小時吧!還在塞車。」阿成又點了根菸抽了起來。喂!小心你的菸灰啊!
  「那我先洗個澡吧,剛剛弄出了一身汗呢!」老婆起了身,朝浴室走去。
  「嗯,也好,我們一起洗吧!」
  然後兩人就這麼走入浴室中。因為預算不足,浴室沒能裝上監視器,不過聽的到兩人在浴室中嘻笑的聲音,似乎很愉快。
  因為看不到老婆跟阿成的畫面,我開始有點閒得發荒,開始回想剛剛老婆跟阿成在床上的交合畫面,我到底是在幹嘛啊?老婆被人上,還是最討厭的那個阿成……我竟然還平心氣和的看完?我……我是不是在內心深處也期待這種事?看老婆被上以換取另外的感官刺激?我,真的不知道。
  時間過了半小時左右,樓下傳來車聲,我想起剛剛聽到阿成說的,偷偷摸摸的探出頭看看是誰,下車的是個女人,短髮,戴著墨鏡,穿著無肩帶的緊身小可愛搭著一件短到不行的裙子,手上還提著個大包包,看不出來是誰,是阿成的朋友嗎?
  女人按了電鈴,是阿成開的門,那傢伙……把我家當他家啦?還全裸的去開門。
  「操!真是熱死了,總有一天我要換掉那台老爺車……」女人摘下了墨鏡,從客廳的監視器看起來約20-23歲左右,用手扇著風,說著與漂亮外表不搭嘎的話。
  「嗯……冰水?」阿成倒了杯冰水給她,她接過後沒兩下就喝完了。
  這時老婆包了條浴巾也到客廳來了,「阿麗……哇……好久不見了!」老婆開心的抱住對方,似乎認識了很久。
  「死鬼……妳變漂亮了!越來越辣啦!」阿麗調皮地扯著老婆的浴巾,想看看老婆的身體。
  「阿麗,妳要不要洗個澡?看妳汗流的勒……」阿成用食指在阿麗的脖子畫了一下,看來好像真的流了不少汗。
  「好啊!好啊……天氣熱到哭爸,我先洗一下好了,你們呢?」
  「不了,我們洗好了,洗好就開始吧!」催促阿麗後,阿成摟著老婆回到了房間,然後拿著阿麗的包包似乎在檢查什麼。
  十五分鐘後,阿麗全裸的從浴室出來了,乖乖……沒想到這個阿麗脫光後這麼妖艷,小麥色的健康肌膚,一對不小的豪乳,似乎跟老婆有得拼喔!還有……咦!?是隻白虎啊?因為鏡頭解析度的關係,看不出是刮掉的還是天生無毛。
  「正等妳呢,還不快點……」阿成催著阿麗,手裡還拿著她帶來的包包,然後一口氣的倒在床上。
  哇哩勒……你們是準備開什麼性愛派對是吧?阿成倒出一堆情趣玩具,有跳蛋、按摩棒、眼罩、口塞、項圈……現在是什麼情形?老婆喜歡的是這個嗎?
  阿麗來到床上,抱著老婆後兩人就吻了起來。耶……什麼!?老婆跟女人也可以嗎!?我的天啊……怎麼會這樣?那個真的是我老婆嗎?
  除了攪弄著老婆的舌頭外,阿麗的手已長驅直入的來到老婆下體,用手指摳著她的陰戶,老婆被這麼一摳,身體似觸電般微微的抖著,嘴巴顧不得還吸吮著阿麗的舌尖,發出了呻吟聲。
  「呵呵……妳還是一樣敏感啊……」阿麗縮回了手,舔著沾滿老婆淫水的指尖。
  「討厭啦……不要停下來嘛……」老婆嬌羞的喘著,拉著阿麗繼續。
  「別急,我們多的是時間呢!」
  接著,阿麗拿起了一件像丁字褲的東西,只不過,上面還多了根假屌。
  「不、不會吧……」我壓抑著自己亢奮的情緒,雙眼直直的盯著螢幕。
  穿戴好了後,阿麗先是跪在老婆大開的雙腿前,用指尖撈了點淫水塗抹在假屌的前端,然後對準了老婆的陰戶,插入。就這樣,阿麗的黑及老婆的白交合在一起,形成難以形容的詭異淫靡的景像。而正當我還納悶阿成上哪去時,這傢伙竟拿著相機,在一旁不斷拍攝著她們倆。
  然後,阿麗伏在老婆身上,兩對豪乳推擠在一塊,兩人伸著舌頭彼此互相的攪動著,當然,阿麗的下半身也沒停著,用著比男人還熟練的技巧操著老婆的淫穴。
  「成哥,拍夠了吧?還不一起上?」阿麗轉頭看著阿成,阿成的肉棒不知何時又翹了起來,感覺比第一次看到時更大了。
  阿成放下手中的相機後,加入了兩女的戰局,他貼著老婆的後背,在自己肉棒上抹了些潤滑油後,又插入了老婆的肛門中,這時的老婆被他倆前後夾攻,臉部表情嚴重的扭曲著,不知道到底是痛苦還是歡愉。
  「啊……啊……好漲……兩邊都塞得滿滿的……呼……唔……」老婆還在呻吟,嘴又被阿麗給親上了,兩人擁在一起,讓想摸老婆胸部的阿成沒有出手的空間。
  「啊唔……不行,要到了……呀……」沒多久,被兩人前後夾攻的老婆到了高潮,發出尖銳的叫聲,雙手緊緊地掐著阿麗的背,連她也尖叫著:「靠!痛、痛啦……小力一點啦……」
  「呼……呼……對不起嘛……不過……真的好舒服喔……」老婆幫阿麗揉了一下背,俏皮地吐了一下舌頭。
  「成哥,我休息一下,哇勒……又一身汗了……」阿麗從老婆身上離開,脫下了丁字褲,褲頭的假屌沾滿了老婆的淫水,透著詭異的光芒。
  阿成改用後背式插著老婆的肛門,阿麗稍微擦了一下汗後躺在老婆的面前,老婆也懂她的意思,臉伏在她的陰戶上開始舔了起來。
  這時的房內,呻吟聲、性器交合聲、舔舐聲不斷,像個小小淫穢樂團,演奏著人性最深沉的原始慾望。
  我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是該到「目的地」了,我拿起手機打給老婆,眼睛緊盯著螢幕。當我這端響起「嘟嘟」聲時,畫面中也傳來《背叛》的音樂,想想,還真夠諷刺的。
  「喂……老公?」
  老婆接了電話!?這可真出乎我的意料,的確,阿成跟老婆還呈現「合體」的狀態,她竟然還有辦法接!
  「嗯……怎麼樣?今天忙不忙啊?老公到囉……」我克制著情緒,帶點愉快的口吻說著。
  「嗯,好忙喔……今天也是一堆事呢!唔……」電話那頭傳來呻吟聲。我看著螢幕,阿成仍在抽插著老婆,阿麗也調皮地擰著老婆的奶頭。
  「怎麼啦?還好吧?」我假意關心的問。
  「嗯……老婆踢到腳了……唔……好痛喔……」我差點大笑出來,沒想到她竟然這麼會裝。
  「這樣喔……老公疼喔……不痛不痛……」
  「嗯……謝……謝謝老公!好了啦,老婆還要忙……愛你喔……啾……」說完,老婆就急忙掛斷電話,螢幕那端看到老婆沒好氣的打了阿成及阿麗。
  我繼續盯著螢幕,不知何時胯下的肉棒又翹了起來,手也不自覺地開始套弄著,心情似乎……也慢慢轉變了。
  「對……就是這樣……操死她……嘿嘿……哈哈哈……」
  「糟糕……要射了……來,接好喔!」
  阿成似乎也到極限了,賣力地用著全身力氣衝刺,老婆也停止舔阿麗,扭動著腰部迎合。
  最後,阿成拔出了肉棒,射精在等待已久的兩女臉上,兩人瘋狂地舔舐著阿成的精液,阿麗似乎還嫌不夠,連忙把肉棒吞入口中用力地吸吮著。
  很快的,時間來到了半夜,老婆被阿成及阿麗兩人不停地玩弄著。我看著累倒在床上的老婆,我摸著螢幕,彷彿在安慰她般,順著頭一路到腳,我想,這時老婆的小穴及肛門一定是又紅又腫吧?
  「嗡、嗡、嗡……」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怕聲音傳出去,我特地改成震動,看了一下來電後,我大吃一驚!老婆!?怎麼會!?
  我再次看著螢幕確認,沒錯啊,老婆倒在床上熟睡,到底是誰?
  「喂?」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後,傳來熟悉的聲音:「看得高興嗎?嘿嘿嘿嘿……」

(四)
  「有人嗎?喂……」電話那頭傳來阿成的聲音,我看著螢幕,他拿著老婆的手機在客廳打給我。
  「有、有什麼事嗎?」我竟然緊張的結巴,先罵他個祖宗十八代也好啊!
  「沒有,是要問你看別人操你老婆開不開心,因為你裝的針孔露餡啦。哈哈哈……」這個死阿成,不但上我老婆還給我嘻皮笑臉的。
  「你、你、怎麼知道的……」哎呦……氣勢都沒了。
  「老弟……哥哥我就是偷拍的高手啊……想在我面前賣弄?哈哈哈……」
  「那小鈴她……知道了嗎?」
  「放心,只有我發現,她還不知道。」
  「那、你想怎麼樣?」
  「不怎麼樣啊,房子是你的,老婆是你的,我只是來驗收以前的成果罷了。」
  「驗收!?這樣叫驗收?信不信我砍了你!?」對,就是這樣,先嚇嚇他。
  「哈……要的話你早衝進來了,還看到現在?」
  阿成的話讓我一下就洩了氣,他說的對,他們倆從早玩弄著老婆到現在,我有太多時間可以制止,為什麼不這麼做呢?我不知道……
  「喂……說話啊……」阿成的聲音又讓我回到了現實。
  「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是要問你要不要加入我們,大家一起開心啊!」
  「加入!?有沒有搞錯!?我還要跟你一起分享我老婆啊!?」
  「誒……別激動嘛……多P、換妻的事早就不是新聞了,再說……你老婆覺得我技巧比你好啊,我來指導你們增進夫妻情趣不是更好?」
  「這……她答應嗎……」
  「我想是不會啦,你應該也聽到了,被你知道的話她要死給我看哩……」
  「那你要怎麼做?」
  「看你用的器具嘛……你應該就在這附近吧?交給我吧,看我的暗號出現吧。」
  「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我拿著電話敲著自己的頭,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沒用啊!?不是要砍他嗎?他上了自己的老婆耶?我都不生氣嗎?
  「也許……我期待著這種事也說不定……」
  房間內,老婆悠悠的醒了過來,拉了被單遮著赤裸的全身,見阿成進房後開口問了。
  「我聽到聲音,你在跟誰講電話嗎?」
  「嗯,是我一個朋友,等會要過來,他也想上你,可以嗎?」
  「厚……你當我是什麼啊?真拿你沒辦法……嘻……」老婆似乎很期待阿成所說的「朋友」出現,開心的擁吻阿成。
  「不過……在那之前,妳得先把眼睛矇起來。」
  「呵呵……花樣還真多呢,我知道了。」
  阿成跟老婆進了房間,他拿了眼罩矇住老婆雙眼後要她就這麼坐在床邊等待,然後阿成走向鏡頭比了比手勢,示意OK了。
  我悄悄的下樓,拿了鑰匙開了門,房內沒有開燈,到處充斥著性愛的味道,想也知道,是他們在這整整搞了我老婆一天所造成的。
  房間內走出一對赤裸的男女,是阿成及阿麗,阿麗稍微打量了我一下後,雙手環著我的脖子然後輕輕的舔了我的嘴唇。
  「再來就看你的表現囉……帥哥……」說完,阿麗開始幫我脫去全身的衣物。
  「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如果你不願意這麼做,那我們就這樣離開,如果願意,你知道小鈴是愛你的……嗚……」阿成還搞笑的趴在阿麗肩上,我的天!我都快緊張死了他還有心情搞笑。
  我戰戰兢兢的開了房間的門,看到了坐在床邊的老婆,靠著窗外淡淡的月光,可以辨識著老婆白晰又玲瓏有緻的身材,及腰的秀髮被放在胸前遮著高聳的雙峰,隨著老婆每一次的呼吸規律的起伏著。
  「是阿成的朋友嗎?」老婆朝門口處看了過來,不過,當然是看不到,純粹是反射動作。
  我沒有出聲,來到床邊坐下,伸手撫摸了老婆的臉頰,很燙,看來是因為身體全暴露在陌生人眼中的關係。
  我順著老婆的臉頰、脖子、鎖骨,一路來到了老婆的胸前,然後將手停在乳房上溫柔的搓揉起來,真可憐……被玩弄到有點紅腫了。
  「呵呵,好癢喔……不要啦……」老婆聳聳肩想躲開我的手,但是身體卻慢慢靠了過來,手在我的大腿上游移著,然後握著我的肉棒。
  「誒……你的也不小喔……呵……」
  老婆一邊套弄著我的雞雞一邊主動將臉靠了過來索吻,我也靠了過去,我們彼此用力的吸吮著對方的舌頭,彷彿是隔了多年未見般,我吻的異常亢奮。
  我把老婆放倒在床上,繼續吻著,然後從雙唇一路半舔著到乳尖,並用舌頭來回的撥動乳頭,老婆一下就受不了,癢得扭著身體,但是沒有拒絕的意思,我知道,這是老婆的敏感帶。
  「啊嗯……是阿成告訴你的對吧?我喜歡被舔奶頭……唔……」
  老婆壓著我的頭,我像個小嬰兒,貪婪的像想從老婆的乳房吸出奶水般賣力的吸著,老婆也享受著這感覺,輕輕的哼著淫聲。
  我伸了手到老婆胯下,越過稀疏的陰毛將手指貼在陰唇上,我還沒滑動幾下就這麼完全的被老婆的陰道給吸入,簡直是濕滑的一蹋糊塗,我用中指小心的摳了摳,拇指也按在老婆陰核上輕輕的轉動,不時的可以聽到像「啟抽啟抽」的聲音。
  「唔……好厲害喔……人家好舒服……」老婆伸直了腰,雙手抓著床沿似乎快到高潮了。
  「啊……唔……不行、要到了……嗚……嗯……」最後老婆用力的拉著床單,隨著達到高潮挺直了腰,直到結束然後才慢慢的平復下來。
  「呼、呼、呼……」老婆用力的喘息著,原本高聳的酥胸漲得更高了,我跪在老婆前面,握住早已漲的發痛的陰莖對準著她的洞口、一口氣直接插入。
  「唔……好大……好燙……嗚……」
  看著發出悲鳴的老婆我不禁有點沾沾自喜,誰叫妳要找阿成,是嫌我不夠好嗎?哼!
  我開始抽插起老婆,抓著她的雙腿,似要貫穿她般的用力插著,老婆淫蕩的搓揉起自己的乳房,伸長著舌頭,不斷的發出淫穢的語言。
  「幹我……塞爆我的小穴……嗚……對……啊……嗯……」
  受到老婆的鼓勵,我更用力的將肉棒在她的陰道中來回衝刺、翻攪,房間中老婆的呻吟聲、性器官撞擊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
  「要到了、要到了……呀……」
  不知過了多久,老婆的陰道壁突然緊縮了起來,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感覺裡面有大量的淫水正沖刷著馬眼,「不行……我也受不了了……」
  「啊……」我仰頭大喊,並用力的捏住老婆的雙峰,配合老婆的高潮,將大量的精液全射入老婆的體內,但是,老婆卻停止了動作。
  「老……老公……怎麼會?」老婆拿下眼罩,摀著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沒關係的……老婆……我全都知道……」我摟著老婆,幫她擦著從眼眶中滑落的眼淚。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老婆像中邪一般,不斷的重覆這句話,身體也抖的厲害。
  「噓……噓……噓……沒事的,老公不會怪妳,不要哭囉……」
  「嗚……你……我……嗚……啊……老公……」
  終於,老婆放聲大哭,緊緊的抱住我,口裡一直重覆著對不起,花了我好一番功夫才讓她平靜下來。
  然後,阿成跟阿麗也進了房間,我們四人坐在床上,沒有人先開口說話,一時間,氣氛尷尬到極點。
  「我知道是我冷落了妳,妳跟他們的事我不會在意的,況且,阿成讓我知道妳愛的還是我,對我來說,沒有比這更高興的事了」我先開口打破僵局,牽著老婆的手說著。
  「可是……我做了那麼多對不起你的事怎麼辦……」老婆仍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唉呦……真令人捨不得。
  「那讓你老公跟我多來幾次不就得了!」阿麗勾著我的肩,雙峰直接貼著我的背,唔……真想捏一把,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不行!老公是我的!」老婆這才破涕為笑俏皮的吐了舌頭。
  「咳……恭喜倆位重修舊好,我們可以開始下一回合了嗎?」我看了一下阿成,天!他的肉棒又翹了起來!不是都搞一天了嗎?精力還真好。
  老婆紅著臉看著我,我苦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阿成又撲到老婆身上了,那晚,不,那天凌晨起,我們四人除了吃飯上廁所外一直做愛著,反正,假都請好了呵。
  後來,在阿成的介紹下,我跟老婆參加了多次的夫妻聯誼,我也漸漸的比以前開放了,我想,我們是最幸(性)福的一對夫妻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